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七章 告老还乡 (二更)
    林仲带着全家人去了边关,京城里的人在热热闹闹的议论了几天以后,也没有了兴趣,这件事便慢慢淡了下来。可另一个流言却在京城里慢慢传开,等姜府的人和齐王府里的人听到时,这流言已经愈演愈烈,完全控制不住了。

    “啪!”姜太医把手里的茶杯摔了个粉碎,怒瞪着双眼,环视着屋内所有的人,怒声喝问:“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是你们哪个不长脑袋的传出去的。”

    众人都低着头,没人敢应声。

    姜太医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抬手,指着自己的儿孙,怒骂:“一个个不长进的东西,齐王府也是你们想算计的吗?就我们这样的人家,就是上赶着给二公子提鞋,人家也不要,还妄想这让瑾儿嫁入王府,你们的脑袋里长得是浆糊吗,都被糊住了?一点脑子也没有了。”

    姜太医还没有发过这样大的火,众人被他骇住了,谁也不敢吱声。尤其是姜瑾母亲的头垂的更低,身子也悄悄的退到了众人的身后,唯恐姜太医看到自己,想到她带着瑾儿去王府里的事,误会这流言是她传出去的。天地良心,瑾儿可是她亲生的,就算她再盼着自己的女儿享受荣华富贵,也不会拿自己女儿的名声开玩笑的,要知道那可是关系到一辈子的大事。

    见没人吭声,姜太医更加的生气,下令,“从今日起,府中女眷不要出门,免得被人往身上扔臭鸡蛋。”

    说完,又喊:“姜堰!(姜槿的父亲)”

    姜堰抬头,应声:“父亲。”

    “如果明天再查不出是谁散布了这流言,你随我去齐王府赔罪。”

    姜堰张了张嘴,在姜太医骇人的目光下,没说出话来,地垂下了头,无力的应了一声:“是,父亲。”

    姜太医烦躁的挥手:“都退下吧,回去好好想想,到底是传出的这流言,趁现在,我们弥补还来的及。”

    众人应是,全部退了下去。

    回到屋子里,姜堰屏退了屋内伺候的人,低声问自己的媳妇:“夫人,是不是你传出去的?”

    姜夫人怕的就是这个,连忙澄清:“相公,槿儿是我们的女儿,我怎么可能拿她的名声开玩笑。”

    姜堰细细的打量了她几眼,见她的神情不像是撒谎,皱眉,疑惑:“那是谁呢?这件事我只告诉过你呀。”

    姜夫人也是纳闷,不知道瑾儿是惹到谁了,竟然被人这样糟蹋名声。

    同一时间,皇甫煜刚进府门,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迈过府门的脚又退了回去。然后,伸长了脖子,悄悄的朝着府内查看,没有什么异常呀,怎么自己会感觉到了阵阵的杀意呢。

    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伸出一条腿,迈进门去,没事,松了半口气,另一只也迈了进去,也没事,站定,完全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脑门上被自己吓出来的汗,整了整衣衫,迈开大步,大摇大摆的朝着府内走去。

    刚走了十几米,一个木棍带着风声从对面飞来,眼看就要砸到他的头上。

    皇甫煜惊吓出一身冷汗,身子后倾,脑袋后垂,堪堪躲过,还没有来的及站直身体,另一个木棍带着呼呼地风声也飞过来了,正好砸在他的小腿上。

    皇甫煜哀嚎一声,身体直挺挺的朝后仰去。

    屋里的下人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咚”的一声闷响后,皇甫煜笔直的躺在了地上,哀嚎声响彻了整个王府。

    皇甫逸轩从暗处走了出来,脚步声很重,重到皇甫煜连哀嚎声也停止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他那阴森恐怖的脸,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喊:“大、大哥。”

    走到他面前,皇甫逸轩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他。

    皇甫煜被看的浑身发毛,连着咽了几下口水,才颤着声音问:“大、大哥,我又做错了什么?”

    他的话落,皇甫逸轩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也不说话,弯腰,捡起地上的木棍。

    皇甫煜吓毛了,撒丫子就跑,便跑边喊:“大嫂,救命呀,大哥发疯了!”

    喊声很大,即使隔着一道长长的回廊,孟倩幽坐在自己的屋子里也听到了,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皇甫逸轩从外面回来,脸色不虞,她问过之后,才知道京城里竟然流传着皇甫煜和姜太医孙女姜瑾有了肌肤之亲的事。

    刚走了一个林晗嫣,还没有消停几天,皇甫煜又传出了这样的事,皇甫逸轩心里的火气可想而知了,要是不让他把这口气发出来,整个王府里人这几天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所以,就算听到了皇甫煜的喊声,她也当作没听见,继续盘算着手里全国各地的土豆粉店送来的账本。

    皇甫煜的武功比皇甫逸轩差了一大截,即使他用尽了全力,还是挨了几下子。

    这次皇甫逸轩是真生气了,手下的力道也大,皇甫煜是真疼了,哀嚎声中带了哭意。

    孟倩幽能听见,齐王爷和齐王府自然也能听见,两人对看了一眼,各自抱了一个孩子出来看热闹。

    看到皇甫逸轩和皇甫煜两个人你追我赶,还时不时的发出嚎叫声,怀里的两个小人儿高兴的手舞足蹈,往前抻着小身子,也想要跟着追上去。

    齐王爷感觉到了皇甫逸轩的怒气。眯眼,看着两人,在皇甫煜又挨了几下后,高喊:“轩儿,好了。”

    皇甫逸轩停下了脚步。

    皇甫煜气喘吁吁的停下,感觉全身各处都疼的厉害,撇嘴,露出一个哭脸,朝着齐王妃走去,边走边委屈的告状:“母妃,大哥无缘无故的又打我。”

    皇甫逸轩的脾性齐王妃还是了解的,笑着道:“我看你大哥是真生气了,你是不是有在外面惹了什么祸?”

    皇甫煜拼命摇头,斩钉截铁的保证:“没有,绝对没有,我每日都忙着打理府中的生意,哪有惹过什么祸?”

    齐王妃看了皇甫逸轩依然有些沉重的脸色一眼,道:“有什么事进屋说吧。”

    几人进屋。

    把两个小家伙放在婴儿车上,吩咐奶娘推去了婴儿房,齐王妃问:“轩儿,到底是为了何事?”

    冷眼看了皇甫煜一下,在看到皇甫煜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后,皇甫逸轩才收回了目光,把今日听到了流言说了出来。

    齐王爷皱眉。

    齐王妃呆住。

    皇甫煜惊得蹦起来,拔高了声音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皇甫逸轩斜看了他一眼。

    皇甫煜的气势弱了下去,不过还是辩解:“大哥,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过那样的事。”

    “你没有做过,京城里会有这样的流言?”皇甫逸轩反问。

    皇甫煜举起右手,发誓:“大哥,我对天发誓,我真的和姜小姐没有过”说到这里,一个画面在脑子里闪过,脱口而出道:“难道是那次。”

    屋子里的温度霎时下降了好几度。

    感觉到齐王爷、齐王妃和皇甫逸轩三人都用冰冷的,恨不得杀了他的目光看着他。皇甫煜缩了缩头,后知后觉的解释:“就是那次,姜小姐的马车惊了,她从车里被摔了出来,我情急之下,飞身救下了她,”

    “只有那一次?”齐王妃怀疑的问。

    皇甫煜急忙点头:“只有那一次,在那之前和之后,我都没有见过姜小姐。”

    看他不像是说假话,齐王妃皱眉:“按理说,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流言要是传出,早就该传出了,怎么到现在我们才听到呢?”

    这也是皇甫逸轩感到生气的地方,那次是皇甫煜救人,路过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即使皇甫煜和姜瑾有身体接触,人们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可是过了这许多天后,突然传出了这样的流言,他以为皇甫煜和姜瑾私下里有了接触。

    思及此,皇甫逸轩开口问:“你以后真的没有再见过姜小姐。”

    皇甫煜急的直嚷,唯恐皇甫逸轩不相信自己似的,“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段时日,我哪有心思理会别的事,这好不容易清净了,我哪敢再去招惹别的女孩子。我躲还来不及呢。”

    皇甫逸轩皱起眉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就该去好好的调查一番了,看看是谁想要看我们王府的笑话。”

    “查,彻底的查。”一直不做声的齐王爷开口,语气里带了杀意:“如果查出是有人故意散播的,先斩后奏,不必顾忌,我要让那些想要借机兴风作浪的人知道针对王府的下场。”

    皇甫逸轩和皇甫煜收敛了神色,同时应声:“是,父王。”

    回了院子里,皇甫逸轩吩咐周安命令精卫们去调查此事。

    皇甫煜也把自己身边的暗卫派了出去。

    连着调查了几天,却无任何的线索。正当皇甫逸轩和皇甫煜大为恼火的时候,姜太医带着自己的儿子姜堰过了王府来请罪。

    见到皇甫逸轩,姜太医拱手抱拳,姜堰弯腰,一躬到地:“见过世子。”

    皇甫逸轩凝眉,不解:“姜太医这是”

    “京中这几日的流言想必世子也听说了,我今日带着犬子过来赔罪的。”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带了微微的冷意:“姜太医这样说,难不成这流言是从你府里传出去的?”

    姜太医慌忙解释:“世子误会了,全家老老小小,我都拷问过了,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

    皇甫逸轩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那你们今日来赔罪是什么意思?”

    “当初二公子是一片好意,救下了瑾儿,不料今日却被牵扯到了流言之中,在下觉得过意不去,特带着犬子来赔罪,希望二公子不要怪罪。”

    “姜太医言重了,既然不是从你府里流传出去的,那就是有人故意想要抹黑王府,与你们无关。你还是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已派人去调查,相信过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有结果的。”

    听皇甫逸轩没有怪罪的意思,姜太医和姜堰都松了一口气,这几日,因为这件事,府里的人都提心吊胆的,唯恐齐王爷恼怒之下,直接杀上门去闹个天翻地覆,姜家以后在京城时真的不能呆了。还好,还好,他们担心的事看来不会发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几千名精卫差点把京城里的大街小巷,几乎都调查遍了,也没有查到流言的起因,而且流言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还传出,姜家小姐和皇甫煜已经有了首尾,但是遭到齐王爷的反对,致使姜家小姐郁郁寡欢,病倒了。

    姜太医在听到这番流言后,又摔碎了几个杯子,气得一晚上没有睡着觉以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在全家人吃早饭的时候宣布:“我今日进宫后,禀明皇上,要告老还乡,你们在府里收拾收拾,准备跟着我回老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