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6 讳莫如深(二更)
    掌柜的犹在抵抗,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强装镇定的问:“什、什么人?”

    孟清将荷包举起:“这个荷包的主人。”

    “不、不知道,这个荷包是我出门时”话没说完,“啊”的一声惨叫,一道血色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吓的身体紧绷,心里乱颤,脑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疯了,二话不说便砍去了掌柜的半只胳膊。

    掌柜的昏死了过去。

    剩余的几名的大汉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半截断肢,恨不能昏过去的是自己。

    孟清转头,看向他们,声音依然很平静,没有任何波澜:“有人要说吗?”

    没人说话。

    孟清嘴角露出了嗜血的笑意,缓步走到几人面前,举起手中的剑,指着其中的一名大汉,笑问:“左边还是右边?”

    大汉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哆嗦着问:“什、什么?”

    话落,一身惨叫,右边的耳边掉落了在地上。

    鲜血喷涌出来。

    大汉捂住,疼的躺在地上打滚,鲜血很快染红了他滚过的地面。

    孟清笑容不改,对剩下的吓得失了魂的几名大汉道:“既然听不到我说的话,那这耳朵也留着也没用了。”说完,看也没看,手中的剑再次挥出,打滚的大汉的另一只耳朵也掉在了地上。

    哀嚎声没有了,人疼的昏死了过去。

    几名大汉却吓得瘫坐在地上,争先恐后的求饶:“军爷饶命,军爷饶命,我说,我说”

    孟清提着光亮的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迹的剑,笑道:“好好说,要有遗漏,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大汉们早已经吓破了胆,哪里还有半丝隐瞒,抢着把皇甫曜月卖去清风楼里的事说了出来。

    皇甫拾梦听完,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皇甫皓的身体也不由得跟着发抖。

    孟清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笑望着几人,问:“清风楼?”

    大汉们心里却更加的不安,慌乱的点头,“那里的老鸨是个有后台的人,强迫我们这些客栈里经常把一些外地来的小子迷昏了给他送过去。”

    孟清听出了他话里的重点,神情有了一丝变化,微蹙了眉头,确认:“小子?”

    大汉们点头,“嗯,是小子。”

    皇甫拾梦的声音里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抖,满含希望的问:“清舅舅,是不是那个人不是月儿?”

    皇甫皓眼里也重新有了希望,屏息,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

    孟清却没有那么乐观,月儿那小丫头,鬼主意多,出门扮成少年郎,也是有可能的。

    他没回答,皇甫拾梦和皇甫皓的心又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在即将要沉到谷底的时候,孟清的声音响起:“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对对对,去看看。”两人回神,转身就往外走,慌乱之中,皇甫拾梦绊倒了门槛上,要不是皇甫皓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绝对会摔得鼻青脸肿。

    “大姐!”皇甫皓担心的喊了一声。

    皇甫拾梦勉强朝他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我没事,快走,我们去清风馆。”

    皇甫皓抿唇,扶着她小心的走了出去。

    “带上他们。”孟清吩咐了一声,大步的跟在了两人的后面。

    几名精卫拖拽起昏过去的掌柜的,和几名瘫坐在地上的大汉,随后也跟了出去。

    人全部走了,骇人的气势没有了。那些吓得哆嗦不停、惊恐不已的客栈里的众人们才像炸了锅一样,议论起来,声音里有着惊恐和后怕。

    “这竟然是一家黑店!”

    “那些人太可怕了,割掉了掌柜的胳膊,连眼都不再眨一下的。”

    议论声越来越大,人们的心里越来越恐惧,同时生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再也不要看到这恐怖的一幕。

    想到做到,所有的人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里,收拾好东西不约而同的就往外走,刚走出门口,看到外面的兵士,猛然醒悟过来,小镇的出口都被封锁了,他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以及孟清等人很快来到清风楼。

    白日,阳光正好,正是人们忙碌的时候,清风楼却是大门紧闭,里面一丝动静也没有。

    皇甫拾梦心切的正要上前砸门,孟清喝住了她:“梦儿,不要轻举妄动。”

    皇甫拾梦的动作顿住,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孟清没有解释,命令精卫:“上前砸门!”

    精卫得令,走上前去,举起的拳头还没有落在门上,大门却从里面被打开,老鸨扭着她那略显臃肿的肥腰肢一步三扭的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众人,吓了一跳,随即掩嘴失笑:“哎哟,今日一大早便有喜鹊在门前叫,肯定有好事,原来是这么多的客人同时上门了。”

    话落,眼光落到了皇甫拾梦的身上,似是一愣,随即皱眉,为难的说道:“我们清风楼向来只接待男客的,这小姑娘恐怕是走错地方了。”

    话落,一道寒光闪过,皇甫拾梦手里的匕首朝着她飞了过去。

    老鸨犹如没有看到一样,面不改色,依旧笑眯眯的。

    眼看匕首就要飞到她的颈边的时候,从老鸨身后跃出一个人,稳稳的接住了匕首,手腕顺势用力,又扔了回来。速度之快,让孟清不由的眯了眯眼睛,手里的剑也同时准确无误的挡住了飞回皇甫拾梦面前的匕首。

    “当”的一声响后,匕首眼看就要掉落在地上。

    皇甫拾梦快速弯腰,将匕首捞在了手里。

    老鸨的眼神也闪了闪,随即恢复了自然:“哟,小姑娘好快的身手,不过这脾气可不好。”

    “梦儿脾气好不好,就不劳老鸨操心了,我们过来是找人的,就是前些日子这家客栈送来的那个小子。”说完,让开身子,让老鸨看清身后昏过去的掌柜的和被割了耳朵,鲜血直流的大汉。

    老鸨眼神闪了闪,受到了惊吓一般,后退了半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哎哟,吓死我了,快快快,把人带走,客人们马上上门了,这血淋淋的,可别把我们的客人全吓跑了。”

    “您把人领出来,让我们看看,要不是我们找的人,我们自然会走。”孟清面不改色,笑着道。

    老鸨扬了扬手里的帕子,声音不慌不忙,不软不硬,避重就轻道:“这位爷,您说的什么,我不明白,如果您要是来找乐呵的,请您进来,我们热烈欢迎,如果您是来找人的,对不起,您走错地方了。”

    “是吗?”孟清轻轻一笑,反问。

    “当然了,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糊弄爷您哪。”

    孟清轻轻点头,眼角带笑,笑意却不达眼底,“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话落,挥手,身后的几名精卫纵身跃上,朝着老鸨而去。

    老鸨似受到了惊吓,退后了几步。

    身后几名大汉飞身迎上,与精卫缠斗起来,十数回合后,竟然没有分出胜负。

    孟清的眼睛眯起,仔细打量着与精卫缠斗的大汉,各个身形彪悍,面部丑陋,身手敏捷,不似一般妓院里的打手。

    老鸨却面色如常,丝毫不担心的看着眼前的打斗的场面,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意。

    几十个回合下来,精卫们丝毫没有占到便宜,孟清飞身而起,伸出手,以迅雷不解掩耳之势朝着老鸨颈部抓去,在他的手掌刚要碰到老鸨脖子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掌风从老鸨身后袭来,逼得他不得不收回来手势,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老鸨一副嘲讽的嘴脸,“哟,这位爷,看您相貌堂堂,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也是个无耻的小人,竟然对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出手。”

    孟清没有反驳,笑着道:“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清风楼,竟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到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老鸨似乎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深意,笑着道:“爷,您可真是过奖了,您也知道,做咱这行不容易,要不请那么几个高手护着,我这清风楼早就被人拆了八百遍了。”

    “看来今日老鸨是打定了主意,不让我们进去了。”

    “哎哟,爷,您可不能这样说,我们这里是光明正大的开门做生意的,您要是想要寻个乐子,随时都可以来,要是想要找麻烦吗那可就对不起了。”

    虽然在门外,孟清还是感觉到了清风楼里的丝丝外泄的杀意,也就是说不止眼前的这些人,清风楼里还有不少这样的高手,如果今日自己带人硬闯,凭着自己的这些人,不见得能闯的进去,尤其还带着梦儿和皓儿,要是不小心伤及了他们,更加没有办法跟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交代了。

    思及此,出声,命令精卫:“都住手!”

    精卫们退回了他的身后,大汉们也退回了清风楼里。低着头,恭敬的立在老鸨的身后。

    “梦儿,皓儿,我们走!”孟清出声,吩咐两人。

    皇甫拾梦焦急的喊出声:“清舅舅,月”

    “梦儿,住嘴。”孟清呵斥住她。

    皇甫拾梦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