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一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二更)
    “你说。”

    “我想见一下天太后身边的管事姑姑。”

    皇甫煜凝眉犹豫,抿唇不语。

    “只要煜哥哥帮了我这个忙,我马上离开王府,与你不再有纠缠。”后面一句话,林晗嫣加重了语气。

    皇甫煜看着她,思索着她见管事姑姑的目的。

    林晗嫣猜透了他的心思,心里颤了几颤,强自镇定的开口,带了几分威胁:“煜哥哥如果不答应,我有的是办法不离开王府。如果你答应了,等见完管事姑姑,我立刻搬离王府。”

    皇甫煜不再犹豫,“好,我答应你,你暂时留在府里等我的消息。”

    林晗嫣点头:“多谢煜哥哥。”

    皇甫煜没有再多言,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林晗嫣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两天以后,皇甫煜再次走进屋子里,对林晗嫣道:“管事姑姑今日正好出宫,您收拾一下,我带你去见她。”

    林晗嫣起身,带着红儿,跟着皇甫煜来到宫门前等候。

    两刻钟后,管事姑姑才从宫门里出来。看到皇甫煜等在门外,见礼:“二公子。”

    还未等皇甫煜说话,林晗嫣屈膝给管事姑姑行礼:“见过姑姑。”

    管事姑姑侧开身体,慌忙说道,“林小姐,您这大礼奴婢可担不起。”

    站直身体,林晗嫣笑着说:“姑姑与我母亲是手帕之交,我是晚辈,应该给您行礼的。”

    管事姑姑笑了一笑,声音里有疏离淡漠:“话是如此说,但你将是二公子的正妻,给我行礼,是折煞我了,要是传到太后的耳朵里,我免不了受一番责罚。”

    “姑姑恕罪,是晚辈考虑不周了,还请姑姑见谅。”

    管事姑姑摆手,敷衍说了一句:“林小姐客气了。”

    话落,看向皇甫煜:“不知二公子为了何事要见奴婢。”

    皇甫煜还没有说话,林晗嫣笑着接过话茬:“是我想见姑姑您一面,你如今的身份摆在那,见不到,才请煜哥哥帮忙的。”

    看了皇甫煜一眼,又看了看林晗嫣,管事姑姑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道:“林小姐见我有何事?”

    林晗嫣抬头,看向皇甫煜,满脸的笑容:“煜哥哥,我和姑姑有几句贴己的话要说,你能否避开一下。”

    皇甫煜眯了眯眼睛,深深沉沉的看着林晗嫣。

    林晗嫣笑容不改。

    皇甫煜立刻后悔自己今日带她过来了。但事已至此,无法,只好转身去了马车边。

    “林小姐有什么话就说吧,太后还等我回宫伺候呢。”管事姑姑淡淡的说道。

    林晗嫣脸上的笑意消失,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姑姑,我们府里出事了,母亲抽不开身,特让人给我捎信,想办法见你一面,恳请您务必去我们府里见她一面,越快越好。”末了,又补上了一句:“晚了,恐怕就见不到我母亲了。”

    到底是相识几十年,管事姑姑闻言大吃一惊:“府里出了何事,蝶清怎么了?”

    林晗嫣言辞恳求,句句真意,“您也知道,父亲扬言将我逐出家门,所以我去了王府后,便没有了家里的音信了。要不是母亲派人给我捎信,我也不知道她如今是这样的状况。具体情况如何,我也是不知情的。还往望姑姑看在跟我母亲几十年的交情上,过林府一趟,看看到底是出了何事。”

    管事姑姑当即点头:“好,我马上去林府一趟。”

    “我今日无事,陪着姑姑一起回去吧,想必看在您的面子上,父亲也不会当面赶我出府的。”

    “如此甚好,走吧。”管事姑姑声音急切。

    也不怪她会如此着急,毕竟是曾经的尚书夫人,她这人性子有些高傲,轻易不会开口求人的,如今却让自己的女儿亲自来找自己,想必是出了不能解决的大事。

    “姑姑等一下,我先过去和煜哥哥说几句话,让他把马车借给我们用一下。”

    管事姑姑点头,留在原地。

    林晗嫣走到皇甫煜面前,道:“煜哥哥,我和姑姑想去茶楼小坐,说些贴己的话,这马车能否让我们用一下?”

    怀疑的打量了她一下,皇甫煜让开身子。

    林晗嫣回头,对着管事姑姑微笑。

    管事姑姑走上前来,上了马车。林晗嫣随即也跟了上去,说了一个茶楼的名字。

    管事姑姑诧异,随后了然,看来林晗嫣是不想让皇甫煜知道林府出了事,才故意这样说的。

    车夫扬鞭,朝着茶楼的方向走去。

    皇甫煜一直盯着马车,直到看它确实消失的茶楼方向,才收回视线,命贺一回府再去赶辆马车,自己则缓步朝着最近的王府的店铺走去。

    马车眼看就要到了茶楼,林晗嫣却出声吩咐:“去林府。”

    车夫微微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调转马头,来到林府。

    两人从马车上下来。

    看管事姑姑是宫中的穿着打扮,看门人吓得脑门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迎上前来:“小姐,你回来了?”

    “母亲在府里吗?”林晗嫣问。

    “夫人在。”

    两人快步走进府内。

    看门人脑门上的冷汗流得更多了,徐徐的小风吹来,吹得他脑门沁凉,心肝发颤,不顾一切的拔腿就往府里跑去。找到管家,舌头打结的禀报了他这个消息。

    管家闻言,脸上的血色立刻吓没了,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看门人。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下林府完了。

    见他如此,看门人比他还惊恐,就差跪下磕头求饶了,他不是不拦,是不敢拦。

    “快,快速喊少爷回来。”

    管家哆嗦着嘴唇,颤着声音,对着看门人吩咐。

    看门人只来得及喘了半口气,便赶紧应声,起身,如别人追杀一般拼命的王府外跑。

    管家感觉自己的腿脚发软的厉害,一步也走不了了。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猛然伸出手,朝着自己的小腿来了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的三百六十度的旋转掐,掐的自己疼的一个激灵,腿脚总算是有了点力量,迈开腿急匆匆的去找林少夫人。

    看管事姑姑的穿着打扮,府里无人敢拦,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来了林夫人的院子里。

    一进院门,林晗嫣开口,声音惊慌,带着担心和恐惧:“母亲,你在吗?”

    屋内的林夫人听见她的声音,心里一喜,知道自己和林从文可以重见天日了,激动的热泪流了下来,几个大步走到门边,撩起门帘,露出她面带憔悴,愁苦不堪的脸,声音哽咽的对管事姑姑道:“轻烟,你终于来了。”

    管事姑姑吓了一跳,见林夫人不但面容憔悴,身材有些佝偻,就连头上也生出了不少的白发。

    “蝶清,你这是怎么了?”管事姑姑惊讶的开口。

    林夫人冲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她,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带着几许的心酸,几许的不甘,几许的愤恨,几许的希望。各种感情交织在了一起,让管事姑姑也不禁红了眼眶,如安慰孩子一般,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林晗嫣在一旁早已泪雨滂沱,泣不成声。“母、母亲,您、您怎会变成、这、这副模样。”

    良久,林夫人停止了哭泣,随意的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声音依旧有几分哽咽:“轻烟,我这副模样吓到你了吧。”

    管事姑姑摇头,神色有些凝重:“蝶清,到底出了何事,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往院子外撇了一眼,林夫人拉着管事姑姑的手,压低了声音说:“轻烟,你随我进屋吧。”

    管事姑姑下意识的也回头看了院外一眼,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心里疑惑,抬脚随着她走进屋里。

    林晗嫣紧随其后。

    走进屋里,管事姑姑还没有站稳脚,林夫人“噗通”跪在她面前,请求:“轻烟,你这次可一定要帮帮我呀,我和老爷快活不下去了。”

    管事姑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侧开了身体,骇然开口:“蝶清,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起来再说。”

    林夫人没动。

    林晗嫣哭着弯下腰,想要把林夫人扶起来,低泣道:“母亲,快起来,有什么事给我和姑姑说明白,我们一定会帮您的。”

    管事姑姑,点头应和:“对,你先起来再说。”

    林夫人顺势跟着站了起来。

    三人坐好,林夫人平缓了一下情绪,在管事姑姑惊诧、林晗嫣了然的目光中,把林仲幽禁了林从文和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她没敢说林仲是得了皇甫逸轩的命令。否则管事姑姑绝不会伸手帮她们的。

    管事姑姑听完,骇然,林仲竟然幽禁了林从文和蝶清,这、这、这怎么一点也没有听说。

    林夫人继续道:“这个逆子做出这样不忠不孝的事,我想着这是他一时冲动下的决定,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好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还能虐待我们两人不成,等他想清楚了,也许就会放了我们。可谁知,他现在愈发的变本加厉了,原来还让我伺候在老爷的身边,现在不仅把我们分开,还、还、还”

    “大哥把父亲怎么了?”林晗嫣适时开口,急切的问。

    “他给老爷的饭菜里下了药,致使他整日迷迷糊糊的,没有半丝清醒的时间。”

    管事姑姑气得一拍桌子,怒道:“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做出这等事,实是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所以,我才让人给嫣儿送信,让她无论如何带你来府里一趟,解救我和老爷于这水火之中呀。”

    管事姑姑怒而站起来;“你等着,我这就回宫,禀报了太后,恳请她老人家出手帮你们一把。”

    林夫人喜极而泣,又要跪地道谢:“多谢轻烟。”

    管事姑姑一把拉住她:“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几十年的交情,难道还不值我出手帮你一把吗?”

    林夫人和林晗嫣再次道谢。

    管事姑姑转身,面色沉重的出了林府,林晗嫣跟在后面,吩咐车夫:“你送姑姑回皇宫后,直接回王府吧,我要留在林府照顾母亲。”

    车夫恭敬应声,扬起马鞭,马车快速朝着皇宫方向走去。

    看着王府的方向,林晗嫣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皇甫煜,你等着,等我父亲恢复了官职,我看看你还敢随意的赶我出王府吗?

    她这里算盘打得好,却不知,后果却不是她所预料的那样。她这一举动,不仅彻底的让皇甫煜离她原来越远,还顺带让林府在京城里在也没有了立足之地。

    林仲骑马匆匆回来,只来得及看到站在门口的林晗嫣,皱眉,下马,来到她面前。

    “大哥”林晗嫣笑意吟吟的打招呼,配上她那略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的林仲心里很不舒服,语气自然也没有那么好了,怒问:“你带了谁回来?”

    “太后身边的管事姑姑呀,和母亲交好的那一个。”林晗嫣如实回道。

    “人呢?”林仲心里发凉,沉着声音问。

    林晗嫣丝毫没有觉察出他的异样,道:“走了,刚坐着王府里的马车回去了。”

    “府里的事姑姑她都知道了?”林仲的声音越发的低沉,夹杂着狂风暴雨来临的愤怒。

    林晗嫣察觉到了,不自居的退后了一步,点头:“嗯,母亲全部告诉她了。”

    “砰!”一道人影飞起,重重的砸到了大门上,砸的木门嘎吱嘎吱作响,林仲带着杀意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你这个猪脑子的东西,林府这下彻底毁在你手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