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国子监受教(一更)
    炎热的夏日,阳光烤着大地,到处都是炙热的气息。

    齐王府内。

    “娘,我们回来了!”一道清脆的女儿声在院子里响起,坐在屋内和姜瑾一起查看账册的孟倩幽还没有来的及起身,门帘被掀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和一大一小两个小少年走进屋内。

    走在最前面的少女看到姜瑾先开口喊了一声“婶婶”,然后扑到孟倩幽的怀里,撒娇着问:“娘,一上午没见,你想我了没有?”

    孟倩幽笑着摇头:“娘巴不得你出去,家里清静清静呢,哪里还想你。”

    少女不高兴的撅起嘴,离开孟倩幽的怀抱,扑到姜瑾怀里,假装委屈的说:“婶婶,你看我娘,都不疼我,为什么我不是你的女儿?”

    姜瑾失笑,拍着她的后背安慰。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这个孩子,也不知随了谁,闯祸的时候能把人气死,哄人的时候,能把人哄的找不到北。

    另一名少女笑着摇摇头,柔声喊了声“娘。”

    后面大点的男孩也露出了笑意,喊了:“大伯母。”

    小点的男孩则喊了一声“母亲。”

    孟倩幽点头应过,柔声对几人道:“今日天热,我做了你们最爱喝的酸梅汤,你们去清洗干净了过来喝。”

    几人高兴应声。

    皇甫皓和皇甫睿先跑了过去,在准备好了的清水里打湿了毛巾,擦干净脸。

    皇甫拾梦则是微笑着等着他们收拾完了才过去。

    孟倩幽对皇甫曜月道:“好了,别装委屈了,你也快去洗干净。”

    皇甫曜月对着孟倩幽做了个鬼脸,也高高兴兴的过去了。

    姜瑾去了小厨房,把放在冰桶里的酸梅汤拿出,端了过来,一一递给坐在桌旁的四人。

    四人接过,举止优雅的小口喝起来。冰凉的感觉入口,浑身的燥热退去,皇甫曜月舒服的喘了一口气,讨好的说道:“娘,这酸梅汤真好喝,我们明日去国子监的时候带一些过去吧。”

    这样的要求皇甫曜月提了好几次了,都被孟倩幽否决。这酸梅汤虽然不是什么珍奇宝物,但是只有王府里有,要是让他们带去国子监,被那些贵族子弟看上了,央求家里的长辈上门讨要,皇甫逸轩又该不高兴了。不过这几日实在是太热了,皇甫曜月说完,另外三人也期待的看着她。

    孟倩幽笑着对几人道:“要带也可以,但是只能一人一杯,多了不行。”

    四人齐声欢呼。

    声音大的房顶都跟着颤了几颤。

    孟倩幽皱眉:“好了,喝完了先把书包放去书屋,给爷爷奶奶去请安后,回来做功课,晚上想吃什么,娘一会儿下厨去给你们几个做。”

    四人又是一阵欢呼,一人点了一道凉菜,然后快速的喝完手里的酸梅汤,背着书包去了孟倩幽专门给她们开辟出来的书屋,里面早就放好了冰,凉飕飕的,十分舒服。四人把书包放好,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四人走了,屋里清净下来,姜瑾边收拾桌上的账册,边笑着道:“这府里呀,要是没有了他们四人的声音,我还真是不习惯。”

    孟倩幽也笑着道:“我们还好些,尤其是父王和母妃,天天跟丢了魂似的,就盼着他们回来了。”

    话落,抬头奇怪的问:“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有动静?”

    姜瑾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

    孟倩幽想明白了什么,眉头一挑,笑问:“莫不是你们不想要吧?”

    姜瑾又红了脸,成亲的第一年,没过多长时间她就有了皓儿,皇甫煜还没过够新婚的瘾,心里那个憋闷呀,以至于她生完孩子以后,厚着脸皮亲自上门给姜太医讨要避子药。女人生孩子有危险,何况姜瑾已经添了一子了,暂时不着急,姜太医毫不犹豫的就把药给了皇甫煜。所以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有孩子。

    孟倩幽是过来人,看姜瑾的神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笑着道:“这都十多年了,你们也该要一个了。”

    姜瑾红着脸点头。

    孟倩幽不再多说,两人去了小厨房。

    孩子们的功课做完,皇甫逸轩和皇甫煜也一前一后的回了府里,孟倩幽的凉菜也做好了,大厨房里的饭菜也妥当了。孟倩幽吩咐了一声,四个孩子一人端了一道菜去了饭厅。

    齐王爷和齐王妃早就在饭厅里等着了,十多年过去,两人一点儿也不显老,反而更精神了。尤其是齐王妃,也许是以前各种上好的药材吃多了,如今面色红润,容颜俊丽,乍一看就像是三十出头的少妇似的,一点也看不出是四个孩子的祖母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过晚饭以后,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回去自己冰爽凉快的屋子里去了。皇甫皓和皇甫睿却被留了下来。齐王爷收敛起刚才面对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时的笑脸,威严的对两人道:“歇息半个时辰,把昨日我教给你们的招式练给我看看。”

    “是,祖父。”两个人同时应声。

    皇甫皓还好一点,以后可能要接管家里的生意,所以齐王爷对他的要求稍微松了一些。皇甫睿就不行了,一言一行,齐王爷都要求的很严格,从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皇甫曜月两人喊的是:“爷爷、奶奶,娘、爹。”而到了他这,就变成了:“祖父,祖母,母亲,父亲。”

    皇甫睿刚懂事的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家里人的称呼不一样,等长大一点了,知道了自己会是王府以后的继承人,要担当起整个王府的重担,便就没有微词了。当然了,即使有也没用,在王府里,女孩明显的要比男孩受宠的多。

    半个时辰后,齐王爷亲自监督两个孩子去练武。

    余下的众人也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进屋,皇甫逸轩便脱掉了外衣,孟倩幽上前接过,搭在了自制的衣架上。看他脸有疲色,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开了他面前,问:“有什么为难的事吗?”

    自从先皇退位,皇甫巽接任帝位一以来,和皇甫逸轩两人将武国治理的国泰平安,家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百姓安居乐业,官员安乐度日,武国上下一派和谐安稳的景象。皇甫逸轩脸上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这种疲色了。

    端起白水,喝了几口,放松了身体半卧在软塌上,伸手,示意孟倩幽过去依偎在他的怀里。和往常一样把玩着她的头发后,才开口:“今日收到边关的奏折,说是相邻的鹰国这段时间不时的骚扰边境的民众,大有想要进犯的意图。”

    孟倩幽皱眉,问:“是要开战了吗?”

    皇甫逸轩摇头:“皇上没有这样的打算,先看看再说。”

    孟倩幽抿唇,不再说话。

    一室静谧。

    过了一会儿,皇甫逸轩的手不老实起来,摸去了不该摸的地方,孟倩幽娇嗔了他一眼。

    皇甫逸轩坏坏一笑,起身,抱着她,去了床铺上。

    屋外的周安和皇甫毅听了屋内的动静,悄悄的退去了院外。

    第二日,孟倩幽睁开眼的时候,皇甫逸轩已经走了。在门外伺候的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的青鸾端着一盆清水走进来,笑着道:“都日上三竿了,主子,您今日这是不打算离开床了吗?”

    孟倩幽红了脸,坐起来穿好衣服,下床,问:“孩子们呢,都走了?”

    青鸾先收拾好了床铺,把床单扯下,然后打开一侧的箱子,拿出一个干净的床单铺平整,把薄被整整齐齐的放好,才笑着回道:“早上来请安的时候,被世子拦在了门外,和他一块走了。”

    孟倩幽去了脸盆边清洗干净了自己。

    青鸾又道:“世子一早起来便熬好了粥,给您热在灶上了,我去给您端来。”

    孟倩幽点头。

    青鸾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端着粥和小菜进来,放在屋内的桌子上。

    孟倩幽走过去,亲手盛了一碗,放在自己的面前,问:“你吃过了没有,要不要来一碗?”

    青鸾急忙摆手:“我可不敢喝,要是让世子知道了,还不把我赶出府去?”

    孟倩幽又红了脸,瞪了她一眼后,坐下开始吃饭,吃了几口,问:“朱篱现在怎样?”

    朱篱又怀孕了,这已经是第三胎了,也许是年纪大了些的缘故,刚一开始有孕吐,就见了红,孟倩幽允了她的假,让她回去好好休息。

    “还在卧床休息呢。”

    孟倩幽点头。

    吃过早饭,姜瑾也过来了,两人去了小厨房,现做了一些酸梅汤和精致的点心,盛出了几杯,装好,放在食盒里,连同点心一起让皇甫毅给几人送去国子监。

    皇甫巽即位后,在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的建议下,国子监扩大了规模,凡是朝中官员子女皆可受教。

    国子监内。

    天气燥热,学子们个个无精打采,昏昏欲睡,夫子看到这种情况,气得独自吹胡子瞪眼,生闷气。都是些家里的小祖宗,他们惹不起,也不敢惹,再说,这天气今年也格外的热,他们都有些受不住了。

    昏昏欲睡的上了两节课,中间是稍长些的休息时间,刚一下课,皇甫曜月就从座位上窜了起来,走到皇甫煜拾梦面前,拉着她的手,道:“姐,走,去门口,娘应该已经派人把酸梅汤送来了。”

    皇甫拾梦站起来,两人一起走了出去。到了另一间门口,喊了皇甫皓和皇甫睿同去。

    孟倩幽会制作各种各样的好吃的零食,这在京城里不是秘密。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所有的学子都离他们四个远一些,免得经不住香味的诱惑,过去抢一些过来。

    四人到了院门口,皇甫毅已经拎着食盒等在外面,四人高兴的涌上去,隔着木门喊:“毅叔叔。”

    皇甫毅高兴的应过声,把手里的食盒交给他们:“这里面是酸梅汤和点心,你们几个找个阴凉的地吃完,把食盒交给我带回去,我在门口等你们。”

    几人应声。

    皇甫皓接过食盒,去了一旁的大树下,先把点心拿出啦,最后拿出了酸梅汤。

    孟倩幽专门做了一个小盒子,放在食盒的下层,在里面还放了一些冰块,五杯酸梅汤就放在这些冰块的中间。

    皇甫曜月拿出一杯,插进自制的竹管,狠狠的吸了一口。冰爽清凉的感觉一下子沁透了她的心脾,不由得赞叹出声:“真舒服。”

    其他三人也是一脸满足的神情。

    其余的陆续的来门口取食盒的学子们,看到他们这享受的表情,又看了看他们手里拿着的东西,默默的咽了几下口水后,和往常一样,去了离他们较远的地方,眼不见为净,自然也受不到诱惑。

    褚尧从远处走过来,满头大汗,衣服都湿透了,皇甫曜月对他挥手:“小舅舅,这边。”

    褚尧看到了他们,走了过来,挨着几人坐下。

    “这是娘新做的酸梅汤,清凉解渴,小舅舅尝尝。”皇甫曜月拿起食盒里剩余的一杯酸梅汤交给了她。

    褚尧接过,喝了一口,清爽到了心里,大声赞了一句:“好喝。”

    周围的人再次看过来。

    几人也不在意,嘻嘻哈哈哈说边喝酸梅汤边说笑着。

    旁边武侯府的小姐看不下去,不高不低的说了句:“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知道避嫌,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