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0 (三更)
    林晗嫣手里的东西掉落在地上,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哆嗦着嘴唇,想要问些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仲理解她的心情,明白她要问的是什么,道:“齐王府里的月儿郡主趁着大军开来边关的机会,偷偷跟了过来,世子不放心,派了梦儿郡主和皓儿大少爷跟来保护,可是她们好像走岔了,至今还没有找到人。”末了又补充了一句,“皓儿大少爷是二公子的孩子。”

    林晗嫣“腾”就站了起来,动作大的带翻了椅子,哆嗦着嘴唇问:“他、他、他”

    “和二公子很像,几乎和他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

    林晗嫣走到林仲面前,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急切的问:“他们在哪儿?带我去看看。”

    “两个孩子急马奔驰了这么多天,累坏了,我命人带他们去客房休息了,你若是想见,等他们睡醒了再说吧。”

    林晗嫣抓着林仲胳膊的手更加的用力了,林仲疼的不禁皱了皱眉头,“嫣儿!”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林晗嫣放开了自己的手,勉强笑了笑:“知道了,等他们睡醒了我再过去。”说完,木木的走到椅子边,动作呆板的弯腰,扶好椅子,坐在了上面,眼神直直的看向某处,愣神。

    林仲皱眉,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小妹!”

    林晗嫣抬眼,眼神没有焦距的看向他。

    “你和二公子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如今他有了妻儿,日子过的幸福美满,你”

    他的话没收完,便被林晗嫣打断:“大哥,你放心吧,我只是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有些震惊而已,没有多余的想法。”

    林仲盯着她,想要从她的神情里看出她说的是真是假。

    林晗嫣回望着他,目光坦然。

    半晌,林仲叹了一口气:“小妹,大哥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苦,可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再想也没用,你和二公子这一生注定没有夫妻缘分的。”

    林晗嫣嘴角露出苦涩笑意,低下头,低声道:“我知道,我已经忘记他了。”

    忘记他就不会是这种表情了,林仲明知她是再撒谎,可也找不到什么言辞来安慰他,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先忙吧,等他们醒了,我会派人来知会你的。”

    林晗嫣点头。

    林仲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心里不住的叹气,原以为来了边关,远离京城,便不会再和那边的人和事有牵扯,谁承想十几年后却又有了交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皇甫曜月感觉身体冰凉,就好像睡在了冰冷的地方一样,闭着眼,伸手,想要拉过被子盖在身上继续睡,却再摸了半天没什么也没摸到,感觉了不对劲,猛然睁开了眼睛,入目是破旧的房顶,屋内充斥着种种异味。心里发沉,快速坐了起来,却发现头脑有些昏沉,用力甩了甩头,让自己清明了一些,才抬眼扫视着四周,这才发现,除了她以外,屋里还有几个惶惶不安的少年,皱眉,粗哑着嗓子沉声问:“这是哪儿?”

    没人回应她。

    皇甫曜月又扫视了一圈,加重了语气,喝问:“这到底是哪儿?”

    “清清清风楼。”一个离她较近的男孩被她厉声质问的声音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回道。

    皇甫曜月的眉头皱的更紧:“清风楼,这是什么地方?”

    刚才那个男孩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就是就是就是供有特殊癖好的男人享乐的地方。”

    皇甫曜月更加的不解了,男人享乐的地方就是青楼,这个她略微知道一些,可是不应该是抓女孩子过来吗,怎么着屋子里都是一些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孩。

    遂又开口问:“那你们在这里是做什么?”

    所有的男孩露出惊恐的神情,却没有一个人回答她。

    皇甫曜月还想再问,却有想起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问向几人:“我怎么会在这,我不是在客栈里吗?”

    所有的男孩都同情的看着她。

    皇甫曜月直觉到了不对劲,刚要再问,厚重的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传来,随即一名面部丑陋的彪形大汉打开门走来进来,见她已经醒了,什么也没说,拎起她便走了出去。

    大汉刚一进身,皇甫曜月条件反射般的就要挥开他的手,可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内力气息,她知道自己不是大汉的对手,这个时候出手,肯定要吃大亏的,便放弃了抵抗,任由他把自己拎出了屋外。

    老鸨已经睡醒,打扮的精致,站在了外面。

    大汉把皇甫曜月拎出来以后,放在了她的面前。

    老鸨细细的打量过,“啧啧”了两声,拿着嗓子,用皇甫曜月听了感觉恶心的声音说道:“西城客栈的掌柜的,果然没有说谎,这个小子确实长了一双勾人的眼睛,只是可惜了,皮肤黑了点,要不然我好好培养培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做我们清风楼的头牌了。”

    说完,伸出手,色迷迷的在皇甫曜月的胳膊上捏了一把,捏完便惊呼起来:“哎哟,我可是捡到宝了,则小子的皮肤比姑娘的还有弹性。”说完,又忍不住捏了几把过过瘾。

    皇甫曜月强忍住把她踢飞的冲动,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只是年纪还小,情绪还是没有控制好,此刻喷火的眼睛泄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不过这种眼神,老鸨已经见怪不怪了,扭着身子,围着他转了一圈,在她面前站定,自以为很风骚了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告诉你,进了我这清风楼,你就要本本分分的,千万不要想着逃跑,要是被我抓到了,我会让你后悔你爹娘把你生下来。”

    既然被她揭穿,皇甫曜月也不掩饰了,眼里的怒火更甚。

    老鸨反而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哟,这小脾气还挺倔,看来免不了要费我一番功夫调教了。”

    皇甫曜月开口,声音粗哑“你们这是贩卖人口,官府不会放过你们的。”

    老鸨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呵呵笑了几声:“官府?咱这天高皇帝远的,哪个府衙敢管?小子,我告诉你,这明河镇就是我连妈妈的天下,你既然落入了我的手里,就不要动不该有的念头。”

    皇甫曜月眯了眯眼睛,似乎是被她吓到了,眼里愤怒的光消失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害怕的目光和微微颤抖的身子。

    老鸨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满意的点头:“识时务最好,少吃点苦头。”

    说完,吩咐大汉:“将那些人也弄出去,换个好点的房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几天那位贵人就来了,可别弄些面黄肌瘦、拿不出手去的玩意给他。”

    大汉没有说话,直接去了房间,打开大门,沙哑着嗓子对着里面喊:“都出来。”

    几个男孩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

    大汉随手关上门,那巨大的关门声,吓得几个男孩身子颤抖了几下。

    闻到他们身上的异味,老鸨捂住了鼻子,挥手:“快带走,带走!”

    “跟我来!”大汉再次开口,走在前面。

    几名男孩乖乖的跟在后面。

    皇甫曜月也转身,跟在了最后。

    “安排好了,让人给他们弄点热水洗澡,换身衣服。”老鸨在后面喊。

    大汉沉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知道了。”

    领着几人来到一间宽敞的屋子前,大汉停住脚步,打开门,示意几人进去。

    几人不敢违背,鱼贯而入,看到宽敞的屋子,明亮的窗户和几张柔软的大床,面上表情一喜。

    “老实呆着,我命人先给你们打水来。”大汉趁着声音说道。

    几名男孩点头。

    大汉也没有关门,转身走去了一边。

    男孩们不敢坐下,局促不安的站在屋子中间。

    许是昨夜吸入的迷药太多了,皇甫曜月到现在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走到床边,坐了下去。

    另外几个男孩睁大了眼睛,羡慕的看着她。

    拍了拍大床,皇甫曜月对几人道:“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坐下。”

    几人慌忙摇头,无一人敢动。

    看他们明显害怕的样子,皇甫曜月不再相劝,所想身子往后一倾,仰躺在了大床上。

    大汉回来,看到皇甫曜月的样子,眉头皱了皱,脸上表情有些不悦,但想到老鸨的话,到嘴边呵斥的话咽了回去,抬手,后面几人抬了两桶热水进来。

    大汉又把几套新衣服扔在床上:“把自己清洗干净,换好衣服后喊我。”

    几名男孩又是惶恐的应声。

    皇甫曜月犹如没听见一样,躺着没动。

    大汉的手紧了紧,勉强抑制住过去拎他起来的念头,转身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几名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皇甫曜月听见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将眼睛闭的更加紧,唯恐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场面。

    冲洗的声音响了有一刻钟,才消停了下来,就在皇甫曜月躺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名男孩怯懦的在她面前响起:“该你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