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二章 关押(一更)
    林晗嫣的身体如破布一样落在地上,嘴角,鼻孔立刻流出了鲜血,差点没有疼昏过去。

    “小姐。”红儿失控惊叫,跑上前去扶她。

    “谁也不许管她,否则我把她发卖出去。”林仲瞪大了猩红的眼睛,怒喝。

    红儿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一步。一脸担心的看着林晗嫣。

    吐出了一口鲜血,林晗嫣感觉全身疼的厉害,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艰难的看向林仲,口齿不清的问:“大、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你知不知道,父亲现在的精神越发的失控,不得已我才给他吃了安神的药。你今日擅自领了管事姑姑过来,就算把父亲放了出来,他也不可能再入朝为官了。不仅如此,我们林府还落得一个欺君罔上的罪名,你好好的等着吧,等着林府灭门的那一天,等着你和二公子决裂,被京中之人任意践踏的那一天吧。”

    咳嗽了一下,又吐出了一口血,林晗嫣不相信的摇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对,不对,大哥,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林仲没有再理会她,命令身后的人:“把大门打开,随时准备宫里来人。”

    身后的小厮应声。

    林晗嫣心里惊骇至极。刚才林仲气怒之下踢她那一脚,几乎用了十分的力道,要了她的半条命。

    林晗嫣连惊带吓,再也承受不住,头朝下,趴在地上,昏了过去。

    林仲感觉到了她的异常,低头,看她昏厥了过去,冷着声音吩咐:“来人,送小姐回王府,从此以后,我们林家和她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小厮应声,正欲去府中赶了马车回来。

    红儿战战兢兢的声音响起:“大、大少爷,小、小姐、小姐恐怕回不去了。”

    凝眉,赫然回头等着她,厉声道:“你说什么?”

    红儿吓得“噗通”跪在地上,颤着声音道:“小、小姐做了二公子不能容忍的事,二公子前几日就要赶小姐出府。今日是小姐诱骗二公子约了管事姑姑出来相见,所、所以”

    林仲看着她,再回头看看趴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林晗嫣,怒极反笑:“好,很好,既然如此,我们就一家人在一起等着皇上的处罚吧。”

    说完,大步走进府内。

    红儿松口气,爬着上前,欲要扶起林晗嫣。

    林仲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声音传过来:“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吗?”

    红儿赶紧撤回了自己的手。

    “就让她那样呆着,死了,算她活该,活了,让她自己爬回去,谁要是敢管她,我剁了她的四肢。”林中冰冷的声音里带着凶狠,身上属于武将的气息彻底爆发出来。

    红儿心里颤了几颤,急忙跪着后退了几步,离林晗嫣远了一些,但是还跪在地上,满脸担心的守着她。

    车夫送了管事姑姑回宫,见她下了马车后,心事重重、脚步匆匆的走进宫里去,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快马扬鞭的回了王府,想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皇甫煜。

    可皇甫煜直接去了巡视店铺,没有回来。

    车夫不知如何是好,急的团团转。

    管事姑姑疾步回了宫里,走到太后的宫门口,停下急匆匆的脚步,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看有没有不妥之处,随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脸上的情绪,才慢步走了进去。

    太后坐在屋里的软塌上闭目休息,听见了屋外的脚步声,睁开眼睛,问:“是不是轻烟回来了?”

    随身伺候的宫女应声:“回禀太后,是管事姑姑回来了。”

    “让她进来。”刚才管事姑姑给她请假,禀明是皇甫煜有事要见她,说大概一刻钟就能回来,可现在一个时辰都过去了,才回来。太后纳闷,是何事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是。”宫女应声,轻手轻脚的出去,喊了管事姑姑进来、

    管事姑姑一进门,立刻请罪:“太后恕罪,奴婢回来的晚了。”

    太后摆手:“无妨。”

    管事姑姑站直了身体。

    “煜儿今日找你何事?”太后问。

    管事姑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请求:“太后,能不能让其他人退下,此事非同小可,决不能外传。”

    听她如此说,太后的神色凝重起来,身子也坐正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都离得远远的,没有我的允许,不能靠近。”

    屋内众人应声,全部退了下去。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管事姑姑把林夫人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太后。

    太后惊得站起来,“竟然有这样的事,那林仲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这也正是管事姑姑一路走来想不通的地方。按理说,林从文即使连降了三级,也比林仲现有的官职大,再者,林从文这些年兵部管理的不错,皇上这次惩罚他也只是给文武百官做个样子,说不定过个三五个月找个机会就给他官复原职了,林仲为什么要幽禁令林从文呢。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对太后说了,管事姑姑也就不再琢磨了,摇头:“我去林府时,没有见到林仲,不知道事情到底如何,不过他幽禁了林从文和林夫人是真的。”

    “这还了得,在皇城,天子的眼皮底下,竟然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人,如果不严惩,传扬出去,以后我们皇家的颜面往哪儿搁。”

    管事姑姑没有说话。

    “来人!”太后扬声对着外面吩咐。

    管事太监应声进来:“你去告诉皇上,让他来我这宫里用膳,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是,太后。”

    管事公公应声后,来到御书房,将太后的意思告诉了大总管。

    大总管点头,轻手轻脚走了进去,恭敬的小声禀报了皇上。

    确实有好所时日没有去太后的宫里用膳了,皇上应允了下来。

    太后听了回禀,吩咐下去,多做几样皇上爱吃的菜。

    这边预备好了,等着皇上的到来。

    王府那边,皇甫煜却没有回府吃饭,车夫更加的着急了,万般无奈之下,架着马车挨个店铺找了过去,希望能找到他。

    林仲气怒之下,去了林夫人的院子里。

    刚进了大门,便看到林夫人一脸得意和阴狠的看着他。

    林仲走上前去,躬身行礼:“母亲。”

    “别叫我母亲,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林夫人挺直了腰板,咬牙切齿的说道。

    林仲站直身体,抬头,声音里有着痛意:“母亲,今日怕是我最后一次来给您请安了,无论以后您在哪,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照顾好父亲。”

    林夫人愣住。

    林仲已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仲”林夫人一个字刚出口,林仲的身体已然消失在了门外。

    林夫人愣在原地,心里有了莫名的惊慌。

    林少夫人脸色苍白,神情惊慌的等在自己的院子里。看到林仲进来,立刻迎了上去:“相公”

    看着这段时间,跟着担惊受怕,消瘦了不少的妻子,林仲满心的愧疚,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假如我出事,你不必在留在林府受母亲的蹉跎,带着麟儿回娘家吧,我会吩咐管家给你们娘俩留够足够的银两,让你们后半生衣食无忧。”

    林少夫人眼泪滚落,摇头:“不,相公,你会没事的。”

    林仲叹息了一声,道:“从小我以父亲为荣,只因他从一介白衣,走到了兵部尚书的位置,而我天资有限,我曾想过在父亲的庇护下,平安的走完这一辈子。可天算不如人算,父亲、母亲,太算计了,以至于把自己算计到了今天的地步,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府毁在我的手上。”

    “相公,我们可以去求世子,他一定会帮我们的。”林少夫人哽咽着说。

    林仲摇头:“即使求得了世子帮忙又怎样,父亲、母亲和小妹都想毁了林府,只你我两人撑着太累了,索性这次我们就成全了他们的心愿,自从今天以后,林府从京城消失,而我从他们的面前消失。”

    林少夫人痛哭出声。

    林仲神情平静,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段时日,我也受够了,这样正好,无论皇上如何处罚,我都不用再过这种提心吊胆,不忠不孝的日子了。”

    林少夫人哭的更加的厉害。

    宫里,皇上陪太后用过膳后,两人回了太后的屋子里小坐,闲话了一会儿宫中事务,太后才步入正题,告诉了皇上林府的事。

    皇上听后神情虽有惊异,却没有太后那么大的反应,微皱了下眉头,问:“母后,这事情可属实?”

    “千真万确,今日里轻烟亲自去了林府探查到的情况。”说完,喊了管事姑姑进来回话。

    管事姑姑把今天的所见所闻一字不落的告诉了皇上。

    皇上沉吟了下,下令:“传令御林军,包围林府,救出林从文,关押林仲。”

    总管太监应声而去。

    等御林军将林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把毫无反抗的林仲押解走了以后,一直趴在门边昏迷的林晗嫣才幽幽醒来。看清眼前的情况彻底的傻了,连起身都忘记了,狼狈的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御林军压着林仲越走越远,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真的做了蠢事,大喊了一声:“大哥,”又昏死了过去。

    皇上只是下令关押林仲,对其余人等没做交代,所以御林军对她视而未见,毫不理会。

    红儿倒是想上前扶起她,可她那里见到这这样的阵势,吓得全身发抖,连爬过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林晗嫣再次趴在地上而无能为力。

    御林军找到了吃了安神的药,睡得昏昏沉沉的林从文,架起来就往外走。

    林夫人还不知道林仲已被押解走,跟在御林军的后面祈求:“我们老爷身体不适,你们动作轻一点。”

    御林军充耳不闻。

    林夫人心疼,想要阻拦,被一名御林军拔刀阻下。

    林夫人眼睁睁的看着林从文被拖走,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这与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皇上不是应该命人把老爷客客气气的请入宫中吗?怎么一副要斩杀了他的架势。

    这个时候,车夫终于找到了皇甫煜,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他。

    皇甫煜这才恍然,原来林晗嫣是在利用自己,心里对她最后一点情分也消失殆尽。

    皇甫煜不敢怠慢,吩咐贺一,“你即刻回府,告诉大哥林府的事,我随后就回去。”

    贺一应声,飞身急掠而去。

    皇甫煜随后也紧跟着回到了王府。

    皇甫逸轩听完了贺一的禀报,脸色黑沉的厉害。周身散发出阵阵要杀人的气息,连周围的空气都凌厉起来。

    贺一被这股气息包围,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动也不敢动。

    忽然,这迫人的气息消失,皇甫逸轩竟然露出了笑容,问:“你的主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