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31 夜探(一更)
    皇甫曜月的身体顿住。转身,看到一名伺候的下人,打着哈欠,不甚清醒的问。

    “哦,今日睡得太早了,这个时辰有些睡不着了,来院子里溜达一下,吵到你们了吗?”

    下人又打了一个哈欠,摆手:“没有,我正要去如厕,看到贵人在院子里,以为您有什么吩咐。”

    原来是起来如厕的,皇甫曜月松了口气,道:“快去吧,时辰不早了,我也要去休息会儿。”

    说完,走进屋子里。

    下人也朝着茅厕的方向走去,刚走了几步,心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皇甫曜月。

    皇甫曜月却已经走进了屋子里,房门也已经紧紧的关上。

    下人收回视线,疑惑不解的去了茅房。

    屋子里,皇甫曜月拍了拍受到惊吓的小心脏,一头趴在了床上,一个多时辰的探路和提心吊胆,让她身心感到了疲惫,扯过棉被随意的盖在身上后,就这么趴着,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客栈内,在孟倩幽的示意下,林晗嫣要了三件上好的房间,皇甫拾梦和孟倩幽一间,皇甫逸轩和皇甫皓一间,林晗嫣单独一间,安顿好以后,林晗嫣对孟倩幽道:“我去楼下大堂打探一下大皇子府的位置,你们先歇息一会儿。”

    几人都不会鹰国的语言,出去了也没用,孟倩幽点头,嘱咐:“小心一些。”

    在边关呆了这十多年,林晗嫣变得爽朗和坚强了很多,闻言笑着点头,小声说:“世子妃不用担心,这里是鹰国的皇城,不会太乱的。”

    林晗嫣下了楼去。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坐在了椅子上,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则去了窗前,打开窗户,看着鹰国皇城的景色,眼里的神色起起伏伏,焦急自责,月儿就在大皇子府,也许正在遭受非人的待遇,他们这做爹娘的却无能为力。平生第一次,他们有了无力的感觉。

    伸出手,将孟倩幽轻轻搂在怀里,皇甫逸轩的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语气坚定,“月儿会没事的。”

    这句话是安慰孟倩幽,也是为了说给自己,他皇甫逸轩的女儿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出事的。

    孟倩幽在他的怀里轻轻点头,声音轻柔,却带着冷然杀意,“月儿若没事,我给这鹰国留有一丝余地,若是月儿有事,我会让他们举国陪葬,我说到做到。”

    “好,月儿若有事,我们夫妻联手,踏平这鹰国的皇城。”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两人的小脸绷得紧紧的,嘴唇也抿的紧紧的,小手更是攥的紧紧的,恨不得现在就去闯大皇子府。

    两刻钟后,林晗嫣回来,手里拿着一张地图,对孟倩幽道:“我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一张这皇城的地图。”说着,指着其中的一个位置,接着说道:“这就是大皇子府,离我们住的这客栈不是很远。骑马很快就到了。”

    孟倩幽接过,平放在桌子上,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也凑了过来,听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仔细的研究地图,研究大皇子府的位置。

    研究好了,很快也做了决定,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以及林晗嫣呆在客栈里不动,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去夜探大皇子府。

    林晗嫣知道自己的武功自保可以,要是遇上高手,只有拖后腿的份,没有多说,点头同意。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也听话的点头。

    吃过晚饭,休息了一下。

    子时,客栈的人们都陷入沉睡的时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起床,从二楼的窗户翻身而出,怕惊醒客栈里的伙计,连马也没骑,皇甫逸轩抱紧孟倩幽,施展轻功用了两刻钟的时间,到了大皇子府门前。

    已是深夜,大皇子府的府门紧闭,府前两边悬挂了两个大灯笼,将府门前照了个一览无遗。

    皇甫逸轩放下了孟倩幽。

    孟倩幽站稳,弯腰,在地上捡起一个坚硬的小石子,用力的抛进了大皇子府内,随即,两人隐身在了黑暗里。

    一道浑厚有力的喝声传来:“谁?”

    随即府门被打开,从里面冲出来两名彪形大汉,略有些紧张的朝着两边的大路上张望。

    而同时,墙头上也有大汉跃了上去,站在高处,朝着院外张望。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屏住了呼吸。

    府门外静悄悄的,别说人了,连个鬼影也没有,四名大汉两两对望了一眼,其中一名大汉开口,“没人,我们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另一名大汉也疑惑的皱了皱眉:“不可能的,明明是有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

    “这夜深人静的,也许是府里的猫呀,狗呀的发出的声音,我们太紧张了。”

    “大皇子这几日不在府里,管家吩咐我们要警醒一些,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我等人的项上人头可就不保了。”

    说完,对着墙头上的两人询问:“有什么发现没有?”

    一名大汉摇头,瓮声瓮气的回答:“没有。”

    “难道真的是阿猫阿狗发出的声音。”男子疑惑,挠了挠后脑勺,命令几人:“进去吧。”

    两人走进府内,另外两人直接跃下了墙头,分立在大门内的两侧。

    府内又恢复了寂静。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轻轻呼出一口气,从暗处走了出来。两人知道,从门口进去是不可能了,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围着大皇子府转了起来。

    大皇子府很大,两人转了好一会儿,才找了一个角门。

    角门是紧锁的,门外没有灯笼。

    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飞身跃上了角门外的一棵大树,藏好身体,借着月色朝着角门内张望。

    无人把守。

    两人对看一眼,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跃进了角门内一处阴影下,站好,打量着里面的一切。

    离角门不远地方,有几间矮小的下人房,此刻,里面传出打雷般的鼾声。

    借着夜色的掩护,两人轻手轻脚的越过下人房,辨认好了反方向后慢慢的摸索着朝着主院而去。

    殊不知,此时此刻,他们的女儿皇甫曜月也正在大皇子府里探路,不过,皇甫曜月去的是与主院相反的方向,而他们去的是主院的方向,一家三口,就这样生生的错过。

    主院很明显,灯火通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来到距离主院不远的地方停住脚步,寻好了一棵大树,纵身跃了上去,藏身于树枝间,查看主院内的一切。

    院内灯火通明,所有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院门外有值守的大汉,屋门口有值守的丫鬟,都到丑时了,屋子里竟然还有人影来回晃动。

    正当两人观察的时候,门帘被从里面打开,一名艳丽的妇人从里面走出来,对着院中的人询问着什么。

    两人听不懂,但看出妇人的脸色很着急。

    孟倩幽默默的把妇人的口型记了下来,准备回去询问林晗嫣。

    那妇人问过以后,脸上有明显的失望,抬头,看了看夜色,转身又回了屋子里。

    主院内再次静了下来。

    整个大皇子府也恢复了寂静。

    要是搁以往,两人肯定会想法擒获一人逼问出皇甫曜月的下落,可如今语言不通,就算是捉到了下人,他们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反而会惊动了大皇子府里的人,给月儿带来危险。想到此处,两人对看了一眼,打消了再继续去在大皇子府内转悠的想法,沿着原路悄悄的出了大皇子府。

    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一路施展轻功回了客栈,依旧从窗户内进去。

    林晗嫣和皇甫拾梦以及皇甫皓正担心大等在客栈里,见两人回来,三人同时一喜,林晗嫣小声的出声询问:“如何?”

    孟倩幽摇头。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的是,林晗嫣也不失望,道:“明日我再出去打探一番,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混进大皇子府去。”

    孟倩幽没有答应,而是道:“我看到有名妇人询问丫鬟些什么,我们听不懂,我把她口型记下来了,你看看能不能看出来她说的是什么?”

    林晗嫣看向她。

    孟倩幽张开嘴,慢慢的把妇人的口型一点不差的复制了下来。

    林晗嫣看着她的嘴,跟着翻译。

    “这都几日里,大皇子怎么还没有回府呢?”

    “那日大皇子回来后,带回来的那个人安排在了舒心苑,这几日你们打听到了什么,是什么重要的人吗?”

    “这么多天都没有打探出来,你们的脑袋只是用来白吃饭吗?”

    丫鬟是背对着他们的,孟倩幽看不到她的嘴形,自然是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不够根据妇人的话也猜测出了一二,也就是说,大皇子把皇甫曜月带回来之后,就有事出府了,一直没有回来。

    想通了这一点,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松了口气,目前看来月儿是没事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随即又皱眉,是什么事情让大皇子连带回来的月儿都顾及不上,而匆匆出府里呢,难道是准备对武国开战的事?

    林晗嫣也同时想到了这一点,脸色不好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