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2 危急(二更)
    “五十里?”皇甫曜月又皱起了眉头,五十里地太远了,即使自己能想法传出去消息,也不一定有人帮着她送到。

    到了晚上,皇甫曜月依旧没有想出办法,

    听着前面的屋子里传出来的异乎寻常的调笑声,皇甫曜月的心沉到了谷底。

    大汉还是照常给几人送来的饭菜,几人吃饱喝足以后,忐忑不安的等在屋子里。

    就这样过了三天,除了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其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皇甫曜月的心却沉的更加的厉害。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的心同样也是沉的厉害,这么多天了,还是没有找到皇甫曜月,那只能说明她根本没有到达边关。从大军那边传来的消息说皇甫曜月也没有过去找他们,那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皇甫曜月在半路上出事了。

    这个念头一出,皇甫拾梦和皇甫皓顿时心急如焚,从京城到边关有千里之遥,一路经过的大大小小的城镇有数十个,这要是一一排查过去,还需要不少的时间,那样的话,皇甫曜月可能就真的出事了。

    两人包括林仲都一筹莫展的时候,褚文杰率领的大军到了边关。

    林仲率领所有边关的将士,大开城门迎接。

    城内所有的百姓也全是喜气洋洋的迎了出来,十几年前,褚文杰率领大军大军打退了邻国的攻击,保护了边关的百姓,百姓们记得他这份恩情,如今又是他率着大军起来,自然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也迎到了城门,想要立刻告诉褚文杰没有找到皇甫曜月的消息,可看着热情的百姓,把要说的话暂时压了下去,静静的立在一旁。

    孟清看到了他们,驱马走到他们面前。

    未等他下马,皇甫拾梦就急切的说:“清舅舅,月儿可能出事了。”

    孟清翻身下马,急声问:“怎么回事?”

    两人把心里的猜测告诉了他。

    孟清听完,眉头紧皱,也意识到皇甫曜月是真的出事了,回头看了看端坐在马上,受百姓们欢迎的褚文杰一眼,转过来,道:“你们和大军分开后,尧儿也离开了大军,沿路打探月儿的消息,但也一无所获。想必月儿是真的出事了。”

    见到了孟清,心中终于有了依靠。这几日心急如焚,六神无主的皇甫拾梦撑不住了,眼眶发红的伸手抓住孟清的手,焦急的问:“那怎么办,月儿要是真的出了事,那”

    后面的话她没说,也不敢说,先不说自己的爹娘,就是齐王爷和齐王府也承受不住的。

    孟清也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出声安慰她:“梦儿别急,月儿聪明的很,不会出事的,说不定是觉的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到处逛逛看看,过几日就到了。”

    这些话他自己都觉得骗不了人,说出来没有底气。六神无主的皇甫拾梦听了却眼里迸出希望的光,一连声的问:“清舅舅,是这样吗?月儿过几天就会过来吗?”

    看着她慌乱的神色,孟清实在不忍心摇头,违着心意点了点头。

    皇甫拾梦信以为真,神情舒缓了一些,看着孟清的眼睛说:“那我们就再等几天?”

    孟清点头,心里却盘算着一会儿安顿好大军立刻给京城写信,让皇甫逸轩出动精卫,把从京城道边关的各个城镇调查一遍。

    大军进了城,安顿好,林仲领着褚文杰等人来到了总兵府。

    刚一坐定,褚文杰就询问皇甫曜月的消息,听闻还是没有找到她的时候,心里也升起了不好的预感,转头,看向林仲,直接开口询问:“林仲,你手里有多少可用的人?”

    临近战事,军队上的人是不可调动的。褚文杰这话出,林仲立刻明白了,他问的是自己的私下力量,恭敬回声“禀敬将军,我这手下没有可用之人。”

    他说的是实话,在京城里时,各个高官府邸家里都会养着府卫,这是朝廷允许的。可来了边关以后,他的身份就是一个小小的总兵,根本就不够养府卫的资格,再说了,他的俸禄也养不起那众多的府卫。

    他的话落,褚文杰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孟清开口:“将军,以我之见,还是派人快马加鞭的给世子和世子妃去送信吧,世子手里有随时可调用的精卫,方便的多。”

    也只能是如此了,褚文杰点头,给林仲要了笔墨,写了一封信,派了跟随来的两名精卫日夜兼程的送回京城去。

    褚尧站立在了一边,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拧着眉毛想了一会儿,却没有想起来。

    又是两日过去,临近中午,老鸨打着哈欠命人打开了皇甫曜月等人住的屋子的门,扭着腰肢走了进去,一一仔细的打量了几人一番,看所有的人都是面色红润,精神奕奕,满意的点头,道:“白养了你们这么多日,今日可算是要有回报了,我告诉你们,晚上会过来一个大主顾,你们要是按照他的要求将人伺候好了,不但你们的好日子开始了,妈妈我也能跟着沾些光,得些银两”说到这,提高了声音,恶狠狠的说道,“但谁要是不按我说的去做,惹了贵客不高兴,我扒了你们的皮。”

    屋内所有的人,包括皇甫曜月都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

    老鸨还觉得威慑不够,嗓音更加的尖利,“都听到了没有?”

    几人战战兢兢的应声。

    老鸨满意了,转身走了出去,对大汉道:“领他们去净房,让他们各自舒舒服服的洗个花瓣澡,再把准备好的衣服给他们穿上,到底能不能得到那位贵客的青睐,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大汉应了声“是。”看着老鸨走后,走到门口,对屋里的人挥手,用那嘶哑难听,仿佛被火烧过的声音命令几人:“都出来。”

    几人先后走出去。

    大汉在前,几人老实的跟在后面,来到了净房。

    一路上,皇甫曜月趁着大汉不注意,悄悄的打量了院子里的情形,将院子里的摆设和位置全部记在了心里。

    大汉站定,回头,对几人道:“一人一间,热水是自动添加的,都好好地洗一洗,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一会儿我会让人把你们的衣服都送进去。”

    几名男孩应声,先后走了进去。

    走进烟雾缭绕的净房内,皇甫曜月提着这么多天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走到浴桶边,看着里面冒着热气、洒满花瓣的热水,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把里面藏着的东西拿了出来,然后又把贴身衣物脱下来,找了一个角落藏好。这才纵身跳了进去,舒舒服服的坐在了里面,毫无顾忌的开始洗澡。

    在王府里时,天天洗澡,可是来了这里,被关了好几天了,一次澡都没有洗过,皇甫曜月早就有些受不了了,今日有这便利条件,又不怕被人发现她是女儿身,当然要好好的洗一番了。

    就在她洗的高兴,忍不住要哼个小曲的时候,有脚步声从远而近的走了过来。

    暗叫一声不好,自己这一高兴,连身上涂抹的东西都洗掉了,要是来人进来,看到她白皙的皮肤,可就麻烦了。情急之下,眼珠一转,整个人全部藏在了水里,只留了一头乌黑的头发飘散在水面上,不但遮挡住了来人的视线,也遮挡这了自己的身体。

    来人只是奉命进来送衣服的,进门,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走过她身边,把衣服放在了一个木制的搭衣服的架子上,回头,看到她脱下的外衣随意的扔在地上,弯腰捡起,刚要往外走,却发觉她整个人没在水里,一动不动,疑惑,欲要上前看个究竟。

    皇甫曜月猛然大动作的从水里抬起头来,溅了来人一脸一身的水珠,在他忙着赶紧擦拭的时候,重新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

    来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知道她无事,气哼哼的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皇甫曜月从水里抬起头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右手压在胸膛上,感受着自己剧烈的心跳。

    洗完澡,去了角落,把贴身的衣物穿好,又把刚送来的丝质的外袍穿在身上,把一直藏在身上的东西拿出来,涂抹在脸上,颈部和手上,心里暗自庆幸,幸亏这些东西没有放在包裹里,否则的话,自己现在就露馅了,下场肯定凄惨的很。

    整理了整理,随后迈步走了出去。那几名男孩也都已经洗好了,大汉扫视了他们一眼,满意的点头,领着他们回了一直住的屋子里。

    夜幕降临,前院又是各种声音传来,几名男孩不安的透过窗纸,朝外张望着。

    唯独皇甫曜月一声不响的坐在床上,等着老鸨过来喊人。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夜色正浓的时候,门被打开,老鸨那张涂满胭脂水粉的脸出现在门口:“贵客来了,你们几个跟我出来。”

    出门,跟着老鸨来到前面,目不斜视的越过各种姿态的男人后,到了二楼的一间豪华的屋子外,站住。

    老鸨敲门,一个雄厚有力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

    老鸨推门进去,几名男孩惶恐的跟在后面。

    “公子,您要的人带来了,可都是新鲜的货色,您看看,有中意的没有?”老鸨的声音里带着讨好和谄媚。

    “都抬起头来,让我看看。”雄厚的声音再次响起。

    几人先后抬头,皇甫曜月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声音的主人。

    感觉到了有人注视,那人转头过来,与皇甫曜月的眼神碰个对着,眼里立刻闪出了兴味的光芒,鹰骘的眼睛如发现了新猎物一般盯着她。

    皇甫曜月脑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索性也不闪避了,仿佛会发光的眼睛有些怯意,有些讨好,有些期盼的看着他。

    男人来了兴致,喉结上下极速的滚动了几下,大手指着皇甫曜月道:“就是他了,其余的人退下吧。”

    被挑中了一个,老鸨大喜,赶紧讨好巴结的说了几句男人爱听的话。

    男人听得顺耳,哈哈一笑,手一挥,旁边的人上前,从怀里掏出了几片金叶子,放在了老鸨的手中。

    看着那些金叶子,皇甫曜月的眼睛眯了眯,似好奇一般又大大方方的打量了男人一番,心里确定,他不是武国的人。

    得了金叶子,老鸨的难听的笑声响遍了整间屋子:“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退下吧。”男人挥手。

    老鸨带剩下的几名男孩退了下去。

    男人看了屋内贴身伺候的两名下人一眼。

    下人领会,躬身退了出去,并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男人起身,走到皇甫曜月面前。

    高大的身子压迫的皇甫曜月忍不住想要退后几步。

    男人看她明明害怕,却还硬撑着强装镇定的样子,反而激发起了**,色魅一笑,大手伸向了她的衣服。

    ------题外话------

    推荐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by:锦狂

    结婚纪念日,老公将她灌醉,亲手把她送上陌生男人床上。

    一夜羞辱后,她想问个明白,却发现,一夜之间,天地都变了。

    公司易主,父母被害,就连哥哥嫂嫂车祸,也是她深爱的老公所为。

    而她曾经以为愿意一辈子宠着她的老公,扔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强逼她离婚后,转身拥抱别的女人,甚至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三年恩爱,原来都是假象。

    从天堂跌入地狱,苏晴立誓一定要复仇。

    可是怎么复仇,也是一门技术活。

    那个跟她一夜缠绵的陌生男人冷冽一笑,“我帮你。至于你,肉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