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17 女扮男装(三更)
    皇甫皓很快被接了回来。

    姜瑾在府门口等着了,等皇甫皓下来马车,领着他直接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娘俩进屋,皇甫皓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行过礼:“大伯,大伯母。”

    两人微微点过头。

    皇甫煜开口,“皓儿,你月儿妹妹悄悄跟着大军去了边关,父亲想要派你去追上她、保护她,你可愿意?”

    他的话落,姜瑾猛然抬头看向他,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

    皇甫皓却在一愣之后,恭敬回道:“回父亲的话,保护月儿姐姐她们是孩儿的责任,孩儿愿意。”

    “好,回去收拾一下自己的行装,立刻出发吧。”皇甫煜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嘱咐,就要这么打发皇甫皓去追皇甫曜月。

    “相公。”姜瑾忍不住了,呼唤出声。

    皇甫煜看向她,眼睛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决定。

    姜瑾和他生活了十几年,对他的一言一行十分的了解,看他这副神情,就知道他已经决定了,没有了更改的余地,到嘴的想要阻止的话在舌头边打了一个转,咽了回去,换成了另外一句:“我帮皓儿去收拾一下行装。”

    “去吧,我随后也回去。”

    母子两人回了自己的院子,姜瑾拉住皇甫皓的手,问:“皓儿,你跟母亲说实话,你愿不愿意去边关,你若不愿意,母亲便去悄悄的给你大伯母说一声。”

    在这府里,皇甫煜不怕齐王爷,不怕皇甫逸轩,独独怕孟倩幽,只要孟倩幽开口,皇甫煜就没有敢违背的事。

    皇甫皓站直了身体,收敛的神色,郑重的回道:“母亲,孩儿愿意。”

    “你真的愿意?可你的岁数还小,万一路上遇到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姜瑾看着面前神情坚定的儿子,眼里有着担忧和不舍。

    “娘,孩儿不小了,遇事会冷静处理的,这次就当孩儿出去历练了。”

    姜瑾没有了话说,眼眶有些发红。

    皇甫皓出声安慰:“娘,你不用替我担心,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

    话是如此,可皇甫皓总归年纪还小,又没有出过远门,姜瑾实在是放心不下。

    皇甫煜进门,看到这幅场景,道:“你不用担心,大哥和大嫂已经做好了安排,月儿和皓儿不会有事的。”

    皇甫逸轩手里有以一顶十的精卫,想必他们不会让皓儿单独上路的,想到此处,姜瑾的心才放下了一些,红着眼眶,开始给皇甫皓收拾行装。

    皇甫煜想要嘱咐几句,可这么多年,他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去过清河县,还是被许多的暗卫保护着去的,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上前拍了拍皇甫皓的肩头,憋出一句:“父亲相信你。”

    皇甫煜走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商议了一下,做了一个部署,命周安即刻去挑选了几名精卫过来,护送皇甫皓去往边关。

    这边还没有准备好,皇甫拾梦走了进来。

    看她的神色,孟倩幽就知道她想的是什么,蹙眉,开口询问:“梦儿,你想好了吗?去边关路远,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危险的情况。”

    皇甫拾梦抬起小脸,让皇甫逸轩和她看清自己坚定的神情:“娘,我是姐姐,照顾月儿是我责任,您放心,等找到了她,我会立刻带她回来的。”

    “月儿不声不响的出走,你爷爷、奶奶,已经承受不住了,你若想也跟着去,自己去跟他们说吧,若是他们同意了,爹娘没有意见。”孟倩幽道。

    皇甫拾梦咬了咬唇,转身走了出去。

    没有料到一向乖巧听话的皇甫拾梦也会想要去边关,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也不知皇甫拾梦是如何央求的齐王爷和齐王妃,半个时辰后,齐王妃眼眶红红的领着皇甫拾梦过来了,一开口就问:“你们都安排好了没有?”

    “安排好了,精卫时刻随行,母妃不必担心。”皇甫逸轩站起来,回道。

    齐王妃紧拉着皇甫拾梦的手不放,声音里有着哽意和埋怨:“你说说你们是怎么当爹娘的,孩子做这样危险的事也不知道阻拦一下。”

    这话里的意思,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都听出来的。是让两人拦下皇甫拾梦,不让她去。但是两人刚才已经答应了,现在哪能出尔反尔,只得装傻,装作没听懂齐王妃话里的意思。

    这么明显的暗示两人都听不出来,齐王妃知道,两人这是已经拿定了主意了,以从未有过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两人。

    两人不敢说话,同时低下了头,躲避她的眼光。

    齐王妃无法,只得收回了目光,絮絮叨叨的,翻来覆去的又嘱咐了两刻钟,直到皇甫拾梦都要把她说的话倒背如流了,才停住了话题,亲自去了她的屋子里,帮着她收拾行装。

    皇甫皓收拾好了行装,皇甫煜和姜瑾领着他过来给两人辞行,听闻皇甫拾梦也要跟着去,愣住。随即皇甫煜不置信的问:“大哥,大嫂你们两人心也太大吧,月儿悄悄跟着去了边关,我们事先不知道,没有办法。可是你们怎么还舍得让梦儿也跟着去受苦?”

    “孩子大了,有了她们自己的想法,我们也阻拦不住。”孟倩幽幽幽回道。

    皇甫煜不愿意了,张嘴还要反驳回去,姜瑾伸手悄悄拽了下他的衣袖,示意他别这样冲动。

    皇甫煜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想要把心里的火压下去。月儿和梦儿是父王和母妃的命根子,一个去了边关,已经让他们很牵挂了,要是两个都去了,父王和母妃以后可怎么办呢?想到这,心里的火气不但没压下去,反而更大了,头一次强硬的高声道:“我不管,你们必须阻止梦儿也跟着去。”

    “父王和母妃都同意了,我和你大哥能阻拦的住吗?”孟倩幽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皇甫煜愣住,不相信的反问:“父王和母妃同意梦儿也去?”

    “要不然呢,你以为我和你大哥敢私自答应?父王打人的手法可是越来越娴熟了。恐怕到时不但是你大哥,连我也不会避免的。”

    父王和母妃也同意了,皇甫煜惊得张大了嘴巴,没有再说出话来。

    齐王妃陪着皇甫拾梦收拾好,又回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看到皇甫皓的行装,又红了眼眶,却也没有再阻拦,同样的嘱咐了皇甫皓一番。

    孟倩幽把准备好的药丸,分别交给了两人保存好,说:“这些药丸,你们都识得的,我就不多说了,一定要记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两人应下。

    孟倩幽又给了他们一些百两的银票放好,然后把一些小额的银票和散碎的银两放入了两人的袖袋里,嘱咐:“人心险恶,什么样的人都有,切记,财不外露,免得为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两人再次应下。

    嘱咐完,几人送两人出府。

    齐王爷已然倒背着手站在了府门外。

    皇甫拾梦跑上前去,挽住齐王爷的胳膊,轻声细语的安慰:“爷爷,您不用担心的,我很快带着月儿回来的。”

    齐王爷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的:“早去早回。”

    皇甫拾梦重重点头,漾起纯真的笑容:“我不但会带月儿回来,还会给爷爷、奶奶带回了好东西。”

    齐王爷的眼眶有些发酸,为了避免自己流出眼泪,收回了手,沉沉的说了一句:“走吧。”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一一给众人道别后,翻身上马,高扬马鞭,马儿疾驰而去。

    十多名精卫随后跟在了后面。

    齐王爷同时也对着空中吩咐:“保护好小郡主,如果她们有闪失,你们提头来见。”

    暗处传来应声,有几条身影从暗处跃出,上了一旁准备好的马匹,也跟了上去。

    直到这十数骑看不见了,皇甫逸轩才收回了目光,道:“父王,母妃,回府吧。”

    瞥了他一眼,齐王爷转身走进府内,齐王妃跟在后面。

    走了没几步,齐王爷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从今日起,你们在自己的院子中用饭吧,别在我们面前晃悠。”

    话落,走的更快。

    齐王妃低着头,紧紧的跟在后面,连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

    四人不约而同的停住脚步,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回廊的转弯处,皇甫煜才试探的问出声:“我们这是被嫌弃了吗?”

    哪里是嫌弃,是被迁怒了。两个孩子,从小离开最多的一次,也只不过是那一年跟着孟氏他们回了趟清河县老家,来回总共用了半个月,即使那样,齐王爷和齐王妃也像丢了魂一般,魂不守舍了半个月。这次,几人去边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齐王爷不生气才怪。怪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有阻拦住两个孩子,怪皇甫煜自作主张让皇甫皓去寻找皇甫曜月。

    不管府里的人如何,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悄悄出了城的皇甫曜月,就想脱缰了的马儿一样,呼吸着新鲜着空气,惬意的在大路上策马扬鞭。

    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即使褚文杰在面前,也认不出来了,因为她换了一身男子的衣服,头发高高的束起,用孟倩幽交给她的化妆的方法,把自己的脸和颈部涂黑了一些,乍一看,就是一个少年郎,哪里还有半分少女的影子。

    皇甫曜月虽然兴奋,但是也没有失了理智,纵马扬鞭了一段路,释放了自己无与伦比的兴奋的心情后,便放慢了脚步,等着大军慢慢赶上来,好与大军一起同行。

    先不说边关路远,她不认得路,就说这一路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她也是应付不来的。但是她也不会傻到跑去军营,找舅姥爷和清儿舅舅,爹娘肯定会派人给他们传信,到时候他们要是把自己送回去,自己这一番功夫不就白费了,最少也得等到快到边关的时候,再去找他们,那时候,他们就是想送也没有那个时间了。

    一边想着,让马儿慢慢悠悠的前行着,等看到大军过来,带起的漫天尘土时,神情一喜,不紧不慢的跟在了一侧。

    如此,到了晚上,看到大军驻扎在什么地方以后,皇甫曜月才打马,去了最近的小镇,找了一间干净的客栈住下。

    第一天出门,难免兴奋,随意的吃过晚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到隐隐约约传来子时的打更声,才有了睡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很沉,等睁开眼睛时,天光已经大亮,让光透过窗棂照了进来。

    皇甫曜月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匆匆忙忙的穿好外衣,拿好东西,就跑出了房门,快速的结了房钱,接过小二手里的缰绳,催着马儿来到昨夜大军驻扎的地方。

    哪里还有半丝大军的痕迹,皇甫曜月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