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4 初见端倪(二更)
    被她提及往事,齐王爷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佯装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快给我收拾一下。”

    齐王妃笑着应声,站起身,走到衣箱边,打开,给他往外拿换洗的衣服,嘱咐:“你见了她们以后千万不要发脾气,免得吓到了她们。”

    “知道了。”应声,看她给装了满满一包裹的衣服,阻拦她:“装两件衣服就行了,过不了几天我们就回来了。”

    “那可不行,听说边关风沙大,出趟门回去就要换衣服,不多带几套哪里行。”齐王妃不听他的,犹自收拾着东西。

    齐王爷抿唇,不再阻拦。

    收拾好,又拿了不少的银票放在齐王爷的袖袋里,齐王妃不放心的嘱咐:“孩子们刚出门,难免会新鲜,多玩几天,要是她们不愿意回来,你好好的陪她们到处去逛逛,开开眼界,不要像我似的,一辈子也没有迈出过这京城一步。”

    齐王爷张了张嘴,差点忍不住要让她一起去了,可想到皇甫曜月现在下落不明,齐王妃要是知道了实情,恐承受不住,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收拾完,齐王妃送他出府,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已经在府门前等着了。

    又嘱咐了几人一番,看着他们翻身上马,很快远去,齐王妃嘴角边的笑容淡了下去,若有所思的转身回了府里。

    齐王爷一路在前,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在后,后面周安带着精卫跟随,一行人很快出了京城,来到了第一个小镇,齐王爷勒住马,回头对两人道:“这里刚出京城,民风还行,应该不会有人对着月儿出手的,要我说,怎么也得百里开外。”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心里也是这样思量,点头,吩咐周安:“我们先去百里之外的小镇,你吩咐下去,让精卫仔细调查,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周安应声,挥手招来一名精卫,让他去给小镇上的精卫传信,剩下的人继续前行,沿着去边关的大路,一个小镇,一座城池的细细找下去。

    边关。

    褚文杰在等了两天后,还是没有等到有皇甫曜月的消息,坐不住了,调集了两百名兵士出了城沿着回京城的路开始寻找起来,却不知他这一动作,刚好解了皇甫曜月的急。

    从天黑到天明,从清晨的清凉在到中午的闷热,马车不知颠簸了多长的时间,才终于停下了。

    皇甫曜月一直提着的心再次到了嗓子眼,拉紧了身上的衣服,一脸警惕的看着男人。

    男人一直用那种兴味的眼光看着她,要不是在马车里,估计早就扑过来将“他”拆吃入骨了。

    马车停下,车帘被打开,看清里面多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小子时,来人微微一愣,随即恭敬的对着男人道:“大皇子,您回来了?”

    皇甫曜月愣住,眼睛睁得老大,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收敛了笑意,周身露出尊贵的气息,没有回答,面色冷凝的下了马车,问:“出了何事?”

    “皇上命您速速进宫。”

    来人落下车帘,躬身行了礼后,回道。

    “将人送回府中,派人好生照看着,不得有差池。”大皇子声音凌厉的吩咐。

    说完,快步的走到早已备好的马前,轻松的一跃而上,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来人松了一口气,回头,再次挑开车帘,有些轻蔑,有些不屑,有些嫉妒,口气有些恶劣的说:“还不下来,难道还要让我‘请’下来吗?”

    皇甫曜月咬了咬唇,动作缓慢的下了马车,颠簸了这么长的时间,浑身的骨头都要碎了,脚刚一沾地,腿脚有些发软,差点跪在地上,急忙伸手扶住了车梆,才免于摔倒。

    看到他的样子,来人哼了一声,二话不说,转头就往府里走去。

    趁着这个功夫,悄悄打量了一番四周,看府门前站着不少精壮的大汉把守,个个身体高大,精壮魁梧,别说是几个,就是一个自己也不见得是对手,遂打消了趁机逃跑的念头,老老实实,畏畏缩缩的跟在来人的后面。

    来人扭头看到他这副样子,又不甘的哼了一声。

    皇甫曜月听在耳朵里,确实不解,他为何对自己有这样深的敌意。

    一路低着头,来到一处僻静的院子里,来人停住脚步,对看守院子的下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吩咐:“这是大皇子带回来的人,你们好生伺候着,要是出了什么事,小心大皇子扒了你们的皮。”

    下人战战栗栗的应声。

    来人不在说话,转身而去。

    下人引着皇甫曜月走进院子里,打起门帘,请她进去,恭声道:“这是你休息的地方,有什么吩咐尽管喊我们。”

    皇甫曜月微微点了点头,挥手。

    下人退了出去,轻轻地关上门,守在门口。

    皇甫曜月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瘫坐在椅子上,六神无主。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男人竟然是鹰国的大皇子,而自己落入了他的手中,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逃出去。

    齐王爷三人快马加鞭日夜不停的跑出了一百多里地后,才停在了一个大军曾经落脚的城池,等候早已到达的精卫,传回来消息。

    城池较大,所花费的时间也多,精卫的消息迟迟传不回来,齐王爷有些着急了,策马朝着城中而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跟在后面。

    到了城中最大的客栈前,齐王爷下马,走近店内,来到柜台前,出声询问:“掌柜的,前些天有没有一个带着京城口音的小姑娘过来住过店。”

    掌柜的摇头,道:“不曾看见。”

    齐王爷转身出来,又去了另一间客栈。一路走,一路问,得到的回答全都是没看见时,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以至于过来禀报的精卫不自觉的绕过他,走到皇甫逸轩面前禀报:“主子,全都打听过了,没有小郡主的消息。”

    齐王爷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一句话不说,翻身上马,就要朝着下一个城镇奔去。

    皇甫逸轩见状,上前一把勒住了缰绳,抬头,迎视着齐王爷有些微怒的目光:“父王,连着赶这么长时间的路,再走下去,您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我们在城中歇一晚,明日一早再去下一个地方。”

    “走开!”齐王爷低声怒吼。

    皇甫逸轩没有放开缰绳:“父王,月儿是我们齐王府的孩子,胆识,聪慧都比别的孩子要强,您要相信,她一定会没事的。”

    “我听你放屁?!”齐王爷第一次爆了粗口,“月儿现在不知在何处受罪呢,我们要尽快的找到她,她才能少受点苦处。”

    “京城距边关千里之遥,你准备就这样不吃不喝,不停歇的找下去吗?等找到了她,您却倒下了,您希望月儿看到这样的情形吗?”孟倩幽走上前来,沉着的反问。

    齐王爷没有了话说,怒气冲冲的下马,转身走近距离最近的一间客栈,拍着柜台,对着掌柜的的怒道:“来间上房!”

    掌柜的吓了一跳,手里的算盘差点掉落在地上,忙伸手扶稳。看着后面跟着进来的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堆起了笑脸应道:“好咧,我立刻带您上去。”

    皇甫曜月在屋子里也待到了天黑,直到门外等着伺候的下人敲门,道:“贵人,该吃晚饭了。”

    从早上到现在,只吃了一顿饭,皇甫曜月也确实饿了,压着嗓子应声:“端进来吧。”

    下人推开门,低头,目不斜视的把饭菜放到桌子上,道:“贵人吃好了,吩咐我们一声,我们即刻把碗筷收拾下去。”

    “知道了,下去吧。”

    下人出去,轻轻关好门。

    皇甫曜月走到桌边坐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吃的这样快,一方面是确实饿了,另一方面是想快点吃完后,让下人却给她找一些东西过来。

    边关内,众人一边焦急的等待着皇甫曜月的消息,一边商议如何对鹰国开战。不知是知晓褚文杰带着大军过来了,还是鹰国出了什么事,这几日鹰国消停的很,没有像前些日子那样一天到晚不停的在城外挑衅。

    褚文杰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军修整几天,连日赶路,兵士们确实乏累的很。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却坐立难安,夜不能寐,每日要做的事就是跟随这那二百名兵士打探皇甫曜月的消息。

    很快便来到了青阳镇,和齐王爷的方法一样,挨个客栈打听,有没有带着京城口音的小姑娘过来住过店。

    一间间的问过去,问到了皇甫曜月那晚住过的客栈。

    掌柜的听了皇甫拾梦的话,眼神闪了闪,笑着道:“青阳镇离京城太远了,难得有京城里的人过来,更何况还是位小姑娘,要是来过,我肯定会记得的。”

    和所有客栈的掌柜的一样的回答,皇甫拾梦再一次失望。谢过之后,抬脚往外走,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转身,指着那个东西喝问:“掌柜的,这个东西是哪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