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二章 正文完结(三更)
    孟倩幽高兴的站起来,一边吩咐人去告知了皇甫逸轩,一边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禀明了齐王妃,说要带着孩子回南城。

    齐王妃也是高兴不已,不管那齐王爷有些发黑的脸色,当即给两个孩子收拾好要用的东西,送她们娘仨出了府门。正好皇甫逸轩也回来,四口人坐着马车去了南城。

    两个小郡主在马车上,周安的马车不敢赶快了,唯恐颠簸到她们。

    因为是第一次出门坐马车,两个小家伙兴奋异常,扒着马车上的小窗户好奇的朝着外面观看。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一人一个,扶好她们,任由她们看到稀奇的东西又跳又叫。

    一家人来到南城。

    孟氏和孟二银,以及孟贤夫妇早就在大门口等着了,看到齐王府的马车过来,孟氏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没等马车停稳,便掀开了车帘,看到两个小家伙好奇的目光看过来,立时眼眶酸酸的,对着两个小人儿伸出手。

    “娘!”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同时高兴的喊了一声。

    孟氏微微点头,眼睛没有看向他们,而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个小人儿。

    “梦儿,月儿,这是姥姥。”孟倩幽笑着给两个小人儿介绍。

    睁着漂亮的大眼睛,两个小人儿好奇的看着孟氏。

    孟氏的声音有些颤抖:“来,到姥姥怀里来,让姥姥抱抱。”

    两个小人儿同时回头看看孟倩幽,用眼神询问“可以吗?”

    “去吧,喊姥姥!”孟倩幽笑着点头。

    两个小人儿不怕生的同时扑进孟氏的怀里,吐字不清的喊着:“姥姥。”

    孟氏将两个小人儿同时搂在怀里,接连应声。

    孟二银也已经凑了上来,看到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立马移不开了眼睛,对孟氏道:“孩子大了,你一人抱不动,来,我帮你抱一个。”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又同时喊了一声“爹。”

    孟二银也是微微点了点头:“你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都来了,你们俩进去打招呼,孩子交给我和你娘了。”

    一见面,一句话,看管孩子的权利就归他和孟氏了。

    孟倩幽失笑,又吩咐两个小人儿喊“姥爷。”

    两个小人儿只会简单的发音,两个不同的字还喊不清楚,但孟二银就是听懂了,还欢喜不已,抱起了孟氏左手边的小人儿,举起了高高,小人儿高兴的咯咯笑了出来。

    另一个小人儿羡慕不已,对孟二银伸出两只小手,嘴里含糊不清的请求着“抱”“抱”

    孟二银把手中的小人儿交给孟氏,又抱起了另一个,照样举起了很高。

    小人儿又是一番高兴的笑声。

    孟贤夫妇也跟了上来。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下了马车,一一喊过人。

    孟召和孟胜以及孟越还有孟宏都围了上来,新奇的看着两个小人儿,都纷纷要求看看妹妹。

    孩子们已经乱作一团了,孟贤夫妇自然不能跟着再添乱,孙茜笑着招呼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先进去吧,家里人都来了,去打个招呼。”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随着两人走进院内。去了安置孟中举夫妇和孟氏爹娘的屋子里,和所有的人打过招呼。

    分开了一年再见,所有的人都高兴的很,议论着这一年孟倩幽没有什么变化,精神也好的很。然后便询问起了孩子。

    孟氏和孟二银抱着孩子随后进来,见两个小人儿,一模一样,分不出谁是谁,众人又是一番赞叹。

    两个小人儿见到这么多的人,高兴不已,在每个人的怀里转来转去,也不哭不闹。

    孟召带头,孟家的几个小子又涌了进来,非得要求看妹妹,孟氏见他们实在乱的很,便和孟二银一起抱着孩子出去了。

    屋内众人闲话家常。

    一连住了两天,两个小人儿和孟召几人玩疯了。齐王妃忍不住想孩子,以孩子马上就要百日,需要回家准备为借口,派人来催促他们两人带着孩子回去。两个小人儿却不愿意走了。在孟倩幽许诺她们,过两天哥哥们会去王府里找她们玩时,才噘着小嘴,有些小情绪的跟着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回了王府。

    齐王爷和齐王妃在王府门口等着了,看到他们回来,迎了上来。

    两个小人儿打开车帘,高兴的喊着“爷爷、奶奶”分别扑到两人的怀里。,刚才那不高兴的情绪早已经没有了。

    孟倩幽笑着摇头,这两个丫头,这么小就鬼灵精怪的,长大了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两位小郡主的周岁宴可是大事,府里的人除了齐王爷和齐王妃以及两个小人儿外,全都忙做了一团,连皇甫煜也跟着前前后后的忙活,自然这么多的机会,他不能错过,又以帮忙为借口,把姜瑾接了过来。

    姜瑾也不拘束,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当做了王府里的一份子,该帮忙的帮忙,该下手的下手。

    孟倩幽看在眼里,高兴不已,悄悄的对皇甫煜竖起了大拇指。

    皇甫煜得意的不行,就差翘起他那并不存在的尾巴了。

    当然这一夜,姜瑾也没有回姜府,被死皮赖脸的皇甫煜拉去了自己的院子里,至于做什么,齐王妃和孟倩幽相视一笑,心领神会,默许了,左右没有多少日子了,随着她们折腾去。

    不过,他们白高兴了,因为第二天他们发现皇甫煜脸上不但没有一丝笑容,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反观姜瑾,却是没事人一样,照样做自己的事。

    齐王妃和孟倩幽又对看了一眼,差点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热热闹闹的周日宴到了,不但京里大大小小的官员来了,就连太后,和皇上以及皇后也给面子的来了王府道贺。

    皇甫巽自然也没落下,不过这次,他没敢靠近两个小人儿三尺之内,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冲撞”到了两个小人儿,守着这么多的人被齐王爷满府里追杀,想想那个场面他就不寒而栗。

    文泗夫妇,褚文杰夫妇,包一凡夫妇,全都来了,当然孩子们也带过来了。

    齐王妃的院子里成了孩子们的天下。

    两个小人儿乐坏了,连走路也比往常利落了许多,不再踉踉跄跄的,小嘴儿也很甜,不住的喊着哥哥。

    多了两个一模一样,还讨人喜的妹妹,几个男孩子也高兴坏了,纷纷围着两个小人儿转,只有一个小人儿不高兴,那就是褚文杰和冯静雯的儿子——褚尧,因为他的辈分比两个小人儿的高,两个小人儿不能喊他哥哥,而又不会喊别的,所以,他感觉自己被冷落了,几次撇了撇小嘴,要哭出来了。

    自己的亲侄子,齐王妃也是心疼的很,独自将他抱到了一边,哄了半天,褚尧才高兴了,又跑回了众人之间,围着两个小人儿打转。

    齐王妃笑看着院子里的孩子,心里无比的满足。想当年,自己卧病在床,随时都有可能死去,那时候,皇甫逸轩又没有下落,她做梦都不敢想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太后和皇上都来了,齐王爷过去作陪,明显的有些心不在蔫。皇上看在眼里,有些生气。齐王爷感觉到了他的不虞,起身,对太后道:“母后,儿臣去把孩子抱来,让您看看。”

    孩子都满一周岁了,太后还一次没有见过,点头应允。

    齐王爷大步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和齐王妃一人一个抱了进来,先给太后行礼,教她们喊皇祖母。

    两个小人儿,也不面生,笑着含糊不清的喊人。

    虽然也听不清喊的是啥,可太后还是欢喜的不行,伸出手抱过去,逗弄了一会儿,道:“你们府里事忙,以后这两孩子就送到我宫里吧,我老了,让他们给我做做伴。”

    这是要抱去宫里养了,齐王妃还没说话,齐王爷不愿意了,明着拒绝:“母后,儿臣这些年也累了,早就想含饴弄孙了,您要是实在想要人陪伴,让皇兄给您想办法,儿臣这俩孙女可舍不得让他们进宫。”

    皇上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笑骂:“混账东西,你这说的什么话。”

    “我也没说让您生,您不还有儿子吗,让他想办法不就行了。”齐王爷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皇上一噎,在心里把皇甫巽那个没用的大骂了一顿,去年一个多月没有让他出东宫,结果他愣是没让太子妃和两名侧妃的肚子有动静。要不是他早就有了一个儿子,皇上都要怀疑是不是他的身体不行了。想到此,皱眉,想着皇甫巽的身体是不是真有毛病,回去后得让太医给他瞧瞧。

    可怜的皇甫巽,本以为躲得两个小人儿远远的,就没事了,没想到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周岁宴结束后,刚回了东宫,就被皇上派去的太医,从里到外仔仔细细检查一个遍。当他知道是为什么的时候,便下了决心,以后无论多么重大的事情,绝不再踏入齐王府一步。当然这是后话。

    太后听了齐王爷毫不客气的拒绝,知道自己想要两个小人儿进宫的想法是泡汤了,退让了一步,下了命令:“既然如此,以后每十天你们便把孩子领取我宫里玩一天,这总行了吧。”

    这个还能接受,齐王爷点头应了下来。

    周日宴最热闹的就是抓周,据说这一日抓到什么,以后孩子就在那一个方面有成就。

    齐王府让人准备了无数的好东西,奇珍异宝,笔墨纸砚,各种药材,斧钺钩叉(小玩意),女红,就连太后和皇上也从宫里带出了许多的小孩子爱玩的小玩意放在一起,看看两个小人儿会抓什么。

    把两个小人儿放在这些东西的中间,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的表现。

    妹妹皇甫曜月最先动了,很有目的性的爬到了斧钺钩叉面前,一下子把它们全都扒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冲着众人咯咯直笑。

    众人齐声喊好。

    姐姐皇甫拾梦也动了,摇摇晃晃的走到药材面前,拿起放在了自己面前,然后又拿过些奇珍异宝放在了自己面前。也抬起小脸,冲着众人发出笑声。

    齐王爷高兴的哈哈大笑。

    众人纷纷恭贺。

    抓周结束,众人吃过宴席后,散去。

    两个小人儿玩疯了,说什么也不要孟召几人走。

    几人也在王府里呆过,不怕生,齐王妃索性开口让孟氏允许几人住了下来。

    孟氏犹豫了会儿,点头答应。

    孟倩幽却有一个想法在心头闪过。

    第二日回了南城,给孟中举夫妇和孟二银夫妇商议:“爷爷,奶奶,爹,娘,我有个想法要给你们说。”

    “说吧。”孟中举摸着花白的胡子开口。

    “如今孟仁哥、孟义哥,还有二哥都在京城里,索性您们和大哥一家也全都搬过来吧,这样,我们一家人又可以时时刻刻的在一起了。”

    孟中举摇头反对,孟大金和孟二银也不同意。

    孟倩幽笑着道:“爷爷,让您们来京城居住并非只是为了我们一家人团聚,而是为了咱家的孩子更加的有出息,我们孟家,除了孟仁哥如今有了些成就,在往上,多少年来就出了您一个秀才,并非是下面的人没有头脑,而是乡下的资源匮乏,尤其是夫子,从来没有一个大儒回去乡下教书,而京城里则不一样了。召儿他们几个,还有以后孟家将要出生的孩子,都会都到很好的教导,也会更加的有出息,为孟家光宗耀祖的事就会更多了。”

    这一番话,正好说到了孟中举的心里,来不来京城享福,他不在乎,要是孟家的子孙有了大出息,百年以后,他去了那边,也有脸面对孟家的列祖列宗了。

    看他犹豫,孟倩幽又加了一把火,道:“我知道爷爷,奶奶,爹、娘你们在乡下住惯了,不习惯呆在京城里,正好我们在城外有庄子,您们也去看过了,庄子大,住下我们家的所有人都没问题。而且出门就是庄稼地,和我们老家没有什么区别,您们还可以时不时的邀请族里的人,还有村里亲近的人去庄子上小住。您要是想家想厉害了,还可以随时回老家住。”

    孟氏和孟二银无所谓,反正孟倩幽和孟齐夫妇还有孟杰都在京城。

    孟大金夫妇有些犹豫,因为孟大金现在担任着村长,如果他一走了之,村里的人怎么办。

    众人全都沉默,不说话。

    孟倩幽知道这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定下来的事,便也没有再多说,让他们自己去考虑。

    考虑了好几天,孟中举迟迟下不了决定,眼看老家的地里就要开始忙活了,孟大金提议先回家,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如果决定好了,会给孟倩幽捎个回信。

    孟倩幽只好点头应下,但是留了孟召在京城,说是要给他找一个好的夫子教导。

    孟贤夫妇虽然不舍,但是知道也是为了孟召好,嘱咐了他一番后,便和家里人一起回去了。

    孟倩幽直接让皇甫逸轩去找了帝师,请他教导孟召。

    帝师当即应下,教导他和宏儿两人。每日郭飞赶着马车送孟召过去,晚上准点去接回来,有时候去王府,有时候留在南城。

    又过了一个多月,到了皇甫煜和姜瑾成亲的日子。

    齐王府再一次热闹起来,京城里的所有人都知道皇甫逸轩待皇甫煜如亲兄弟一般,不,应该是比亲兄弟还好,所以,有眼色的人自然又是趁机上门巴结了一番。

    姜瑾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成亲以后,不但帮着孟倩幽打理府里的事,有时还在皇甫煜的生意上也帮一把。至于姜太医,也没有再回太医院,而是去德仁堂挂了名,隔三差五的去德仁堂坐诊,剩下的时间则是经常去王府和孟倩幽讨论医术的事,过的好不快哉。

    又过了三个月,孟二银让人捎过信来,说是孟中举决定举家迁来京城。孟大金也辞去了村长之职,跟着过来。至于家里的作坊和田地全部交给了孟氏的族长派人打理,每年孟家人只要七成的分红,剩下的三成留给孟氏的族人。

    孟倩幽高兴不已,当即派人去了城外的庄子,把里里外外全部打扫干净,等着全家人的到来。

    半个月后,孟家人全部来了京城。马车入了城以后,孟中举夫妇,孟大金夫妇,孟三铜一家人的马车直接去了城外的庄子上,而孟二银夫妇和孟贤夫妇留在了南城。

    一年后,姜瑾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皇甫皓,这是王府里的第一个男丁,府里的人全都高兴的不行,但是待遇远远没有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的待遇高,齐王爷对他的要求非常高,美其名曰不能在把他养成了第二个皇甫煜。

    皇甫煜听了在心里腹诽,我怎么了,现在府里的生意不也打理的很好吗。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出来,因为齐王爷好像打人上了瘾,一个不高兴,就拿着棍子满府里追着打他。

    王府里一片祥和宁静,没有任何纷争,这让其他高官府邸里羡慕不已。不过,这平静在四年后被打破,因为文泗在孟倩幽的威逼压迫,外加几张稀有的方子的诱惑下,帮着她调换了给皇甫逸轩制作的避子药丸,以至于孟倩幽有了孕吐反应。皇甫逸轩气怒之下,差点砸了的德仁堂。

    再次死里逃生的文泗在心里暗自祈祷孟倩幽这次可以生个儿子,千万不要让他再受连累了,他真的经不起这种折腾了。好在老天爷听到了他的祈祷,九个月后,孟倩幽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取名皇甫睿。文泗听后,高兴的一蹦老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媳妇又生了呢。

    皇甫逸轩在孟倩幽生孩子时,再一次光荣的昏了过去,不过这次进步了很多,亲自陪着孟倩幽生完以后,听说是个男孩,才放心的闭上了眼,朝后面仰去,倒在地上。

    世子妃生孩子没事,世子却昏了过去,这在京城里又掀起了一股浪潮,羡慕的,嫉妒的,效仿的,嘲笑的,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

    皇甫逸轩却没有理会这些,和第一次一样,放下所有的公事,全心全意的伺候完月子以后,没有对孟倩幽施加酷刑,而是严肃的,认真的,一本正经的,眼睛不眨的,郑重其事的给孟倩幽谈了一次,以自己相要挟,道:“你以后要是再瞒着我,用这种手段要孩子,我便离家出走,这一辈子不再回来。”

    生孩子是极其受罪的事,现在儿女双全了,她才不愿意在生呢,当晚用了前所未有的手段诱惑了皇甫逸轩以后,在他的耳边保证以后绝不会瞒着他做任何事。

    孙女,孙子都有了,齐王爷甚是满足。从此以后,专心在家里带孩子,再也没有理会过朝堂上的任何事。

    十年后,皇上退位,皇甫巽接替了帝位,在皇甫逸轩的辅佐下,开辟了另一个太平盛世。

    (正文完)

    ------题外话------

    各位亲们,今天正文就大结局了。但是路心中的故事还没有写完,所以会有精彩的番外。还是凌晨更新,每天两章,喜欢的亲们可以继续看下去,感谢亲们这一年来对路的支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