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28 招认(二更)
    尽管如此,老鸨还是紧咬牙关,一个字不说。

    孟倩幽微微一笑,寒光闪过,老鸨一声惨叫,一截手指头掉落在地上。

    自从来了青阳镇,做了这清风楼里老鸨,可谓是吃香的喝辣的,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养尊处优惯了,不曾受过半点委屈,如今这半截手指掉下去,钻心的疼痛传来,老鸨想要立刻死去的心都有了。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就是现在她想死的愿望也实现不了了。

    孟倩幽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的灿烂,整个人却发出嗜血的气息,即使那些被精卫制住的大汉,也不由得心里发寒的厉害。

    “怎么样,想好了吗?说不说?”孟倩幽伸手摁住老鸨疼的翻滚的身子,盯着她的眼睛笑着问。

    老鸨疼的满头大汗,眼神中盛满了恐慌,却咬牙喘着大气说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孟倩幽笑着摆手:“我没本事,杀不了你,但是可以把你身上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全部卸下来,却还能不让你死,怎么样,要试试吗?”

    老鸨惊骇,身子颤抖的厉害,喘着粗气问:“你可知道我是谁的人?”

    孟倩幽直接堵死了她的后路,“与我有关吗?我只要知道我女儿的下落就好,别的我没兴趣。”

    老鸨的嘴张张合合,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的女人,好半天才吐出来一句:“我这里是男风馆,没有你的女儿。”

    “那日晚客栈送来的那个小子在哪?”孟倩幽笑着逼问。

    老鸨咬牙,不吭声。

    又是一道寒光闪过,老鸨的惨叫声再一次在寂静的清风楼里响起,让听到的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老鸨疼的几欲昏过去,孟倩幽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伸手,摁在她的断指上,老鸨疼了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豆大的汗珠一颗接一颗的滚落下来。

    左手摁住她的断指,右手拿着丝毫没有沾染上血迹的匕首在她的另外的三根手指上晃动:“人呢?”

    老鸨嘴唇动了动。

    被皇甫逸轩打败,狼狈跪在地上的大汉忙出声阻止:“连妈妈,别忘了主子”

    寒光闪过,孟倩幽手里的匕首飞了出去,在大汉的颈部留下一道血色后又飞回了她的手里。

    大汉的话顿住,瞳孔变大,高大的身躯晃了几晃,“砰”的倒在了地上,鲜血顺着脖颈很快流了出来。

    老鸨吓得肝胆俱裂,瞳孔不住的在收缩。

    孟倩幽低头,笑望着她:“怎么样,想好了吗?”

    老鸨终于有了怕意,嘴唇哆嗦了无数下以后,才颤着声音道:“人、人、人被买走了。”

    “你说什么?”齐王爷声音暴怒,似要撕碎她。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下去,沉着声音问:“被谁买走了?”

    老鸨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下,舌头打结的更加的厉害:“不、不、不知道,他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从来没有买过人,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将那个小子买走了。”

    孟倩幽凌厉的眼神紧紧的盯着老鸨,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神情,良久,站起身,吩咐:“找笔墨来,让她把人画下来。”

    精卫应声,找来了笔墨。又搬来了一张桌子和凳子,放在老鸨面前,拎起有些头晕眼花的她,墩在椅子上。

    老鸨身体晃了几晃,勉强稳住。想要提笔,手钻心的疼,汗珠也是不断的往下滴落,完全不能提起笔。

    孟倩幽手伸进袖带,拿出一个瓷瓶,扔给了周安。

    周安打开瓶塞,上前,抻过老鸨的手,将瓷瓶里的药撒在了老鸨的断指上。

    血很快止住,疼痛也消失了不少,老鸨惊异的表情还没有升起,孟倩幽压抑的嗓音响起:“快点。”

    老鸨的身子条件反射般的抖动了一下,赶紧拿起笔,按照脑中的记忆,开始把大皇子的肖像画下来。

    一个小小的清风楼,里面的大汉竟然个个身手不凡,能和精卫的武功不相上下。皇甫逸轩直觉有蹊跷,吩咐周安:“将这清风楼里里外外都搜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周安应声,挥手,精卫们四下散开,有的去了楼上,有的去了后院。

    皇甫拾梦不相信老鸨说的,直觉她是把皇甫曜月藏在了某一个地方,对孟倩幽请求:“娘,我也跟着去看看,说不定他们把月儿藏在了起来,故意说是被人买走了。”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是双生子,两人有心里感应也说不准,孟倩幽点头:“去吧,小心一些。”

    皇甫拾梦朝着后院走去,皇甫皓跟在紧紧的跟在她的身侧。

    孟清走上前来,神情有些沉重:“姐、姐夫”后面不知该说什么了。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没有说话,齐齐盯着老鸨手里将要成形的画像。

    前面这么大的动静,后面屋子里到了天亮才歇息的小倌们自然是惊醒了,却没人敢动,全都惊恐的缩在屋子里,不敢乱动。

    周安领着精卫走进去,命人把他们全部赶了出来,一一查看过,没有皇甫曜月。

    皇甫拾梦也来到了后院,问了其中的一个小倌后,径直去了老鸨的屋子里,一股刺鼻的胭脂香扑鼻而来,呛得她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退了出来。好半天后,才深吸了一口气,捂着鼻子走了进去。

    前面。

    随着老鸨手里的画像渐渐完成,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孟倩幽,和孟清的心尖尖开始下沉,画像上的人鹰眼钩鼻,一看就不是武国的人,要是月儿真的被他买走了,要是想找到,那无疑是大海捞针了。

    老鸨画完,哆哆嗦嗦的放下了笔,孟倩幽带着杀意的声音随之响起:“可知他是什么人?”

    老鸨的猛地摇头,“这真的不知道,一般有这样嗜好的人非富即贵,我们不敢打听也不能打听他们的身份。”

    “有几分像?”

    “五、五六分吧。”

    孟倩幽心里存了一丝侥幸,再次吩咐:“把那个小子画出来。”

    老鸨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声音更加的结巴了:“不、不用了。”

    “嗯?”

    老鸨吓得“噗通”跪在了她面前:“那个小子除了黑点之外,长得和刚才的那位姑娘一模一样。”

    话落,一只脚伸了过来,老鸨被踢翻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一边的柱子上,又弹了回来,跌落在地上。

    齐王爷目眦尽裂,紧跟着上前,抬起脚,对着老鸨的头就要踹下去。

    “父王,我们还要留着她找到月儿呢。”孟倩幽急忙阻止。

    齐王爷已经挨到了老鸨头发的脚硬生生的顿住。

    只剩下半口气的老鸨吓得昏死了过去。

    皇甫拾梦在老鸨的房间里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捂着口鼻转身走了出来。

    周安等人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回了前院禀报。

    “封了清风楼,将这里所有的人带去边关。”皇甫逸轩吩咐。

    孟清应声,吩咐了下去。

    看着齐王爷已经有些站立不稳的身子,孟倩幽开口:“父王,您已经连着几日没有休息了,是否在这青阳镇休息一下再去边关。”

    “不用,”齐王爷强撑着身体往外走,先去边关,让林仲辨认一下这画像的人是哪里的,我们即刻派人去找。

    众人跟着他走了出去,上马,朝着边关疾奔。

    另一边,皇甫曜月并不知道齐王爷等人为了找自己已经来了边关,只是趁着在院子里来回溜达的机会,暗暗观察着院子里的地形,思量着自己逃跑的可能性。

    这几日,鹰国毫无动静,褚文杰直觉有些不对劲,去了城墙上做好了所有的部署,以防鹰国的偷袭。

    听闻齐王爷几人来到,褚文杰和林仲从城墙上下来,骑马回了总兵府。

    齐王爷几人端坐在椅子上。

    褚文杰大步进门,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站起来,齐声喊:“舅舅。”

    褚文杰微点头,朝着齐王爷拱手:“姐夫”

    齐王爷颔首。

    林仲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林仲见过王爷,世子,世子妃。”

    “起来吧。”

    “谢王爷!”

    “林仲,你在这边关十数年,对于这邻国的人们可否熟知?”齐王爷急切的开口问。

    林仲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微愣了一下后,试探的问:“王爷的意思是”

    齐王爷示意,周安上前,在林仲面前把画像打开,让他看清上面人的长相。

    “你可否能看出来,这是哪国的人?”齐王爷再次开口问。

    林仲接过画像,仔细端详了一下,道:“鹰眼钩鼻,这是鹰国人的特征,不知这画像上的人作甚用处?”

    他的话落,众人的心沉到了谷底。

    武国和鹰国现在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刻,月儿要是真的被人买去了鹰国,万一被人知道了她的身份,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你可识得这画像上的是谁?”皇甫逸轩出声询问。

    林仲又仔细的端详了画像一番,眉头皱起:“这画像上的人看着有些像鹰国的大皇子,拓跋罕木。”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