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6 生病(二更)
    两艘船先后靠岸,刘滔抱着刘玉儿大步下了船,几个浑身湿透的小厮跟在后面,而那个被他抢了衣服的丫鬟,则是两手挡在胸前,被其他几名丫鬟围在中间,也跟着下了船。

    皇甫曜月已经恢复了些许精神。

    皇甫拾梦上前,搀扶起了她,“小妹,能走吗?”

    皇甫曜月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大姐,我没事。”

    “我们也回府吧。”褚尧出声。

    几人点头。

    底舱的船夫听见几人的声音,张了张嘴,想要说话,想起他们的身份,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罢了,齐王府的人惹不起,好在有那几十两银子,这船撞破的地方补补,还能用。

    皇甫睿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谁是管事的,稍后去齐王府要银子即可。”

    领头人听清楚了,欣喜若狂,连连道谢。

    “谢不必了,我们撞坏了船,自当是赔你的。”皇甫睿的声音不大,却正好让所有的人都听见。

    另一条船上的船夫听见了他的话,再看看自己被撞坏了的船,叹息声接连传出。

    下了船,躲在阴凉处乘凉的下人快速把马车赶了过来,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睿上了马车,皇甫皓和褚尧骑在马上,回了王府。

    几人径直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

    刚走了一个时辰就回来了,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孟倩幽听见几人的脚步声,心里纳闷,迎了出来,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了青鸾的惊呼声:“小郡主,您这是怎么了?”

    孟倩幽霍然打开珠帘,看到皇甫曜月苍白的小脸和浑身湿透的衣服,明白她这是落水了,急切的开口询问:“呛水了没有?”

    “妹妹喝了好多水,幸亏娘交给我们抢救的方法。”皇甫拾梦的声音里带着后怕的回道。

    “扶她躺床上!”

    几人扶她过去,皇甫曜月乖乖的躺在床上,笑着道:“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的。”

    孟倩幽没有说话,坐在床前的软凳上,拿过她的手,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

    好一会儿,松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软榻上的小桌边,拿起毛笔,写下了一个药方,喊了青鸾进来:“你速去抓几幅药回来。”

    青鸾应声,拿着药方快速的转身而去。

    孟倩幽在软榻上坐定,扫视了几人一眼,声音不轻不重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拾梦抿了抿唇,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孟倩幽的脸色微微有些发沉,站起身,打开箱子,拿出皇甫逸轩的一件衣服递给褚尧:“尧儿,你去睿儿房间,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皓儿,你也回屋去换衣服。月儿没事,让她休息一会儿。”

    三人应声,走了出去。

    皇甫拾梦看着孟倩幽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娘。”

    孟倩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问:“吓坏了吧?”

    皇甫拾梦的眼眶立刻红了,扑在孟倩幽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小小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皇甫曜月的眼眶也红了,在她落水的那一刻,她是真的怕了。

    孟倩幽一手搂紧了皇甫拾梦,摸着她的头语气轻柔的安慰她:“你今天做的很好,遇事没有慌,月儿没事,吃几副药就好了。”

    皇甫拾梦把头埋在她的胸前,轻轻点头,眼泪却掉了下来,滴在孟倩幽的衣服上,灼烫着她的心。

    皇甫曜月也哽咽出声:“娘。”朝她伸出手。

    皇甫拾梦擦了擦眼泪,离开了她:“娘,我没事,你看看小妹吧,她今日吓坏了。”

    孟倩幽搂着她来到床前,笑着伸出手摸了摸皇甫曜月的头,语气从来没有的轻柔:“我们的月儿是最勇敢的,对不对?”

    皇甫曜月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掏出丝帕,给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孟倩幽轻声皇甫拾梦说:“梦儿,去给月儿拿衣服来,我们帮她换上。”

    皇甫拾梦应声,转身往外走,珠帘还没有打开,姜瑾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大嫂,月儿没事吧。”

    话落,人也走到了门口。

    “婶婶。”皇甫拾梦撩起珠帘,喊了一声。

    姜瑾拉住她,将她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了一番,关切的问:“梦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皇甫拾梦应声,“月儿落水里了。”

    “该死的武侯府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教养孩子的,小小的年纪就这么歹毒。”嫁进王府里十几年,从来没有骂过人的姜瑾气愤的骂道。

    “婶婶进去吧,我给月儿去拿干爽的衣服。”

    “你快去,别让月儿着凉了。”

    皇甫拾梦去了自己的屋子里。

    姜瑾走近屋内,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眶发红、没什么精神的皇甫曜月,眼眶也红了起来,弯腰,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月儿别怕,没事了。”

    “婶婶。”皇甫曜月喊了一声。

    “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会儿。”姜瑾的声音里充满着心疼。

    皇甫曜月听话的点头。

    姜瑾去了小厨房,打来了温水,和孟倩幽两人扶皇甫曜月起来以后,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擦拭干净了身体,然后把皇甫拾梦拿来的干爽的衣服给她穿上,扶着她躺好以后,道:“闭上眼睛睡一觉吧,睡醒了就好了。”

    皇甫曜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姜瑾端起水盆,把水泼了出去,看青鸾抓药回来,接过,去了小厨房,开始熬药。

    屋内。

    “梦儿,你也去休息一会吧。”孟倩幽道。

    皇甫拾梦摇头:“娘,我没事,我看着月儿就行。”

    孟倩幽知道她心里的恐惧还没有消散下去,转身,把软榻上的小桌子搬了下去,对皇甫拾梦招手:“来这边,娘守着你。”

    皇甫拾梦走了过去,脱下鞋子,躺在了软榻上,两眼不眨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坐在她身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身子,“闭上眼睛睡吧,一切有娘呢。”

    皇甫拾梦这才闭上了眼睛。

    姜瑾熬好药,晾好了以后,端着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眼眶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这两个孩子,从小娇宠着长大,何时受过这么大的惊吓。

    孟倩幽的面色有些冷凝,示意姜瑾把药放在桌子上。

    管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青鸾,世子妃在吗?”

    孟倩幽站起身,走了出去,站在门口,小声问:“何事?”

    管家恭声回道:“有个船家上门来要银两,说是今日小郡主他们去游湖,撞坏了他们的船,小公子答应要赔偿的。”

    “要多少银两,都给他们。”

    管家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褚尧和皇甫皓清洗了一下自己,换好了衣服过来了,孟倩幽把手放在嘴边,轻轻“嘘”了一下,示意他们小声一些:“梦儿和月儿睡着了,你们也去休息一下吧,等中午开饭的时候,我派人去喊你们。”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小声的应是,退了下去。

    孟倩幽回了屋子里。

    姜瑾守在皇甫曜月的身边,满脸的心疼。

    齐王爷和齐王妃去了宫中给老太后请安,老太后留他们在宫中用膳,想着几个孩子也不知道玩到何时能回来,再加上好久没有进宫陪老太后用膳了,没有推辞,答应了下来,所以并不知道府里出了这样的大事。

    等他们陪太后用过午膳,又陪她说了一会儿话后,见她脸露疲色,这才起身,告辞,回了王府。

    刚下马车,齐王爷就对迎过来的看门人问道:“梦儿他们回来了没有。”

    “小郡主他们在您出门不久就回来了,好像是出了什么事。”看门人恭敬说道。

    两人对看了一眼,急匆匆的走进府内,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却看到青鸾在门口急的团团转。

    “出了何事?”齐王爷不怒之威的问。

    青鸾也顾不上行礼了,焦急的回答:“月儿郡主发热了。”

    “怎么会这样?”齐王妃急切的问,人也随之走到了门口。

    梦儿和月儿虽然是早生儿,可自小养的好,很少有生病的时候,这怎么只是出去游了一趟湖,回来就生病了呢。

    青鸾急的跺了下脚,说:“还不是那武侯府的”

    “青鸾”

    屋内的孟倩幽听到了她的声音,出声打断她。

    青鸾不敢再说,却是又急得跺了两下脚。

    齐王妃担心的直接走进屋内。

    齐王爷却听出了端倪,眯了眯眼睛,跟着走进屋内。

    孟倩幽和姜瑾围在床前,皇甫拾梦和褚尧,皇甫皓,皇甫睿满脸担心的站在一边。

    床上,皇甫曜月眼睛紧闭,面色潮红,盖着两床棉被,身子还在不停的抖动。

    “父王,母妃”孟倩幽和姜瑾喊人。

    孩子们也跟着喊人。

    齐王妃和齐王爷却犹如没有听见,径直走到床前。看到皇甫曜月的模样,齐王妃的眼泪差点落下来,伸出手,摸着皇甫曜月滚烫的额头,焦急的问:“怎么会这么烫?吃过药了没有?”

    “已经服下了,等出了汗就好了,父王、母妃,不用担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出去游湖,回来怎么会发热了呢?”齐王妃问。

    屋内没人回话。

    “皓儿,你说。”齐王爷开口,声音里有着怒气。

    皇甫皓看向孟倩幽,没敢说话。

    “这个府里还是我做主,怎么,我说的话没有分量了吗?”齐王爷声音里的怒意更重,骇得褚尧都禁不住搭了一个寒颤,更别说皇甫皓和皇甫睿了。

    孟倩幽轻轻叹了一口气:“父王,这件事一两句话也说不清,等月儿发热退下去,我再详细的告诉您行吗?”

    齐王爷收起来怒意,坐去了一边的椅子上。

    齐王妃则坐在了皇甫曜月的身边,不时的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一刻钟后,皇甫曜月的脸上出了薄汗。齐王妃掏出自己的丝帕,轻柔的给她擦拭额头。

    汗越来越多,皇甫曜月的身体也开始扭动,试图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

    齐王妃心疼坏了,一边给她擦拭汗珠,一边柔声的安慰她:“月儿,听话,别掀被子,出了大汗,你的病就好了。”

    皇甫曜月似乎是没有听到,愈发用力的扭动身体。

    齐王妃实在是心疼,伸手给她掀掉了一层被子。

    孟倩幽张了张嘴,阻止的话又咽了回去。

    身上轻松了一些,皇甫曜月暂时恢复了平静,只不过额头上的汗是越来越多了。

    姜瑾去了脸盆边,打湿了毛巾,拧干,交给了齐王妃。

    齐王妃接过,轻轻的给皇甫曜月擦拭。

    冰凉的触感传来,皇甫曜月舒服的喘了一口气,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许多。

    如此反复了几次,皇甫曜月脸上的潮红退去,眼睫毛抖动了几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众人,露出迷茫的神色,问“我这是在哪儿?”

    ------题外话------

    推荐好友27到30号pk(迷恋秋色)豪门暖婚:娇宠大牌妻(双洁)她为了弟弟和别人有了三年合约夫妻,虽然睡在一个别墅内,却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

    尚浅把绑匪踩在脚下:“他那只手碰你了,”

    白梓晴:“你要杀了他,杀人犯法呀?”

    尚浅:“让我的女人受委屈是要付出代价的?”

    白梓晴:“亲爱的,今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尚浅:“25号,你不会?”

    说完的同时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和钻戒:“怎么能忘记第一次吻你,但是明年的今天它是求婚纪念日,嫁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