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13 这衣服能穿吗(二更)
    皇甫逸轩很快听到了这一消息,嘴角露出笑意,心情很好的继续去做自己的事。

    齐王爷回府后,没有去齐王妃的院子里,而是直接去了后花园的凉亭里,倒背着手站在里面,望着偌大的鱼池,还有这些年来自己精心饲养的各种各样名贵的鱼,默不作声。

    良久,出声,命令:“去给我拿鱼竿来。”

    候在身边的下人一愣,没有动弹,自从这鱼池建好以后,齐王爷想方设法的命人从全国各地搜罗来不少的名贵的鱼,当成了心肝宝贝一样,命人每天精心的饲养,今日突然要鱼竿,是想钓鱼吗?

    他这一愣神,齐王爷感受到了,威严的声音响起:“怎么,我说的话没听见吗?”

    下人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应声,匆匆忙忙的去拿了鱼竿和鱼饵来。

    齐王爷接过,走出凉亭,在鱼池边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将鱼饵放好,鱼竿抛入了鱼池中。

    许是从来没有人敢来鱼池钓鱼,鱼池的鱼儿不知危险是何物,看见有鱼饵入池,纷纷的游过来争相抢夺,很快便有鱼儿上钩。

    齐王爷抿唇不语,看着鱼儿上钩,猛力拉起,拽出了一条精贵的鱼儿。

    鱼儿被吊起,意识到了危险,在鱼竿上死命的挣扎。

    齐王爷坐在原地不动,高高举起鱼竿,盯着上面死命挣扎的鱼儿一言不发。

    奉命饲养这些鱼的下人心疼的不行,可也不敢吭声,唯恐惹怒了齐王爷,自己的下场比这些鱼儿还惨。

    看着鱼儿慢慢没有了挣扎的力气,齐王爷把他从鱼竿上摘下,随手扔入一旁下人准备好的水桶里,继续甩饵钓鱼,速度很快,一条接一条,似乎是上了瘾,根本停不下来。

    候在一旁的下人疼的心在滴血,恨不得出声去警告那些鱼,不要再过来了,再过来就没有命了。

    可惜,他不敢,即使他敢,鱼儿也听不懂。所以,好多鱼前仆后继的继续上钩,以至于齐王爷没用多大的功夫就钓了满满的一大桶。

    齐王爷似乎是意犹未尽,下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噗通”一声跪在齐王爷身边,声音里带着哭意:“王爷,不能在钓了,这些鱼,这些鱼可都是您精心养了好多年的珍稀品种呀。”

    齐王爷转头,看向他,声音里有些凉意,在这炎热的夏日,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心疼了?”

    下人看了在水桶里依然这在挣扎的鱼儿,咬牙,点头:“奴才养了它们这些年,有感情了。”

    齐王爷收回了目光,收起了鱼竿,道:“如此,本王就不钓了。”

    下人狂喜,“谢谢王爷。”

    “不必。”齐王爷站起身,声音里流露出心疼,却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鱼太多了,钓起来很麻烦,我一会儿命人去交好的府邸传话,有是想要的,尽管派人来拿。”

    话落,不再看鱼池里的鱼一眼,抬脚往前院走。

    下人跌坐在地上,睁大了双眼,看着齐王爷越走越远的背影,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将这些鱼送人。

    孟倩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愣了一愣,随即了然。抿唇,沉思一下,吩咐青鸾:“你去给大少爷传信,就说让他尽快把庄子里的鱼池修缮一下,把王府里的鱼挪去庄子里。”

    青鸾应声,快步而去。

    孟贤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蹙起。

    孟家就是一个庄户人家,搬来这庄子里十多年了,还是过着农家人的日子,对于养鱼这种高雅的消遣,他们从来没有动过这样的心思,有那功夫,还不如去地里多种几棵土豆呢。可想在孟倩幽传来消息,自然是有她的用意,孟贤考虑过去,点头,“回去告诉小妹,我即刻命人弄好鱼池。”

    青鸾回来禀报,孟倩幽立刻起身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对齐王爷道:“父王,我娘家那边早就想要养些鱼,既然父王这鱼池里的鱼不要了,送给我娘家人可好?”话落,又补充了一句,“府里专门饲养这些鱼的下人我也想替我娘家人讨过去。我娘家人没有经验,我怕他们养不好。”

    齐王爷没说话。

    孟倩幽站在原地,静静的等着。

    好一会儿,齐王爷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孟倩幽谢过,转身出了屋子。

    齐王爷在后面,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心里有着不满,这儿媳妇以前看着是个机灵的,任何时候,一眼就能看透自己要做什么,怎么今日就傻了呢,不知道这些鱼是他的心爱之物吗,也不说一句让他时常过去看看的话。

    孟倩幽不是没想过这样说,可她又觉得,齐王爷应该明白她把这些鱼挪去自己娘家饲养的目的,说不说都是一样的。

    晚上回府,皇甫逸轩听了这个消息后,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也想通了齐王爷这样做的目的,笑着摇头,道:“见过宠孩子的,没见过父王这样宠孩子的。”

    皇甫煜则不同了,听了这个消息以后,先是惊诧,不解,等听了姜瑾的话,明白齐王爷这是要把鱼池腾干,准备给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建泳池的时候,心里不平衡了,嘟囔:“不行,父王太疼孙女了,我们只有一个皓儿,太吃亏了,我们也要一个女儿。”

    姜瑾听了,摇头失笑,以为他说的是笑话,没想到晚上皇甫煜果真缠了她一晚上,避子药也没吃,立志非要生个女儿不可。

    几日后,孟贤亲自领着装满了无数大桶的十几辆马车过来了,候在了王府后门。

    孟倩幽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禀明了情况以后,便去了鱼池边,指挥着众人连水带鱼慢慢的全部装进了桶里。

    齐王爷坐在屋子里,似乎也听到了后院鱼池边那喧闹的嘈杂声,有些心烦意乱,坐立不稳。咬牙,站起来,想要去看看,刚走了两步,想到了什么,又转身走了回来。

    如此往来了几次,齐王妃心疼了,劝他:“你若是真舍不得,这鱼池就留着吧,梦儿和月儿是女孩子,这游泳的事不学也罢。”

    她这样一说,齐王爷反而不心焦了,四平八稳的坐回了椅子上,摇头:“不行,这一次月儿落水,有尧儿和皓儿在身边,才捡回了一条命,如果以后没有人在身边,她再落水了怎么办,我不会允许那种事情再发生。”

    齐王妃幽幽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他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力道刚好的给他按摩,轻声安慰:“既然如此,你也别在心焦了,大不了等孩子们学会了,长大了,我们再去把这些要回来,反正亲家也不是外人。”

    齐王爷没有说话。

    齐王妃也不再出声,专心的给他按摩。

    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齐王府里的鱼全部被运去了城外的庄子里。

    皇甫巽中间也听到了消息,几次起身,想要来王府里讨几条稀有的鱼放入皇宫里的鱼池里养,可想起齐王爷那日的眼神,终究是没有胆子过来,每日想的抓心挠肺的。

    鱼池被清干净了,喧闹了半个月的王府后院也清净下来,齐王爷这才迈步走进了后花园,来到鱼池前,看着空空如也的鱼池,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众伺候他的下人谁也不敢说话,静静的候在他的身后。

    齐王爷有些嘶哑声音响起:“两日之内,把这鱼池清洗干净。”

    众人应声,四散而去,拿着各种工具开始清理鱼池。

    这个工程比较浩大,又过了许多天,才清理干净,然后是封底,砌玉石砖,等把鱼池改造成泳池以后,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在这期间,孟倩幽画了几张游泳衣的图,给了齐王妃,让她帮忙给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做出来。

    齐王妃刚开了图纸的时候,吓得差点拿不住,抬头,惊讶的看着孟倩幽:“幽儿,这、这、这”

    “母妃,孩子们学游泳,总不能穿着厚厚的衣服下去吧,这样的衣服既轻便又合适,您帮忙多做几件吧。”

    “可、可是”齐王妃自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想法呆板的人。对于孟倩幽教导孩子们的一些超前的想法她都能接受,可看着这衣不蔽体的衣服,她真的是觉得自己接受不了,试探着商量:“幽儿,要不然我稍微给她们改一改,只要游泳时不碍事就行了。”

    孟倩幽也不好太强硬,只得点了点头:“母妃,你先做一件出来,我们看看如何,再做下面的。”

    齐王妃点头,两日后,就把做好的泳衣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看后,哭笑不得,好家伙,不但是长袖,还完全包裹住了身体,要真是穿了这样的衣服下水,别说学游泳了,就是在水里,连个动作也伸展不开。

    看她的表情,齐王妃也知道自己做的这个不合适,可是她已经尽量做的省事了,再省事就该露胳膊露腿了,女孩子,可不能穿成那样。

    孟倩幽耐下性子,用了一天的时间劝说齐王妃勉强答应下来,按照她给的图纸先做两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