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3 神秘男子(一更)
    男人的手将要碰到皇甫曜月的衣服,她紧绷着身体,随时准备跟她拼命。

    就在这时,慌乱却又沉重的敲门声传来。

    男人的手顿住,不耐的喝问了一声:“谁?”

    门外敲门的人听出了他声音里的火气,顿了顿,才压低了声音极速的禀报:“大公子,出事了!”

    随行的人都知道他的癖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打扰他的。男人收回手,沉着声音道:“进来!”

    门被打开,除了刚才了两名下人,又多了一个强壮魁梧的大汉。

    男人不耐烦,皱眉,喝问:“出了何事?”

    看了皇甫曜月一眼,前来报信的大汉欲言又止。

    男人却没有顾忌皇甫曜月,直接命令:“说!”

    大汉不再犹豫,上前,把声音压得低低的,“不知为何,武国大将军褚文杰命人从青阳城开始,挨个小镇搜索,很快就到青阳镇了,大公子若再呆下去,恐怕有危险呀。”

    皇甫曜月心里一动。

    那人眯起了眼睛,声音低沉的问:“打听到是因为何事了吗?”

    大汉摇头:“不知道,属下听了下面的人禀报,便立刻过来了。大公子,我们还是及早离开这个地方比较好。”

    男人眼光看向皇甫曜月,见他静静的低垂着头,好像对他们所说的事无所知的,心里闪过不甘,却也不敢在呆下去,无论是为了什么,要是让褚文杰的人搜到了,自己都是阴沟里翻船了,不值得。

    思及此,摆手,一名下人拿来他的裘衣给他穿在身上,大步往外走。

    危险解除,皇甫曜月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由得回头看了男人一眼,暗暗揣摩他的身份。

    不料男人也正好回头,她这一眼,在男人的眼里变成了不舍和期盼,心思微动,改了主意,命令身边的人:“带上他一起走。”

    前来报信的大汉试图阻止:“大公子,这”

    “怎么,我说的话不算数了吗?”男人眼光看向他,略带怒意的问。

    大汉急忙改口:“属下不敢。”

    男人哼了一声。

    大汉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皇甫曜月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一副惊慌的表情,欲要开口说话。一名下人趁其不备,一个手刀落在了她的勃颈上,将她打晕了过去。

    男人大步走出了房间,其余三人紧紧跟在后面。

    皇甫曜月是被颠簸醒的,睁眼看到的是车顶,猛然坐了起来,身子随着马车的跑动来回晃动的几下。

    “你醒了?”

    男人似带着柔意的嗓音响起。

    皇甫煜身体僵住,慢慢的转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男人一腿支起,一腿平伸,慵懒的倚在车厢上,此刻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皇甫曜月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等发现是完好无损的时候,轻轻松了一口气。

    男人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笑出声,“我对一个昏过去的人不感兴趣。”

    感受到了他的压力,皇甫曜月身子不自觉的朝后挪动了几下,离他远了一些,才咽了下口水,用带有些童稚,有些害怕的声音低低的问:“你要把我带去哪儿?”

    “鹰国!”男人漫不经心的看着她,随意说道。

    皇甫曜月吓得差点弹跳起来,声音都结巴了:“鹰、鹰国?”

    他这反应在男人意料之外,男人微愣了之后,沉沉的笑了起来,笑的愉悦:“我已经替你赎身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皇甫曜月半张着小嘴,似傻了一般,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男人被她的这副表情引诱,喉结快速的上下滚动了几下,收回平伸的腿,上前探身,伸手想要把她抓过去。

    皇甫曜月猛然回神,身子连着朝后退了几下,眼看就要退到了车厢边。

    男人的大手落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皇甫曜月被他盯的心里发毛,手暗暗握紧,预备他若是敢再上前来,豁出命去也要逃离了他的魔爪。

    男人没有再动,而是身体又靠回了车壁上,幽幽一笑,“身体还挺灵活,想必用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皇甫曜月不明白他的话,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男人却哈哈大笑起来。

    皇甫曜月的心却沉入了谷底,低下了头,心里思索自己逃跑有几分可能性。

    京城

    两名精卫马不停蹄,日夜兼程的回了京城,到达了王府门前,一下马,差点昏死过去,强撑着透支过度的身体走进府里,径直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

    青鸾站在门口,看两人互相搀扶走进来的模样,吓了一跳,开口急切的问:“出了何事?”

    一名精卫深深喘了几口气,声音里带着焦急:“小郡主还没有找到,褚将军命我们送了一封信回来。”

    “你说什么?”青鸾拔高了声音。

    门帘随之被从里面打开,孟倩幽脸色有些苍白的问:“怎么回事?”

    精卫从怀里把信拿了出来,恭敬的递到了她面前:“这是褚将军给您的信。”

    孟倩幽微微颤抖着手接过,快速打开,一目十行的看完,吩咐青鸾:“去找世子回来。”

    青鸾应声快步而去。

    孟倩幽吩咐两名精卫:“你们去休息吧。”

    两人应声,谢过。

    皇甫逸轩得到了消息,抛下了手里的事务回了王府。

    孟倩幽将褚文杰的书信给递给他看。

    皇甫逸轩看完,略一沉吟,喊来周安,命他将三千精卫全部派遣出去,挨个城镇去打探。

    闻听皇甫曜月没能找到,周安也是惊诧不少,闻言,立刻下去部署。

    看着孟倩幽担心不安的样子,皇甫逸轩又道:“你收拾一下,我们也去边关。”

    孟倩幽点头,“父王、母妃那”

    “我去说,你只管收拾就行。”说完,转身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自从皇甫拾梦和皇甫皓走以后,齐王爷和齐王妃就把帐算在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头上,现在是一点儿也不待见他俩。看到皇甫逸轩进来,齐王爷也只是孩子气的“哼”了一声,垂下眼帘,不理会他。

    皇甫逸轩直接开口:“父王,母妃,我和幽儿有要事要去边关一趟。”

    齐王爷猛然抬起头。

    齐王妃也是诧异,声音有些不稳的问:“可是出了什么事?”

    皇甫逸轩抿了抿唇,把到嘴的实话咽了回去,改口说道:“边关事情危急,舅舅有些应付不来,皇上派我过去。”

    齐王妃信以为真,担心不已:“你舅舅没事吧?”

    齐王爷却不相信,眯了眯眼睛,蹙起眉头,站起身来,往外走,命令皇甫逸轩:“你跟我去书房。”

    “母妃放心,舅舅没事。”皇甫逸轩回了一句,急匆匆的跟了出去。

    打仗是男人的事,齐王妃不懂,也不能参与,听到褚文杰没事,松了一口气,也没有了跟过去打探的心思。

    书房内,齐王爷倒背着手,笔直站立,盯着皇甫逸轩,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皇甫逸轩不再隐瞒:“没有月儿的音信,失踪了!”

    一句话,如天雷般砸的齐王爷的脑子里轰轰作响,身体踉跄了几下。

    皇甫逸轩急忙伸手扶住了他。

    齐王爷猛力挥开了他的手,直接伸手扶住了身旁的桌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发抖的问:“何时的事?”

    “大军走了的第二天,梦儿和皓儿没有找到月儿,便去了边关,谁知直到大军都到了边关,也没有见到她,舅舅感觉是出事了,派了精卫回来送信。”

    齐王爷的眼睛闭了闭,从大军出行到现在有二十天的时间了,月儿到现在还杳无音信,那一定是出事了。顿时,各种不好的念头在脑子里闪过,身体颤栗的更加厉害了。

    “父王,”皇甫逸轩开口,轻轻地喊他。

    齐王爷眼光看向他。

    “月儿会没事的,您不用太担心了。”皇甫逸轩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说出了这一句。

    齐王爷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书房里一片寂静。

    好久,齐王爷长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的身形,沉声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父王要去了,母妃免不了起怀疑,到时恐怕”皇甫逸轩思量着开口。

    “你母妃哪里我去说,你吩咐下去,一刻钟后我们启程。”

    说完,大步朝外走去,步伐有着不容反驳的坚定。

    皇甫逸轩也跟着走了出去。

    齐王爷回到齐王妃的院子里,已经收敛了着急,慌张的心思,神色也恢复了如常,走进屋里对齐王妃道:“你给我收拾一下,我和轩儿他们一起去边关。”

    齐王妃惊诧万分,各种不好的念头在脑海里闪过,开口,急切的问:“是文杰出事了,还是梦儿他们?”

    “想哪里去了,梦儿和月儿已经离开了二十多天了,我着实想念的很,便想着和他们一去过去,好把那两个丫头逮谁来,陪在我们身边。”

    他的神色如常,声音如常,齐王妃没有听出任何的不妥之处,心里的疑惑压了下去,想到这十多年,齐王爷比自己还要疼宠这两个孩子,分别了这么多天想念她们也是正常的,笑着打趣他:“也不知道幽儿当初生产时,听说是两个丫头,好几天没有缓过劲来的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