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30 逃跑(二更)
    一个时辰的急行,很快到了鹰国的边境,正值两国剑拔弩张的时刻,盘查比平时严格了许多。见几人穿着不凡,又每人一匹马,引起了盘查兵士的注意。林晗嫣在前,把早先编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兵士仔仔细细打量了五人,又把马匹上装载的东西查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对几人说:“近日两国关系紧张,你们这些做买卖的这个时候还是尽量少出城的好,小心有命挣没命花。”

    林晗嫣感激的点头,把一角银子悄悄的塞到了兵士的手里,道:“我们知道,这不正要把武国内的生意全部撤回来嘛。这是第一批,后面的几批这几日陆续的就全运回来了,以后就不过去了。还望后面您行个方便。”

    虽然不是鹰国的货币,但是有边贸的集市,这些银子可以跟武国的人买一些东西回来。兵士欣喜,握在了手里,对几人挥了挥:“走吧。”

    林晗嫣牵着马,先走了进去,后面四人紧紧跟上。

    进了鹰国境内,天色已然有些晚了,人生地不熟的,又不知道鹰国皇城距离边关有多远,几人也不敢贸然再往前走,便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高档的客栈歇下。

    要了上房,点了丰盛的晚饭,命伙计送入房中以后,几人随着伙计来到了二楼住下。

    边关内。

    齐王爷一觉睡醒,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坐起身,吩咐:“来人!”

    候在后面等着伺候的下人走了进来,掌上灯后,恭敬的问:“王爷,您有何吩咐?”

    “什么时辰了?”

    “回王爷,戌时初。”

    齐王爷闻言,愣了一下,感觉自己有些老了,竟然一觉睡了好几个时辰。

    “世子他们呢,也在歇息吗?”

    下人微微一愣,立刻回道:“禀王爷,小人被总兵安排来伺候王爷,世子的情况小人不知。”

    “打水来,我清洗一下。”

    下人应是,打来水。

    齐王爷清洗完了之后,刚要开口询问,外面响起林仲的声音:“王爷,您醒了吗?晚饭准备好了。”

    齐王爷站起身,走了出去。

    林仲躬身,做两个请的姿势,“王爷,请。”

    齐王爷走在前面,林仲跟在后面,一路来到饭厅,只有褚文杰一人坐在里面。

    齐王爷走进饭厅内,坐下,问:“轩儿他们呢,还没有睡醒吗?”

    人不在,再隐瞒也隐瞒不了多久,褚文杰不再隐瞒,干脆的告诉他:“轩儿和幽儿带着两个孩子和林姑娘已经去了鹰国,这个时候早就到了鹰国境内了。”

    齐王爷愣住,随即反应过来,怒的一把掀翻了面前的桌子,“好啊,你们学会了阴奉阳违了,竟然趁着我睡觉的功夫去了鹰国。”

    林仲和饭厅里伺候的下人吓得跪在了地上,不敢吭声。

    褚文杰心里也是颤了几颤,多少年了,没看到齐王爷发过这么大的火了。

    掀了桌子,齐王爷还是不解气,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时间饭厅里只充满了他恨不得碾碎某些人的脚步声。

    半晌,褚文杰咳嗽了一声:“姐夫,他们也是为了你好,你这年纪大了,再跟着去鹰国,身体难免会吃不消”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齐王爷的火气更大了,怒气冲冲的走到褚文杰面前,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老?”

    感受到他迫人的气势,褚文杰吓得睁大了眼,欲要站起身来,齐王爷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脖颈,拽着往外走:“咱们比试比试,看看我老不老?”

    褚文杰被他拽着踉跄着往外走,一点大将军的威严也没有了。

    饭厅里跪着的众人看呆了眼,等两人走出去后,林仲站了起来,跟了出去。

    剩余的众人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后,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悄悄也跟了出去。

    院子里,齐王爷和褚文杰已经动上了手。不知是皇甫逸轩几人私自去了鹰国,没有带上他,齐王爷心里有火气,还是褚文杰那句他年纪大了,火上浇了油,总而言之,褚文杰就算拼尽了全力,左躲右闪,还是挨了不少的拳头。就算这样,齐王爷也没有饶过他,直到一拳打在褚文杰的脸上,褚文杰痛呼了一声,捂住自己的脸蹲在地上,齐王爷的火气才算消下去了一些。

    居高临下,看着褚文杰的头,“哼”了一声,问:“我老了吗?”

    褚文杰哪还敢说话,蹲在地上一声不吭。

    发泄了一通,齐王爷心情好了,倒背起手,不紧不慢的走进客厅,吩咐:“摆饭,我饿了。”

    林仲回神,立刻吩咐下人们去收拾桌椅,摆饭。自己则走到褚文杰面前,担忧的问:“大将军,您没事吧?”

    褚文杰抬起已经肿胀了半边脸,厉声问:“你说呢?”

    林仲心里颤了几颤,不再说话,弯腰想要扶起褚文杰。

    褚文杰哼了一声,站起来,嘟囔了一句:“等着,看回了京城以后,让我姐姐怎么收拾你。”说完,转身也走近了饭厅内。

    林仲站在原地有些凌乱。

    鹰国内。

    孟倩幽几人歇息了一晚,第二日吃过早饭,开始向鹰国的都城进发。

    两个时辰后,到了皇城下,又经过了一番检查后,进了城。

    几人谁也没有来过鹰国,不知道大皇子府邸在什么地方。要是贸然如打听,说不定会引起注意,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决定先找一间客栈住下,打听好了路线以后,在伺机进去大皇子府。

    而此时的皇甫曜月也正在暗自盘算着逃跑的事情。

    一连好几天了,大皇子都没有回府,皇甫曜月暗自高兴的同时,也把自己所住的院子全部查看了一个遍,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清清楚楚的记在了心里。

    傍晚,吃过晚饭后,便对伺候的人吩咐:“今日你们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我今日走的时间长了一些,有些乏了,想要早点歇息下。”

    大皇子有特殊嗜好,他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都知道,但是大皇子从来没有带人回来过,顶多每月去一趟武国境内,待个三五天,玩乐够了就回来,这次却把人直接带回来,这意味着什么,院子里伺候的人都知道。所以,这几日伺候的也是尽心尽力,唯恐皇甫曜月不满意,等大皇子回来吹了枕头风,他们这脖子上的人头可就保不住了,所以听了他的话,没有反驳,应声退了下去。

    皇甫曜月吹灭了屋里的灯,睁眼到了子时,听着院子里半丝声音也没有,寂静的很,这才悄悄的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前,轻轻的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朝着外面观看。

    院子里没有任何人看守,侧房里也没有光亮,所有的下人都应该已经歇息下了。

    慢慢的把门开的大了一些,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站在院子里思量了一下,没有走正门,而是走到一个早就勘察好的一个偏僻的角落,提气,纵身跃了上去,小巧的身子稳稳的落在了墙头,顺着墙头走了几步,将身体藏在墙边一棵大树的阴影下,朝着院外打量。

    大皇子府很大,和王府有些不相上下,府里到处都是一片寂静,只有一个地方灯火通明。

    咬唇,思量了一下,还是没敢妄动,没敢去那个灯火通明的地方,而是在黑夜里辨认了一下方向,纵身跃下墙,按照记忆中的方位,小心的朝着大门的方向摸去。

    她身形娇小,又是专拣隐蔽的地方前行,一时没有被府里值夜的人发现,还真的被她摸到了大门口。可惜,大门紧闭,门口两边挂着两盏灯笼,每盏灯笼的下面,还站着两名身材高大,强壮彪悍的守夜人。

    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看门前的四名的大汉,皇甫曜月放弃了从门口溜出去的打算,转身,去往别处,寻找别的逃生的路。

    可是,她本来就不识得大皇子府里的路,再加上又是深夜,到处漆黑一片,走着走着,皇甫曜月竟然迷了路,不但出去的地方没有寻到,连回自己的原来的路都忘记了。

    半个时辰过去,皇甫曜月越转越迷糊,根本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正要欲哭无泪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灯火通明的地方,自己刚才蹲在墙头,是朝着东南方向看的,反过来,也就是自己去了西北方向就可以找到原来住的院子里。

    想通了这一点,心里大喜,纵身跃到高处,朝着四面张望,等看到那个灯火通明的地方时,思量了一下自己该去的方向事,毫不犹豫的的朝着那个方向跃去。

    两刻钟后,还没有找到自己居住的那处院子的皇甫曜月感到了不对劲,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也该到了,怎么还没有看到熟悉的景物呢。

    借着夜色,又重新的跃上了墙头,分辨了下方向,这才发现自己走偏了,连忙调整了方向,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院子外,深吸了一口气,不假思索的跃进院子里,抬脚刚要往屋子里走,一道迷糊的声音响起:“贵客,这么晚了,您在院子里做什么?”

    ------题外话------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广绫

    医学教授一觉醒来成为了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小医女。

    家徒四壁,两袖皆空,一贫如洗。

    处境虽然不尽人意,好在有一技在手,种药田,开医馆,打算靠着医术发家致富。

    还没撸着袖子开干,惨遭退婚,被赶出村子。

    哪知,隔壁的穷酸书生说:“我愿娶姑娘,入我的户籍。”

    小夫妻两恩爱无双,日子越过越红火,引来极品亲戚一大筐。

    手撕极品,脚踹渣渣。

    商枝扛起锄头:夫君,犁地去。

    “好。”男人笑语浅淡,抱着她扔在床上,开荒犁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