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8 以多欺少(二更)
    “哈哈哈哈”老侯爷狂妄一笑,人随之也欺身而上,连番朝着齐王爷出手。

    齐王爷眼前模糊,虽奋力抵挡,却还是又接连挨了几下。

    “姑父!”褚尧忍不住纵身跃了过去,想要帮忙,不料武侯府门口也跃过来一条身影,出手挡住了他。

    “尧儿,退下!”齐王爷被迫后退了几步,躲开了老侯爷的攻击,晃了晃有些发昏的脑袋,严厉的命令褚尧。

    褚尧急攻了对方几招,趁着对方后退的空隙,纵身跃回了原处。

    老侯爷嚣张的笑声再次响起:“皇甫靖,认输吧,看在你和先皇一母同袍的份上,我饶过你。”

    齐王爷伸手,擦拭了下嘴角边的鲜血,眯起了眼睛,自在一笑:“刘墉,你莫不是认为这一下就能打倒我了吧,你这梦做的快了点。”

    老侯爷的笑容僵在脸上,眉毛气得竖了起来,“皇甫靖,你也不过如此,想要在老夫手下讨了便宜,你还差了点。”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齐王爷话落,人也暴起,首先攻了过去。

    两人又是一阵你来我往狠厉过招,那凌厉的招式卷起了尘土飞扬,众人忍不住捂住口鼻。

    皇甫逸轩快马加鞭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下马,眯起眼睛观看打斗的两人,等看清齐王爷脸上的伤势时,周身的戾气迸发出来,惊得他身边的褚尧四人心里颤了几颤。

    褚尧四人脚步顿了顿,还是走上前喊人。

    皇甫逸轩快速的扫视了四人一眼,见他们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微微颔首,不再理会他们,转头专心的看着两人的打斗。

    四人也不敢再说话,也转头看向那边。

    侯府门口,有人看到皇甫逸轩过来,把牙齿磨得吱吱想,眼睛恨极了的盯着他,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皇甫逸轩感受到了这道目光远远的看过来,看清是小侯爷时,蔑视一笑,回过头去。

    小侯爷气炸了肺,要不是还有一丝残存的理智,非得冲上前去,和皇甫逸轩拼个你死我活。

    挨了一拳头,齐王爷心里也憋着火,进攻的速度自然是快了些。

    连续过了几十招后,老侯爷有些吃撑不住了,动作慢了下来。

    齐王爷瞅准了一个机会,一脚将老侯爷踢飞了出去。

    “爹!”

    “侯爷!”

    “爷爷!”

    几声慌乱的惊呼响起的同时,老侯爷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砸的地面都跟着颤了几颤。

    老侯爷也随之喷出了一口鲜血,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弹。

    小侯爷和刘滔等人急忙跑过去,七手八脚的扶起他,惊呼:“父亲,您怎么样?”

    老侯爷张嘴,嘴角又有鲜血流出来。

    众人吓坏了,脸色苍白的比纸还要白。

    齐王爷收起了招式,倒背着手站立在原地,淡然的说道:“放心,他死不了,最多在床上躺两个月。”

    小侯爷愤恨的目光投过来。

    齐王爷不以为意,依然站立在远处,嘴角含笑,蔑视的看着他们。

    皇甫逸轩却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齐王爷背在身后的手,正微微颤抖着。快步走了过去,扶住他,担心的喊“父王。”

    齐王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伸出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感受到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栗,皇甫逸轩勉强压抑下心里的怒气,离他更近了一些,好让齐王爷把身体不着痕迹的靠在他身上,缓一下。

    老侯爷缓过神来,接连喘了几口大气,推开众人,站了起来,身体摇晃这对齐王爷招手:“皇甫靖,再来,今日定要让你有来无回。”

    他的身体都在摇晃了,齐王爷却什么事也没有,再打下去肯定要吃亏的。小侯爷急忙劝阻:“爹,杀鸡蔫用宰牛刀,对付他们,不用你出手,府里的人就够了。”

    挨了这重重一击,老侯爷已是强弩之末,之所以在站起来叫嚣,是因为不想在这么多的儿孙面前丢了脸、输了气势。闻言,后退了一步:“也罢,今日他们敢公然上门挑衅,是没有将我这武侯府放在眼里,也怪不得我们仗着人多欺负人。”

    齐王爷听到了他们的话声,悠然一笑,不急不缓的问:“哦,刘墉,你想怎么个仗着人多欺负人法?”

    “皇甫靖,今日是你自找的,就算来日闹到了皇上面前,我也是不怕你的”

    “废话少说,本王问你是怎么个以人多欺负人法?”老侯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齐王爷不耐烦的打断,逼着他问。

    老侯爷还没有说话。

    小侯爷却对着门外一挥手:“来人,集齐府卫,如果有人敢闹事,杀无赦!”

    一句话,霸气,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毫不留情。

    门内有人应声,一排排的府卫从侯府里拿着兵器从侯府里跑出来,杀气腾腾的站立在大门的两旁。

    小侯爷冷然一笑,望着齐王爷和皇甫逸轩,手放在脖颈,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齐王爷气怒,脚步动了动,皇甫逸轩从后面不动声色的拉住了他。

    齐王爷回头,怒瞪了他一眼。

    皇甫逸轩张嘴刚要解释,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众人抬眼望去,还未来的及看清马上之人,几匹快马已经到了齐王爷和皇甫逸轩面前。马上几人利落的下吗,扔掉缰绳,拱手喊:“王爷。”

    齐王爷点头。

    几人转向皇甫逸轩,也纷纷喊道:“哥,”“姑父”

    武侯府的众人这才看清楚,来人是多年前,小小年纪便一举夺得文、武状元的孟杰和孟清,至于剩下的几人,众人不太熟悉,不过听称呼,应该是孟家的人。

    皇甫逸轩点头,刚要说话,远处又传来的马蹄声。

    众人再次看去,只有一人一马,马上之人正是皇甫煜。

    马儿越跑越近,似乎没有看到齐王爷等人,直接越过他们朝着武侯府众人冲去,直直的冲到老侯爷面前。在老侯爷吓得退后了几步后,才勒住了缰绳喝道:“把刘滔那个小子交出来,否则我今日踏平你武侯府。”

    一个王府庶子,也敢跑到他这个战功勋勋的老侯爷面前叫嚣,老侯爷气得鼻翘生烟,头发丝都竖了起来,顺手抽出一旁一名府卫的剑,朝着皇甫煜的马儿就劈了下去。

    马儿被劈中,疼的嘶鸣了一声,前蹄高高扬起,把皇甫煜从马上甩了下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皇甫逸轩等人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皇甫煜从马上摔落了下来。

    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皇甫煜身手不错,落地之后,顺势一个翻滚,避免了自己受伤,但是也弄得了一身狼狈。

    一击不中,老侯爷心里的火气未消,举着剑吱吱的朝着皇甫煜刺来,那狠厉的样子,吓得皇甫拾梦惊出出声:“叔叔。”

    皇甫煜刚站起来,身形还未稳,老侯爷的剑已经刺到,眼看就要躲避不开这一剑,四块玉佩同时飞来,挡住了老侯爷这凌厉的一剑。

    皇甫煜惊吓出一身冷汗的同时,后退了几步。

    “啪!”

    “啪”

    四声清脆的落地声响以后,四块玉佩先后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皇甫逸轩也已经纵身跃到了皇甫煜面前,将他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冷冰冰的问:“老侯爷,你这是想公然杀人吗?”

    玉佩落地的声音拉回了老侯爷的理智,想到自己的刚才的行为,也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但表面还是强撑着怒道:“杀了他又怎样,难道还要老夫偿命不成。”

    “老侯爷说错了,”皇甫逸轩的声音比冬日里的寒冰还要冰冷,“如果煜儿出事,不但是要您偿命,整个武侯府我也会一个不留。”

    “你”老侯爷握着剑的手动了动,却没有敢再举起来。先不说皇甫逸轩的身份,单说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当今皇上对他器重依赖得很,老侯爷也不敢对他动手。

    眼见自己的父亲吃了瘪,小侯爷不干了,气势汹汹的上前来,道:“皇甫逸轩,你不要太得意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日是你们齐王府先上门挑衅的,就算是我们杀了皇甫煜这个废物又怎样?”

    皇甫逸轩犹如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他,眼里**裸的轻视让小侯爷心里的火突突的往外冒。

    老侯爷也读懂了皇甫逸轩眼神里的意思,气得差点跳起来。

    皇甫逸轩犹如没有看到他们的神色,开口,不疾不徐的声音像重锤一样砸在小侯爷的心上:“如果我没有记错,刚才小侯爷说是要以多欺少。”

    小侯爷扫视了齐刷刷的站在齐王爷身侧,个个气势凛然的孟家人一眼,默默的咽了下口水,没敢回答。如今的孟家人,比京城里任何一个功勋之家也不差,子弟个个有出息,联姻的对象又是朝中的权贵,惹了他们,等于是跟半个京城的权贵人家为敌了。小侯爷明白这个道理,自然是不敢应声。

    皇甫逸轩却不打算放过他。孩子们嬉笑打架是常有的事,所以,皇甫曜月他们在国子监里跟人起冲突的时候,他从不过问,也从不插手,让她们独自去解决。可今日武侯府的人竟然下手害人,这是他不能允许的。不教训他们一番,难免他们以后还生出别的心思。

    还未等皇甫逸轩开口,皇甫煜从他身后探出头来,怒气冲天的道:“好狂妄的口气,就凭你这些府卫?做白日梦呢。”

    老侯爷何时受过这样的气,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十分精彩。吹了吹自己的胡子,也怒声道:“我们今日就是以多欺少了,你们敢怎样?”

    “不敢怎样。”皇甫逸轩开口,声音悠远流长,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就是踏平你们武侯府。”

    “你敢?”老侯爷怒声出口,拿着利剑,摆开架势,“谁要是想上前,先看我手里的剑答不答应。”

    皇甫逸轩原地未动,冷冷一笑,开口,“皓儿,睿儿,让我看看你们两人的武功如何了?”

    他的话落,皇甫皓和皇甫睿同时应声,身子起落,大步朝着武侯府门前走来。

    褚尧怕他们吃亏,跟在后面。

    武侯府众人一看,也齐齐上前,挡在门前。

    孟召先沉不住气了,也跟着过来。孟胜自然是不甘落后,孟宏和孟越更别说了,比两人步伐还快。

    孟杰和孟清守在齐王爷身边,未动。

    扫视了武侯府的府卫一圈,皇甫逸轩吩咐几人:“今日是给武侯府的人一个教训,打趴下即止,至于其他无关的人,若敢上前,杀无赦!”

    应声起,动作出,两边的人厮杀起来。

    皇甫逸轩则盯着老侯爷。

    皇甫煜也从他身后出来,盯着小侯爷。

    几人谁也没有妄动,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起来。

    没有皇甫逸轩的吩咐,皇甫拾梦敢加入混战,去了齐王爷身边,轻轻的喊了一声:“爷爷!”

    齐王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别怕,有爷爷在。”

    一声嗤笑从老侯爷的口中溢出,随即阴狠的命令出口:“给我上,伤了、残了,老子兜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