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九章 搧了一巴掌(二更)
    皇甫煜没接,沉默的看着红儿手中的书信。

    红儿在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小姐给她书信的时候就告诉她,说是二公子不会轻易的接这封信。果然,真的如此,幸亏小姐告诉了她一句话,想到此,低头,声音里又几分不舍:“二公子,小姐说了,她此次去边关,永生不会再回来,还请二公子不要记挂着她。”

    这句话说的明明白白,信里面的内容绝不是让皇甫煜去接她回来。

    皇甫煜微微吐出了一口气,面色平静,手却微微有些颤抖,接过信放入袖带中,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府内。

    红儿微微抬起头,看着皇甫煜的背影,再次叹息了一声,转身,朝着拐角处一个男子走去。小姐不但给了她和王德的卖身契,还留给他们了一百两银子,还让他们暂时居住在二公子买给小姐的宅院里。

    没有去给任何人请安,皇甫煜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里。从袖袋里把那封信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抿唇,静静地盯着它,似乎是想着透过薄薄的纸张,看清楚里面写的是什么。

    可惜,终归是看不清楚。

    半晌,皇甫煜才拿起信,打开,熟悉的字体出现在眼前。

    煜哥哥: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几千里外的边关了。我知道你恨我,怨我,气我,不想再见到我,连我的信也不想看到,我会如你所愿,从此在你面前消失,今生不再回京城。可是,煜哥哥,我心里放不下你,我以往做下的种种,都是因为我是从骨子里喜欢你,喜欢到想要成为你的妻子,和你共度一生,可是不知为何,我们却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不怨你,我只是痛恨自己,给你造成了那么多的伤害,所以,临走之时,我要为你做一件事情,来弥补我对你的伤害。那就是命红儿把你和姜小姐的事情宣扬出去了,如今恐怕是到了满城风雨的地步了吧,正好,你借此机会娶了她,了却了我的牵挂,你的身边也多了一个人照顾。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望此去经年,煜哥哥能永远吉祥安康。

    字体到此打住,下面是一串长长的泪痕。

    皇甫煜伸手,慢慢的抚上了那些泪痕,眼中也有泪落下,滴落在那些泪痕上,重叠在一起,慢慢的全部润开,湿透了整封信,也模糊了那些字迹。

    这一夜,皇甫煜屋里的灯亮了一晚,贺一提着心在院子里守了一夜。

    天明时分,皇甫煜动了,起身吩咐贺一打了水来,清洗干净了自己,换好了衣衫后,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母妃,孩子仔细考虑过了,愿意娶姜家小姐。”

    齐王妃没有察觉他的异常,欣喜不已:“母妃今日便派人去上门提亲。”

    皇甫煜谢过,吃过早饭后,便出了门。

    齐王妃派人请来了媒婆,许了比平日多出一倍的媒钱,让她无论任何今日把亲事给定下来。

    皇甫煜和姜瑾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所有的人都以为两人是有私情的,这样的亲事最好说,媒钱简直就跟白捡似的。媒婆那个高兴呀,给齐王妃说了一箩筐保证的话后,喜滋滋的坐着王府的马车去了姜府,过了半个时辰后,又惊慌的回来了:“王妃,姜府已经大门紧闭了,左右邻居说一大早姜家人就出城了回老家了。”

    齐王妃愣怔了一下,立刻命人喊来了管家,吩咐他:“去找到二少爷,说姜太医一家已经启程回老家了,让他无论如何想办法追上,把人拦下。”

    管家应声,亲自坐着府里的马车去找人。

    幸亏皇甫煜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今日要出城,晚上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话,管家也没有多走冤枉路,直接去城外的庄子上找到了他,把齐王妃的命令告诉了他。

    皇甫煜听完,二话没说,命贺一卸下马车,直接骑着马儿追了过去。

    贺一一看,扯开管家,卸下另一马儿,打马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看着眼前两辆没有马儿的马车,管家长叹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认命的迈着两条腿慢慢往回走。

    姜府的众人坐的是马车,人口众多,所以走的很慢,他们用了两个时辰走的路,被皇甫煜快马加鞭一个时辰就赶上了。

    看着两匹马,一前一后的挡在马车前,姜府的车夫不认识皇甫煜,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停下了马车。

    姜太医正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感觉道马车停下,睁开眼,喝问:“怎么回事?”

    “老爷,有两人挡在了马车前,看阵式来着不善。”车夫回答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姜太医霍然挑开车帘朝外望去,看清是皇甫煜黑着脸挡在马车前时,心里发沉,自己千躲万躲,还是没有躲过二公子的秋后算账。

    战战兢兢的下了马车,走到皇甫煜的面前,弯下腰身,恭敬行礼:“草民见过二公子。”

    “姜太医这是要去哪儿?”皇甫煜声音冷淡,明知故问。

    姜太医额头上冒出了细汗,依旧弯着腰身恭声回道:“回二公子,草民已经告老还乡了,今日启程回老家。”

    “哦”了一声,皇甫煜从马上跳下来,走到姜太医面前,问:“如今京城里谣言传扬的正厉害,姜太医这时候带着全家老小回老家,莫不是想让人误会是我齐王府逼迫的吧。”

    姜太医的腰身更低,头几乎要垂到腰间,声音也很惶恐:“草民不敢,草民是怕给二公子带来麻烦,所以才带着家人尽早回老家的。”

    “怕给我带来麻烦?”皇甫煜反问。

    姜太医点头。

    “那你说说,怕给我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这”

    姜太医回答不上来。

    “姜瑾呢,让她出来见我。”皇甫煜不再理会他,直接下令。

    姜太医大惊,求情:“二公子,这可万万使不得,草民孙女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也不能轻易出来见外男的,还请二公子见谅。”

    “哼”了一声,皇甫煜反问:“那她当初搂住本公子的脖子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害的本公子在京里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又毁了一次,你说这责任该有谁负?”

    姜太医额头上的汗冒的更多了,还没有说话,一辆马车的车帘被掀起,姜瑾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到皇甫煜面前,抬起手,“啪”就搧了皇甫煜一个巴掌。

    皇甫煜懵了。

    姜太医差点两眼一闭昏过去。

    车内众人也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全身的冷汗全冒出来了,完了,完了,瑾儿发疯了,竟然打了二公子,他们姜家这些人别想落得好下场了。

    巴掌打完,姜瑾的娇喝声也随之响起:“二公子,我当时吓坏了,那样做并非出自故意,我祖父已经因为这事辞去官职告老还乡了,你还这样不依不饶的,到底想要怎样?”

    皇甫煜回神,露出冷笑,阴恻恻的笑意让众人仿佛看到姜瑾被撕成两半的场景。

    姜瑾母亲受不住,头往后一倒,昏死在马车里。

    姜太医侧身挡在姜瑾面前,舌头到打颤了:“二公子,草民孙女”

    皇甫煜一把扯开他,一步一步逼近姜瑾面前。

    姜瑾毫无惧意的看着他。

    皇甫煜冷冷一笑,弯腰,一把抱起姜瑾,在众人惊愣的神色中,将她放在自己的马上,随后也翻身上去,对着依旧没有回神的姜家人抛下了一句:“今日下午,我母妃会派人去姜府提亲,你们最好有人在府中接待,否则的话,你们知道后果。”

    话落,搂紧姜瑾,调转马头,打马回了城里。

    姜太医跌坐在地上。

    余下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才回过味来。

    姜堰赶紧跳下马车,扶起姜太医,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喜色:“爹,我们还走吗?”

    “走个屁!”一辈子醉心于医学,没有沾染半分俗人气息的姜太医平生第一次爆了粗口:“你看二公子这架势,分明就是来抢人的,我们不用再提心吊胆怕得罪齐王府了,还走什么,回去,全部回去。”

    “哎!”姜家人全部欢喜的应声,声音传出去了老远。

    直到脸颊被风吹了生疼,姜瑾才反应过来,皇甫煜刚才说了什么,羞红了脸的同时,开始挣扎:“你放我下来,这光天化日的,让京里的人看见了,又有新的流言了。”

    皇甫煜不甚温柔,但也不冷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怕什么,京中的人早已把你我联系到了一起,再多这一件也不算什么。”

    姜瑾没了话说,可终究是不自在,低下了头。

    皇甫煜伸出手,将她的头摁在了自己的胸前。

    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想起了他当日救下自己的情景,姜瑾的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

    一路打马回了王府。

    皇甫煜先跳了马,然后把脸色有些苍白的姜槿扶了下来。

    腿脚落地,姜瑾才有了一丝安全感,站稳了身体后,看清是齐王府的门口,脸色由苍白变成了通红。低声请求:“二公子,请您把我先送回府吧,等改日我会和我娘亲自上门拜访王妃。”

    “不必这么麻烦,既然已经到了门口了,先随我进去拜见母妃吧,你可是她最中意的好儿媳妇人选。”

    他的话落,姜瑾的脸色又变回了苍白。站直了身体,忍住不适,神色凝重的开口:“二公子,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假,但是我不希望二公子是因为王妃的喜爱,京中的传言而勉强接纳我,那样的话,你今生不快乐,我也会过得不如意,所以,二公子,上门提亲的事还请您在细细斟酌吧。”

    说完,转身,往回走。

    刚走几步,一阵天旋地转,人已被皇甫煜扛在了肩上,口中道:“既然你不愿意进去,我帮你一把好了,相信母妃很愿意看到这种场面的。”

    姜瑾抑制不住,差点尖叫出来,也不敢挣扎,只能低声请求:“二公子,您先把我放下来。”

    皇甫煜充耳不闻,扛着她大步在府里走。

    府里的下人看到皇甫煜扛着一个女孩走来,惊诧之下,纷纷捂嘴偷笑。

    姜瑾听到了她们的笑声,羞红了脸,闭上了眼睛,鸵鸟一样把埋在了皇甫煜的肩上。

    等她感觉双脚落地,睁开眼时,却发现不是齐王妃的屋子,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心里紧了紧,后退了几步,离开了皇甫煜些,有些紧张的问:“二公子,这是哪里,王妃呢?”

    皇甫煜上前一步,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道:“怎么,害怕了,刚才出手打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呢?”

    姜瑾的手里出了汗,舌头发紧:“二、二公子,我、我刚才是”

    一道黑影压了下来,覆在了她的嘴唇上。

    姜瑾猛然睁大了眼睛,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

    ------题外话------

    各位亲们,明日正文就大结局了,三更连发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