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14 出征(三更)
    孟倩幽无法,只得找了姜瑾偷偷的在自己的屋子里做。

    这十多年,姜瑾受孟倩幽的耳熟目染,思想也没有那么迂腐了,在看了图纸稍稍惊讶一瞬后,立刻就裁好布料,穿针引线的做了起来。

    孟倩幽终于松了一口气,此刻有些后悔自己不会针线活计了,要不然,这泳衣早就做成了,孩子们也开始学游泳了。

    泳衣做好,一大两小三件,大的是孟倩幽的,小的是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的。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拿到泳衣,惊得眼睛睁得老大,“娘,这衣服能穿吗?”

    “这是让你们学游泳的时候穿的,在水里轻便,不碍事。”孟倩幽笑着解释。

    两人对看了一眼,又重新看了看手里没有几块布料的泳衣,心里同时出现了一个念头:要是爷爷知道了她们穿这样的衣服,会不会立刻派人把刚修好的泳池给拆了,以后再也不允许她们学游泳。

    不管众人怎么诧异,泳衣做好的当天晚上,清空了后花园里的所有人,命家里的丫鬟放下手里的活计,守在后花园的周围,让青鸾监督着,孟倩幽带着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来到了泳池边。

    池水清澈,温暖怡人,孟倩幽在池边预先搭建好的换衣服的地方换好泳衣以后,走出来,笑着让两人进去也换下来。

    两人扭扭捏捏的进去换好,却没有像孟倩幽那样大摇大摆的出来,而是把自己的外衣套在了外面,躲躲闪闪的走了出来。

    孟倩幽摇头失笑,扭头慢慢的下水,然后对两人伸出手:“你们也下来吧,娘扶着你们。”皇甫曜月自从落水以后,心里有了阴影,听了孟倩幽的话,身子悄悄往后退了一些,躲在了皇甫拾梦的后面。

    皇甫拾梦伸出手,递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抓住,慢慢引导她站在了水里,水池不深,到达皇甫拾梦颈部的位置。皇甫拾梦站好,回头,也伸出手,道:“月儿,下来吧。”

    躲不过,皇甫曜月深吸一口气,走到水池边,在孟倩幽和皇甫拾梦的牵引下,慢慢下了水池。

    温暖的池水冲击着她的身体,和那日落入冰冷的湖水中感觉不一样,皇甫曜月神经放松了下来,紧绷的身体也跟着放松了。

    让两人适应了一下在水里的感觉,孟倩幽开始教导她们游泳的技巧,不断的给她们做着示范。

    看孟倩幽像条自由的鱼儿一样,在水里游来游去,两人惊奇不已,跃跃欲试。

    一个时辰以后,两人竟然能以狗刨的姿势游两下了,两人欣喜不已,水池里飘荡着她们欢乐的笑声。

    齐王妃一直不放心,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过来看看。刚进后花园,就听到了两人欢快的笑声,嘴角不自觉的也跟着露笑意,快走了几步,到了水池边。

    孟倩幽听见动静,抬眼望去,看清是齐王妃,笑着喊人:“母妃。”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也听见了,齐声带着笑意的喊人“奶奶。”

    见两人神情高兴,没有任何惧怕的样子,齐王妃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笑着问:“学会了没有?”

    两人先后点头,一副自豪的口气:“嗯,学会了。”

    齐王妃惊讶:“这么快?”

    皇甫曜月身体放平,在水里扑腾了几下,身子朝前移动了一些:“奶奶,你看。”

    齐王妃惊奇的睁大眼,声音里带着兴奋:“月儿,你们是真的学会了。”

    皇甫曜月高兴的点头,语气里难掩兴奋:“奶奶,池水很暖和,您也下来和我们一起吧。”

    齐王妃急忙摆手:“不行,不行,奶奶老了,学不了这东西。”话是这样说,可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池水瞟了几眼,眼里也露出羡慕。

    孟倩幽看的清清楚楚的,笑着道:“母妃,你这正当年,哪里就老了,等明日晚上我们再来的时候,去您房里喊您。”

    齐王妃还是推脱:“不行,不行。”

    皇甫拾梦笑了起来,调皮的问:“奶奶,你是觉得学游泳不行呀,还是觉得穿这样的泳衣不行呀。”

    齐王妃有些红了脸。

    皇甫曜月发出清脆的笑声,诱惑,“奶奶,这大晚上的,没人会看到的。而且,这池水特别舒服。”

    齐王妃有些心动了,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皇甫拾梦再接再厉:“娘,您做几个漂亮的姿势,让奶奶看看。”

    孟倩幽闻言,身体翻转,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在水里游了起来。

    齐王妃惊奇的睁大眼,心里思量着明日一天自己能不能把适合自己的泳衣做出来。

    时辰不早了,被催促上岸的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还有些意犹未尽,央求孟倩幽明日早点过来。

    孟倩幽应下。

    几人各自回屋去休息。

    齐王妃回去后,齐王爷还没有睡下,坐在椅子上等着消息。齐王妃刚一进屋,他便迫不及待的问:“如何?”

    齐王妃的声音里有着笑意:“很好,梦儿和月儿很高兴,说是明天晚上早点过去学。”

    齐王爷点头。

    第二日晚,吃过晚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就率先跑来齐王妃的院子里,孟倩幽随后赶到。

    齐王爷也在,不解的看着三人。

    皇甫曜月上前,挽住齐王妃的胳膊:“奶奶,走吧。”

    白日琢磨了一天,齐王妃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妥,所以没有动手做泳衣,闻言笑着摆手:“你们去吧,奶奶不去了。”

    两人不愿意,正准备死磨硬泡求得齐王妃答应,孟倩幽开口:“梦儿,月儿,既然奶奶没空,我们过去吧。”

    两人不情愿的放开手,去了后院的泳池。

    齐王爷有所察觉,问:“她们是找你有事吧?”

    齐王妃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把昨日三人让自己也跟着学游泳的事情说了。

    齐王爷没有说话。

    齐王妃没有打算去,心里也不发虚,径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齐王爷开口,完全的支持:“难得你也有爱好的东西,想去就去吧。”

    齐王妃要倒水的手微顿了一下,抬头诧异的看着齐王爷。

    齐王爷有些不自在,轻轻咳嗽了一声,起身,“刚吃过饭,我去府里溜达一圈。”说完,倒背着手走了出去。

    齐王妃收回了目光,放下了茶壶,起身,快速的拿出孟倩幽画给自己的那几张图,挑选了一个式样比较保守的,拿出布料剪刀,裁剪了一件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齐王爷无比的后悔自己当初做的这个决定。因为,不仅两个孙女见不到人影了,就连齐王妃吃过晚饭以后,也看不到人,以至于自己就像个孤寡老人一样在屋子里凄凉的坐着,默默的望着油灯,后悔着自己的决定。

    好在他这种凄惨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一个月后,天气渐凉了,齐王爷终于找到了了完美的理由,阻止几人在再去下水,“池水太凉了,以后不许再去游泳了。”

    几人自然是听从。

    王府里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几个孩子每日去国子监,皇甫逸轩则是继续忙于朝事,孟倩幽管理着所有的生意。齐王妃晚上也不再出屋了,坐在屋子里陪着齐王爷。

    一家人的日子过的平淡而幸福。

    一晃几个月过去。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十三岁了,出落的越发俊俏和水灵,一直在悄悄的关注着两人成长的人们开始坐不住了。

    首先是文泗夫妇,再者是包一凡夫妇,还有被齐王爷挥着棍棒打出府去,一连好几年不敢上门的孙良才。如今见孩子大了,纷纷以各种借口,领着自己的儿子上门,美名其曰让孩子们多聚聚,以后好互相帮衬,实际上暗地里嘱咐自己的儿子,一定要讨的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的欢心,不论哪一个,一定要争气,给自己娶回家来一个。

    王府里一时是空前的热闹。

    而朝堂上却不再安宁了。因为鹰国在骚扰了这么长的边境,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的时候,对边关发起攻击了。

    看着边关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奏报,皇甫巽当即召集了文武百官商议。

    武国这些年无战事,蓄养多年,兵强马壮,打它一个小小的鹰国,是轻而易举的事。所有的人包括那些文臣,也全部同意出战,事情就此定下,由大将军褚文杰领兵,武状元孟清随同,两日后领兵,去往边关支援。

    消息传回孟家,孟中举惊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颤抖着花白的胡须问孟杰:“这是真的,清儿真的要随大军出征?”

    孟杰点头,声音有些沉重:“旨意已下,两日后同大军一齐出行。”

    老孟氏也惊慌的不行,急的迈着小脚在屋子里团团转,不停的嘟囔:“那刀剑无眼,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孟二银和孟氏也有些站立不稳,当初孟清考中了武状元,凭着皇甫逸轩的权势,原本可以给他安排一个内城的职位的,可是孟清不愿意,执意要去军中历练,皇上同意了他的请求,将他安排在了褚文杰的手下,孟清也不负家人的期望,几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小的副将慢慢爬到了副元帅的位置,一家人曾为此自豪过,可今日却成了他不得不去边关的枷锁。

    孟家一家人愁眉苦脸。

    皇甫逸轩也是有些担心,晚上回了府里后,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孟倩幽见此,开口问:“是出了什么大事吗?”

    皇甫逸轩看向她,犹豫了一瞬,点头:“今日皇上收到了八百里加急,鹰国终于忍耐不住,对边关出手了。”

    “皇上如何决议的?”

    “让舅舅领兵出征,两日后出发。”

    孟倩幽顿了一下,出声安慰:“不用担心,舅舅身体强健,经验丰富,不会有事的。”

    皇甫逸轩抿唇,微微思量了一下,看着孟倩幽的脸色说:“我担心的不是舅舅,我担心的是清儿,他作为副元帅,是必须要跟着大军出征的。”

    孟倩幽只是稍微惊愕了一下,随即笑着道:“清儿既然当初选择了去军营,那为国出征就是他的责任,没什么好担心的。”

    “可是”

    “没有可是,你也不必担心,清儿武功高强,又在军中历练了这么多年,不会有事的。”

    皇甫逸轩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我明日要回一趟娘家,你也随我回去吧。”孟倩幽说道。

    皇甫逸轩点头,应下。

    皇甫曜月有事正好过来两人的屋子里,听了两人的谈话,眼里有光闪过,打开珠帘走了进去,“爹、娘,明日国子监里无课,我想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姥姥。”

    “梦儿和睿儿也无课吗?”孟倩幽问。

    皇甫曜月点头。

    “好,叫上他们,咱们全家都去你姥姥家。”

    皇甫曜月欢喜的应声,跑去告诉了两人这个好消息。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重生之田园辣妻种田+经商。作者:香香大小姐

    本文讲述的是一个外表斯文儒雅,内心萌贱逗逼的真世子伪庄主耍贱卖萌,只为了勾引爱人求关注的故事,也是一代年轻才相的庄园追妻之路。更是现代商界黑马“小辣椒”的异世重生成小孤女,努力活下去再创业并崛起的故事。简介简单,内容精彩,喜欢的亲们请移步正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