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5 岂容你抵赖(一更)
    掌柜的微愣,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皇甫曜月被送走后,伙计们从她睡过的房间里拿下来的荷包。

    当时一起拿下来的还有包裹,包裹里只有几件男子的衣衫,他赏给了伙计,至于这荷包他随意的扔在了柜台后面的架子上。没想到会被皇甫拾梦发现,心里突突了几下,勉强稳住脸上的笑容,身子动了动,挡住了那个荷包,笑着道:“这是我那顽皮的孙女趁着大人不注意,偷拿出来的荷包。”

    说完,伸手,快速的把荷包拿起,放在自己的袖子里。

    这个荷包分明就是月儿的,皇甫拾梦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她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掌柜的竟然还撒谎,皇甫拾梦不再犹豫,挥手,命令身后的精卫:“将人拿下!”

    精卫听令,两人上前,轻而易举的制住了掌柜的。

    一楼大堂的客人看到这一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惊讶的看过来。

    掌柜的大慌,似挣扎似喊人的大嚷:“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跑堂的活计看到这一切,一愣神之后,拔腿就往后院跑。

    不一会儿,几名身形彪悍的大汉手拿兵器从后院冲了过来,看清眼前的情形,全部都要冲过来。

    剩余的精卫迎了上去。

    几名大汉没有动手,喊了一声掌柜的,看向他,用眼神请示是否动手。

    自己的人来了,掌柜的有了底气,用眼神示意他们先别乱动,声音转为了喝问:“小姑娘,你这是何意?”

    “将他袖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皇甫拾梦命令。

    一名精卫动手,把荷包从掌柜的袖子里拽出来,交给了皇甫拾梦。

    皇甫拾梦拿起,举到掌柜的面前,声音里已带有了杀意:“我问你,这荷包哪里来的?”

    掌柜的依旧狡辩,“我不是说了吗,这是我那调皮的孙女”

    没等他说完,皇甫拾梦把自己的荷包解了下来,“啪”的一声拍在了柜台上。

    掌柜的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荷包,瞳孔微缩,下面的谎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几名大汉也是愣住,眼睛睁大,有丝丝冷汗从头上冒了出来。

    皇甫皓见状,上前一把揪住掌柜的衣领,怒声问:“月儿在哪?”

    掌柜的回神,眼珠转了几转,露出害怕的神色,改了说辞:“几位贵人恕罪,这荷包本是小人前几日出门办事时捡的,里面有些银两,小人一时贪心,把银两留下了,刚才怕几位会让小的把银两还回去,才撒了谎。”

    这番说辞,说的天衣无缝,一楼大堂里的客人几乎都信了。皇甫拾梦却不相信,从小和皇甫曜月一起长大,她是什么脾性自己还是知道的,只要是她身上的东西,别说是荷包了,就是一个线头也不可能掉的。

    闻言,露出冷冽笑意,周身充满了杀人的气息,掌柜的和几名的大汉感受到了死亡的逼近:“掌柜的,你若是说实话,我可以饶你一命,你若是再撒谎,我将你这客栈夷为平地。”

    看她小小年纪,气势逼人,让人不容小视,掌柜的心里颤了几颤,意识到这次自己是惹下了大麻烦,弄不好小命就此保不住了。可是那个黑小子已被自己卖去了清风馆,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肯定早已经被逼着接客了,要是让眼前的小丫头知道了,自己这命同样也是保不住的。咬牙,坚持自己的说辞,死活不松口。

    皇甫拾梦死死的盯着他,恨不得用剑将他身上穿出几个血窟窿。可是不能,月儿还没有找到,她不能这样做,深吸了一口气,周身的气势更加的凌冽,吩咐:“即刻将青阳镇封锁起来,所有的人不得进出。另外给舅祖父和爹娘传信,就说找到了月儿的踪迹。”

    一名精卫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客栈里客人不干了,他们大多数都是过往的商人,如今这青阳镇封锁了,他们出不去,耽误了做生意怎么办。所有的人都情绪激愤起来,站起身,纷纷对着皇甫拾梦叫嚷。

    皇甫皓松开了掌柜的,回头,看向吵闹不止的人们,黑沉着小脸不缓不慢的走了过去,在人们诧异不解的眼光中,抽出腰间佩剑,一剑将其中的一张桌子劈成了两半。眼睛赤红,带着沉沉的杀意,“谁若是再敢乱嚷,这就是他的下场。”

    人们被他的气势镇住,顿时没有了声音,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

    扫视着众人,皇甫皓再次开口:“我不想牵连你们,你们所有人老实待着,至于这几日的损失,等我们找到人后会陪给你们的。”

    看看他的穿着,再看看随行的精卫,想想刚才皇甫拾梦的吩咐,众人知道,眼前的这两个孩子是有权势人家的孩子,自己要是再言辞不善,恐怕没有好果子吃。都是常年在外做买卖的人,念头闪过,权衡了利弊,无一人敢再说话了。

    见自己的震慑起了作用,皇甫皓转身,走到皇甫拾梦身边。

    掌柜的和伙计们却吓坏了,要是真的沾惹上有权势的人家,那他们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念头起,交换了眼色,几名大汉猛然对着自己面前的精卫出手。

    掌柜的身形也突然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眼前的精卫出手,在他们躲闪的时候,身形暴起,大手同时对着皇甫拾梦的颈部抓来,意图很明显,想要控制住皇甫拾梦,借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可惜呀,他的愿望是美好的,只是没想到碰到了都是武功高强的人,他的下场注定是悲惨的。众人只听见一声惊破房顶的惨叫声响过,掌柜的突然暴起的身形重重的落在了柜台上,捂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腕哀嚎不已。

    皇甫皓的剑尖上还在滴着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砸在众人的心里,使他们心里的恐惧又增加了几分,更加的不敢出声了。

    而皇甫皓目光冷冽的看着哀嚎不已的掌柜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那几名大汉被掌柜的惨烈的叫声吓得分了神,全部被精卫们拿下。

    “给他上药,别让人死了。”皇甫拾梦命令。

    一名精卫上前,点了掌柜的穴道,从怀里掏出止血药洒在他的伤口上。血被止住,掌柜的脸上的冷汗却掉落的更加厉害,恨不得自己昏死过去。

    精卫传令,二百兵士得了命令,将青阳镇的出入口围住,任何人只需进不许出。

    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青阳镇,连清风楼里的老鸨都得到了消息,顿时有些慌神了,她这清风楼做的大部分是外地人的生意,就指着那些又娈童之癖的贵人们上门送银子了,这下青阳镇被封锁了,那些贵人们还怎么进来,她还怎么挣银子。想到此处,吩咐人:“去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为了何事?”

    有人应声,走出去打听。

    半个时辰后,低头耷拉脑的回来了,任何消息没有打探到。

    老鸨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她这清风楼之所以设在这样一个小镇上,而没有去大的繁华的地方,目的就是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这次,突然有兵士围了小镇,自己这清风馆万一要是暴露在众人面前,后果老鸨不敢想,也不愿意想下去,转身走去后院,命令面目丑陋的大汉:“你去,想法打听青阳镇突然被封锁了的原因是什么?”

    大汉应声,打开后门,走了出去。

    精卫快马加鞭,将口信传给褚文杰的时候,褚文杰孟清同时一喜,孟清站起身来,道:“大将军,我带人去看看,您留下坐镇指挥。”

    鹰国不知何时进犯,两人都去了,军中就无人指挥了,褚文杰点头,嘱咐:“小心一些,必要时采取非常手段。”

    孟清应声,大步走了出去,骑上快马,来到了青阳镇。

    客栈里还是原来的样子,一众住店的人胆战心惊的坐在大堂里不敢说话。掌柜的的手腕上的血是止住了,掌柜的最终挺不住,疼昏了过去。

    他迟迟不说出皇甫曜月的下落,皇甫拾梦心里发狠,让人弄醒了他,瞪着一双冒着怒火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皇甫皓也怒目而视。

    掌柜的心里阵阵发沉,知道这次是真的惹到了大人物,愈发坚定了就是死也不能说出皇甫曜月下落的决心。

    孟清到了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清舅舅。”看到他进门,皇甫拾梦泄去了周身的戾气,有些哽咽的喊了一声,把两个荷包举到他面前:“这是月儿的荷包。”

    孟清只看了一眼,便走到掌柜的面前。

    他从军了好多年,身上自然是军人凛冽的气势,在加上此刻阴郁的表情,让掌柜的心里发突的更加的厉害,身体不由得后退,紧紧贴到后面放酒的架子上。

    孟清开口,声音低沉,没有任何情绪,却让客栈内听到的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到了杀意:“说吧,人在那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