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27 杀!杀!杀!(一更)
    孟清没有多做解释,吩咐皇甫皓:“皓儿,领着梦儿,我们走!”

    皇甫皓也是极不赞同他的做法,明明已经知道了月儿的下落,明明都已经到了清风楼的门口了,却不强硬的攻进去解救出月儿,反而就这么走了,但还是没有违背孟清的意思,轻声对这皇甫拾梦道:“大姐,我们回去吧。”

    皇甫拾梦回神,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眼里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皇甫皓抿唇,没有说话。

    皇甫拾梦忽然来了怒气,气呼呼的往回走。

    皇甫皓紧跟在后面。

    孟清跟在两人的身后。

    老鸨摇着手里的帕子,在身后扬声招呼:“这位爷,您若是什么时候想来乐呵了,我们这清风楼随时欢迎您。”

    回答她的是,两道高高喷起的血柱。

    掌柜的和失了耳朵的大汉被孟清分别结束了性命。

    老鸨脸上的笑意僵在了脸上,心里隐隐有了不安,低声吩咐:“去查查,他是什么背景。”

    有人应声,飞奔而去。

    “去,赶快找人把这两个晦气的东西弄走!刚开门就见血,可别影响了我这清风楼的生意。”

    有人上前,把已然没有了气息,却流血不止的掌柜的和大汉拖进了清风楼内,至于怎么处置的,没人关心,也没人在意。

    皇甫拾梦怒气冲冲的走出了一段距离,却发现不知该往哪里走,停住脚步,回头不满的看着孟清,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孟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低声安慰:“清风楼内隐藏的高手不少,只凭我们这些人闯不进去。清舅舅已经派人给你爹、娘传了信,等他们到了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明白了他的顾虑,怒意消失了下去,开口,担心的说道:“可是月儿如果真的是在里面怎么办?这么多天了,她会不会”

    孟清的心里有些沉重,毫无疑问,这清风楼是男风馆,月儿是女子的身份,她被送进去这么长时间了,如果被发现了,下场可就现在只能期望她趁人不注意,逃了出去,虽然这希望是渺茫的。心里这样想,脸上却没敢显出来,道:“他们说的是送了一个少年进去,我们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月儿呢?也许客栈的掌柜的说的是对的,他那荷包是恰巧捡来的。”

    他这话说的漏洞百出,连自己都不相信,可皇甫拾梦已经六神无主,连思考的能力也没有了,竟然相信了他的话,眼睛一亮:“小舅舅,您的意思是那人有可能不是月儿?”

    孟清违着心意点了点头。

    皇甫拾梦的小脸上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意,再次迫切的问:“也就是说月儿现在是没事的,是不是?”

    孟清没有回答,只是再次无声的摸了摸她的头。

    皇甫拾梦脸上的笑意退了下去。

    鹰国。

    皇甫曜月自从被安排在这个院子里后,大皇子一直没有来过。头两天,恐怕被人发现她是女儿身的事,她一直躲在屋子里没有出门,可过了两日以后,她那闲不住的性子又开始了发作,试探着走出门来。

    门外伺候的人躬身问:“贵客,您有什么吩咐?”

    皇甫曜月摆手:“屋子里太闷了,我出来走走。”

    他是大皇子的带回来的人,伺候的人一直对她恭敬的很,听了她的话没有反对,任凭她在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到处走动。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接到精卫的传信的时候,已经出了京城三百里了,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城镇挨个查探下来,没有收获,齐王爷已经快要到爆发的边缘,周身都是满满的戾气,骇得无一人敢靠近他。

    精卫的传话,齐王爷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了,二话没说,扬起马鞭,打马便朝着青阳镇的方向而去。

    “命所有的精卫尽快赶到青阳镇。”皇甫逸轩匆匆吩咐里周安一句,和孟倩幽一起急忙跟了上去。

    两日多的不停歇,几乎要累死了胯下的马儿,才到了青阳镇。

    青阳镇这几日被封锁,任何人不许进出,所以他们这一行人灰头土脸,根本看不出穿的是什么布料的衣服的人刚要进镇,便被兵士拦下,高声阻止他们进去。

    连着数日没有休息好,齐王爷的眼睛已经赤红,此刻狠厉的瞪了拦住自己的兵士一眼,那眼里的怒意骇得兵士心里颤了几颤,腿脚发软。

    周安上前,将齐王府的腰牌在他面前晃了一晃。

    兵士慌了神,急忙要下跪行礼,齐王爷一抖缰绳,骑马从他的身侧快速的穿了过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跟在后面。

    孟清早已派了精卫守在门口。

    精卫看见几人踪影,立刻迎上前来,禀报:“主子,孟副将军在前面的客栈里等你们。”

    三人随着他来到客栈门口。

    皇甫拾梦从从里面冲了出来,直接冲到孟倩幽的怀里,搂着她哽咽的喊了一声:“娘。”

    孟倩幽轻轻抚摸着她微微战栗的身子,温柔的安慰她。

    齐王爷看向随后跟出来的孟清,开口,嗓音嘶哑难听,“月儿呢?”

    “暂时还没有下落。”

    齐王爷的眼睛眯起。

    孟清不再耽搁时间,几句话快速的把皇甫曜月有可能被卖去清风楼里的事说给了几人。

    他的话落,齐王爷已跃回了马上,威严吩咐:“带路!”

    众人上马,很快来到清风楼。

    看着紧闭的大门,齐王爷下马,走到门前一脚将门踢开,抬脚就要走进去。

    一道身影极快的跃到了他面前,凌厉的招式对他攻过来。

    连日赶路,不眠不歇,齐王爷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此刻面对来人的攻击,反应不免慢了一些,眼看那人的掌力就要打在他的身上时,周安手中精致的小刀甩出,直直对着那人的手掌飞去。

    那人大惊,收回招式,身体后退了几步。

    齐王爷面色不改的走进清风楼内。

    楼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却感觉到了异样,绷紧了神经。

    齐王爷却似好不察觉,迈着大步就往里走。

    老鸨一步三扭,不慌不忙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哟,今日这是吹得什么风,来了这么多的贵客?”

    “你是谁?”齐王爷站定脚步,沉着声音问。

    “我,当然是这清风楼的主人了。”老鸨洋洋得意的回道。

    “月儿呢,把她交出来,给你留个全尸。”

    老鸨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扭捏作态的掩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位爷,你好大的口气,自从我这清风楼开张以来,还没有人敢对我这么说呢,您是第一个。”

    说完,伸出手,想要搭在齐王爷的肩膀上。

    齐王爷伸手,掐住了老鸨的脖子。

    老鸨身后的人的人想要上前,已经晚了一步。

    “想要活命的话,把月儿交出来。”齐王爷的声音里已有了杀意。

    老鸨面不改色,笑出声:“这位爷,您”

    只说了这几个字,齐王爷的手已经收紧,老鸨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面上这才有了惧意,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齐王爷真的敢对她下手。

    身后楼里跃出十数条大汉,都朝着齐王爷攻来,想要从他手里解救下老鸨。

    精卫们迎身而上。

    打斗声充斥着清风楼里的每个角落。

    齐王爷的手越手越紧,老鸨已经有些喘不上气来了,这才意识到了危险,拼命的挥动着自己的手。

    一直在她身后,垂手而立的大汉,猛然发动了,身形极快,招式阴狠的朝着齐王爷攻来。

    皇甫逸轩飞身而上,挡住了他的攻击,两人缠斗在了一起。

    齐王爷却似没有看见,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老鸨。

    以皇甫逸轩的武功,没有几个人可以打过他,眼前的大汉却一眨眼跟他过了十数招,孟倩幽眯了眯眼睛,出声吩咐:“命精卫铲平了这清风楼。”

    一句话,一声应,老鸨听在了耳朵里,比齐王爷掐住她的脖子还让她震惊,精卫只有武国的世子皇甫逸轩才有,难不成今日的人就是老鸨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父王,月的下落还没有打听出来,这老鸨还有些用处。”孟倩幽轻轻劝阻。

    齐王爷听在了耳朵里,撤回了手。

    老鸨面色如灰的瘫在了地上。心里明白这清风楼从此以后怕是不存在了。

    两刻钟后,打斗声停止,清风楼里恢复了寂静。

    老鸨的心也几乎停止了跳动。

    孟倩幽上前,蹲在了老鸨面前,直白的说:“我不管你这清风楼背后的主子是谁,我也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现在我只是问你,前几日夜晚送来的那个小子,你们将他怎么样了?”

    老鸨不说话。

    孟倩幽看着她的眼睛,再次开口:“凭你的所作所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是我可以保证只要你痛痛快快的把人交出来,我可以让你轻松的死去,否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的话说的不轻不重,不缓不急,老鸨却听出了其中的森森杀意,身上一寒,心中恐慌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