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 11 惊恐(三更)
    孟倩幽看了她一眼。

    青鸾这才响起皇甫逸轩在屋子里,吓得急忙捂住了嘴。

    可是已经晚了,皇甫逸轩全部听见了,嘴角露出了笑意。

    吃过晚饭,过了一个时辰后,亲自监督着皇甫曜月喝下了一副药后,和皇甫拾梦一起扶着她回了她们的屋子里,嘱咐她好好休息以后,便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青鸾已经跃跃欲试的在院子里等着了。

    孟倩幽回屋,看到皇甫逸轩也收拾好了自己,期待的看着自己。

    抿唇,没有说话,从衣箱里拿出自己好多年都没有穿过的夜行衣,穿好,径直转身出了屋子。

    皇甫逸轩跟在了后面。

    三人没有走前门,而是躲开府里的下人,从一侧隐蔽的墙头跃了出去。

    周安也是一身夜行衣,牵着几匹马等在墙外。

    四人动作利落的上马,孟倩幽一马当先,朝着武侯府疾驰而去。

    武侯府内一侧的院子里灯火通明,哀叫连连,正是那些受伤的府卫们居住的院子。此刻,几乎一多半的人都缠着纱布,痛苦出声。平日里他们受到重用,各方面的待遇是极其好的,可今日他们伤了残了,没有用处了,小侯爷仅仅请了几个寻常的郎中过来给他们包扎了一下,连个止疼的汤药都没有熬给他们喝,这些人受不住,痛呼声很大,几乎传遍了多半个武侯府。

    其实,他们还真是冤枉小侯爷了,并不是他不给他们医治,而是没顾得上,因为到现在老侯爷和刘滔,刘玉儿三人还未醒,小侯爷已经完全乱了分寸,不知如何是好了。

    停在隐蔽处,辨认了一下方向,孟倩幽带头朝着一个院落跃去。

    皇甫逸轩和周安无声的跟在后面。

    到了院落前,孟倩幽小声的对两人道:“这是女孩子的房间,你们两人等在外面。”

    皇甫逸轩和周安停住脚步,孟倩幽和青鸾跃了进去。

    刘玉儿的院子里,灯火甚亮,靠进门口的位置,候着几名大气也不敢喘的丫鬟。

    屋内,小侯爷夫人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昏迷不醒的刘玉儿,不停的用丝帕擦拭自己的眼泪。一天的功夫仿佛苍老了许多。

    屋内候着的贴身丫鬟,张了张嘴,想要劝说她,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几不可闻的微微叹了口气。在今日之前,小侯爷夫人是令人羡慕的,身份尊贵,儿女双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今日一天下来,形势却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女儿落水未醒,儿子被齐王府的小公子打成了重伤,虽无性命之忧,但是最起码要在床上躺一段时间。还有武侯府的护身符——老侯爷,如今也是躺在床上,半醒半昏迷。

    武侯府塌了天,小侯爷吓得手足无措,除了守着老侯爷之外,不知如何是好,小侯爷夫人也是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

    屋外有人影晃动贴身丫鬟看到了,却没有在意,以为是小侯爷那边又派人过来催问玉儿小姐的情况了。等看到进来的两人身穿黑衣,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时,察觉到了不对劲,张嘴刚要喊,却来不及了,被眼疾手快的青鸾点了穴道。

    小侯爷夫人感觉到了不对劲,抬头,看清眼前的情况,惊得张嘴就要大喊起来,青鸾再次出手,点了她的穴道。

    小侯爷夫人惊恐的瞪着大眼看着眼前的两人。

    孟倩幽微微一笑,拿过一张椅子放在小侯爷夫人面前,坐下,用手扒下了自己的面巾,笑着给她打招呼:“侯爷夫人,好久不见了。”

    小侯爷夫人眼里的惊恐慢慢扩大,扭头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儿,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急的额头顿时冒出了汗珠。

    孟倩幽笑容不变:“侯爷夫人不必惊慌,我今日来不是要你女儿命的,相反,我是来救她的。”

    小侯爷夫人自然是不信的,想要说话,可又发不出声音,急的不行。

    孟倩幽看懂了她的意思,笑着道:“我可以命人给夫人解开穴道,但夫人切记不可乱嚷,否则的话,我随时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这话小侯爷夫人信,连连眨眼睛,示意自己绝不会乱叫。

    孟倩幽给青鸾使了个眼色。

    青鸾出手,解开了小侯爷夫人的穴道。

    得了自由,小侯爷夫人的嘴张大,一声高喊马上就要出口。

    孟倩幽却浅笑吟吟的快速出手掐住了刘玉儿的脖子,笑着威胁:“侯爷夫人,我们可以比比是你的声音快,还是我的手快。”

    小侯爷夫人的喊声噎在了喉咙里。

    孟倩幽的姿势没变,和煦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嘲讽:“我说武侯府的小姐和公子怎么会做出背后害人的事呢,原来是武侯府的家教就是如此,将出尔反尔演练得纯熟。”

    小侯爷夫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嘴唇张张合合,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嘲讽一笑,放开了掐住刘玉儿的手,伸手从自己的袖袋里拿出了一颗药丸,放在了手心里,托举到了小侯爷夫人的面前,“玉儿小姐是惊吓过度,外加呛水导致昏迷不醒的,我手里的这颗药丸可保她服下后,很快醒来。”

    小侯爷夫人眼睛里一喜,手动了动,却有想到了什么,没有伸手,而是厉声问:“世子妃这个时候不是专程过来送药的吧?”

    孟倩幽点头。笑容不变,声音柔和,:“侯爷夫人聪明,我的确不是来送药的,相反,如果不是今日世子带人重创了侯爷府,我可能今日会悄无声息的要了玉儿小姐的命。”

    小侯爷夫人大惊,脸色霎时就白了,身体移动,挡在了刘玉儿面前:“你休想,要想杀了我女儿,先杀了我。”

    孟倩幽把药收起,在小侯爷夫人热切的目光中,慢腾腾的把药丸放回了自己的袖袋里,才笑着道:“侯爷夫人真是急性子,没听到我前面说的话吗?我家相公既然已经重创了武侯府,我自然是不会在要了玉儿小姐的命了。”

    眼睁睁的看着孟倩幽把药丸放回了袖袋里,侯爷夫人恨不得直接上前抢过来,可是她不敢妄动,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武功在孟倩幽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一名武功高深的丫头,听了孟倩幽的话,立刻急声问:“那你想做什么?”

    “我虽然不会要了玉儿小姐的命,可是她故意撞我女儿下水的这笔账不能不算,所以,我给侯爷夫人一个选择。”

    “你说?”小侯爷夫人迫不及待的说道。

    “很简单,从此以后,我不想再在京城里看到玉儿小姐。”孟倩幽笑着道。

    小侯爷夫人惊醒的瞪大了眼,问:“你什么意思?”

    “夫人是聪明人,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您不明白吗?”孟倩幽笑着反问。

    连咽了几下口水,小侯爷夫人顶了回来:“你休想,死也不会让玉儿离开我身边的。”

    “是吗?”孟倩幽满不在意的反问了一句,随即不紧不慢的开口:“如果夫人自己送走,玉儿小姐还能有一个好去处,如果让我出手,那玉儿小姐”说到这,顿住,看着小侯爷夫人睁大的眼睛,笑眯眯的接着说道:“那玉儿小姐就只有伴着青灯古佛了。”

    小侯爷夫人的身体晃了几晃,差点站不稳,跌到在地上,咬牙切齿的怒声嘶吼:“孟倩幽,你不要太过分,你齐王府不好惹,我们武侯府也不是吃素的。”

    “那是以前,”孟倩幽也提高了声音,一字一句慢慢的说道:“自今日起,武侯府会没落下去的。”

    “你”小侯爷夫人气得胸膛起伏,怒瞪着她,却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她知道,孟倩幽说的是事实,今日一战,武侯府伤了元气,几年之内是缓不过来的。如果老侯爷再有个什么事,武侯府就是真的没落了。

    孟倩幽看着小侯爷夫人,笑着问:“如何,我的条件夫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权衡了半天,小侯爷夫人心里已经妥协,却还是死撑着问。

    孟倩幽幽幽一笑,道:“答应了,我给你药丸,玉儿小姐醒来,明日你送她走,至于送去哪儿,我不干涉。不答应,我立马派人送玉儿小姐去她该去的地方。”

    “你”看着她笃定而又逼迫的神色,小侯爷夫人再一次说不话来。胸膛急剧的起伏了半晌,才咬牙,伸出手,从牙缝里逼出两个字:“拿来!”

    孟倩幽没动,看着她的眼睛,道:“夫人可要想好了,如果答应了我而又没有做到,恐怕玉儿小姐的下场会更惨。”

    “少废话,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赶快把药丸拿来。”小侯爷夫人怒道。

    孟倩幽没有在意她的态度,伸手入了袖带,拿出了药丸,放在了她的手里,“明日辰时以前,我要看到送玉儿小姐的马车出城,如若没有,这武侯府我既然能来第一次,就能来第二次。”说完,也不看小侯爷夫人发灰的脸色,站起身,走人。

    小侯爷夫人攥紧了手中的药丸,眼光像刀子一样射向孟倩幽的后背,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了。

    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孟倩幽却丝毫没有在意。我的女儿,任何人都不能随意欺辱。要是小侯爷夫人敢出尔反尔,不介意同时送她们母女两人一程。

    候在院外的皇甫逸轩看到她出来,迎了上去,低声问:“还去别处吗?”

    “当然,刘公子被皓儿和睿儿打成了重伤,我们总该去探望一下,要不然会被别人说我们齐王府的人不懂礼数的。”孟倩幽道。

    皇甫逸轩了然一笑,用手指了指,孟倩幽刚才进去刘玉儿的院子时,他已派周安去打探刘滔的院子了。

    几人同时朝着刘滔的院子里跃去。

    许是看过大夫以后,吃过药睡下了,刘滔的院子里很安静,只有门口有两名值夜的下人,头一点一点的在打瞌睡。

    周安和青鸾一人一个点了穴道。

    然后守在门边。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走进屋子里。

    屋子里点了两盏灯,亮堂的很。两人一进门,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刘滔,闭着双眼。许是药效发挥了作用,睡得很沉。

    孟倩幽伸手从袖带里拿出了一个药丸,放入皇甫逸轩的手里。

    皇甫逸轩意会,走到床边,点了刘滔的穴道,用手撬开他的下巴,将药丸放入了他的嘴里,等看到他无意识的吞咽动作以后,才放手,走到孟倩幽面前,低声道:“好了,走吧。”

    几人出了武侯府,看了看夜色,吩咐周安送青鸾回镖局以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才骑着马回了王府。

    脱下夜行衣,清洗完,两人躺在了床上,皇甫逸轩才开口问:“幽儿,你是否责怪我今日让杰儿他们过来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