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背锅侠 (一更)
    商量了半天,四人也没有商议出好的说辞。

    褚尧看几人表情,明白她们是怕什么,大手一拍自己胸口,豪迈的说:“小舅舅送你们回家,大嫂最疼我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处罚你们的。”

    四人眼睛发亮,不再犹豫,坐上王府等在外面的马车,高高兴兴的回了王府。

    到了府门口,下了马车,几人大步往里走,走到府门口,皇甫睿却停住了脚步,回头示意几人慢一些,自己趴在门边,悄悄的往府里张望。

    没人。

    皇甫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站直身体,头前走进府内,其余四人跟着走进去。

    褚尧走在最后。

    越接近孟倩幽的院子,四人的心里越发虚,尤其是皇甫睿,感觉到今日王府里的气氛不比平常,连路过他们身边的下人走路都是掂着脚的,不敢发出一点大的声音,这种情况下,通常都是孟倩幽或者皇甫逸轩发脾气的时候才有。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对看了一眼,齐齐跑到了褚尧的身后。

    褚尧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几人。

    几人也不解释,只是示意他走在前面。

    褚尧毫不犹豫的带头走进孟倩幽的院子里。

    四人脚步轻掂,鬼鬼祟祟的跟在身后。

    一进院门,褚尧脚步顿住,四人心中同时叫了一声“不好。”抬头,果然见孟倩幽站起门外笑看着他们,姜瑾满脸担心的站在一边。

    褚尧上前走了几步,礼貌喊人:“大嫂。”

    孟倩幽点头应过,笑问:“尧儿今日怎么有空来王府里了?”

    “哦,因为”他刚说到这,皇甫睿在后面拽了拽他的衣服,提醒他不要说出来。

    褚尧打住话题,挠了挠脑袋。

    “因为什么?”孟倩幽没有放过他,笑着问。

    “因为、因为”褚尧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孟倩幽神情不变,依旧笑着道:“因为你们几个在国子监了打架了,你是过来帮他们求情的。”

    褚尧慌忙摆手:“不是、不是。”说完又感觉这句话说的不对,连忙又接着说:“是,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孟倩幽笑着问。

    褚尧见瞒不过去了,索性说道:“大嫂,今日打架是我先出手的,他们几个怕我吃亏,才上前帮忙的。”

    “是吗?”

    五人同时连连点头。

    孟倩幽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皇甫睿四人听到了自己心里的哀嚎声。

    褚尧却毫不知觉,以为成功的把罪责全部揽到自己身上了,孟倩幽却笑着道:“我怎么听说后是睿儿把来之不易的冰块泼到了武侯府小姐的身上,令她当众出了丑。武侯府小姐气不过,上来理论,你们便联合起来欺负人家呢。”

    被点了名了,皇甫睿不再躲到褚尧身后,站了出来,挺直了小身体,说:“母亲,那刘玉儿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先骂姐姐不知检点,我气不过才用冰块泼她的,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孩子的份上,我定会打得她满地找牙,再也不敢胡乱说话。”

    “哦,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孟倩幽问。

    皇甫曜月也站了出来,说:“我们哪里知道,我们只坐在那里招呼小舅舅过来一起吃点心喝酸梅汤,她便不阴不阳的说了这么一句。”

    “所以你们就联合起来把人打趴下了?”

    “才不是,我们是不想理会他们的,是他们不依不饶,非要跟小舅舅单挑,我们怕小舅舅吃亏,才上去帮忙的。”皇甫曜月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理直气壮的回道。

    孟倩幽点头,眼光看向皇甫拾梦,问:“梦儿,你有什么可说的?”

    皇甫拾梦也走上前来:“娘,我们错了。”

    “错在哪儿?”

    “我们不该先动手,不该让小舅舅过府来替我们承担责任。”

    孟倩幽点头:“既然知道错了,该怎么做?”

    感受到地面上传来的炙热的温度,皇甫拾梦那句蹲半个时辰马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皓儿,你说呢,你们该受什么惩罚?”孟倩幽转向皇甫皓问。

    看了几人一眼,皇甫皓心一横,牙一咬,回道:“蹲一个时辰的马步。”

    “皓弟弟!”“皓哥哥!”三道带着哀嚎的声音同时喊他。

    皇甫拾梦无比的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半个时辰,这下好了,一个时辰,这么热的天,等蹲完了一个时辰的马步,他们非得躺个十天半个月不可。

    察觉到三人恨不得杀了他的目光,皇甫皓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现在开始吧,不蹲够一个时辰,不许吃晚饭,也不许睡觉。”孟倩幽浅笑吟吟的下了命令。

    四人齐齐发出哀嚎声。

    孟倩幽充耳不闻。

    姜瑾心疼的不行,却又不敢帮着求情。

    褚尧抱拳道:“大嫂,今日确实”

    话没说完,便被孟倩幽打断:“尧儿也跟他们一起吧。你年纪较长,却纵容他们犯下大错,加罚半个时辰。”

    皇甫睿四人顿时觉得自己这一个时辰不算什么了。

    褚尧刚要反驳,孟倩幽看过来,脸上的笑意依旧,但不知为何,却让褚尧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反驳的话没有说出口,乖乖的应声:“是,大嫂。”

    几人撂下书包,扎起了姿势标准的马步。

    孟倩幽对皇甫毅吩咐:“去给将军府送个信,就说尧儿犯了大错,被我留下惩罚了,今日就不回府了。”

    皇甫毅应声,转身朝外走。

    孟倩幽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他们几人受罚的事,如果传到了父王、母妃的耳朵里,你也跟着他们一起蹲马步一个时辰。”

    皇甫毅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世子妃这是明晃晃的威胁自己呀。可是,他还就是真怕,别说一个时辰,就是半个时辰,他也蹲不了呀。打消了趁此机会让人给齐王爷和齐王妃报信的念头,耷拉着脑袋走出了院子。

    “大嫂,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看了眼五人脸冒出来的汗珠,姜槿小心翼翼的开口。

    笑看了她一眼,孟倩幽道:“今日我有些不舒服,你厨房做几道爽口的小菜吧,等他们扎完了以后,让他们去去火。”

    自己的意图被拆穿,姜瑾微微叹了一口气,心疼的看了几人一眼,老实的去了厨房。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不一会儿几人的衣服就全湿透了,身子也有些摇晃起来。

    孟倩幽站在门口,盯着他们,见状严厉的说道:“如果做不好,再加半个时辰。”

    几人犹如喝了冰水,冷的心里一激灵,顿时有了精神,身子也挺直了,马步也更稳了。

    孟倩幽盯着他们,丝毫不放松,连一丝偷懒的机会也不给。

    皇甫拾梦四人明白,孟倩幽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可几人不明白的是,以往他们也和人打过架,但孟倩幽也没有发过这么大火呀,这次是为什么,他们也没有做的太过呀。

    四人百思不得其解,只有褚尧一人在专心的蹲马步,一个半时辰对他来说时间不长,平日里在将军府,褚文杰要求的比这还严。

    时间悄悄过去,孟倩幽已然站在门口盯着几人,丝毫没有放松的打算。

    四人是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尤其是皇甫曜月,从小被齐王爷和齐王妃宠着,习武的时候,也会偷懒,所以这一个时辰的马步,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一样。

    看着孟倩幽没有了笑意的脸,期期艾艾的喊了一声:“娘”

    用这虚弱的声音告诉孟倩幽,自己不行了,坚持不住了。

    孟倩幽看过来,目光中有着前所未有的厉色。

    皇甫曜月一看,心里一哆嗦,后面要求请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另外三人一看,眼中希冀的光散去,收回目光,老老实实的继续蹲马步。

    皇甫逸轩从外面走进来,看到院中五人,半分表情也没有,径直从几人身边走过,看孟倩幽的衣衫有些湿透,知道她这是又陪着这几人罚站了,怜惜的掏出随身携带的丝帕,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心疼:“让下人看着就好了,这大热的天,你又何必陪他们一起。”

    孟倩幽抬高脸颊,任由他帮着自己擦干了脸上的汗,微笑着道:“我让青鸾回去了,毅儿去了将军府送信,院里没人,我只好亲自监督了。”

    皇甫逸轩扭转过她的身体,打开门帘,把她朝屋子里推去:“你进屋好好的凉快一下,我来监督他们。”

    屋内阵阵凉爽的空气袭来,孟倩幽也没有推辞,说了一句:“还有半个时辰”,便走了进去。

    皇甫逸轩转身,看着几人,蹙眉,刚要说话,齐王妃脚步匆匆的走进院内,看到几人,“哎哟”了一声,“我说今日怎么没有过去给我请安,就知道准是又受罚了。”

    齐王爷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了进来,看几人的衣衫全部湿透,就知道是站的时间不短了,大写的心疼立刻浮现在了脸上,开口,有着不容置喙的命令:“到此为止吧。你们几个回屋去休息一下,准备吃完饭了。”

    几人看向皇甫逸轩,没敢动。

    齐王爷不高兴了,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背在身后的手动了动,眼光四处看了一下。

    他这动作和眼神,皇甫逸轩是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准备找东西要大人了。皇甫逸轩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齐王爷是打人上瘾了,还是爱好上了打人,这十多年来,只要是稍有不如意,尤其是在管教孩子方面有不同的意见时,就拿着棍棒满府里追打他和皇皇甫煜,为了免于自己出丑,皇甫逸轩急忙改了自己到嘴边的话,“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了,下次再犯,定然饶不了你们。”

    几人连欢呼的力气也没有了,除了褚尧,其余四人动作一致的瘫坐在地上。

    齐王妃惊呼:“月儿,梦儿,这地上脏,你们快起来。”

    皇甫曜月可怜兮兮的对着齐王爷伸出手:“奶奶,我要累死了,您扶我起来。”

    齐王妃快步走了过去,弯下了腰身欲要扶她起来。

    孟倩幽从屋子里出来,笑看了皇甫曜月一眼,喊了声:“父王、母妃。”

    皇甫曜月伸出的手跐溜就缩了回去,从地上弹跳起来,搂住齐王妃的胳膊,“奶奶,一天没见了,我好想你。”

    齐王妃笑开了花,齐王爷将她们的表情看在了眼里,神情有些不虞。

    皇甫拾梦,皇甫皓和皇甫睿以及褚尧也快速的从地上弹跳起来,喊人。

    齐王妃笑着摸了摸褚尧的头:“尧儿,一段时日不见,你似乎又长高了许多。”

    褚尧摸着自己的脑袋嘿嘿笑了几声。

    皇甫拾梦看齐王爷的脸色不虞,悄悄的走了过去,挽住了齐王爷的胳膊,撒娇的说:“爷爷,我好饿。”

    齐王爷脸上立刻有了笑意,柔声道:“先去清洗一下,咱们马上开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