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游湖落水(二更)
    孟倩幽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甫皓和皇甫睿还好,齐王爷和齐王妃纵是疼宠,也有分寸。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就不行了,两人犯了错,别说是惩罚了,就是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当着他们的面,说这两个丫头一句重话,齐王爷也会把这账记在皇甫逸轩的头上,以后会想方设法的找回来。所以,孟倩幽每次好不容易逮机会教育她们时,惩罚的力度会重些。

    无奈是无奈,但是今天的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孟倩幽开口,声音里有着令几人害怕的凌厉:“吃饭可以,我问你们,你们可想清楚了今日我为何要惩罚你们?”

    这正是几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愣了一下,纷纷摇头。

    “我今日惩罚你们,并不是因为你们在国子监里打架,也不是因为你们给王府惹了麻烦,而是因为你们做了事情以后,不敢承担,反而还搬来了你们小舅舅来替你们承担责任,我以往是这样教你们的吗?”

    几人恍然,面色羞愧,低下了头。

    孟倩幽的语气变得严肃,声音不轻不重的敲在几人的心上,“做人要坦坦荡荡,敢作敢当,这是娘要求你们的,也是你们必须要做到的。”

    几人收起嬉笑的表情,站直身体,高声应:“知道了,娘(大伯母)(大嫂)。”

    齐王爷的重点却没有在这上面,而是听出别的事情,蹙眉皇甫拾梦,“你们今日打架了?”

    皇甫拾梦点头。

    “和谁?”

    “刘玉儿和刘滔兄妹几人。”

    “为何?”

    皇甫拾梦抿了抿嘴唇,没有立刻说出来。

    皇甫曜月可不管那一套,把事情的起因讲了出来,道:“爷爷,今日这事怪不得我们,是刘玉儿先挑衅在先,我们忍不下去才出手的。”

    齐王妃听清原因,首先不干了,“这个刘玉儿,太没有家教了,武侯府虽说是马上得来的功勋,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府里的小姐、公子也该得了礼仪的教化了,怎么武侯夫人还不知如何教导子孙呢。”

    齐王爷倒是没有她那么激动,轻飘飘的问了一句:“如何,打的他们满地找牙没有?”

    皇甫曜月摇头:“没有。”

    “出息”

    齐王爷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

    皇甫曜月嘿嘿一笑,道:“不过,我们打的他学狗叫了。”

    齐王爷脸上这才有了笑意,捋着自己的胡须,笑着道:“好,这才是我齐王府的后人,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尽管出手,捅破了天有爷爷给你们担着。”

    孟倩幽看了皇甫逸轩一眼,无奈的摇头。见过宠孩子的,没见过齐王爷这么宠孩子的,简直就是没有任何的底线。

    想起自己的过往,皇甫逸轩不舒服的哼了一声。

    齐王爷瞬间就明白了他心里的想法,瞥了他一眼,当即怼了回去:“哼什么哼,你当年对我跟个仇人似的,我有机会宠你吗?”

    几个孩子捂嘴偷笑。

    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微红。

    齐王妃忙着打圆场:“好了,好了,让孩子们去清洗一下,吃饭了。”

    姜瑾也从厨房了走了出来,笑着道:“清凉的小菜也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齐王爷和齐王妃转身去了饭厅,几个孩子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清洗,姜瑾命人端着小菜也去了饭厅。

    皇甫逸轩则是拉着孟倩幽的手走近屋内,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一脸受伤的道:“媳妇,我就剩你了,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我。”

    孟倩幽摇头失笑,道:“活该,明知每次都在父王那里讨不得好处,却还是每次都惹他。”

    皇甫逸轩站直了身体,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声音里带着威胁的意味,连称呼也变了:“夫人,你刚才说什么,为夫没听懂。”

    身体的酸痛还在,孟倩幽心里“咯噔”了一下,没出息的后退了一步:“那个,我已打好了清水,你清洗一下,我先去饭厅了。”

    说完,转身“逃”出了屋子,动作那叫一个利索,快。

    望着来回晃动的珠帘,皇甫逸轩的嘴角露出了笑意。

    吃过晚饭,几人做完功课后,皇甫逸轩指点了一下褚尧、皇甫皓以及皇甫睿的武功,才回了屋。

    洗过澡后,看到沉睡的孟倩幽,眼睫毛不断的在颤动,邪魅一笑,身子压了下去。

    第二日,孟倩幽自然又是日上三竿才起,揉着自己酸疼的腰,在心里咬牙切齿的骂了皇甫逸轩一百遍后,才慢腾腾的起床穿衣。

    皇甫逸轩一如既往的做好了早饭,给她温在了锅里。至于五个孩子,也是和往常一样去了国子监。意料之中的是,刘玉儿和刘滔没有来,意料之外的是,武侯府的人竟然没有来国子监告状,校监也没有训斥他们。

    几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像是刘玉儿的作风。不过,几人也没有往心里去。

    一连几日过去,到了国子监旬假的日子。每隔十天才放一天假,几人当然兴奋不已,跑到褚尧面前邀请他去城外的阳河湖畔玩。

    炎炎夏日,于湖中泛舟游玩,扑面的凉意袭来,要多惬意有多惬意,褚尧向往的很,可还是摇头拒绝了:“爹命我明日随他去军中历练,游玩我是没空去了。”

    褚尧十五岁了,到了支撑将军府门庭的时候了,褚文杰两年前就开始让他去军中历练了。几人有些失望。

    皇甫睿眼珠一转,想了一个主意,道:“小舅舅,你回去与舅祖母说,就说大姐、二姐闹着要去游湖,你实在放心不下,跟过去保护他们,舅祖母一定会同意的。”

    总归是贪玩的年纪,褚尧闻言眼睛一亮,点头:“我回去就跟母亲说。”

    “舅祖母要是不愿意,你派人给我们捎个信,我和大姐过去一撒娇,舅祖母保证会同意。”皇甫曜月补充说道。

    褚尧更加的有信心,连连点头。

    几人约好了明日出发的时辰,各自回了府里。

    皇甫曜月回了府里,冲到了孟倩幽的屋子里,抱住了她的胳膊一顿撒娇,说几人想要去游湖。

    孟倩幽并没有阻止,点头同意,道:“需要什么,娘给你们准备出来,还有,小心一些,别出什么意外。”

    皇甫曜月高兴的蹦起来:“谢谢娘。”

    皇甫拾梦和皇甫睿以及皇甫皓也是十分高兴,吃过晚饭以后,见将军府没有来人报信,便知褚尧明日肯定也会跟着去,便早早的歇息了。

    第二日,早早的被孟倩幽叫起来,练了半个时辰的武功后,吃过早饭,褚尧就来了。

    孟倩幽要给五人准备吃的东西,几人摆手,说带着麻烦,不用了,租赁的船上什么都有,只要多给他们一些银两就行了。

    银两不用孟倩幽准备,一听他们去游湖,齐王妃早早的给备下了,亲自给送了过来。

    皇甫曜月搂住齐王妃的胳膊,讨好的说:“奶奶最好了。要不您跟我们一起去吧。”

    齐王妃被哄得心花怒放,笑着拒绝:“奶奶今日和爷爷去宫中给你太后老祖母请安,不和你们一起去了,你们要小心一些。”

    皇甫曜月连声保证:“奶奶,没事的,有小舅舅保护我们呢。”

    齐王妃又叮嘱了褚尧和皇甫皓半天。

    看着齐王妃给的鼓鼓的荷包,听着她的叮嘱,孟倩幽笑着摇头。

    五人出了王府,皇甫皓和褚尧骑马,其余三人坐马车,悠闲的来到了阳河湖畔。

    已是半上午,正是天刚热的时候,几人下车的下车,下马的下马,吩咐下人去找个阴凉的地方去等候,几人来到了大船停泊的地方。

    这个时候,来游玩的都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他们五人又穿着不凡,立刻吸引了船家的注意,纷纷招呼着他们几人上自己的船。

    皇甫曜月抬眼看去,相中了一条最大的船,兴奋的拉着皇甫拾梦的手跑过去,道:“我们就要这一只了。”

    后面三人跟上,皇甫皓询问过价钱,一番老成的讨价还价后,几人登上了船。

    掌船的人高声吆喝了一声,船开动,缓缓的朝着湖中间滑去。

    几人站在船头的敞篷下,丝丝的凉意吹来,惬意的不行。

    船家将自备的各种吃食端了上来,放在船舱中间的小桌子上。

    五人围着小桌坐下,吃着小吃,聊着开心的话题,不时的有笑声从船上飘散开去,惹得周围船上的人都纷纷的看过来。

    五人也不在意,继续说笑着,却没有发现,后面有一只大船也跟着过来,正慢慢的靠近。

    整日里憋在国子监里,对于皇甫曜月来说,除了骑射还感兴趣以外,其余的课业枯燥的要命,尤其是那些女红,刺绣,她一看到就头疼,别说学了。

    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玩,皇甫曜月就跟脱缰的小野马似的,欢脱的很,等船走到湖中间时,忍不住站起身,走到船头,双手合拢在嘴边,朝着远处喊了起来。

    皇甫拾梦吓了一跳,急忙阻止她:“小妹,快别喊了,你没看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们吗?”

    皇甫曜月转身,笑看着她:“大姐,我们难得出来玩,尽兴一些才好。”

    “可是娘说了,出门在外,要我们要注意礼仪规范,虽然我们年纪小,但是也不能做那不遵教化之事。听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回来。”

    皇甫曜月在船头跳了几下,拒绝:“大姐,娘也告诉过我们,活的洒脱随性就好,不必太拘于俗礼了。”

    皇甫拾梦还要相劝,褚尧阻止了她:“难得月儿这么高兴,你就随了她的意吧,我们今日也没有带着下人来,只要我们不说,她的作为不会有人知道的。”

    “还是小舅舅疼我。”皇甫曜月嘴甜的拍了下马屁。

    皇甫拾梦没法,嘱咐她:“那你小心一些,别掉下去了。”

    “姐,你就放心吧,我小心着呢。”

    她的话声才落,后面的大船猛的撞击了过来。皇甫曜月身子摇晃了几下,没有站稳,“噗通!”掉进了湖里,瞬间就沉了下去。

    四人吓得脸色都白了,同时起身,跃到船头,望着深不可测的湖水,齐声惊恐的大喊:“月儿!”“二姐!”

    没有回应。

    四人吓坏了。

    褚尧纵身跃到湖里,皇甫皓也跟着跳了下去。

    皇甫睿也要跟着跳下去,皇甫拾梦脸色苍白的拉住他:“小弟,你年纪还小,下去了也是跟着添乱,在上面等着吧。”

    皇甫睿抿唇,看了看波动的湖水,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大船,杀意在眼里一闪而过。

    皇甫拾梦焦急的看着湖面。

    一个人头冒出来,是皇甫曜月,只挣扎了几下,便又沉了下去。

    “小妹!”皇甫拾梦焦急的大喊,心也沉了下去。

    皇甫曜月不会游泳,却还能挣扎着上来,小舅舅和皓弟弟下去了这半天,却丝毫没有动静,难道是出事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农家妞妞的新坑——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痞医农女,白天虐渣,晚上撩汉,左手行医,右手致富,夫妻双双把家还!喜欢种田奋斗文的大宝贝儿,欢迎入坑啊。

    大妞妞这几天pk中,希望大宝贝,多多支持!

    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