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33 掩饰(一更)
    “你给多少银子?”

    林晗嫣闻言,心里一喜,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而是端着小心翼翼的神色问:“您打算要多少?”

    掌柜的已经把林晗嫣的身份告诉他了,在武国境内做生意的,就刚才的出手来看,生意做得还不小,否则也不会一出手就给了三锭银子,想到此处,男人伸出来一只手,在林晗嫣的眼前晃了晃。

    林晗嫣咽了下口水,试探的问:“五十两。”

    男人摇头,“五百两。”

    “什么?”林晗嫣惊呼,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五、五百两?”

    男人点头,“嗯,少了不行。”

    “那算了,我不去看了,顶多我回了家以后告诉我爹娘我无法进入大皇子府,见不到我那侄女。”林晗嫣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拒绝。

    男人的眼睛眯了眯,盯着她的神色,似在判断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林晗嫣毫不心虚的迎视着他。

    男人收起了打量的目光,问:“你们打算给多少?”

    林晗嫣咬牙,一副肉疼的模样:“不瞒公子您说,要不是我那爹娘年纪大了,总想着赎回我那侄女,给我那早逝的哥哥留下一丝血脉,我才不冒着风险过来皇城找她呢,还耽误了我武国的生意没有撤回来,也不知要损失多少,您要是愿意帮忙,事成之后,我再多给你五十两银子,如果不行,我们一家几口,立马启程回家。”

    男人能得了大皇子府里送菜的差事,自然是有一定头脑之人。刚才要五百两银子也是为了试探林晗嫣,要是她真的应下了,他就会怀疑林晗嫣去大皇子府的目的了。现在林晗嫣语气坚决的拒绝,反而打消了他心里的疑虑,面上露出一丝笑容,道:“五十两就五十两,今日回了客栈后,你即刻就要给我们。”

    “那是,虽然我不是男人,但也知道一言九鼎的,五十两银子绝不会少了你的。更何况,以后我们还说不定会过来看看,到时少不了还要麻烦你。”

    她说的合情合理,答应的也痛快,男人点头,“既然如此,你马上随我走吧。”

    林晗嫣指着楼上的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对男人道:“您稍等一下,我上去给我二哥、二嫂说一声,让他们不要乱跑,呆在客栈里等我。”

    这一下又给男人吃了定心丸,男人点头:“快点,送菜的时辰马上就要到了。”

    林晗嫣快步回了楼上。

    三人回了房间里。

    林晗嫣把去大皇子府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两人。

    孟倩幽有些不放心,可是没办法,她们不会鹰国的语言,去了也是添麻烦,慎重了嘱咐又嘱咐了林晗嫣,让她小心一些,一切以安全为重,这次找不到,他们再想别的办法。

    林晗嫣应下,匆匆的下了楼,随着男人来到他不远处的家里。

    一车新鲜的蔬菜放在院子里,旁边立着一个女人,看到男人领着林晗嫣进来,吃惊的睁大了眼,正要出声询问,男人先开了口:“你随我去屋子里,我有话对你说。”

    女人狠狠的瞪了林晗嫣一眼,转身不情愿的跟着男人走进屋子里。

    两人在屋子里叽叽咕咕半天后,女人喜笑颜开的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笑着对林晗嫣招手:“你随我进屋吧,换身我平日里穿的衣服。”

    两人穿的都是平民的衣服,而林晗嫣的衣服一看就是富庶人家的,去送菜当然不合适。林晗嫣没有犹豫,大步走了进去。

    男人随后走出屋子,拉起车子,做好了准备,等林晗嫣出来立刻就走。

    林晗嫣和女人的身材差不多,换上的衣服正合适。女人看着点头:“好了,你可以跟着去了,你的衣服放在这里,等回来以后你再换回去。”

    林晗嫣道过谢后,走出屋子,帮着男人推着小车,走到腿脚发酸了,才来到了大皇子府的角门。

    角门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子和两名小丫鬟在看守,看到男人过来,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不满的责问:“今天的时辰好像有些晚了。”

    男人点头哈腰的笑着解释,“刚出门,我那女人肚子疼,没办法,喊了我自家的妹子来帮忙,还请婆婆通融一下。”

    老婆子仔细的瞅了瞅林晗嫣,见她一直低着头,两手搭在车辕上,不像一般人家的妇人第一次过来就禁不住好奇的到处乱看,心里满意,挥手:“快去吧,明日大皇子出征,今日皇子妃要为他饯行,早早地吩咐了要多做些好菜,厨房里的人已经过来问过好几回了。”

    男人应声,拉着小车进了门,林晗嫣始终低着头跟在一边帮着推车。

    一路来到厨房,厨房里的所有人都紧张的忙活着,看到男人终于送菜过来了,厨房里的管事的松了一口气,一边命人把蔬菜卸下来,一边训斥男人。

    男人一个劲的道歉,并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晚了。

    男人给府里送了很多年的菜了,菜色好,又便宜,也几乎没有晚点过,这次要不是情况特殊,管事的也不会为难他,说了几句后,便放过了他,称好了所有的菜后,递给了他一张纸条,让他向往常一样去账房结账。

    男人接过,随意的看着一眼,便放在了袖子里,讨好的对管事的说:“拓跋管事,能不能借一步说个话?”

    管事的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随着他来到了一出僻静处。

    不知男人怎么说的,管事的回头打量了林晗嫣几眼,皱眉,脸露为难之色。

    男人招手,林晗嫣走了过去。

    见男人给她使眼色,赶紧从袖袋里掏出预先准备好的鹰国的钱币,快速的放到管事的手里。

    管事微愣,随后一抖衣袖,遮住了自己的手,轻轻咳嗽了一声,问:“你那侄女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林晗嫣赶紧回答:“小的时候,叫月,大了不知道叫什么,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如今是什么模样也记不得了,只知道是前几天才进府的。”

    前几天才进府,管事的皱眉,脱口而出:“除了舒心苑的那位,最近没听说府里进人呀。”

    林晗嫣面露欣喜,肯定点头:“那就是我那可怜的侄女了,她是在舒心苑当差吗?”

    管事的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道:“舒心苑那位是个少年,如何是你的侄女?”

    林晗嫣的脸垮了下去,满满的失望和焦急:“可是我已经打探过了,她那后爹确实是前几日才把她卖入府里呀。”说完,压低了声音哀求管事的,“您能不能帮帮忙,再帮我仔细的打听一下,我那老娘实在是想念她的很。”

    大厨房供应着府里所有人的饭菜,但凡有加人添人的,这边都知道,管事的仔细的回忆了半晌,也没有想起哪个院子里添了人,摇头:“不用打听了,府里最近确实没添人。”

    林晗嫣犹不死心,还要再打探,男人先一步打断了她他,讨好的对管事的道谢:“多谢管事的了,既然没有,我们就回去了。”

    管事的点头,摆手。

    男人拉起小车,往外走。

    林晗嫣站在原地没动,一副不死心的样子,男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用眼神示意她跟上。

    林晗嫣犹豫了一下,无奈的跟上。

    男人来到账房,吩咐林晗嫣在外面等着,自己去了里面把帐结了,然后拉着小车从角门里出来。

    出了大皇子府,男人松了一口气,边拉着小车往前走,边责怪林晗嫣:“管事的说没有进人就没有进人,你还不死心,你知不知道,你差点给我惹了大麻烦?”

    林晗嫣没有什么精神的跟在后面,声音里有些歉意:“对不起,我没想到是这样,一时接受不了,心里着急了些。”

    回头看了一眼她无精打采的样子,男人抿唇,没有再说话,就这样一直快走到了进门口,林晗嫣才小声的带着恳求的开口:“那个,能不能以后也请你帮我再打听一下,我会每个月来皇城一趟,到时你可以告诉我。”

    打听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男人应了下来。

    回了家里,女人欣喜的迎上来,询问:“见到人了吗?”

    林晗嫣摇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女人脸上的笑意退了下去,看向男人,用眼神询问是怎么回事。

    男人对着做了一个手势,暗示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女人意会,轻声安慰:“没事的,这次没见到,以后还有机会。”

    林晗嫣没有说话,走进屋子里去换衣服。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也跟了进去。

    换回自己的衣服,走出门外,林晗嫣从袖袋里拿出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递到男子面前:“虽然今日没有见到人,但日后还请你帮忙多打听一下,这五十两就算我先给你的辛苦的钱。”

    男人没接:“今日也没有帮上你的忙,这银子我就不要了,等哪日打听到了你侄女的下落,再说。”

    林晗嫣执意要给。

    女人眼珠一转,走上前来,笑嘻嘻的接过银票,笑着道:“好好好,这事包在我们的身上,以后呀,我每日都会帮您打听一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