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34 身份暴露(二更)
    林晗嫣谢过,转身出了院子,察觉到夫妇两人没有跟出来时,加快了脚步,心都要飞出来了,管事的话不住的在耳边回荡:“那是个少年”是了,皇甫曜月就是假扮成少年了,又是前几日才入的府,那就一定是她。

    心里雀跃,脚步轻快的许多,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客栈门口,停住脚步,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装出一副失望透顶的样子,抬起好像灌了铅的双腿,慢慢的走进了客栈内。

    客栈内出去瞧热闹的人已经回来了不少,此刻正聚在一楼大堂里,热烈的议论着。对于低着头,满身都是失望神色的林晗嫣没有人注意。掌柜的却看到了她,看她的神情就知道事情没办成,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等林晗嫣走到柜台边了,压低了声音询问:“怎么回事?”

    林晗嫣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他们说,这几日大皇子府里根本就没进人。”

    没料到是这种结果,掌柜的也是一愣:“那”

    “谢谢掌柜的帮忙了。”林晗嫣似乎是不愿意多说,低低的道谢后,转身去了楼上。

    掌柜的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直等在二楼,看林晗嫣的神色也是心里发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岂料林晗嫣走到他们面前,对他们露出了一个高兴之极的笑容,然后走进了屋内。

    两人的心跳漏停了几下,对看了一眼,快步跟了进去。

    两人进屋,皇甫逸轩反身关上门,孟倩幽走到林晗嫣面前,压低了声音急切地问:“打听到了?”

    林晗嫣点头:“前几日,刚进府了一个少年,应该是小郡主无疑了。”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闻言腾就站了起来,围到她身边,期待的看着她。

    林晗嫣笑意消失,略带惭愧的说:“我没机会见到小郡主,是厨房里的管事的说的。”

    “可知道她住在何处?”孟倩幽急切的问。

    大皇子府很大,要是不知道确切的地方,即使找一个晚上也未必找的到皇甫曜月。

    林晗嫣连连点头,:“打听到了,舒心苑。”

    “舒心苑,”孟倩幽重复了一遍,立刻吩咐几人:“收拾东西,我们换一家客栈,今晚去救月儿出来。”

    几人照做。

    不一会儿,五人面带失望的从楼上下来,到了柜台前结账。

    掌柜的张嘴想要安慰几句,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把林晗嫣放在柜台上的钱币推了回去:“算了,这一日的房钱不用结了,路上小心一些。”

    林晗嫣没要,又推了回去:“多谢掌柜的好意了,您也不容易,再说以后我们还会经常过来打听的,你要是不收钱,我们以后都不好意思过来住店了。”

    话说到这份上,掌柜的也不好再推辞了,把钱币收好,亲自送几人出了客栈。

    伙计早已牵了马儿过来,五人上马,林晗嫣再次对掌柜的道过谢后,扬鞭打马,带头朝着远方而去。

    几人跟在后面。

    掌柜的直到五人走出了很远,才转身回了客栈里。

    林晗嫣和送菜的男人来回走了两趟早已把道路探熟了,而且也观察到了哪座客栈距离大皇子府比较近,于是率先骑马来到一家客栈前。

    明日就要打仗了,今日许多客人都纷纷退了店急匆匆的赶回家里了。战事打起来,也不知道会如何,万一打不胜,被武国的人攻进来,就麻烦了。家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所以,一时间,客栈内里的客人少了一大半,伙计看到五人骑马过来,知道生意上门来,殷勤的迎出门来,讨好的问:“几位是住店还是打尖?”

    “住店!”林晗嫣回答。

    伙计立刻高兴地朝着客栈内大喊:“掌柜的,五位,住店。”

    掌柜的立马高兴的吩咐:“把客人的马牵去后院,好好的照料着。”

    他的话落,从客栈里又跑出了一个活计,两人牵着五匹马去了后院。

    林晗嫣带头走进客栈内,询问过价钱后,照常要了三间上房。

    掌柜的亲自带着他们去了楼上,看过房间以后,见几人还算满意,心里踏实了下来,告诉了他们一会儿会命伙计送热水上来,便满脸笑意的退了下去。

    林晗嫣去了中间的房间,皇甫拾梦和皇甫皓则跟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进了一间房间。

    走进房间内,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遥看着大皇子府。

    其实客栈距离大皇子府还很远,远远望去,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担忧了多日的心还是平复了一些。

    皇甫拾梦低声开口,请求:“娘,我和皓儿晚上也跟着去救月儿吧。”

    “不行!”孟倩幽想也不想的拒绝:“大皇子府有许多高手,你们去了反而添麻烦,留在客栈里,警醒一些,随时准备接应我们。”

    所谓的接应,就是让他们两人半夜准备好马匹,一旦她和皇甫逸轩救出皇甫曜月,他们连夜赶回边关。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明白,当下绷着小脸点头。

    心急的挨到了天黑,早早的点了饭菜吃饱,闭眼躺在床上休息,就等子夜时分到来,潜入大皇子府,救出皇甫曜月。

    大皇子府内。

    一连在皇宫内呆了好多天,力斥了几名不同意出战的大臣,剩余的时间又和主战的大臣和武将制定了严密的作战计划,安抚了忧心忡忡、病卧在床上的皇上后,去了军营里鼓舞了一番士气,在将近傍晚的时候,大皇子才回了自己的府中。

    皇子妃听说了明日大皇子要带兵出征后,知道大皇子今日必定回府,早就派人在府门前等着,等大皇子下了马车,皇子妃的贴身丫鬟迎了上去,弯腰行礼,恭敬说:“大皇子,皇子妃已等您多时了。”

    自己要亲自领兵出征,不知合适才回来,府里的一些事确实也要交代皇子妃一声

    “知道了。”应了一声,大皇子走进府门后,直接来到了皇子妃的住处。

    院子里伺候的下人弯腰行礼,恭声喊人:“大皇子。”

    皇子妃正急的在屋子里来回转悠,听了下人的声音,急忙掀开门帘走了出来,欣喜的问道:“你回来了?”

    大皇子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伸手,搂住了皇子妃,顺势搂着她走进屋里:“我不在府里这几天,担心了吧?”

    皇子妃点头:“是担心的很,您也不知让人送个信回来,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担心的好几天没有睡着觉。”

    大皇子发出爽朗的笑声:“这今天忙着商议对武国作战的事,完全忘了。”说完,在皇子妃的脸上亲了一下,看她的脸色迅速变红后,才愉悦的说道;“不过,我一点儿也不担心,我的皇子妃这样能干,府里的事情肯定会料理的井井有条的。”

    得到安抚和夸奖,皇子妃的脸色红的更加的厉害,看大皇子落座后,扬起声音吩咐摆菜上饭。

    门口伺候的丫鬟应声,很快把厨房里准备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皇子妃也坐下,笑着道:“这是我特意吩咐厨房做的您爱吃的,您多吃一些。”

    说完,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进了大皇子面前的碗里。

    大皇子也不推拒,端起来,豪迈的吃起来。

    他吃的香甜,皇子妃看的心里发甜,一顿饭只顾着给他夹菜了,自己却吃得很少。

    大皇子看在眼里,适时露出了心疼之色,放下自己的碗,也夹了一些菜放进了她的碗里:“你也吃吧,不要总是照顾我。”

    皇子妃喜滋滋的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将碗中的饭菜吃光。

    大皇子又给她夹了一些。

    一顿饭就在两人的柔情蜜意,你侬我侬中吃完。

    吩咐下人撤去了碗筷,稍事休息了以后,大皇子正色的将府里的事全部托付给了皇子妃,道:“这一仗不知能打到何时,府中的事就交给你了,府中的所有事务你都可以做主。”

    皇子妃欣喜的同时偷看了一下大皇子的脸色,鼓了好一会儿的勇气才试探的问:“包括舒心苑的那位我也可以随意处置吗?”

    大皇子神情微微一愣,似乎是刚刚想起府中还有这样一个人来,哈哈一笑:“当然,入了我大皇子府的,都是府中的人,你尽可以调教。”

    皇子妃一直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毫不犹豫的把人交给她,藏在心里多日的疑虑打消,笑着道:“您放心好了,他是您带回来的人,只要他不惹事,我不会出手对付他的。”

    大皇子暗暗松了一口气,弯腰抱起皇子妃,扔在了床上,身体也随之压了上去。

    一番**,皇子妃累极睡了过去。

    大皇子却坐起身,在黑夜里面色狰狞的瞪视着皇子妃,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才能抹去自己心里的怒火。

    从刚懂情事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可是他不敢让人知道,他的兄弟们众多,要是一不小心被他们知道了他的这个癖好,他这一生都别想登上那个宝座了,为此,他不得不娶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谁让她的父亲手握重权呢,自己想要登上那个宝座,必须依靠他的势力。可每次和女人亲热,他的身体从里到外都感到排斥,可又偏偏这么多年了,她的肚子没有任何动静,连个一儿半女也没给他带来,他恨极,却又无可奈何。

    想到此处,心烦意乱,伸出手指,点了她的穴道,穿衣下床,走了出去。

    门口守夜的丫鬟惊讶,赶紧给他行礼。

    大皇子摆手:“我睡不着,在府里走走。”

    战事将近,大皇子心里的思虑必定多,丫鬟们也没有多想。

    大皇子出了主院,径直来到了皇甫曜月居住的院子里。

    子时都过了,门口守着的两名下人不停的在点头打盹。

    大皇子走到他们面前,两人才惊醒,抬头,看清是大皇子是,吓得魂都飞了,“噗通”跪在地上,惊慌的求饶:“大皇子饶命,大皇子饶命!”

    屋内,皇甫曜月惊醒,立刻睁开了眼睛,戒备的坐起身。

    “人呢?”随意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大皇子阴骘的问。

    “在、在屋里。”两人哆嗦的回道。

    “再有下次,把你们拉出去喂狗。”

    大皇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后,伸手,推开门,走进屋里。

    两名下人吓的脑门上的汗直流,大皇子把他们从武国买来以后,对他们一直和颜悦色,还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这样重的话。

    屋内,皇甫曜月依然站了起来,手里握着前几日吃完饭以后,假装不经意折断的半截筷子。

    大皇子走进屋内,看到他披散着头发,靠床站立,眼里幽光闪过,二话不说,大步走到他面前,伸手就要撕扯他的衣服。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新文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高能军旅宠文:

    传闻联军第一女教官林倾是个不会痛的怪物?

    别人生孩子鸡飞狗跳,她却问:“那玩意儿真的痛?”

    传闻帝国年少将军沈慕麟是个不能碰的怪物?

    导电、引电、控制电!

    然而某一天却被一个女人惦记上了。

    传闻沈家小三爷呼风唤雨,引雷导电,人人畏惧。

    却不料遇到了一个不怕电的女人。

    传闻沈家小三爷性情冷淡,寡言少语,人人忌惮。

    未曾想到某一天被一个女人逼的狗急跳墙。

    林倾挡住他:“电我!”

    林倾抱住他:“电我!”

    林倾物尽其用,翻窗爬墙:“电我,电我,电我!”

    沈慕麟怒:“爷不是发电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