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18 遇黑店(一更)
    停在原地,略微思索了一下,皇甫曜月催动马儿沿着大路朝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打听。

    一个半时辰后,再次追上了大军。

    悄悄松了一口气,放慢了马儿的脚步,保持着和大军同行的速度,边走边欣赏沿路的风景。

    刚离开京城一天的距离,沿路的城镇还是比较繁华的,没有她想象中荒凉,大概是这些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关系,人们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看到大军经过,沿路的百姓纷纷自发的过来送行,给军士们送一些寻常的吃食。

    褚文杰治军极严,没有他的允许军士不敢乱收东西,只是微笑着摆手谢过之后,继续前行。

    行至中午,坐在路旁休息,每人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吃了起来。

    皇甫曜月这才想起,自己早上匆匆的从客栈出来,没有准备中午的吃食,感受到了饥肠辘辘以后,毫不思索的策马前行,先去了前面的小镇填饱肚子,顺便等着大军过去再一起前行。

    她刚打马离开不久,从远处疾驰来十数匹马儿,为首的正是皇甫皓和皇甫拾梦,两人紧赶慢赶,才在今日中午追上了大军。

    看到大军就在眼前,两人欣喜,扬起马鞭,抽动马儿快速的跑过来。

    大军走的是大路,这一路上有无数的马匹经过,刚开始军士们并没有当成一回事,以为也是过路的,可看到十数匹马儿朝着他们临时休息的地方冲过来的时候,负责巡逻的军事警惕了,高举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呵斥:“站住,不许再往前了。”

    两人听到了呵斥声,同时勒住马缰绳。

    马儿堪堪在离军士三尺远的地方停下,还未等军士开口询问,皇甫拾梦开口:“我是齐王府的小郡主,有急事找大将军,麻烦你给通报一声。”

    军士没动,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见两人的确实是富贵人家的打扮,心里迟疑。

    皇甫皓拿出腰牌,往军士面前一晃,让他看清齐王府的标识,沉声吩咐:“快去!”

    军士不敢怠慢,慌忙跑了过去禀报。

    褚文杰和孟清两人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打开边关的地图,研究探讨对敌的策略,听闻军士来报,微愣,确认了一遍:“她说是齐王府的小郡主?”

    “是,将军。”

    褚文杰和孟清对望了一眼,同时放下手里的东西,朝着这边走来,远远的看清是皇甫拾梦和皇甫皓时,心里发突了一下。

    孟清加快了脚步。

    皇甫拾梦看到了他们,下马,迎上前来:“舅祖父,小舅舅。”

    “梦儿,你怎么过来了,可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

    “月儿昨日偷偷溜出府来,说是要随着大军去边关。爹、娘不放心,让我和皓儿赶过来保护她,我想问问,月儿有没有来军营找你们。”

    她的话落,褚文杰怒斥了一声:“这个孩子,太胡闹了,我们是去边关打仗,又不是去游玩,她一个女孩子如何能跟随?”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没敢说话,不过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皇甫曜月并没有过来找他们。

    孟清皱起眉头,一脸担心的道;“月儿并没有过来,想必是怕我们知道了会派人送她回去。”

    皇甫拾梦脸上出现了焦急之色,她和皇甫皓一路走来,边走边打听,询问路人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骑马经过,所有的人都摇头,并没有见过。她们这心提了一路,现在听孟清这样说,心里沉了沉。

    褚文杰怒斥完了以后,想了想,道:“那个丫头心眼颇多,说不定自行先去边关等着我们了,只是这边关路远,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皇甫拾梦听完,立刻说道:“既然如此,我和皓儿沿着大路先追赶下去,如果赶上他,我们便派人给舅祖父过来送信。”

    也只能是这样了,看了随行的十几骑精卫,褚文杰点头:“也好,你们先去,我沿路也命人留意一下,如果发现月儿的踪迹,也会尽快派人知会你们。”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两人点头,翻身上马,朝着边关疾驰而去。

    褚文杰也立刻吩咐了下去,命人时刻留意一下。

    褚尧听到了这个消息,匆匆走到褚文杰面前:“父亲,月儿独自一人,不会出什么事吧?”

    褚文杰没有说话,京城距边关千里之遥,那个丫头会不会出事,谁也不能保证,现在只是盼着梦儿和皓儿能尽快的找到她。

    见他不语,心里更加的担心,请求:“父亲,要不然孩儿也沿路去打听吧,如果月儿没有直接去边关,而是沿路欣赏风景呢,说不定我可以碰到她。”

    褚文杰沉吟了一下,点头:“好吧,你小心一些,离大军的距离不要太远,有什么事及时和我们联络。”

    褚尧应声,牵了匹快马,沿路也跟着上去。

    皇甫曜月吃过午饭,悠闲的等在了小镇里,等着大军经过的时候,才悄悄的跟了上去。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一直到了十天以后,距离京城有七八百里之远了,大军所走之处,渐渐的荒凉起来,不再有前几日的繁华。

    大军的行进速度也慢了。

    这日傍晚,在褚文杰的命令下,大军紧赶慢赶,才赶到了一片树林前驻扎,生火做饭。

    连着十多日的急行军,军士们有些吃不消了,纷纷累的倒地休息。

    褚文杰见状,也没有呵斥他们,只是命令巡逻的军士打起精神。

    皇甫曜月也没有了刚出京城是那股兴奋的劲头,疲累不堪。看大军驻扎好,往远处看了看,看不远处有小镇,便催马过去。

    大概是这座小镇是方圆百里唯一的小镇,没有那么荒凉,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热闹的很。

    皇甫曜月骑马走进小镇后,找到了一间干净的客栈,下马,摇晃着身子走了进去,有些无力的倚在了柜台边,故意粗哑着嗓子问:“掌柜的,还有上房吗?”

    这个小镇距离京城甚远,离边关很近,来来往往的人们口音很杂,但多多少少都有点本地的口音,唯独皇甫曜月的口音一听就不是本地的。掌柜的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番,见他虽然风尘仆仆,皮肤黝黑,但是眼神明亮,熠熠生辉,为他凭添了几分风采。

    掌柜的笑了笑,殷勤的回道:“有有有,不知这位客官要住几晚。”

    “我有要事,急着赶路,住一晚即可。”

    “好咧!”掌柜的从柜台里走出来,亲自领他去楼上,打开一见屋子的门,问:“客官,看看,这间可还满意?”

    皇甫曜月扫视了屋内一下,见还算干净,点头:“就是它了。”说完,从袖袋里掏出一点散碎银子递给掌柜的,“让人给我送些热水和吃食上来。”

    惦着手里的银子,掌柜的眼中有幽光上过,笑着点头:“客官稍等,热水马上就来。”

    皇甫曜月点头,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掌柜转身,嘴角挂着笑意,边往下走,便吩咐活计:“给楼上的客官准备热水和上好的吃食。”

    活计应声,快步的跑去后院提了热水送上楼去。

    大堂里的人声鼎沸,都在诉说着大军即将到达边关的事。

    没有人注意到掌柜的和伙计,脸上都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伙计把水送上来,皇甫曜月谨慎的闩好门后,才脱下外袍,蘸着清水擦拭了一遍自己的身子,越接近边关风沙越大,这一天下来,感觉身上都是脏的难受。

    擦拭完,拿出另一套干净的衣袍换上,把脱下来的这一套随意的扔在一边,又小心翼翼的照着桶里的水,把自己的脸部和颈部涂以及手抹成黝黑的模样,才打开门,喊了伙计上来,把脏水提了下去。

    随即伙计送了饭菜上来。

    皇甫曜月吃过以后,便躺在床上休息,望着房顶,头一次有了想家的念头,想爷爷、奶奶,爹、娘,不知道他们知道自己私自出来以后会怎样,也微微有些后悔自己冲动了。

    越想越睡不着觉,一直到很晚,才沉沉的睡着。

    子时过,客栈里的客人都睡下了,整个客栈都静悄悄的,几条黑影从后院进来。

    一直没睡的掌柜的对他们比划了一个手势,几人点头,轻手轻脚的上楼,走到了皇甫曜月住的房间前。

    一个黑影,右手从怀里掏出了迷烟,左手蘸着口水在窗子上捅了一个窟窿,然后把迷烟塞了进去,对着屋内轻轻的吹了几口。

    屋内,皇甫曜月毫无察觉,呼吸均匀,着了迷烟,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屋外,几个黑影等了一会儿,另一个黑影上前,拿出一把剪刀,轻轻的拨开了门闩,几人先后走了进去,看床上的皇甫曜月陷入昏迷,毫无察觉,互相看了看,点头,开始轻手轻脚的翻看皇甫曜月的包裹。

    打开,就是几件男子的衣服,没有什么可值钱的。

    几人不甘心,又相互看了看,同时去了床边,毫无顾忌的取下来皇甫曜月的袖带,打开,看着里面白花花的散碎银两和几张银票,露出狂喜的表情。

    一人将银票和银子全部拿出来,放在自己怀里,挥手,小声命令另外的几人:“扛走。”

    一人应声,弯下腰,将被子包裹在皇甫曜月的身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把扛在肩上,出了屋子,下了楼,走到柜台边,“掌柜的。”

    “得手了?”掌柜的压低了声音问。

    几人点头,紧跟在后的人上前,将银子和银票掏出来放在柜台上,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是只大肥羊。”

    掌柜的伸手拿起,看过银票后,高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如此,就更不能留了,记住,要价高一些,这小子虽然黑了点,但那双眼睛就跟娘们似的,能勾人,应该能卖上个好价钱。”

    黑衣人刚要拍着胸脯保证,想到这是在夜里,声响大了会惊动其他的客人,低声嘿嘿笑了几下:“放心吧,这事包在我们身上,绝对能卖个满意的价格。”

    “快去吧,做的隐蔽一些,别让人发现了。还有,卖的的银两就算你们几个的酬劳,不必上交了。”

    几人欣喜若狂,“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摆手,几人扛着皇甫曜月走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掌柜的心情很好的把银票拿起来,嘴角带笑的数了一遍,认真的折叠好,放入怀里,至于那些散碎银两,则是随意的拿起,扔在了柜台里专门放银两的地方。

    几名大汉扛着皇甫曜月一路疾奔,走了大概一刻钟之后,来到了一个地方,径直绕去了后门,用力的敲打了几下。

    许久,里面才传出了声音,“谁呀?”

    “西城客栈的,我们掌柜的让我们送了一个好货色过来。”一名大汉回声。

    ------题外话------

    亲们,今日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