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五章 何去何从 (二更)
    厌弃的看了他一眼,皇上命令:“来人,扔到城外去。”

    两名太监应声,上前,拖死狗一样拖把林从文拖了出去。

    皇上的声音又起:“轩儿,林家已到了如此的地步,煜儿实在不宜再跟他们结亲,那林晗嫣还是降为妾吧。”

    皇甫逸轩躬身,“尊皇伯父的旨意,我这就回去和煜儿商议。”

    皇上点头。

    皇甫逸轩走出养心殿外,轻轻吐出一口气。他没敢告诉皇上林晗嫣已被赶出府的事,皇上才网开一面,饶了林府众人的,这下煜儿和林晗嫣之间算是真正的两清了。

    林府。

    御林军撤去,再也没有了人可以阻拦自己,满心欢喜的林夫人大摇大摆,趾高气昂的吩咐府里的车夫备好了马车,想要去宫门口等林从文的好消息。走到府门前,却发现林晗嫣趴在大门前,昏死在地上,而府里的下人却装作没看见一样,对她置之不理,气极,怒吼:“让管家滚过来见我!”

    有下人飞快的跑去了禀报。

    管家小跑着过来,还没有开口,林夫人尖酸刻薄的话已经出口:“管家,我还没死呢,你们就这么不把嫣儿放在眼里,若是我死了,你们是不是就将她扔到大街上去喂狗了。”

    事已至此,林夫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还在这里颐指气使的瞎指挥,管家真想回她一句:“不单你这愚蠢的女儿,就是您也给扔到大街上去喂狗。”可他没敢说,而是低下头,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见管家竟然是这样的态度,林夫人更加的恼怒,道:“该死的东西,没听明白我的话吗?还不让人把小姐扶进去。”

    管家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恭顺态度,而是不卑不亢道:“夫人,少爷下令了,谁扶小姐进府,就打断谁的四肢,奴才们可不想后半生让人伺候,还请夫人见谅。”

    林夫人破口大骂:“那个不孝的东西,不但敢幽禁自己的父亲,还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看来还是不要救他出来了,让他在牢里好好的反省吧。”

    管家不语。

    骂了一顿,却还是无人上前帮忙。无法,林夫人吩咐红儿;“帮我把嫣儿扶进去。”

    红儿应声,捶打了几下已经发麻的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林晗嫣面前,弯腰,和林夫人一起把她扶了起来,几乎是拖着王府里走。

    一名府里去打探消息的下人脸色发白的跑回来,看到管家站在门口,惊慌的高声嚷道:“管家,不好了,老爷被宫里的人给扔到了城外去了。”

    “什么?”林夫人停住脚步,回头,尖声问。

    下人吓了一跳,又哆哆嗦嗦的说了一遍:“老、老爷,被宫里的人扔到城外去了,说是皇上下了旨意,老爷永世不得踏进京城。”

    “这怎么可能?”林夫人失控尖叫,震的管家耳膜生疼,林晗嫣也生生的被她震醒过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林夫人。

    林夫人慌了,连忙放开她,转身急匆匆的走到下人面前,嗓音比刚才的还尖利:“怎么会这样?皇上竟然处罚了老爷?”

    下人慌张的摇头,后退了几步:“小的也不知,小的一直等在宫门口,看他们拖着老爷出来,便跟了上去,直到出了城门,才把老爷放下。看热闹的人的询问,他们就是这样说的,至于具体如何,小的没有打听出来。”

    “我不信,皇上不会这样做的,走,你带我去看看,要是你说的不属实,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话落,疾步走到府外,坐上了准备去宫门的马车,朝着城门外走出。

    看着远去的马车,管家叹了一口气,这下林府彻底完了,他们这些下人还不知道下场如何呢。

    林晗嫣完全清醒了过来,侧头,问正在使力搀扶着她而累的满头大汗的红儿:“刚才他说的是我父亲被扔到城外去了,是没错吧?”

    红儿不敢看她的眼睛,低着头轻轻的点了几下。

    林晗嫣原本无力的脚下一个踉跄,红儿支撑不住,两人同时跌倒在了地上。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红儿连忙爬起来,焦急问。

    林晗嫣面朝上,两眼发直,眼神发呆,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走到了这种地步。心里悔恨,着急,眼前一黑,再次昏死了过去。

    连着两次了,红儿似乎镇定了一些,没有高声喊叫,伸出大拇指,使劲掐在林晗嫣的人中上,嘴里不停的喊:“小姐,你醒醒。”

    林从文被扔去了城外,林仲被抓进大牢,管家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了,长叹了一口气,挥手招来站在远处同样不知所措的丫鬟,吩咐:“你们几个,把小姐送到她以前的院子里去。”

    几名丫鬟应声,上前,七手八脚的抬起林晗嫣去了她自己的院子。

    管家再次长叹了一声,低头耷了脑的朝着林少夫人的院子里走去,准备去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外面看门人惊喜的声音响起:“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管家脚步一顿,随即欣喜若狂,少爷回来了,证明是没事了。转身,拔脚就往府外跑,和刚要进门的林仲差点撞个满怀。及时的停住脚步,声音满是欢喜;“少爷,您回来了,咱们林府没事了吧?”

    林仲的面色有些沉重,吩咐:“管家,你去让账房把府里的账册全部拿给少夫人,另外,把府里人的卖身契全部拿来。”

    “哦,好。”管家微微一愣后,应声。

    林仲沉着脸色回了自己的院子。

    林少夫人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抹眼泪,两个孩子不知所措的依偎在她的怀里。看到林仲进门,高兴的喊着:“父亲!”冲到他面前,紧紧的抱住他。

    林少夫人不敢置信的抬头,眼泪落得更凶了,站起身,快步走到他面前,笑中带泪:“相公,你回来了。”

    弯下身,紧紧的搂着两个孩子,林仲沉重的点头,道:“皇上命我去镇守边关,三日内启程,你帮我打理一下。另外我让账房把府里的账册拿来了,你看看还能抽出多少的银两,给父亲和母亲送去一些,剩下的留与你和孩子的吃用。至于下人,我让管家拿来卖身契,你挑拣几个可用的,剩下的都打发了吧,府里以后的收入少了,养不起这些下人了。”

    林少夫人摇头,和两个孩子一样拽住了林仲的衣袖,摇头:“不,相公,我不留在京里,我要随你去边关,带上我们的孩子,无论如何我们一家四口不能分开。”

    “边关风沙大,吃住也简陋,你和孩子去了,受不了那个苦。听我的,你们娘仨留在京城,我每年会想办法回来看你们的。”

    林少夫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态度坚定,语气也坚决:“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再苦再难我也不怕,这边关,我们娘三必须跟你去。”

    “你”看着她坚定的眼神,林仲劝说的话咽了回去,叹了口气;“还有两天的时间,你考虑一下吧,我实在不忍心让你娘仨给我去受苦。”

    “如果相公不在京城,我们娘三才是真正的受苦了。”

    两个孩子紧紧的搂着林仲,不说话,林仲感受到了他们的依赖,咬牙,点头:“好,既然如此,我们便一家四口都去边关,也省得我时刻挂念你们。”

    林少夫人露出笑意:“好,我领着孩子去收拾,你把府里的事情处理一下吧。”

    说完,拽着两个孩子去了内屋。

    帐房和管家一起把账册和下人的卖身契拿来。

    林仲给他们说清楚了皇上对他的处置以后,道:“你们在府里这么多年了,对林家一直是尽职尽力,所以,我询问一下你们的意思,是跟着我去边关呢,还是自己去另谋生路。”当然这个另谋生路的意思并不是让他们自己去找份工做,而是将他们卖了出去。

    到哪里都是当下人,更何况自己的一家老小的全在林府,如果离开林家,还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想到这,两人齐弯腰,道:“奴才愿意跟着主子去边关。”

    林仲点头:“好,既然你们愿意,除了你们各自的一家老小以外,剩余的人便发卖了吧。”

    账房和管家应声。

    刚刚安排好这一切,林夫人哭天喊地的从府外走了进来,:“仲儿呀,仲儿呀,你父亲真的被皇上扔到城外了,这可如何是好呀?”

    林仲迎了出去,喊了一声:“母亲。”

    林夫人如看到了救星一般,上前扯住林仲的胳膊,“仲儿,你快想想办法呀,你父亲还在城外躺着呢。”

    “母亲。”林仲的声音即沉痛又悲哀:“皇上的旨意一下,孩儿也无能无力了。”

    林夫人突然发疯一般捶打他:“都怨你,都怨你,要不是你听从了皇甫逸轩的怂恿,幽禁了你父亲,他能落到这个地步吗?都怨你个不孝子,早知你如此不孝,当初生下你时,就该掐死你。”

    林仲站着不动,任由林夫人大骂。

    一刻钟后,林夫人打累了,才消停了下来,身体软软的瘫在地上,喃喃自语:“这下全都完了,全都完了。”

    林仲弯腰扶起她,道:“母亲,皇上罚我去镇守边关,您和父亲随我一起去吧,边关离京城数千里,没人会知道我们的过往,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林夫人呆滞的目光转向他,喃喃的问:“去边关?”

    林仲点头:“或许在那个地方,父亲的病情会好一些。”

    林夫人又把头转了过去,似乎在思量林仲说的话。

    “管家!”林仲扬声喊。

    管家过来:“少爷。”

    “你亲自去城外,把老爷安排好了,等后日我们启程的时候,接上他一起走。”

    管家应是,吩咐车夫赶了马车,匆匆去了城外。

    林夫人还在犹豫不决,林仲也不催促,道:“母亲,父亲我会安置好的,您先回房去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小妹。”

    林夫人机械的点头,在丫鬟的搀扶下,呆呆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林仲才转身来到了林晗嫣的屋子里。

    林晗嫣已经醒来,呆滞的看着屋顶。

    挥手,挥退了屋内的丫鬟,林仲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床前坐好,开口:“小妹。”

    林晗嫣的眼珠动了动,看向他。

    “皇上下令,父亲永生不得再入京,而我也被罚去镇守边关,你大嫂和两个侄儿都去。大哥来问问你,你是留在府里,还是跟着去边关。”

    “大哥。”林晗嫣开口,声音嘶哑,答非所问:“我是不是做错了?”

    林仲抿唇,没有说话。

    林晗嫣自嘲的一笑:“我自诩聪明,算计了煜哥哥,没想到到头来反而害了自己的家人。我落得这步田地,罪有应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