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这下麻烦大了(二更)
    武侯府小姐的语调不轻不重,却恰巧让这边的几人听见。

    皇甫曜月喝酸梅汤的动作一顿,前后左右看了看,除了自己这几人外,周围再也没有了别人。脸色沉了下去,冷着声音问:“你是在说我们吗?”

    武侯府小姐重重的哼了一声:“谁上赶着搭茬我就说谁。”

    “你”皇甫曜月就要站起来。

    皇甫睿伸手阻拦她:“二姐,母亲说了,不让我们在国子监里惹事。”

    想起每次自己犯错时孟倩幽毫不留情的惩罚手段,皇甫曜月缩了缩脖子,随即又生气的问:“那就这样算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二姐,你就当有只疯狗乱吠了几声,别放在心上就是了。”皇甫睿的声音也是不高不低,却恰好让周围的人听见。

    有人笑出声来。

    皇甫曜月也拍了拍皇甫睿的脑袋,笑着道:“小弟说的对,咱们不能跟疯狗一般见识。”

    武侯府小姐气得鼻子都歪了,怒问:“你们说谁疯狗呢?”

    皇甫曜月把她刚才说的原话怼了回去:“当然是谁上敢着搭茬就说谁。”

    “你”这次轮到武侯府小姐吃瘪了,气得脑子一热,抽出腰间的软鞭,朝着几人就挥了过去:“不知所谓的东西,该死。”

    话落,鞭到,带着丝丝风声,毫不留情。

    褚尧和皇甫皓同时跃起,一先一后攥住了鞭子的一端。

    武侯府小姐用力拽了几下,没有拽动,破口大骂:“你们两人欺负我们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咱们单挑。”

    褚尧和皇甫皓对看了一眼,同时松手,武侯府小姐没有防备,“噔噔噔”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更加的恼怒了,鞭子挥的“啪啪”响,准备再度攻过来。

    她的鞭子再次扬起,还没有挥过来,迎面有东西泼洒了过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所有的冰块落到了武侯府小姐的身上。

    夏天穿的单薄,冰块全部砸在了她的身上,又冰又凉,武侯府小姐忍不住尖叫出声:“啊”

    声音高昂的整个国子监都能听到。

    众人同情的看着她。

    皇甫睿不慌不忙的放下手里的装冰块的盒子。

    皇甫曜月赞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弟,好样的。”

    皇甫拾梦笑着摇了摇头,言语里颇为不赞同:“小弟,夏日炎热,这些冰块是珍贵之物,怎么能浪费在疯狗的身上。”

    皇甫睿垂首,恭顺应声:“我知道了,大姐,下次不会了。”

    褚尧和皇甫皓也回了原地坐好,无视武侯府小姐那刺破人耳膜的叫声,若无其事的喝着自己的酸梅汤。

    随侍在旁的丫鬟急忙上前,拍打着落在她身上的冰块,声音带着哭意的问:“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滚开!”武侯府小姐一把推开两名丫鬟,被冰块冻得直发抖的身子暴露在众人面前,牙齿有些打颤的怒骂:“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去把我大哥他们喊来。”

    一名丫鬟应声,匆匆的跑去了一边。

    另一命丫鬟挡在了武侯府小姐的面前,怒视着皇甫曜月等人。

    皇甫曜月几人犹如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动作优雅的喝着酸梅汤,吃着点心。

    不一会儿,几名十五六岁的男孩急匆匆的跑来,看到武侯府小姐满身的狼狈,其中的一名少年开口,问:“玉儿,谁欺负你了,哥给你出气。”

    另外几人也跟着附和。

    武侯府小姐,刘玉儿怒气冲冲的指着几人,恶人先告状:“大哥,就是他们几个,不但侮辱我是疯狗,还砸了我一身冰块。”后面的一句话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因为确如皇甫拾梦所说,这冰块很稀少,每年皇上每个府里只赏给一百斤,根本就不够用了,他们这些府里只有老祖宗辈的才可以用,至于他们这些小姐,公子,只能靠着丫鬟,小厮整日里给扇扇子度日,一个夏天燥热难忍。可偏偏齐王府里就有用不完的冰块,听说就连世子妃娘家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穷乡下人都有,不仅如此,还用冰块来冰冻饮品,这让她怎么不嫉妒,不愤恨。

    刘滔看了眼地上的冰块,又看了眼自己的妹妹有些略湿的衣服,脸色有些不虞了,上前一步,对几人怒声道:“别以为你们是王府的人和将军府的人就欺人太甚,我们武侯府也不是好惹的。”

    皇甫曜月没动,而是偏头问皇甫拾梦:“姐,又有只狗在我们面前乱吠,你说该怎么办?”

    没等皇甫拾梦回话,刘滔气得脸色都变了,脖子也跟着粗壮起来,声音里的怒气更重,连名带姓的喊道:“皇甫曜月,你不要狗仗人势,小爷我平日里不跟你计较,是看在你是女的份上,别给脸不要脸。”

    话落,一个人影腾空而起,在他还没有看清是谁的时候,一只脚稳稳的落在他的左脸上,力道之大,硬生生的把他踹的转了几个圈,才摇摇晃晃的跌趴在地上。

    皇甫曜月不满的声音响起:“皓弟弟,你怎么出手这么快,不是告诉你了吗,这样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行了。”

    刘滔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其余几人惊呼着跑过去,七手八脚的扶起了他,一连声的问:“大哥,你没事吧。”

    “放心,”皇甫皓有些冰冷的声音传过来:“死不了。”

    一照面,刘滔便被人打的爬不起来了,刘玉儿又气又急,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怒声道:“我跟你们拼了。”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褚尧开口,声音里的冷意让刘玉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动手”。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娘说了,不让我惹事,但是如果有人要欺负我两个外甥女,就往死里揍她,你要试一下吗?”

    刘玉儿愣住。

    褚尧是将军之子,从小跟着褚文杰习得武功,进入国子监后,又一直在骑射上下工夫,论起身手,自然是比同龄的人要好一些,更何况刘玉儿还是个女孩子,要真的动手,褚尧不下三招就能打的他找不到北。

    刘滔幽幽回过神来,恰巧听到了褚尧的这句话,推开扶着自己的几人,红肿着半边脸,不清不楚的怒骂:“褚尧,你不要以为你是将军之子我就怕了你,有本事咱们单挑,谁输了谁当着众人的面学狗叫。”

    褚尧抬头,看向他,不紧不慢的问:“你会吗?”

    刘滔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皇甫曜月却差点把嘴里的酸梅汤喷出来,咽下以后,对着褚尧伸出大拇指,“小舅舅,霸气。”

    周围有人笑出声。

    刘滔这才反应过来,褚尧这是问自己会狗叫吗?也就是变相的嘲讽他一定会输。气急,猛然伸手夺下刘玉儿手里的鞭子,手腕用力,朝着几人挥了过去。

    几人快速的躲闪开,皇甫睿还不忘提走了食盒。

    鞭子落空,刘滔更加的愤怒,手中的动作更快,接二连三的挥出了鞭子。

    几人一一躲过,褚尧的眼里有了怒火,趁着刘滔又一次鞭子甩起还没有落下的时候,飞身跃到他面前,赤手空拳对着他攻了过去。

    距离太近,鞭子使不上力,刘滔索性扔掉了手里的鞭子,和褚尧对打了起来。

    褚尧有了人对付,刘玉儿也来了胆子,拾起地上的鞭子,朝着几人甩来。

    皇甫曜月飞身迎了上去,皇甫皓跟在后面。

    另外几名少年一看,也纷纷涌了上来。

    皇甫拾梦和皇甫睿也迎了上去。

    双方开始了一场混战。

    皇甫毅在国子监外看到这场景,急的脸上的汗珠都冒出来了,大声对几人喊:“别打了,晚上回去又要挨罚了。”

    几人正打在兴头上,哪里听的进去他的话,全神贯注的对付着自己眼前的人。

    众人围拢上来,站在一边观看。

    有人则飞快的跑去了禀报值班的夫子。

    十几招过去,众人只看到一道身影在混乱的打斗中高高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溅起了一地尘土,呛的前面看热闹的人直咳嗽。

    哀嚎声响起,刘玉儿等人听清了是谁的声音,心里发紧,分了神,接二连三的“噗通”响起。

    刘玉儿等人先后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褚尧上前,无视刘滔的哀嚎声,抓住他的头发拎高他的头,让他能够清清楚楚的看清自己,冷着声音言简意赅说:“快点!”

    摔得晕晕乎乎,浑身疼痛的刘滔却奇迹般的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脸色涨成了猪肝一样,死咬着嘴唇不松口。

    褚尧攥起另一只手,对准他的嘴,“学狗叫和打落你满口的牙齿你选一个。”

    听清了褚尧的话,刘滔的脸色唰一下就白了,看着近在眼前的拳头,吓得连咽了几下口水。

    刘玉儿不服,姿势不雅的趴在地上还在叫嚣:“褚尧,你不要太过分,你要是敢打落我哥的牙齿”一个臭烘烘的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使得她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抬眼看过去,皇甫睿拍了拍自己的手,一脸嫌弃的说:“大哥,你这汗巾多长时间没洗了,臭死了。”

    听清了他的话,刘玉儿两眼一翻,气得昏死了过去。

    皇甫睿鄙夷的看了她一眼,扭头轻飘飘的看向依旧趴在地上的另外几人,

    几人吓得缩了缩身子,没敢吭声。

    刘滔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心里惶恐,脸上露出了惧怕,当下不再犹豫,学了几声狗叫。

    围观的众人哄堂大笑。

    褚尧放开他,回到几人身边,打量了几人,问:“没事吧?”

    皇甫曜月笑嘻嘻的回道:“没事,小菜一碟。”

    皇甫拾梦把食盒收拾好,送到了皇甫毅面前,可怜巴巴的请求:“毅叔叔,你能不能不把今天的事告诉我娘?”

    皇甫毅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关心的问:“受伤了没有?”

    知道他是同意了,皇甫拾梦笑着摇头:“没有。”

    “你们呀”皇甫毅又气又笑,“等着回去受罚吧。”

    皇甫拾梦欢喜的神情顿住,噘着嘴的责怪皇甫毅:“毅叔叔,你说话不算数。”

    “你们今天闯下的祸太大了,就是毅叔叔回去不说,世子妃早晚也会知道的。你们做好受罚的准备吧。”

    皇甫拾梦低下头。

    皇甫毅不忍,低声给她出主意:“世子妃问起时,你就说是尧少爷先动的手,你们怕他挨揍,不得已才上前帮忙的。”

    皇甫拾梦眼睛一亮,随即又暗淡了下去:“娘知道小舅舅的武功,根本用不着我们帮忙的。”

    皇甫毅也没法了,道:“那你们想一个对策吧,我先回去了。”

    “嗯”皇甫拾梦点头:“毅叔叔再见,路上慢一些,告诉娘,我们下了学立刻就回去。”

    皇甫毅应声,把食盒放在马车上,赶着马车回了王府。

    学子们拉帮结派打架是常有的事,学监平日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今日闹出的动静太大了,不出面不行,等看清又是皇甫皓几人闹事是,顿时感觉脑袋比平常大了几倍。

    齐王府的这几个孩子,个个聪明绝顶,又守礼,是他在国子监里做了这么多年的学监见到的最优秀的学子。只有一样,这几人不吃亏,一点小亏都不行,甭管是谁,不打的对方哭爹喊娘,满地找牙决不罢休。

    深深叹了一口气,看向挨打的人,等看清是谁时,想要去上吊的心都有了,齐王府对上武侯府,这下麻烦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