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零章 我是他们的爹(一更)
    皇甫煜似早料到了她会出手打人一般,伸手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控制住了她。

    姜瑾上半身动弹不得,气急,抬起脚,猛力踩了下去。

    恰好踩在皇甫煜的脚上。

    皇甫煜疼的瞪大了眼睛,脸上扭曲的神情清清楚楚的映在了姜瑾的眼里。

    姜瑾犹不解恨,脚下使力。

    皇甫煜再也坚持不住,放开了她,痛呼出声。

    姜瑾得了自由,用手擦了擦嘴唇,怒瞪着皇甫煜。

    皇甫煜抱着脚转圈,骂:“死丫头,下脚这样重,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姜瑾也有了怒意,言辞不善起来:“二公子,你救了我一命,我从心里感激,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任意的欺辱我。”

    “什么欺辱你,我哪里欺辱你了,我们马上就成未婚夫妻了,我亲你一下怎么了?”皇甫煜边转圈边道。

    “你一日不上门提亲,我们便一日没有关系,今日你当着我家里人的面抱我上马,我容忍了,没想到,你这样不自重,竟然,竟然、竟然对我做出这样下作的事。”说到最后,声音里竟然有了哭意。

    皇甫煜慌了手脚,也感觉不到脚疼了,小心翼翼的上前,赔礼:“你不要这样,是我不对,是我太孟浪了,以后我保证不这样对你了。”

    “二公子说话算话?”姜瑾虽然收回了哭意,但是泪花还在眼里闪烁,使她整个人有一种倔强的美。

    皇甫煜看呆了,困难的咽了下口水,喉结快速的来回滚动了几下,承诺:“当然不是。”

    话落,人也扑上来,死死的抱住了姜瑾,抱着她一起往前走了几步,双双摔倒在了大床上,嘴唇随即压了上去。

    姜瑾的惊呼声被他吞进了口中。

    全身被压制,姜瑾动弹不得,羞怒的眼泪流了下来。

    皇甫煜却仿佛着了魔一样,压制住她不放,直到亲吻的姜瑾失了心智,放软了身体,任由他彻彻底底的亲了个够后,才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她,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哑着声音道:“我之所以这样对你,是因为我喜欢你,心里有你,和京里的流言无关,和救你的事情无关。”

    姜瑾半张着嘴,呆愣愣的看着他。

    皇甫煜把这自动理解为邀请,又嘴唇又压了下去。

    这次姜瑾没有反抗,伸出手,悄悄的搂紧了他的腰身。

    等齐王妃见到姜瑾的时候,看着她红肿的双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派媒婆又去了一趟姜府。

    姜太医等人刚到家,还没有来得及卸下马车上的东西,看到媒婆进门,赶紧让进了会客厅里。

    双方都同意,自然没什么问题,媒婆和姜太医夫妇爽快的定下了定亲的日子以后,喜滋滋的坐着马车回了王府,给齐王妃禀告了这个好消息。

    虽是意料之中,但齐王妃还是欢喜不已,当即赏了媒婆二十两银子。

    又多得了二十两,媒婆自然是喜笑颜开,连连道谢。

    皇甫煜定亲,自然是件大事,孟倩幽里里外外的张罗了好几天,才准备好了齐王妃满意的东西,在定亲的日子,齐王妃亲自和媒婆一起上门提亲去。

    没想到齐王妃会亲自来,姜府里的人一阵慌乱后,姜瑾的祖母和娘,以及婶娘同时小心翼翼的接待了她。

    一番闲聊,见齐王妃始终满面笑意,看样子对这门亲事喜欢的很,三人的心中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齐王妃看她们的神情松懈下来,当即就提出了下聘和成亲的日子。

    三人吓了一跳,大姜氏道:“王妃恕罪,瑾儿这才刚定亲,过两月就成亲,这也未免太着急了吧。我们还没有给她转准备成亲的东西呢。”

    齐王妃知道她们这些都是托辞,主要是不愿意女儿这么早出嫁,笑着解释:“煜儿早已到了成亲的年纪,瑾儿年岁也不算小了,早点让他们成了亲,我们也早点省心了不是。”

    话是这样说,但是一想到天天晃荡在自己眼前的孩子,很快就要嫁出去了,三人有些不舍,在半强硬,半商讨的态度下,把婚期拖延到了半年后。

    齐王妃虽然有些不满意,但也不好再要求,点头答应了下来。

    双方高高兴兴的把亲事商定下来,姜府里的人开始着手准备姜瑾成亲的一切,但渐渐的她们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二公子时不时的上门来明目张胆的抢人。碍于他的身份,姜府里的人还不敢阻拦。

    大姜氏没法,只得在姜瑾在府里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旁敲侧击的告诉她,女孩子要自重,没有成亲前不要做出什么损坏名声的事来。

    姜瑾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羞红了脸,解释:“娘,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去王府,是因为世子妃有一手好医术,每给她交流一次,我便会学到一些东西。”

    大姜氏半信半疑,在姜瑾洗澡的时候,偷偷的看了几次,见她的守宫砂还在,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姜瑾并没有完全说实话,因为皇甫煜抢了人以后,不是每次都带她回王府的。有时候带她去巡视店铺,有时候带她去城外看看田地,完全让她参与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当中,两个人你侬我侬。

    在姜瑾的眼里,这个二公子除了偶尔会犯点二,对自己却是关心备至,宠爱至极。

    甚至就连他犯二,都显得那么有趣,那么好玩。至于他时不时的动手动脚,姜瑾早已习惯,自动忽略不计了。

    日子一晃而去,两个小家伙十个月了,开始蹒跚着学走路。并且小嘴里是不是冒出一个不太清晰的字:“奶”

    这是要学说话了,齐王妃高兴异常,每日对着两个孩子,不停的教她们喊奶奶。

    齐王爷却不高兴了,论和孩子呆在一起的时间,自己不比王妃少,怎么孩子就开口喊奶奶,而不喊自己呢。在他郁闷了几天,想了又想之后,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自己在孩子面前一直称祖父,孩子小,不好发音。想通了以后,懊恼的捶了下自己的头,齐王爷当即在孩子们面前改了口:“月儿,梦儿,来,喊爷爷。”

    也许是歪打正着,也许是两个小家伙真的聪明伶俐,小嘴里竟然同时冒出了一个字:“爷”虽然不太清晰,齐王爷确是听懂了,欢喜的当即抱起两个孩子大笑起来,那愉悦的笑声传遍了整个王府。

    临近年关,各处的事情都很多,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也不得闲,一个忙着去处理朝中的事,一个忙着盘点手里的生意。孟倩幽还好,每日在府里,时不时的过去看会孩子。皇甫逸轩则不行了,有好几天没有看到孩子了。

    忙活了好几日之后,还有几日过年了,人们轻松了下来。

    皇甫逸轩这日闲在府里没有出门,帮着查看了一会儿账册以后,把手放在了孟倩幽眼前的账册上,说:“我们过去看看孩子,你也歇息一下,不要太劳累了。”

    孟倩幽笑着放下手里的账册,站起来。

    皇甫逸轩也站起身,走到衣架边,拿过厚重的衣服帮她穿严实,自己也穿了一件厚衣服之后,两人出了门,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

    刚进院门,就听见孩子欢快的笑声从屋里传出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加快了脚步,走进了屋内。喊了“父王、母妃”之后,脱去厚重的衣服,站在原地,等身上的寒气下去以后,才走到两个孩子身边。

    两个小家伙摇摇晃晃的朝着他们走了两步。

    皇甫逸轩欣喜异常,上前,一手一个,将两人抱起来,在两人的脸颊各亲了一口,笑着说:“我的月儿,梦儿要长大了。”

    两个小家伙欢喜的咯咯直笑,其中一个小家伙张嘴冒出了一连串的字“爹”

    另一个小家伙听着她喊,也跟着喊起来:“爹”

    皇甫逸轩愣住,抱着两个孩子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回头,不确定的问孟倩幽:“她们是喊我爹了,没错吧?”

    孟倩幽笑着点头。

    皇甫逸轩颤巍巍的回头,对这两个小家伙道:“月儿,梦儿,再喊一声。”

    两个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爹”

    皇甫逸轩愈发的激动。

    齐王爷却有些不舒服。

    皇甫逸轩每日不在府中,两个小家伙平日里都是自己和王妃照料,凭什么他一来,两个小家伙就开口喊人。

    齐王妃则是欣喜不已,两个小家伙会喊人了,离会说话的日子不远了。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皇甫逸轩却回头,对着孟倩幽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拿上厚衣服,快走!”

    话落,齐王爷和齐王妃还没有反应过来,皇甫逸轩已然抱着两个孩子,转身,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孟倩幽听懂了他的话,利落的拿起刚才放在衣架上的衣服,在后面跟了出去。

    齐王爷反应过来,这是明目张胆的跟他抢人了,气坏了,拿起门口备用的棍子追了出去。

    齐王妃一脸担心的跟在后面,道:“你别追了,这大冷天,别冻着了孩子。”

    齐王爷哪里还听的到她的声音,早已经对着走远的皇甫逸轩追了上去。

    皇甫逸轩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一招,这回没有按照以往的路线跑,而是抱着孩子朝着自己院子的方向跑。

    齐王爷愣了愣,继续朝着他的方向追了过去。

    皇甫逸轩抱着两个孩子,有些跑不快,眼看就要被齐王爷追上了,索性停下了脚步,将两个兴奋的咯咯直笑的小家伙抱紧,回神,对着齐王爷道:“父王,孩子跟着我和幽儿是天经地义的,我才是她们的爹。”

    齐王爷气坏了,根本不听他这一套,怒声道:“少给我说着些,我还是你爹呢,赶快把孩子还给我。”

    皇甫逸轩这次的态度异常的坚决,“不还,孩子就应该跟着我们,您若是自己想要看孩子,您跟母妃再去生一个。”

    跟在后面的齐王妃听到羞红了脸。

    齐王爷却气得吹胡子瞪眼,拿着手中的棍子就往皇甫逸轩身上打去:“你个小兔崽了,老子要是能生孩子了,还用的着给你抢?”

    孟倩幽憋笑憋的肚子疼。

    对抗了这么久,皇甫逸轩学精了,眼看齐王爷的棍子过来了,就把两个孩子往前一递,挡住了自己。

    齐王妃一声惊呼,齐王爷慌慌的收回了棍子,气得怒骂:“臭小子,你拿孩子做挡箭牌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我单挑,谁赢了孩子跟谁。”

    “不行,”皇甫逸轩死活不松口:“孩子是我们的,就该跟着我们。”

    打又打不着,抢又抢不到,齐王爷气得喘着大粗气,眼睛冒火的瞪着皇甫逸轩。

    听皇甫逸轩要把孩子抱回自己的院子里,齐王妃当然也不愿意,这次和齐王爷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先是好言相劝,见说不过,就要上前抢。

    孟倩幽在一边,看着混乱的场面,摇头,道:“父王、母妃,逸轩,天太冷了,被冻到了孩子,咱们进屋商议一个办法吧。”

    ------题外话------

    今日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