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5 扔进湖里(一更)
    她的想法未落,远处露出两个人头,皇甫拾梦心头一松,立时指着刚才皇甫曜月浮上来的地方,大声喊:“月儿,在那个地方。”

    褚尧和皇甫皓深吸一口气,钻入水底,同时朝着那个方向游去。

    湖面上又是一阵静默。

    其余船舫上的人也是被这突发的一幕惊呆了,纷纷吩咐人停下了船,朝着这边观望,但是无一人出手相救。

    皇甫拾梦的心又沉了下去,恨不得自己跳下去救人,可她和皇甫曜月一样,根本就不会游泳。

    皇甫睿的小嘴抿的紧紧的,身上的冷意比深处湖水还要冰凉。

    “哗啦!”一声水响,三颗脑袋同时露出水面,正是他们三人。

    皇甫拾梦的眼泪唰就流下来了,声音里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抖:“小舅舅,皓弟弟,快点上来。”

    褚尧和皇甫皓使力拖着皇甫曜月到了船边,皇甫拾梦和皇甫睿伸出手,把她拉了上去。

    皇甫曜月的脸色已经有些青紫,明显的是喝了不少的水。

    皇甫拾梦立刻把手放在她的胸口上,用力的挤压。

    连续用力的挤压了几下,皇甫曜月才咳嗽了一声,吐出了几口湖水,幽幽醒转过来。

    “小妹!”“二姐!”“月儿!”几人惊喜不已,同时喊出声来。

    皇甫曜月虚弱一笑,“不用担心,我没事。”

    夏日穿的单薄,她这一落水,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刚才忙着救人,谁也没在意,现在她醒了,胸膛起伏,衣服却紧贴在身上,露出少女有些玲珑的曲线。褚尧眼神一凛,先撇过头去,想要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手接触到衣服,才想起,自己的衣服湿透了不能用,心里懊恼,不敢回头,只是不停的挠脑袋。

    皇甫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快速的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皇甫曜月的身上,弯腰和皇甫拾梦一起扶起她,走进船舱里。

    皇甫曜月又咳嗽了几声。

    皇甫睿满面怒色控制下去,轻轻的给她拍打了几下后背,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撞击后就悄悄远去的大船,语气轻柔的问:“二姐,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在湖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浑身被浸透,即使在炎热的夏日,皇甫曜月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却还是对着几人摇头:“没事,我稍微歇息一下就好。”

    “真的没事?”皇甫睿不确定的问。

    皇甫曜月伸出手,摸了他的脑袋一下,勉强笑着道:“小弟不用担心,二姐真的没事。”

    皇甫睿眼睛里却有幽光闪过:“二姐要是真没事,我想等一会儿再回府,总不能让你白落水一场。”

    他的话出,几人才想起撞他们的罪魁祸首,放眼望去,哪还有刚才那船只的影子。

    “我记下了!”看几人懊恼的神情,皇甫睿说了一句。

    几人眼神发亮,皇甫拾梦生气的说:“即使他们是无心的,看见小妹被撞下水,也该出手帮忙一下,而不是就这么悄悄的走掉了。”

    “是不是无心的,我们证实一下不就知道了。大姐,不如我们命船夫追上去看看。”

    “好,听你的。”

    皇甫睿拍了拍底舱,一名船夫满脸惊恐的从里面出来。

    皇甫睿开口,“今日的事怨不得你们,我们不会找你们麻烦的。”

    船夫脸上的惊恐退去,脸上道谢,“谢谢小公子,谢谢小公子。”

    “谢就不用了,看清刚才撞我们的船了吗?”

    船夫犹豫了一下,点头。

    “好,使力追上去,有赏。”

    一听有赏钱,船夫高兴了,回了底舱,吆喝着众人奋力划桨,去追刚才的大船。

    都是长在湖边的船只,一眼就能看出是谁家的,众人齐力划桨,船只极快的向前行进着,奋力的去追那艘大船。不消一刻钟的时间,便看到了那只大船。

    似乎没有料到几人乘坐的船只会追上他们,悠闲的在船舱里喝酒聊天的几人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大船,明显惊慌起来,急切的拍打着底舱,命令船夫赶快划起来。

    船夫得了命令,吆喝着用力开始划桨。

    众人望去,只见两艘船你追我赶,就像是在追逐嬉戏一样。

    只有两个船上的人明白,一个是狼狈的逃跑,一个是愤怒的追赶。

    两艘船的距离越来越近,皇甫拾梦等人看清了船上的人,怒火从心而起。

    登上船头,皇甫拾梦冷声朝着前面的船只说道:“刘滔,你太过分了,竟然想要害了我小妹的性命,我不会饶过你的。”

    被人发现了,刘滔的惧意反而不见了,恨意滔天的回声:“算她命大,如果有下次,我会把她撞到湖底去喂鱼。”

    褚尧怒不可遏,身形施展,就要飞跃到对面的船只上去收拾刘滔。

    皇甫睿阻拦住他,小脸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命令船夫:“撞上去!”

    船夫听清了他的话,却没敢动。

    皇甫睿上前,从皇甫拾梦的腰间解下荷包,重重的扔进了底舱,声音不大,却让船夫们听得清清楚楚:“这是赏钱,撞坏了船只,我三倍赔偿给你。”

    看着从荷包里散落出来的银子,其中还夹杂小块金子,众船夫咽了咽口水,这些加起来少说也有几十两,够他们每个人划船挣一个月的,更何况,如果撞坏了船只,这位公子还会三倍赔偿,抬头,齐齐看向领头人,眼里露出渴望。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黄灿灿的金子,领头人也有些心动了,狠下心,弯腰,捡起散落的银子和金子放回荷包里,在腰带上系好,挥手命令众人,“追上去,使劲撞,撞到公子满意为止。”

    “好嘞!”众人应声,手里的力度更大了

    大船已极快的速度追上了前面的船只,猛力撞了上去。

    “咚!”的一声闷响,两船相撞,都同时颠簸了起来。

    对面船上传出了女人的惊叫声。

    皇甫皓耳朵尖,一下就听出了是刘玉儿的声音,心里的怒火腾腾的就起来,压抑不住,手紧紧的握成拳。

    对面船上的恐慌丝毫没有影响到这边,几人皆是怒瞪着眼,死死的盯着对面船上慌乱的人。

    皇甫睿没说停,领头人也不敢停,指挥着众人不停的朝着对面的船撞去。

    船被撞的越来越不稳,要有倾翻的迹象,对面船上的人更加的惊慌了。

    就在尖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的时候,皇甫睿开口:“停!”

    大船停下撞击的动作。

    对面船上的人还没有来的及松口气,皇甫拾梦的声音响起:“小舅舅!皓儿。”

    两道身影同时跃起,冲到了对面船上,在刘玉儿和刘滔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同时抓起刘玉儿,扔下了湖里,又同时纵身跃了回来。

    “啊!”刘玉儿惊恐的尖叫声响遍了整个湖面。

    “玉儿!”刘滔的声音比她还惊恐,趴在船头大叫。

    刘玉儿沉了下去,连灌了几口水,勉强扑腾着浮出水面:“大哥,救我”话没说完,人又沉了下去。

    刘滔不会游泳,回头,命令随他们过来伺候的下人:“还愣着干什么,快下去救人呀。”

    丫鬟们自然是面面相觑,没人动。小厮们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露惊恐之色,他们也不会游泳,这么深的湖水跳下去,也只是死路一条。

    刘滔却不管那一套,回身,一人踹了一脚,骂道:“赶快给我下去救人,否则回去要了你们的命。”

    几位小厮咬牙,眼一闭,“噗通!”“噗通!”跳了下去,接触到湖水,几人顿时慌了,拼命的用力扑打着水面,尽力不让自己沉下去,哪还想的起来救人。

    刘滔脸色变得苍白,拼命的用水拍打底舱:“救人!快去救人,谁救了我小妹,赏银五百两。”

    他的话落,“噗通!”“噗通!”从底舱里窜出好多条人影,扎入水中。

    周围有船只围拢了过来,对着这边议论纷纷。

    褚尧五人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周围的议论毫不在意。

    刘玉儿很快被两名船家救出水面,刘滔和几名丫鬟伸手,七手八脚的把紧闭双眼的刘玉儿拉了上去。

    至于还在水里扑腾的小厮,刘滔没有理会。

    船家不忍,又返回去,和其余几人把他们也捞上了船。

    看着刘玉儿的样子,刘滔慌了手脚,拼命的摇晃着她的身子,“玉儿,你醒醒,你醒醒。”

    刘玉儿没有回应。

    刘滔吓坏了,又拍打着她的脸颊。

    一名船夫看不下去了,试探的说:“这位公子,这位姑娘肯定是呛水了,你要帮他把喝进去的水挤压出来才行。”

    刘滔闻言,霍然抬头,一脸凶狠的看着他,那样子,活脱脱的就是这位船夫把刘玉儿扔下去的一样,“要怎样挤压?”

    船夫吓得后退了一步,比划了一下手势,“要这样。”

    “你来!”刘滔已经吓懵了头了,根本没有看明白船夫的手势,命令他。

    瞥了一眼刘玉儿已经露出玲珑曲线的身子,船夫拒绝,指着几名丫鬟道:“我不合适,还是让她们帮忙吧。”

    说完,转身,急匆匆的下去了底舱,另外的船夫也跟着急匆匆的下去了。

    刘滔回头,对着丫鬟怒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

    几名丫鬟也没有看明白船夫的手势,慌乱的蹲下身子,七手八脚的捶打着刘玉儿,没想到歪打正着,刘玉儿吐出了几口水后,睁开了眼。

    “小姐醒了!”几名丫鬟喜极而泣,惊喜喊出声。

    刘滔上前,一把推开她们,看着刘玉儿苍白的脸色问:“玉儿,你醒了,怎么样?”

    刘玉儿缓缓摇头,无力的抬起自己的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哥,我这里好难受。”

    “你等着,哥立刻带你回府找大夫医治。”

    说完,俯下身,欲抱起她,这才发现她浑身湿透了,里面的肚兜都也若隐若现的显现出来。

    回头,对着一名丫鬟怒吼:“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小姐穿上。”

    夏日炎热,丫鬟们也只是穿了一件外衣,若是脱掉,就露出光落落的身子里,这要是被围观的众人看去,她们也只能跳湖自尽了。

    丫鬟们摇头后退,刘滔怒不可遏,站起身,拽住一名丫鬟的衣服,用力一扯,在丫鬟的惊呼声中,把她的外衣扯破,看也不再看她一眼的转身给刘玉儿包裹上,冷声命令船家:“靠岸!”

    船动了起来。

    刘滔瞪着同样怒气滔天的褚尧等人,冷冷的说道:“你们等着,玉儿若有事,我们武侯府和你们齐王府自此势不两立。”

    皇甫睿轻蔑一笑,霸气的怼了回去;“你也等着,我二姐若有事,我们踏平了你武侯府!”

    一句话,气势立马见高低。

    刘滔噎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响起抽气声,众人恍然,怪不得敢这么公然的把人扔下水去,原来是齐王府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