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9 痛快 (一更)
    老侯爷的命令出,府卫倾动。

    皇甫逸轩身形未动,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老侯爷的气血更加的上涌,失了理智的大喊:“打,给我狠狠的打,若是伤到了他们,赏银千两。”

    有赏银,府卫们精神一振,加入混战的速度更快。

    皇甫逸轩盯着老侯爷,手慢慢举高,做了一个手势。

    无数条身影从暗处跃了出来,直接攻向府卫们。不过几招,便撂倒了一片府卫。

    老侯爷大惊,这才响起皇甫逸轩手里有以一抵十的精卫,自己的这些府卫在他们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想到此处,露出懊悔的神色,眼睛闭了闭,心里哀叹了一声,自己刚才只看到了齐王府和孟家的人是单枪匹马的过来,以为仗着人多便可以打的几人屁滚尿流,从此不敢在招惹他们武侯府,竟把精卫们忘了,如今,命令已下,要想反悔,已然来不及了。

    老侯爷和小侯爷两人眼睁睁的看着府卫在自己面前倒下,却无能无力。

    也不知是得了皇甫逸轩的吩咐,还是精卫们本就如此,不伤人性命,却招招致府卫们残废。

    武侯府门前,哀嚎声一片。

    听得所有的人腿脚发软,心里发颤。

    这动静如此之大,很快传到了皇甫巽的耳朵里,听闻是武侯府的刘滔故意将皇甫曜月撞入湖里,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

    皇叔疼宠这两个丫头是出了名的。想当初,他不过只是轻轻的碰了那丫头的脸蛋一下,便被皇叔整的那么惨,如今,刘滔敢害的月儿落水,在皇叔的心尖上捅刀子,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这事他可不掺和,要是得罪了皇叔,他可没有好果子吃,别看他现在是皇上了,对这个皇叔还是敬畏得很。

    略微一沉吟,吩咐下去:“命令五城兵马司的人,不许靠近,让他们打个痛快。”

    总管太监惊讶,不由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看清他不是开玩笑时,立刻低下了头,应声,退下。心里知道,武侯府这次恐怕要元气大伤了。太上皇主政时,念着老老侯爷跟着夺了天下,劳苦功高,老侯爷也为朝廷效力不少的份上,一直对武侯府照顾有加,不曾亏待过,可是武侯府的后人却把这份荣耀当做了保身的符咒,任意挥霍,尤其是新皇上位好几年了,武侯府众人一点作为也没有,新皇不趁机给他们一个教训才怪。

    这样想着,脚下的步子也走的快了一些,五城兵马司的人动作迅速的很,要是他传信晚了,耽误了皇上的事,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两刻钟后,武侯府的府卫所剩无几,几乎全部躺在地上哀嚎。

    老侯爷疼的心头在流血,这些府卫是他花了大心思,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培养成的,如今被精卫们这么快的时间就废了,急的心血上涌,一直压制在喉头的鲜血再也压制不住了,张嘴,化成血柱喷了出来。

    “爹!”

    盯着皇甫煜,迟迟不敢妄动的小侯爷撕心裂肺的惊呼了一声,身形很快的移到了老侯爷面前,一把扶住了他摇摇欲晃的身子,声音急切,带着担忧,“爹,您挺住呀。”

    他这一声出,老侯爷感觉心头翻涌的更加厉害。看看自己的儿子,再看看稳如泰山、神色安然、不慌不忙的皇甫逸轩,谁更胜一筹,立马见了高低。

    小侯爷犹不自知,还在焦急的询问。

    老侯爷听得心里烦躁,一把推开了他,在他惊异的眼神中举起剑朝着皇甫逸轩连环刺去。

    皇甫逸轩早就有防备,侧身躲过,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了老侯爷的脖颈,不轻不重打的吐出几个字:“老侯爷,您老了。”

    老侯爷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瞪着皇甫逸轩,怎么都不敢相信,他一招之内制住了自己。

    “爹!”

    小侯爷再次惊呼了一声,却没敢上前,急切的对着混战的人群大叫:“住手,全部住手。”

    混战的人群分开,武侯府的人看清眼前的形势时,吓得心头突突直跳,不自觉的围拢了过来。

    褚尧带头跃到皇甫逸轩身边,所有的人紧随其后。

    皇甫逸轩平静无波的眼睛注视着老侯爷,微微一笑,笑意却不达眼里,命令皇甫皓和皇甫睿:“皓儿,睿儿,知道该怎么做吧。”

    他的话声未落,皇甫皓和皇睿同时跃去,对准刘滔攻了过去。

    刘滔没想到两人突然发难,后退了几步,想要躲开两人的攻击。

    皇甫皓和皇甫睿步步紧逼。

    刘滔敌不过,被两人制住,一人一条胳膊,抓起,朝着武侯府的高墙用力摔去。

    武侯府的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刘滔被摔在了厚厚的墙上又弹了回来,重重的落在地上,一道血柱喷出后,四肢一软,昏死了过去。

    刘滔是小侯爷唯一的嫡子,是武侯府的继承人,是老侯爷疼在心尖上的人,现在见他昏了过去,老侯爷承受不住,眼前发黑,两眼一闭,也昏了过去。

    皇甫逸轩松开手,老侯爷身子瘫软在地上。

    武侯府的人吓懵了,看着眼前的景象,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呼着分成两拨,一拨去扶刘滔,一拨七手八脚的扶起老侯爷。

    “这就是伤我女儿的下场,以后胆敢再犯,我直接取了他的性命!”皇甫逸轩开口,低沉有力,字字狠狠的砸在武侯府众人的心上,让他们铭记永生。

    话落,看也不再看武侯府众人一眼,转身命令:“收了吧。”

    周安应声,挥手,数十名精卫有序的退走了。

    皇甫逸轩也领着众人回了齐王爷身边。

    齐王爷扫视了兵荒马乱的武侯府众人一眼,转身上马,众人紧随其后,浩浩荡荡,不慌不忙的离开了武侯府门前。

    众人回了王府,下了马,齐王爷当先朝着府内走去,刚走进府门,再也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皇甫逸轩一直紧紧的跟在他身边,见状没有说话,掏出丝帕默默的递给了齐王爷。

    齐王爷接过,随意的擦了下嘴角,道:“刘墉这个老家伙,还真有几分真本事。”

    说完,又道:“我有些累了,去休息一会儿,你安排一下他们。还有,如果月儿醒了,派人告诉我。”

    皇甫逸轩应声。

    齐王爷径直去了自己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给皇甫煜使了个眼色,皇甫煜在后面跟了过去。

    “睿儿,带你小舅舅他们去会客厅。”皇甫逸轩吩咐。

    皇甫睿应声,领着孟杰等人去了会客厅。

    皇甫逸轩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皇甫曜月还没醒。

    齐王妃坐在床头守着她。

    姜瑾和孟倩幽有些担心的坐在软榻上。

    皇甫逸轩进门,两人同时站了起来。

    皇甫逸轩径直走到皇甫曜月面前,看她闭着双眼,脸色微微有些发红,转向孟倩幽,轻声问:“如何了?”

    “受到了惊吓,发起了高热,一时半会好不了,得躺几天。”

    皇甫逸轩点头:“杰儿他们听说了月儿的事,赶过来了,我让他们去了会客厅等着,你去见见他们吧。”

    京城只有这么大,什么事情传的都快,孟倩幽也没有多想,点头。

    “母妃,您照看着月儿,我也去招待一下。”皇甫逸轩对着齐王妃说。

    齐王妃点头,以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说:“去吧,有我和瑾儿两人呢。”

    两人走出了院子。

    孟倩幽刚要往会客厅的方向走,皇甫逸轩的道:“父王受了点伤,你跟我去看一下。”

    孟倩幽微微错愕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抿唇,和皇甫逸轩一起来到齐王爷的院子里。

    下人通禀过后,两人走了进去。

    齐王爷脸色红肿,端坐在椅子上,皇甫煜站在一边。

    齐王爷看孟倩幽进来,明白了两人的目的,道:“皮外伤,无事,不用大惊小怪的。”

    “煜儿,你去命人煮些鸡蛋过来。”孟倩幽吩咐。

    皇甫煜不解,却也没有多问,转身,去屋外吩咐下人。

    “父王,把手伸出来。”隐隐约约看到齐王爷嘴角没有擦拭干净的血迹,孟倩幽猜测到了什么,对着齐王爷开口。

    齐王爷自认荣光一生,这回阴沟里翻船受了伤,面子上过不去,还想试图遮掩,闻言不动,道:“被刘墉那个老家伙掌风扫了一下,没大碍的。”

    “父王是想让我去喊母妃过来吗?”孟倩幽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却是**裸的威胁。

    齐王爷身体一僵,怒瞪了皇甫逸轩一眼,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责怪他怎么会娶了个这样的媳妇。

    读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皇甫逸轩莫名的想笑,嘴角也确实咧开了一下,随即又立刻合上,咳嗽了一声,给齐王爷找了个台阶;“父王,幽儿只是担心您,您还是让她把一下脉吧。”

    又瞪了他一眼,齐王爷才不情不愿的伸出手,搁在桌子上。

    孟倩幽坐下,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好一会儿,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随即恢复如常。放开手,道:“没什么大碍,我一会儿开个方子,命人去抓几副药吃下就好。”

    齐王爷也收回手,拒绝:“喝什么苦药汤子,我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就好了。”

    孟倩幽又是一句威胁的话出口:“那我去给母妃请示一下,她如果同意您不用吃药,儿媳自然是不会给您开的。”

    齐王爷气的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这十多年来,他和齐王妃一直是琴瑟和鸣,含饴弄孙,其乐融融,他可不想因为这样的小事再被齐王妃赶出院子,独自一人去那冰冷的书房里睡。

    无奈妥协,却也提出了一个条件,“不许告诉你母妃我受了内伤之事,就说是为了让我脸上的伤好的快一些。”

    皇甫逸轩轻笑,问:“父王,您觉得母妃会信吗?”

    齐王爷竟然耍起了赖皮:“我不管,这事你们想办法,若是让你母妃知道了,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想起他拿着棍子满府里追赶自己的情景,皇甫逸轩顿时笑不出来了。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孟倩幽抿嘴轻笑。

    下人很快煮熟的鸡蛋拿来。

    孟倩幽轻轻的剥开一个,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做了一个示范,对齐王爷道:“父王,您这样吧熟鸡蛋轻轻的在脸上来回滚动,等母妃回来时,您脸上的红肿会消失很多的。”

    “这个管用?”齐王爷迟疑,不相信的问。

    孟倩幽点头,声音里带着笑意,“最起码母妃看到您时不会吓到。”

    这明目张胆嘲笑的语气,气得齐王爷恨不得拿着鸡蛋朝着她脸上摔去,可惜呀,人家是儿媳妇,不是儿子,不会任意随他打骂的。

    像盯着仇人一样恶狠狠的盯着碗里的熟鸡蛋好一会儿,齐王爷才慢慢的伸出手。

    ------题外话------

    今日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