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倒打一耙(二更)
    贺一吓得硬生生打了个冷颤,牙齿有些打颤的回道:“主、主子随、随后就回府。”

    皇甫逸轩的笑容更加的灿烂:“是吗?”

    贺一忙不迭的点头:“是的,二公子是这样吩咐的。”

    皇甫逸轩慢悠悠的站起身,笑眯眯的道:“既然如此,我去门口迎接他一下吧。”

    贺一的冷汗流了下来:“世、世子,二、二公子他”

    皇甫逸轩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拉长了尾音:“嗯?”

    贺一吓得腿脚软了软,立刻改了说辞,口齿利落的道:“二公子马上就到门口了。”

    皇甫逸轩收回了视线。

    贺一在心里鄙视自己,自己是暗卫出身,从小的教导就是对主子衷心,虽然从那年去刺杀世子妃反被关入大牢以后,他这暗卫就变成明卫了,可是自己的那一身骨气不应该变呀,怎么今天就被世子的一个字吓得出卖了主子了呢。

    皇甫逸轩开口,声音的笑意很浓,问:“幽儿,你喜欢吃清蒸还是慢炖?”

    贺一听完有些摸不着头脑。

    孟倩幽却听懂了他的话,笑着摇头:“他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恐怕不好吃。”

    贺一猛然睁大眼。

    皇甫逸轩已抬脚朝外走。

    贺一腿脚发软的跟在后面。

    两人刚到门口,皇甫煜正好从马车上下来,看到皇甫逸轩在门口,疾步走过来,急切的说:“大哥,林府出事了,林”

    没等他说完,贺一一闭眼,伸出双手,从后面搂抱住皇甫逸轩的身子,对着皇甫煜高喊:“二公子,快逃呀,世子想要吃你的脑子呀。”

    周安愣住。

    皇甫煜呆住。

    皇甫逸轩气笑,开口:“松开。”

    贺一没敢松,对着还没有回神的皇甫煜急切的高喊:“二公子,快跑呀,世子等在门口就是为了收拾你呀。”

    皇甫煜回神,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慌不择路,拔腿就往府里跑去。

    贺一急的大喊:“二公子,错了,你应该跑出府,等世子气消了再回来。”

    “周安!”皇甫逸轩喊了一声。

    周安也回过神来,大步上前,用力拽开贺一。

    皇甫逸轩看了贺一一眼,朝着府内走去。

    从这一眼中,贺一看到了自己悲惨的下场,腿脚一软,瘫在了地上。

    周安撇了他一眼,大步跟上了皇甫逸轩。

    咬了咬牙,贺一站起身,也跟在后面,反正就是这样了,大不了被世子狠狠的惩罚一顿,好歹先保住主子的小命再说。

    皇甫逸轩也不着急,顺着皇甫煜逃跑的方向慢悠悠的追了过去,王府里的地方就这么大,看他能跑到那里去。

    皇甫煜也知道自己作大了,是真慌了,一路惊慌失措的跑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大喊:“父王、母妃,救命呀。”

    要是搁在平日,皇甫煜跑到这里来求救是最好的选择,可惜今日该他倒霉,因为两个小家伙吃饱了,刚睡着。皇甫煜这一大嗓门,把两个小家伙同时惊得身体颤了几下,睁开了眼睛,裂开小嘴,“哇”就哭了起来。

    齐王爷和齐王妃那个心疼呀,别说这样的嚎啕大哭,平日里两人都没有舍得让两个小家伙哼哼过一声。

    齐王妃低下身子,抱起了其中一个。

    齐王爷却没有这样做,而是直接转身,抄起门口放着的专门用来对付偷孩子的皇甫逸轩的木棍,挥舞着就出来了,骂道:“小兔崽子,吓到了我的心肝宝贝,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皇甫煜没想到是这种情况,愣了一下,以往皇甫逸轩被撵的满府里逃窜的情形浮现了出来。当即打了一个激灵,转身撒丫子就往外跑,边跑边大喊:“大哥,救命呀。”

    于是,还没有走到齐王妃院子边的三人在这一声凄厉的大喊后,看到皇甫煜抱着脑袋,从院子里逃窜出来。

    而后,只见院子里又冲出了一人,速度比皇甫煜一点也不慢,把手里的木棍挥舞的呼呼生风,中气十足的大喊:“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偏偏皇甫煜这个二货还边跑边回了一句:“大哥都不站住,我为什么要站住。”

    贺一再一次风中凌乱。

    周安却习以为常,云淡风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皇甫逸轩却笑眯眯的看了几眼后,大步走进了齐王妃的屋子里,娴熟的抱起另一个已经止住了哭意的小家伙,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看着她那双神似自己的大眼睛笑眯眯的问:“忧儿,想不想出去看看热闹。”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欢快的扑腾者小腿、小脚表示赞同。

    “母妃,我抱走了。”皇甫逸轩笑眯眯的说道。

    齐王妃笑着摇了摇头:“你呀,一会儿你父王又该满府追杀你了。”

    “不会,他现在追煜儿追的正在兴头上呢,没空理会我。”

    齐王妃笑出声,自从这两个孩子一百天能抱出去了以后,这父子俩时不时就上演一出抢孩子的戏码,使得这府里的气氛也欢快了许多。

    皇甫逸轩抱着孩子出了院子,看到远处那两道追逐的身影,将孩子抱紧,追了上去。

    小家伙不是第一次被这样抱着跑了,兴奋的很,在皇甫逸轩的怀里咯咯咯笑的很开怀,挥舞着小手示意他再快一些。

    难得今日能光明正大的抱孩子。没有被齐王爷追,皇甫逸轩的心情也是很舒畅,当即提高了速度。

    就这样,王府里的下人们看到了这奇异的一幕,皇甫煜在前,抱头狼狈逃窜,齐王爷在中间,拿着棍棒挥舞叫嚣,皇甫逸轩抱着孩子跟在后面,怀里的小人儿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众人惊呆了,心里却暖暖的,这样的主子才更加的接地气。

    只有可怜的贺一傻兮兮的看着那个辗转腾挪、不停的变换姿势来躲避齐王爷的棍棒的皇甫煜,心也一直在嗓子眼提着,每当看着齐王爷的棍子马上就要落到皇甫煜的身上时,便不可抑止的大喊出声:“二公子,快跑呀,王爷的棍子追上你了。”

    众人失笑,连齐王妃听见他这喊声也抱着另一个小人儿走出来看热闹。

    齐王爷追了几圈,没有追上皇甫煜,齐王爷停下了脚步,不停的大喘气。

    皇甫逸轩上前,将孩子小心的递给了他:“父王,抱好了,我替你去出气。”

    “好,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有眼色了为止。”

    皇甫逸轩点头,笑眯眯的提着棍子追了上去。

    皇甫煜哀嚎一声,转身跑的比刚才更快:“大哥,不待这样玩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皇甫逸轩犹如没有听见,手中的棍子落在了皇甫煜的身上。

    皇甫煜的哀嚎声更重,连王府外过路的人都能听见。

    齐王妃心疼了,扬高了声音对两人这边喊道;“轩儿,好了,煜儿知错了。”

    终于有一个心疼自己的了,皇甫煜拐了一个弯,快速的跑到了齐王妃的身后,躲好。

    这一番折腾,皇甫逸轩心里的郁气也发泄出了不少,停下了脚步,慢悠悠的走了回来。

    “煜儿到底怎么了,惹了你生这么大的气?”自己的儿子齐王妃还是了解的,看他脸色还是有些不虞,知道皇甫煜肯定是哪里做错了。

    皇甫逸轩看了皇甫煜一眼。

    皇甫煜羞愧的低下头。

    齐王爷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寻常,道:“去屋里说吧。”说完,抱着孩子先朝屋里走去。

    齐王妃抱着孩子跟在后面。

    皇甫逸轩跟上,最后才是皇甫煜。

    走进屋内,唤来奶娘,吩咐她们把孩子抱了下去,齐王爷开口,问:“到底出了何事?”

    皇甫逸轩看向皇甫煜。

    皇甫煜把林晗嫣利用自己把宫中的管事姑姑约出来,带着去了林府的事说了出来。

    齐王爷皱眉,问:“林府现在情况如何?”

    “我得了消息就立刻回府来找大哥,还没来的及派人去查看林府的情况。”皇甫煜道。

    “不用去了,依时间来推算,皇伯父应该已经派御林军包围了林府了,就算这时候派人过去,也查探不到什么消息的。”皇甫逸轩道。

    齐王妃开口,“蝶清这是疯了吗?竟然利用轻烟帮自己脱困,可是她想过没有,要是皇上知道了林从文现在的情况,不但不会恢复他的官职,林仲还可能背上欺君的罪名,林府这一下是彻底毁了呀”。

    “林夫人太会算计了,她应该是没有告诉轻烟姑姑这事是我建议的,否则轻烟姑姑不会这么轻易的帮助她。不过,她却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了,估计这会儿正后悔呢。可惜呀,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呀。”

    皇甫逸轩说的不错,林夫人现在是后悔了,因为下人禀报给她,说是林仲让御林军押走了。

    林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错了,不过,又想到皇上见过林从文后,念在他这么多年于朝廷有功的份上,应该会给他官复原职的,到时候,他们夫妇两人再想办法个林仲求情,说是他一是糊涂,做错了事,让皇上饶恕了他的罪过就是了。

    可惜呀,她的算盘打得再精细,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林从文被御林军带走,直接送去了宫里面。

    皇上面色不虞的坐在养心殿的椅子上,面色阴沉的看着萎靡在地,昏昏沉沉的林从文。良久,开口:“宣太医院院首过来把他弄醒。”

    姜太医得了旨意,拎着药箱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林从文时,脸色变了几变,才恢复正常。上前,给皇上见礼。

    “免了吧,去看看他为何变成了这副模样。”

    林从文为何变成这样,姜太医当然知道,因为这安神的药就是他给开的。可他哪敢立刻说出口呀,装模作样的上前,给林从文号脉,良久,才起身回话:“皇上,林从文这是服用了安神的药,才导致这样的。”

    “如何才能让他清醒?”

    “这,臣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着他药效过了以后,自然醒了。”姜太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底气不足的回道。

    皇上眯起来眼睛,

    姜太医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养心殿内一片静寂。

    静到只听见林从文那刺耳的呼噜声。

    好一会儿,皇上才开口:“拖出去吧,等醒了让他自己滚进来。”

    两名太监应声,上前,像拖死狗一样把林从文拖去了外面。

    皇上再次开口,命令姜太医,“你也去外面候着。”

    姜太医赶忙应声,退着身子出了养心殿后,才常常的吐出一口气,看了看被随意扔在外面的林从文,仰头看向天空,觉得今日的阳光格外的刺眼。

    一个时辰过去了,林从文还没有醒来。

    姜太医叹了一口气。

    养心殿内皇上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林从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等看清周围的景物时,利索的弹坐起来,高呼:“皇上,你救救微臣吧,世子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