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八章 书信(一更)
    全家人愕然,齐齐抬头看着他。

    姜太医扫视了众人一眼后,也不多做解释,匆匆的吃了几口早饭,便去了太医院。留下一桌子食不下咽的家人面面相觑,震惊无比。

    到了太医院的时辰尚早,皇上还没有下早朝。姜太医开始收拾自己桌案上的东西,一一摆好,整齐的放入一个自己带来的大箱子里。

    众位同僚看他举止奇怪,有素日里交情要好的上来询问。

    还不知皇上的旨意如何,姜太医也不敢多说,敷衍着告诉众人:“今日无事,整理一下桌案。”

    看他神色凝重,不像是无事的样子,但是他不可多说,同僚也识趣的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回了自己的桌案前坐下。

    其余的人则联想到了今日京中的传言,看姜太医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心里暗自揣测,他这是巴结上齐王府了,有些瞧不起人了,连昔日的同僚好友也不愿意理会了。

    一时间,太医院里的众人心思各异。

    姜太医没有理会这些,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抬头看了看时辰,去了太医院外打听了一下,打听到皇上已经下了早朝了,又等了半个时辰后,直接去了御书房外求见。

    皇上下了早朝以后,用过早膳,稍微休息了一下后,来到御书房批阅今日交上来的奏折。总管太监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小声禀报:“皇上,姜太医求见。”

    皇上批阅奏折的手一顿,问:“何事?”

    “说是年纪大了,想要告老还乡。”

    皇上抬头,放下手里的奏折,低沉的声音下令:“宣他进来。”

    “是。”总管太监躬身走了出去,宣旨。

    姜太医毕恭毕敬的走进来,行了叩拜之礼后,直接言明:“皇上,臣年纪已大,掌管太医院有些力不从心了,想要告老还乡,请皇上恩准。”

    皇上眯了眯眼睛,仿佛洞悉一切的双眼看着他。

    姜太医不敢抬头,感受到了皇上的打量,后背上出了薄汗。

    良久,皇上开口,没什么表情,点头,恩准:“准了!”

    姜太医再一次跪在地上磕头谢恩,倒退着走出御书房后,轻轻的吐出来一口气,越发坚定了不跟齐王府结亲的打算。快步回了太医院,吩咐跟来的贴身长随把自己的东西放回了马车上,在众人惊诧,不解的目光中,上了自己家的马车,匆匆的朝着姜府走去。

    他一走,众人瞬间明了了姜太医这是辞呈了。太医院里立时就炸开了锅,有惋惜的,有惊叹的,最多的还是把目光偷偷的瞄去那院首的桌子,思量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找找关系,打点一下,好坐上这太医院院首。

    不管太医院里的众人如何想,姜太医回了姜府后,看到家里众人听从自己的话,正在打包能随身携带的家当,心里松了一口气,道;“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留下,尽量在两天内收拾停当,两天后我们启程。”

    一众人应声。

    姜太医回了自己的院子,姜瑾眼眶红肿的姗姗而来,跪在姜太医面前:“祖父,都是孙女的错,是孙女连累家人了。”

    “起来吧,这事怨不得你,事发突然,你惊吓之余,做出那样的动作也是无可厚非,怪只怪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了。”姜太医声音温和,没有丝毫的怒意。

    姜瑾站起身来。

    看着眼前的孙女,姜太医叹了一口气,姜瑾从小聪慧,自己也偏疼她一些,把自己的医术尽数传给了她,原指望给他找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嫁过去后,凭着这一身的医术也可以让婆家的人高看她一眼,谁承想出了这样的事,瑾儿的名声全毁了,这京城再也不能待下去了。也好,老家民风淳朴,不会有这些的勾心斗角,到时给她找一门合意的亲事,也是可以的。

    姜太医告老还乡的事,传到了齐王府已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听后,均是愣了一下。

    孟倩幽开口,不太肯定的问:“姜太医突然这样做,莫不是因为姜小姐和煜儿的这些流言吧。”

    皇甫逸轩嘴角微抿,肯定的点头:“应该是。”

    “这”孟倩幽不知该如何说了,这件事说不上谁连累了谁,皇甫煜救人是真,姜小姐那样做是人的正常反应,可是被有心人这样传扬,好事变成了坏事,姜府和王府同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想到此处,孟倩幽凝眉,不解:“我们已经派人调查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有查出是谁在背后造谣生事,这背后之人隐藏的如此之深,到底要意欲何为?”

    皇甫逸轩面色有些沉重,摇头:“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按理说散出这种流言的人,是想图谋点什么,可是这些天过去了,除了流言愈演愈烈之外,也没有人出来再继续兴风作浪,就好像单单只是散播这流言一样。”

    孟倩幽也是凝眉思索,一时间也捋不出头绪。

    同一时间,皇甫煜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心里第一次后悔,自己那是一时好心救下了姜槿,如今却连累的姜太医也告老还乡了。

    齐王爷和齐王妃听了这个消息后,也是微微愣了一下。

    齐王妃立刻想明白了姜太医这样做的目的,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开口问齐王爷:“王爷,你说我们这个时候去姜府提亲,会不会能留下姜太医?”

    那些年,她身体不适,卧病在床,多亏了有姜太医随叫随到,虽然说这是姜太医的职责,可齐王妃还是特别感激他的,多亏了他一直吊着自己的命,才使得今日自己有了这样的福气。更主要的是,她也相中了姜太医的孙女,人活泼可爱,举止得体。

    两个小家伙刚学会坐着了,齐王爷正高兴的不行,哪里有心思理会这样的事,随口道:“这儿女亲事,你决定就好。”

    看着有了孙女就万事不管的齐王爷一眼,齐王妃笑着摇头。她以前做梦也不会想到,齐王爷会比自己还喜欢这两个孩子,几乎是不错眼珠的这样看着。

    心里有了这样的决定,齐王妃自然是坐不住的,和没空搭理他的齐王爷说了一声,让他照顾好两个孩子,自己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听到齐王妃的声音,皇甫逸轩站起来撩起门帘走到外边,也没有给齐王妃打招呼,先抬头看向天空。

    齐王妃奇怪,也随着看过去,什么也没有看见,笑问:“轩儿,你看什么呢?”

    皇甫逸轩一本正经,神情严肃:“我看看今日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孟倩幽差点笑出声来。

    自从两个孩子被齐王妃抱过去以后,这都好几个月了,齐王妃一回也没有来过自己的院子。

    齐王妃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皇甫逸轩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疼不痒的拍打了他一下,笑骂:“又给母妃耍贫嘴,我看你是不想看到孩子了。”

    皇甫逸轩偷孩子的前科太多,齐王爷防他跟防贼似的,这使得皇甫逸轩越来越难抱得着孩子,多亏齐王妃暗地里偷偷帮他一把,否则的话,他还真的有可能十天半个月连孩子一下也碰不到。

    他的话落,皇甫逸轩立刻改了态度,态度变得异常热情,还狗腿的给齐王妃撩起了门帘:“母妃,您请进。”

    齐王妃笑着走了进去。

    青鸾和朱篱两人月份大了,孟倩幽给她们放了假,让她们回去待产,院子里只有皇甫毅和周安两人伺候。

    皇甫毅有眼力的沏了茶水过来后,放到齐王妃面前,退了出去。

    齐王妃对两人道:“姜太医告老还乡的事情你们应该也听说了,说起来他们也是无辜受牵累了,所以,我过来给你们商议一下,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去姜府提亲,合不合适?”

    两人对看了一眼,孟倩幽露出笑容,点头:“母妃这个主意甚好,这样既可以消除了外面的那些传言,也可以留姜太医一家在京城,只是不知道煜儿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齐王妃的语气不容反驳,径直下了决定,“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已经纵容了他一次,不会再纵容他第二次了,我早就给你们说过,这姜家小姐是我最合意的人选,如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给他们定下来,选个好日子让他们成亲,我也算卸下来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没有什么意见。皇甫煜和林晗嫣之事,当初就闹得满城风雨,无人不知。今日林府破败,林家人全部去了边关,王府的人没有相帮。而且林晗嫣也跟了过去,这使的许多高官府邸的人对齐王府有了另一种看法,尤其是对皇甫煜,说他是负义的人绝对不少,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愿意把家中的女儿嫁过来,而皇甫煜的年纪也不小了,再拖下去就成了笑话了,既然人们把皇甫煜和姜瑾自然的绑在了一起,那正好,让这两人成亲。

    三人商议完,皇甫煜的亲事就此定下。

    而当事人却犹不自知,忙碌的打理着府里各处的生意。

    当天晚上,皇甫煜回了府里,去给齐王爷和齐王妃请安的时候,齐王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皇甫煜。

    经过林晗嫣一事,皇甫煜是真的怕了,成亲的想法没有。可看到齐王妃为自己操心的样子,又不好拒绝,只得敷衍说:“母妃,这事太突然了,你容我考虑一两天。”

    齐王妃说时斩钉截铁,但面对皇甫煜时,还是不忍逼迫他,道:“母妃见过姜家小姐,人不错很适合你,你好好考虑一下,尽早给我个答复。”

    皇甫煜恭敬应下,走出齐王妃的院子里以后,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成亲的打算他是真的没有,可是自己的年岁也不小了,再不成亲,会成为京中众人的笑柄的,会给王府抹黑的。

    想到此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脑中却不期然的闪过林晗嫣的身影,慌忙摇了摇头,将林晗嫣的身影从脑海里剔除,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又是一天过去。

    忙碌的一天的皇甫煜早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王府。刚到门口,一个人影从旁边跑了过来,挡在他的面前。

    皇甫煜抬头,看清眼前的人,眯眼:“红儿?”

    红儿屈膝给皇甫煜行礼:“二公子。”

    警惕的扫视了周围一眼,没有看到林晗嫣的身影,皇甫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却还是不动声色的问:“你没有随着你家小姐去边关?”

    “奴婢跟着小姐出了城门以后,小姐便把我和王德的卖身契还给了我,说是为了弥补她的亏欠。”

    皇甫煜的心微微放下。

    红儿从袖带里拿出一封信,递到皇甫煜面前:“二公子,这是小姐让奴婢交给您的,说是托付给您一件事。”

    ------题外话------

    推荐好友叶苒文文: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他是个残废,她是个瞎子。

    所以,当他们凑成一对的时候,世人惊叹:天造地设!

    傅悦也这么觉得。

    她是和亲公主,傅悦知道,如果不是姐妹们都嫁人了,秦国只要嫡出公主,这份差事是轮不到她这个眼瞎的公主头上的,当然,她都二十岁的老姑娘了,青春如流水啊,再不嫁人就老了,和亲就和亲呗,只要嫁的人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她就没意见。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虽然嫁了个没缺胳膊的,可是却是个断腿的

    咳咳,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残废腹黑王和一个瞎子单纯妃日常尬聊,尬着尬着尬出感情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