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10 后手 (二更)
    还没有碰到鸡蛋,皇甫煜的手从一边伸过来,拿起鸡蛋,快速的剥好了一个,讨好的递到齐王爷面前:“父王,给您。”齐王爷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接过,虽然满腹疑惑,却也照做,在脸上滚动起来。

    孟倩幽站起身,“父王,我去看看杰儿他们,一会儿药熬好了我派人给您送来。”

    记恨着她连着两次威胁自己的事,齐王爷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不在意,笑着走了出去。

    齐王爷抬头,看了皇甫逸轩一眼。

    那眼中的意思皇甫逸轩明白,这是又把这笔账算到自己头上了,心里哀嚎,礼都没行,径直转头追了出去:“幽儿,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齐王爷收回了目光,冷冷的哼了一声。

    皇甫煜听在耳朵里,心肝发颤,往齐王爷身后推了推,缩了缩身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大哥和大嫂走了,他可不能让父王把怒气发泄到自己的身上。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出了齐王爷的院子,先去了书房,写下了药方命周安去抓药。之后来到会客厅。

    这一会儿功夫,孟杰和孟清已经问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始末,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出手去对付武侯府的人。

    孟召几人也是气的不行,直嚷嚷着以后见刘滔一次打一次,打的他以后不敢出武侯府为止。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走进门时,正好听到了他们的话声。

    孟倩幽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灿烂到孟召几人见了,后背一阵阵发凉,连喊人都全部结巴起来:“姑姑”。

    “几位孟家的公子,本事大了,连武侯府也不放在眼里了,着实让我钦佩的很。”孟倩幽扫视了屋内的众人一眼,加重了“孟”字的语气。

    这下不但孟召四人,就连孟杰和孟清心里发颤,心肝乱抖的慌忙站了起来,看着孟倩幽的笑容,连咽了几口唾沫,小声,谨慎的喊:“姐姐。”

    皇甫逸轩摸摸鼻子,没敢说话,去了主座坐好。

    孟倩幽面带笑容的看了几人一眼,也去了座位上坐好。

    孟杰几人的心肝随着她脚步的移动颤的更加厉害。

    屋子里放了许多冰块,在这炎炎夏日清凉舒服。几人一瞬间却感觉热了起来,烤的几人额头上出了大颗的汗珠。

    孟倩幽犹自不放过他们,坐下以后笑着问:“几位孟家的公子,还有什么打算说出来我听听。”

    几人不敢说话,连大气也不敢出,会客厅里静的针落到地上都能听得清楚。

    皇甫逸轩假装咳嗽了几声,替几人解围:“那个,幽儿,是我让人喊了杰儿他们过去的。”

    “是吗?”孟倩幽头转向他,笑着问。

    皇甫逸轩心里发紧,甚觉尴尬,却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孟倩幽也跟着点了点头:“原来是世子的主意,怪不得孟家的几位公子敢这么嚣张。”

    这语气,这称呼,这神情,不但是孟杰几人,就是皇甫逸轩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孟倩幽转向孟杰等人,声音明明如常,却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森森的凉意:“几位公子,仗势欺人的感觉如何?”

    几人不敢说话,头垂的更低了。

    皇甫逸轩也不敢帮他们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

    屋内再次陷入寂静。

    良久,久到孟杰几人后背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孟倩幽才再次开口,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你们如果以后敢私自出手对付武侯府,看我怎么惩治你们。”

    几人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孟杰抬头,代替几人保证:“放心吧,姐,以后这事我们绝不提及。”

    孟清和孟召四人也跟着保证。

    孟倩幽点头,这才让几人坐下。仔细的扫视了几人一遍,问:“有没有受伤?”

    几人同时摇头:“没有。”

    孟倩幽转向孟杰,声音里有着严厉:“回去以后,不许告诉爹娘。”

    孟杰挠了挠头,没敢答应:“姐,今日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整个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大哥、二哥估计这会儿也知道了,不可能瞒得住爹娘的。”

    孟倩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孟杰下面的话没敢说出来。

    孟倩幽还欲再说话,外面响起管家的禀报声:“世子,世子妃,孟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来了。”

    “快让大哥、二哥进来。”皇甫逸轩说着,站了起来。

    孟倩幽也跟着站起来。

    孟杰几人也都跟着起来。

    孟贤和孟齐脸色不好的走进会客厅内,径直问孟倩幽:“我听说月儿受伤了,怎么回事?”

    “只是受了些惊吓,没有什么大事,大哥、二哥先坐下吧。”孟倩幽笑着道。

    所有人坐下。

    孟齐迫不及待的说:“我听人说,是武侯府的人故意把月儿撞下湖里的,是不是这回事?”

    孟倩幽还没有说话,孟胜抢先开了口,“是。”

    孟贤闻言,转向几人,问:“我听说你们几个今日也去了武侯府,出手了没有?”

    孟召点头:“出手了。”

    “打趴下了没有?”孟贤接着问,至于问的是谁,孟召几人心里清楚。

    挠了挠头,看了孟倩幽的脸色一眼,孟召小心翼翼的回道:“姑父没让我们几个动手,皓儿和睿儿把他扔到了墙上。”

    孟贤显然是有些不太满意,重重的哼了一声。

    孟倩幽哭笑不得,“大哥,这人都昏迷不醒了,你还想如何?”

    孟贤也不想如何,就是觉得心里面的那口气出不来,憋在心里难受。

    孟齐也是如此,恨恨道:“便宜他们了。”梦儿和月儿是他们从小疼宠大的,连个跤都没有舍得让她摔过,如今却差点丢了性命,这让他们心里的火突突的往外冒,怎么也压制不住。

    孟倩幽彻底无语了,无论是王府的人还是自己娘家的人,只要涉及到梦儿和月儿的事,根本就是失了理智,没了脑子,什么都不想的。

    皇甫逸轩开口,声音低沉,有着算计:“这件事不会就此算了的,我会让武侯府以后在京城里再也嚣张不起来的。”

    孟贤和齐听了,同时问:“需要我们帮忙吗?”别的不说,凭这些年孟家在京城里发展,积累的人脉,击垮武侯府的生意是不成问题的。

    皇甫逸轩摇头:“多谢大哥、二哥,不用你们出手,我自有办法。”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青鸾过来禀报:“主子,小郡主醒了。”

    孟召几人先迫不急待的站了起来,期待的看向孟倩幽。

    “去吧。”孟倩幽说了一句。

    话落,几人已然快速的冲出了会客厅。很快不见了身影。

    孟贤和孟齐也站了起来,道:“我们也过去看看月儿。”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站起来,头前领着众人来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召几人围着床上的皇甫曜月,问个不停,有问她感觉怎么样的,又问她想吃什么的,齐王妃让开了床前的位置,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孟召四人。

    又睡了一觉,皇甫曜月感觉好多了,笑着对几人道:“几位哥哥,我没事,明日就可以去找你们玩了。”

    孟倩幽进门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她这句话,笑着道:“明日恐怕不行,以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也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

    皇甫曜月大声地哀嚎了一声,小脸扭曲成一团,道:“娘哎,我会发霉的。”

    众人被她逗笑。

    见她没事,孟贤和孟齐放下心来。

    皇甫曜月看到了他们,眼睛一亮,如见到救星一般,一一喊过人后,声音里带着祈求和小心思:“大舅,我想姥姥、姥爷了,我今日随你们过去看她们可好。”

    孟贤又岂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笑着道:“我可没有告诉你姥姥、老爷你落水的事,你确定要跟我去看他们吗?”

    皇甫曜月当然不敢,要是真的让两位老人知道了,让他们跟着担心,自己的娘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小心思落了空,自然是泄了气,长长的哀叹了一声,噘起了小嘴,露出委屈和不甘的模样。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看过之后,见皇甫曜月真的是没有什么事了,孟贤和孟齐嘱咐了几句之后,看着天色不早了,带着人走了。临走时,孟倩幽一再嘱咐两人不要告诉孟二银和孟氏,免得让他们跟着操心。

    孟贤点头应下,却不敢保证,知道这事太大了,估计很难能瞒过他们。

    送走众人,孟倩幽回了屋子里,笑着对齐王妃道:“母妃,父王今日跟老侯爷过招,吃了点亏,您回去看看吧,月儿我来照顾。”

    齐王妃顿时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问:“你们父王受伤了?”

    皇甫逸轩没有回话,孟倩幽笑着回道:“受伤谈不上,只不过是脸上不小心的挨了一拳。”

    “这个老东西,整天在府里发横,怎么到了外面就不行了呢?”齐王妃明是埋怨实是心疼,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皇甫曜月笑出声来,逗弄齐王妃:“奶奶,你刚才的话我可是记下了,我会偷偷告诉爷爷的。”

    “哪用的着你告诉,等会见了面我也这样说他。”齐王妃脚步未停,声音里却有着笑意。

    皇甫曜月被噎住,吃惊的半张这嘴巴看着齐王妃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皇甫逸轩回来了,姜瑾也不好再呆在屋里,嘱咐了皇甫曜月几句后,也走了出去。

    孟倩幽亲自把她送出门外,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外,才低声吩咐青鸾:“派人去镖局送个信,就说你今日回去晚一些。一会儿跟我去做件事情。”

    青鸾立刻就想到了孟倩幽让她去做什么事,心里一喜,响亮的应了一声:“知道了,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