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 单挑 (一更)
    孟倩幽心里发沉,上前一步,紧盯着皇甫曜月的眼睛,问:“月儿,我是谁?”

    皇甫曜月又眨了几下眼睛,神智恢复了一些,喊了声“娘。”

    孟倩幽的神色没有放松,紧接着问:“可否想起来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皇甫曜月的眼神没有躲闪,看着她,丝毫没有犹豫的回道:“知道,我去游湖,结果落水了。可是娘,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觉得身体酸软的厉害。”

    孟倩幽紧盯着她不说话。

    屋内的所有人感受到了孟倩幽周身紧绷的气息,以为皇甫曜月出现了什么大问题,全部提起了心看着她。

    皇甫曜月也感觉到了孟倩幽的不寻常,有些害怕的问:“娘,你怎么了?”

    孟倩幽没有回答她的话,却紧接着问了一句。

    皇甫曜月立刻不迟疑的回了出来。

    孟倩幽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心里那恐惧的想法退去,整个人又恢复了温和的气息,露出些许安慰的笑意:“你落水受了惊吓,发起了高热,娘和你婶婶已经给你吃过药了,你不用害怕,很快就会好了。”

    皇甫曜月害怕的神情退去,众人提着的心也落回了原处。

    齐王妃拿着毛巾给皇甫曜月仔细的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满脸的关切和心疼:“月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告诉你娘。”

    皇甫曜月摇头,“没有,只是感觉有些热。”

    “有些热就对了,这证明你快好了,你不知道你刚才的情形,差点吓死奶奶了。”

    皇甫曜月脸上露出羞愧的神色:“让奶奶担心了,是月儿的不对。”

    “傻孩子,跟奶奶还说这个,好了,快别说话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我好渴,想要喝水。”皇甫曜月低声说。

    皇甫拾梦动作迅速的倒了一杯水,走到床边。

    齐王妃扶皇甫曜月起来,伸出手,接过水杯,递到她嘴边,慢慢的喂她喝下。

    一杯水喝完,皇甫曜月舒服的喟叹了一声,道:“好凉爽。”

    齐王妃失笑,扶着她躺下,给他盖上了薄被,又给她掖了掖被脚,笑着嘱咐:“再睡一会儿。”

    这大热的天,即使盖薄被也是热的受不住,皇甫曜月伸出手,抓住齐王妃的手,对她撒娇:“奶奶,我可不可以不盖被子。”

    齐王妃这次没有纵容她,摇头道:“不行。”

    皇甫曜月垮下了小脸,一脸委屈的看着齐王妃。

    齐王妃没有妥协,坚定的摇头。

    皇甫曜月没有了办法,老老实实的盖好薄被,闭上了眼睛。

    “你们几个跟我去会客厅。”见皇甫曜月没事了,齐王爷站起来,命令褚尧几人。

    说完,头前走出了屋子,去了会客厅。

    褚尧四人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微微叹了口气,对齐王妃说:“母妃,你照看月儿一会儿,我陪着孩子们去会客厅。”

    “去吧。”齐王妃挥手。

    孟倩幽在前,四人在后,跟着出了屋子,来到了会客厅。

    齐王爷已在会客厅的上座坐好,看几人进来,声音冷沉的开口:“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褚尧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褚尧把事情的从头到尾,一点没有隐瞒,如实的说了出来。

    当听到皇甫曜月落水,褚尧和皇甫皓暂时没有寻到的时候,齐王爷的拳头死死握起,恨不得掐死那个罪魁祸首。等听完是武侯府的刘玉儿和刘滔的时候,一拍桌子,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是谁给了他们狗胆,竟然敢谋害我孙女?”

    孟倩幽早知道齐王爷会气怒,所以才跟着过来,闻言劝解:“父王,这可能是那两孩子的一时冲动,并没有想要害死月儿的打算”

    “少在这里胡说,”这么多年,即使当初看孟倩幽不对眼,反对她和皇甫逸轩的亲事时,也没有说过重话的齐王爷第一次呵斥她:“那武侯府的小子多大年纪了,会不知道轻重?他这样做,分明是要置月儿与死地。”

    挨了训斥,孟倩幽也是一愣。

    齐王爷扫视了几人一眼,大步往外走。

    “父王,你去哪?”

    “去找武侯算账,问问他是怎教导的孙子,如果他不会,我可以代劳一下。”齐王爷带着怒气的话落,人也到了会客厅外。

    “姑父,我跟你一块去。”褚尧出声,紧跟着出去了。

    “我们也跟着去!”皇甫拾梦,皇甫皓和皇甫睿同时出声,也跟了出去。

    齐王爷的声音远远的响起:“你们不必跟来,我一人就能挑了他武侯府。”

    “尧儿,你们跟上,我立刻派人给你大哥送信,让他过去帮你们。”看拦截不下,孟倩幽只得嘱咐几人。

    几人应声,快速的跟了上去。

    孟倩幽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吩咐青鸾去找皇甫逸轩,跟他说明情况,让他赶去武侯府。

    皇甫逸轩正在宫里和皇甫巽商议边关被侵犯一事,闻听有人来报,说是府里的下人有事来找他。

    皇甫逸轩皱眉,吩咐宫人:“让她进来。”

    说完,站起身,走出御书房外,等在门口,看是青鸾随着宫人进来,微蹙了下眉头,等青鸾刚一走近,便开口询问:“出了何事?”

    青鸾左右看了看,上前来一步,离皇甫逸轩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道:“武侯府的小姐和公子,趁着游船的时候,命人把月儿郡主撞入湖中,害的她差点丢了性命,王爷听说了以后,火冒三丈,单枪匹马去了武侯府,世子妃怕王爷吃亏,让梦儿郡主和尧少爷,皓少爷和睿少爷跟过去了,特命奴婢来告诉您一声,让您也赶过去,免得王爷他们吃亏。”

    一句“害她差点丢了性命”立刻让皇甫逸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强忍着杀人的冲动,问:“月儿现在如何?”

    “一直在发热,奴婢来的时候,才好一些。”

    “你回去告诉幽儿,我立刻过去,让她不必担心。”

    青鸾应声,转身出了皇宫。

    皇甫逸轩回了御书房内,对皇甫巽道:“月儿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府了,边关的事情明日我们再商议。”

    “月儿不舒服,我即刻派太医过去一趟。”听完他的话,皇甫巽关心的说道。

    “不用,幽儿已经给她吃过药了,我回去看看。”

    说完,转身往外走。

    只是孩子不舒服,皇甫逸轩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皇甫巽跟他打交道久了,自然知道他的脾性。略一思量,喊来管事太监吩咐:“去,打听一下,今日王府了出了什么事?”

    皇甫逸轩快步出了皇宫,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朝服,去了马车上换下了备用的衣服后,沉着声音命令周安,“分别派人去给孟家几个少爷传信,让他们赶去武侯府。”

    齐王爷一马当先,怒气冲冲的到了武侯府门口,下马。浑身充满着戾气的站在了武侯府门前。

    武侯府的看门人看清是齐王爷时,吓得腿脚软了软,急忙迎上前去,恭敬的行礼,问:“王爷,你这是”

    “让刘墉滚出来见我!”没等他说完,齐王爷厉声打断了他,那声音里的冷意,在这炎热的夏日,也冻得看门人身体哆嗦了一下,不敢怠慢,转身,踉踉跄跄的跑进府内。

    武侯府内也是乱翻了天,刘玉儿回来后,便陷入了昏迷。请来了太医,诊治了这么长时间,人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丝毫不见醒转。

    老侯爷急的跳脚,小侯爷急的站在院子里骂人,侯爷夫人则是吓得直抹眼泪,这个时候听了看门人的禀报,老侯爷满肚子的火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二话不说,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了出来。小侯爷领着其他人紧跟在后面。

    一出门,看到只有齐王爷自己,老侯爷微微一愣,随即更加的气怒,这皇甫靖是有多不把武侯府放在眼里,竟然敢单枪匹马的来找麻烦,今天不把他打的满地找牙,我刘墉两字倒过来写。

    站在门前,用手一指齐王爷,先发制人的喝道:“皇甫靖,我还没有上门去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今日我定要让你有去无回。”

    “凭你?”齐王爷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轻飘飘的问。

    那眼神,那动作,那语气,让老侯爷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怒气上头,热血上涌,眼前一黑,气得差点昏过去,指着齐王爷的手都跟着颤抖了,“皇甫靖,你不要欺人太甚。”

    齐王爷倒背着书,扫视了送侯府出来的人一眼,嘴角一撇,露出讥讽的笑容,不急不缓,满是不在意的问:“是一起上,还是单挑?”

    “你”老侯爷气得颤抖着手指着他好一会儿,才爆发出一声怒吼:“老子要跟你单挑。”

    “祖父,父亲,”一连串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充满了担心和不赞同。

    老侯爷大手一挥,阻止了所有人想说的话:“不用担心,他皇甫靖十六岁带兵闯入皇宫,救下先皇和老太后,我刘墉也不是吃素的,我倒要看看,我们今日各凭本事,看谁能把谁打趴下。”

    老侯爷脾气暴躁,一言九鼎,说出的话无人敢反驳,众人没有了话说。

    老侯爷上前一步,亮出了招式,对齐王爷招手:“来吧,皇甫靖,我今日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齐王爷站着没动,气势逼人的问:“我们动手以前,是不是先立个规矩?”

    老侯爷保持着姿势未变,轻蔑一笑,问:“皇甫靖,事到如今,你莫不是怕了吧?”

    “怕?我皇甫靖从来不知是何物,我只是不愿意给当今皇上惹了麻烦。”

    老侯爷蹙了下眉,不解:“我们的事和当今皇上有何关系。”

    齐王爷紧盯着他的眼睛,淡淡开口,语气里有讥讽和嘲笑:“如果我把你打趴下了,你跑到皇上面前哭诉怎么办,你们武侯府不是惯会用这一招吗?”

    这是明晃晃的打脸了,老侯爷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当即脑子一热,冲到了齐王爷面前,当前一拳,虎虎生风的就打了过去。

    齐王爷身形一动,轻飘飘的躲过。

    一招未中,老侯爷接二连三的使出了夺人性命的招式,招招直击齐王爷要害。

    齐王爷收起了轻视的态度,专心应对起来。

    褚尧几人赶到了时候,看到的就是武侯府门前老侯爷和齐王爷对打的场面。

    两人心中都憋着一口恶气,出手毫不留情,大有一副把对方打死的打算。

    褚尧几人下马,扔了马缰绳,欲上前帮忙。

    齐王爷的声音略有些喘息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不必上来,我今日定然打的这老匹夫找不到东南西北。”

    他这一说话,有些分神,老侯爷瞅准了机会,一拳朝着齐王爷的脸上狠狠的打去。

    齐王爷慢了一步,没有躲开。

    “砰!”的一声闷响,老侯爷的拳头作作实实的落在他的脸上。

    齐王爷眼前一阵发黑,一口鲜血也随之喷了出来。

    “爷爷!”

    “祖父!”

    “姑父!”

    几道惊恐的声音同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