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六章 希望(一更)
    林仲开口:“小妹,如果你还想要跟着二公子,大哥现在舍了脸皮再去求他最后一次,哪怕是”

    “不用了。”没等他说完,林晗嫣打断他,收回了目光。脸朝上,呆呆的看着屋顶,没什么情绪说:“我落得这步田地是咎由自取,大哥不必再为了我去自取其辱。大哥请回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看着林晗嫣的样子,把话又咽了回去,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长叹了一口气,起身:“好吧,大哥处理一下府里的事,尽早起身,你也不要想太多了,跟大哥去了边关以后,还可以重头开始。”

    林晗嫣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仲又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屋子,吩咐守在门外的红儿:“时刻不离的看好小姐。”

    红儿应声。

    林仲的脚步远去。

    林晗嫣凄苦一笑,眼角有了泪花。

    皇甫逸轩回了府里以后,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把皇上对林从文和林家的处置告诉了他们。

    齐王妃唏嘘:“蝶清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费尽心机,不惜利用嫣儿和轻烟,却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吧。”

    屋内几人静默不语。

    齐王爷静默不语。

    齐王妃抬眼看向皇甫煜,见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叹了一口气,道:“煜儿,嫣儿”

    “母妃,孩儿不可能再娶她,她何去何从自此与孩儿没有关系了。”皇甫煜语气坚定,没有半分犹豫。

    齐王妃又叹了一口气,道:“母妃知道这段时日,你和嫣儿之间发生了不少的事,可是她毕竟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无名无份的跟了你这么长时间,如今林府出了事,你若是不再管她,你让她以后在京城里如何立足。”

    “母妃,你不用担心了,孩儿都安排好了,如果她愿意,孩子保她这一生衣食无忧。只是这成亲一事是万万不能了,孩儿也不愿意再见到她。”

    齐王妃还是继续劝导,“嫣儿只是年纪小,任性了一些,心底还是不错的,你”

    “母妃。”这次是皇甫逸轩打断了她:“煜儿没敢告诉你,林小姐以后恐怕不会有子嗣了。”

    齐王妃还没有说完的话噎在了喉咙里,愣愣的半张着嘴,看向皇甫煜,用眼神询问他是不是真的。

    皇甫煜点头:“姜太医亲口说的。”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齐王妃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可置信的问。

    皇甫煜没有回答。

    皇甫逸轩也静默不语。

    齐王妃没有了话说,自来子嗣是大事,要是林晗嫣不能生孩子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当家主母的位置的。如果为妾,以林晗嫣那高傲的性子,肯定是不同意的,将来也不定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

    屋内静默。

    半晌,齐王妃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也不能亏了嫣儿,这样吧,你亲自上林府去询问,看看嫣儿的意思,如果她愿意退让一步,做平妻的话,等林仲去了边关以后,我们即可为你们举行大婚。”

    皇甫煜张嘴,刚要说自己不同意。

    皇甫逸轩伸腿,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皇甫煜疼的呲牙咧嘴,说不上话来。

    皇甫逸轩开口:“母妃,放心吧,煜儿知道怎么做的。”

    齐王妃点头。

    两人出了齐王妃的院子。

    皇甫煜一瘸一拐的跟在皇甫煜的后面,颤着心肝问:“大哥,你不会真的是要我去林府把林晗嫣请回来吧。”

    “你说呢?”皇甫逸轩侧头,嘴角含着笑意的问。

    皇甫煜更加摸不准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另一条小腿上。

    皇甫煜当即疼的“嗷”的一声叫出来,抱着小腿在原地直打转,委屈的抗议:“大哥,你下脚太重了,疼死我了。”

    “活该,谁让你做事不长脑子,枉你打理了这么长时间府里的生意,一点头脑也没长,事情该怎么做,你心里没数吗?”皇甫逸轩笑骂。

    皇甫煜放下自己的腿,站稳,不满道:“我怎么没数,我早已经做好了打算的。”

    皇甫逸轩恨铁不成钢的伸手敲打了他的头一下:“那就按你自己的打算去做。”

    “可是母妃那”说到这,想到了什么,睁大眼,问:“大哥,你不是让我对母妃阴奉阳违吧。”

    “啪”这次头上是重重的挨了一下。

    皇甫煜抱头哀嚎。

    皇甫逸轩没理会他,笑着扬长而去。

    听他的脚步声走远,皇甫煜放开头,嘴角也露出了笑意,抬头看了看那天空,眼光明媚,令人心情舒畅。收回目光,抬脚,回了自己的院子,拿出林晗嫣走时没有带走的房契和二十万两银票,放入怀中,转身大步走了出来,吩咐贺一:“去赶马车,我们去林府。”

    贺一应声,很快赶了马车过来,皇甫煜坐了上去。一路来到林府。

    林府一片慌乱,除了账房一家和管家一家,其余的人全部被发卖了出去。林仲也没有亏待他们,每人发了十两银子。此时他们正满脸忐忑的拿着一个小包裹,跟着牙婆出了林府。

    管家抬眼,看到了皇甫煜,急忙迎了上去:“二公子。”

    “林仲在吗?”绝了和林晗嫣的关系,皇甫煜对林仲的称呼也变了回去。

    “少爷在,二公子请随我来。”

    管家殷勤的把他领到了会客厅,想要吩咐人沏茶时,这才想起下人都被打发了,露出歉意笑容:“今天府里有些乱,二公子多包涵,我这就去给你沏茶。”

    “不用了,去把你们公子叫来,我说几句话就走。”

    管家应声,去了林仲的院子里,禀报了他。

    林中文言,放下手里的事务急匆匆的来到了会客厅,抱拳:“二公子。”

    皇甫煜也不客套,从怀里拿出房契和银票放在桌子上:“这是我给林小姐准备的,南城的房子和十万两银票,另外的十万两是你当初给我大哥的,请你转交给她。”

    说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林仲侧身挡在他面前:“二公子,请您留步。”

    皇甫煜皱眉,声音有了不悦:“你这是何意?”

    林仲的腰弯的更低,态度也更加的恭敬,“二公子,您能否在给小妹一个机会,林仲此生感激不尽。”

    皇甫煜摇头,语气坚定:“不能。”

    林仲的身子顿住。

    皇甫煜抬脚往外走去。

    林仲直起腰身,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二公子秉性善良,和嫣儿有事青梅竹马,欢喜的很,要不是嫣儿做了令他不能容忍的事,他决计是不会这样绝情的。既然如此,他强求也是没用的。

    出了林府,皇甫煜轻轻吐出一口气,上了马车,吩咐贺一:“走,去巡视店铺。”

    马车远去,离林府原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林仲拿起桌上了房契和银票,思量了一下,唤来管家,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他:“把这些去交给小姐。”

    管家接过,来到林晗嫣的院子里,请示过以后,走进屋里,恭敬的把房契和银票递到他面前:“小姐,这些是二公子刚送来的,大少爷命奴才给你送来。”

    林晗嫣转动眼珠,看了他手里的东西一眼,收回目光,“放桌子上吧。”

    管家应声,放到了桌子上。

    “他说了什么没有?”林晗嫣没有什么希望的问了一句。

    管家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问的是皇甫煜,摇头:“大少爷没有给奴才说。”

    林晗嫣不再说话。

    管家退了出去。

    林晗嫣依然呆呆愣愣的看着房顶。

    红儿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林从文被皇上命人扔去了城外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寻常的百姓只是当做闲聊的笑资,说说笑笑以后,便抛在了脑后,而那些朝中大员们,却惊的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林从文这些年掌管兵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底是因为什么惹怒了皇上,让他下了这样的重令。惊过之后,当即派了府中的人去打听,当听说了缘由以后,再次惊的不知说什么好。竟敢雇佣江湖人士去灭人家族,林从文这是妥妥的在找死呀,要不看看在齐王府的面子上,林从文不止是被扔出京城这样简单了。

    不管外面是如何的议论纷纷,林仲都没有空理会。留下房子,变卖了府中的店铺,田产,收拾好府里的一切。两日的时间也就过去了。最后一日,吩咐人将路上要用的东西,装满了几辆马车后,林中来到了林夫人的屋子里,对着短短两日,满头青丝全部变成了白发的林夫人恭声说:“母亲,皇上规定的期限要到了,该启程了。”

    林夫人看向他,红肿的双眼里满是悔恨:“仲儿,母亲害了你呀。”

    “母亲,这些莫要提了,只要我们全家人能在一起,仲儿就知足了。”

    林夫人呜咽出声,最后止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林仲不知如何劝阻,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等着她发泄够了以后,才又说道:“母亲,哭多了对身体不好,父亲还劳您照顾呢,您千万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呀。”

    林夫人擦干眼泪,点头,站起来,往外走。

    林仲紧跟其后。

    两人来到林晗嫣的屋子里。

    林晗嫣还是那样呆呆愣愣的看着屋顶,不说话。

    林夫人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坐在她的床头,抚摸着她的头发:“嫣儿,事情已经成这样了,你就不要都想了,起来收拾一下,跟着我们去边关吧。”

    林晗嫣这才有了些反应,转头看向她们,开口,声音嘶哑:“三天的时间已经过了吗?”

    “今日是第三天,皇上命我们三日内出城,这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

    轻轻的“哦”了一声,林晗嫣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她两天水米未进,一点力气也没有。

    红儿上前,和林夫人一起把她扶起来。

    林晗嫣大口喘息了一会儿,才平稳了自己的呼吸,道:“麻烦大哥先去准备吧,我梳洗好了马上出去。”

    林仲走了出去。

    林晗嫣慢慢的下了床,吩咐红儿打来了清水,动作缓慢的清洗干净了自己,换下了脏污的衣服,换上了一套自己平日喜欢的衣衫,然后,坐在梳妆镜前,让红儿给她梳好了头。才转身对红儿道:“红儿,你去帮我做一件事情。”

    红儿点头,“小姐请吩咐。”

    林晗嫣招手,红儿低下身来,林晗嫣把嘴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告诉她要做的事,红儿听完,眼眸睁大,声音也结巴起来:“小、小姐。”

    林晗嫣坐直了身体,挥手:“去吧,我在城门口等你。”

    红儿应声,走了出去。

    林晗嫣站起身,“走吧,母亲,被让大哥等急了。”

    林夫人也站起来,母女俩那个人相互搀扶着走出府外。

    马车已经准备好,林仲和林少夫人以及两个孩子等在府外。

    看到两人出来,林少夫人迎了上去,搀扶住林晗嫣的另一侧,“小妹,慢点。”

    “谢谢大嫂。”

    一家人坐好,林仲吩咐了一声,五六辆马车同时缓缓地朝着城门口走去。

    望着越来越远的府门,林夫人的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林晗嫣反而神情平静的安慰她:“母亲,我们留在京中,也会成为人们的笑柄,还不如去了边关,一切从头开始。”

    马车出了城门口,先过来安置林从文的管家已经赶着马车在城外等着了。

    林仲吩咐马车停下,跳下去,走到林从文的马车前,打开车帘,看喝过安神药的林从文安安稳稳的躺在马车里,放了心,回了自己的马车,吩咐所有的马车继续走。

    红儿气喘吁吁的小跑着从城内追了出来,对着林晗嫣点头。

    林晗嫣遥望着王府的方向,喃喃自语:“煜哥哥,希望这次会帮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