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35 解救(一更)
    皇甫曜月身形极快的退后了一步。

    大皇子手抓空,微微一愣,随即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身体上前,将皇甫曜月又逼退了一步,身子靠在了床边,再无后退的空间。

    见皇甫曜月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慌色,狼性的光在大皇子眼里闪过,声音却是出奇的温柔:“放心,我不会让你受罪的。”

    话落,手伸出,再次朝着皇甫曜月的衣服伸来。

    皇甫曜月毫不犹豫的举起半截筷子,快、准、很的朝着大皇子的手上插去。

    大皇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皇甫曜月敢对他出手,惊愕之下,急忙收手,还是被尖利的筷子划破了手背,鲜血立刻流了下来。

    大皇子闷哼了一声,后退了一步,愕然的看着皇甫曜月。

    皇甫曜月举起手里带血的筷子,怒视着他,大有他再上前,便和他同归于尽的劲头。

    看他这副样子,大皇子已经涌到脸上的怒气消失,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手背上的血迹,眼里露出势在必得的光。

    被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皇甫曜月心跳的厉害,举着筷子的手也有些发抖。

    大皇子上前了一步。

    皇甫曜月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可后面已经是床。

    她,退无可退!

    大皇子幽幽一笑,眼里的**毫不掩饰。

    皇甫曜月虽然看不懂他的神情,但是感受到了他身上势在必得气息,知道今夜自己逃不掉了,心一横,手翻转,尖利的筷子尖对准了自己的咽喉,端着声音威胁:“你再过来,我便死给你看。”

    大皇子眼里的玩味更浓,**更甚。这么多年了,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一个烈性的可人儿,嘴角微勾,露出些许笑意,声音里带着浅浅笑意的问她:“知道如果我不带你来鹰国,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皇甫曜月不明白他的意思,瞪着一双不解的大眼看着他。

    大皇子心痒难耐,手不由自主的动了动,却又勉强压抑了下去:“如果我不带你出来,恐怕你现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如此,你是不是该谢谢我的救命之恩?”

    皇甫曜月不说话。

    大皇子不着痕迹的上前移动了一点,接着说道:“清风楼是做什么的,里面的妈妈告诉你了吧?”

    皇甫曜月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开口:“我不是自愿的,我是住店时被人迷昏,卖入那里面的。”

    “那又如何?你既然进了那里面,你不会再有出来之日,除非是死了。”

    他的话落,皇甫曜月似乎有了一丝惧意,“你、你若是放我走,我、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让我的父母给你黄金千两。”

    大皇子眯起了眼睛,哈哈一笑,声音里充满了逗弄的趣味:“想必这几天你也打探清楚了我的身份了,你觉得我堂堂的一国的大皇子会缺少这一千两金子吗?”

    “那你就等着收尸吧。”皇甫曜月语气坚定。

    大皇子摇头:“你不会死。”

    皇甫曜月将筷子紧紧的抵在自己的喉咙上:“你若敢碰我,我立刻死给你看。”

    “是吗?”一个字出口,大皇子的身子如鬼魅一般到了皇甫曜月的面前,等第二个字出口的时候,皇甫曜月手臂一麻,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响,却砸碎了皇甫曜月所有的希望。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大皇子已然提起她瘦小的身子,再次扔回了床上,人也紧紧的压了下去,大手一扯,皇甫曜月身前的衣服被扯开。

    “啊!”皇甫曜月发出一声尖利的喊声。

    这喊声差点震碎了大皇子的耳膜,却也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盯着皇甫曜月,眼里露出嗜杀的光:“你是女的?”

    客栈内,未到子时,孟倩幽已经收拾好了一切,悄悄的走出房门,轻轻的敲了敲林晗嫣和皇甫逸轩的房门两下,门立刻被打开,同样收拾好的三人走了出来,皇甫皓走进孟倩幽的房间里去和皇甫拾梦作伴,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还有林晗嫣三人悄无声息的从中间房间的窗户跃出了客栈外。

    孟倩幽不善轻功,林晗嫣也不怎样,三人的速度比起昨晚,明显的慢了许多,好在这间客栈距离大皇子府比较近,并没有多花费多少时间。

    孟倩幽按照记忆里的方向摸到了角门边,和皇甫逸轩对看一眼后,皇甫逸轩抱起她跃上了墙头,确定看守角门的人熟睡了以后,才抱着她跃进了院内,来到了看门的老婆子和两名丫鬟睡觉的屋子前,孟倩幽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轻轻拨开了屋子的门闩,两人快速的进去屋子里,皇甫逸轩伸手快速的点了三人的穴道,孟倩幽在老婆子的身上摸出了钥匙,打开了角门,让林晗嫣进来。

    随后,三人走进屋内,解开老婆子的穴道,在她惊醒刚要叫喊的时候,孟倩幽的匕首逼在了她的咽喉上,出声威胁:“你要是敢嚷,我立刻送你上西天。”

    看着在黑夜里闪着光芒的匕首,老婆子到了喉咙口,呼救的声音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但听不懂孟倩幽说什么,一脸惊慌和茫然的看着眼前三人。

    林晗嫣把孟倩幽的话重复了一遍。

    老婆子听明白了,脸上的惊惧更甚,身子如筛糠一般不停的哆嗦。

    孟倩幽也不跟她废话,直接开口询问:“舒心苑在哪儿?”

    林晗嫣翻译了一遍。

    老婆子哆哆嗦嗦的举起手,指了一个方向。

    “立刻带我们去,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到了之后会饶了你的命。”这次没等孟倩幽开口,林晗嫣直接威胁她。

    老婆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腿脚在发软了,即使想要带他们去,吓得也迈不开腿,走不动路了。

    皇甫逸轩见状,一把提起她,拎着就往外走。

    老婆子脚不沾地,吓的脸上都没有血色了,连张口喊救命的心思都没有了,一路哆哆嗦嗦的给他们指着方向,来到了舒心苑。

    到了地方,皇甫逸轩出手点了婆子的穴道,将她扔在了一旁。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对看了一眼,还没有来得及比划手势的时候,屋内传出了皇甫曜月尖利的叫声。

    随即大皇子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三人立刻不顾危险的跃进院内。

    院中守着的下人猛然看到有三条人影跃进院内,吓得张开看嘴巴就要叫喊。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出手,在他们的喊声还在喉咙里没有发出来的时候,迅速了解决了两人,林晗嫣直接快步跃到门前,“砰!”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屋内

    皇甫曜月一声尖叫,忘了遮掩声音,被大皇子听出了女子的声音。不可置信的问了她一句之后,伸手便朝着她的身下探去。

    皇甫曜月哪里会让他如愿,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气,费力的抬起头,朝着大皇子的头狠狠撞了下去。

    “砰!”的一下,大皇子眼前冒出了金星,皇甫曜月则眼前一黑,差点疼的昏死过去。

    大皇子疼的龇牙咧嘴,伸出的往下探的手改了方向,掐住了她的脖颈,“死丫头,你找死!”

    话落,房门被人踹开,林晗嫣冲了进去,看清眼前的情形,什么话也没说,抽出腰间的软剑朝着大皇子刺了过去。

    大皇子情急之下,身形一转,直接躺在了床上,把皇甫曜月挡在了身前。

    林晗嫣大惊,急忙收手,软剑堪堪的在皇甫曜月背后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同时进了屋内,看清眼前的情况,顿住了脚步。

    “你们是什么人?”大皇子看着屋内的三人,质问,语气阴骘,嗜血。

    皇甫逸轩开口,声音有微微的颤抖:“我们是来找小女回家的,还望大皇子行个方便。”

    皇甫曜月背对着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等听清皇甫逸轩的声音时,激动的差点哭起来:“爹,快救我!”

    大皇子冷然一笑,依旧把皇甫曜月挡在身前,慢慢的坐起身,鹰目死死的盯着三人:“想从我拓跋罕木手里要人,也要看看几位的身份够不够?”

    “小女一时贪玩,瞒着我们,扮做少年出门游玩,没想到路遇黑店,着了道,才被卖入了清风楼。大皇子喜欢的应该是真正的少年郎,所以,还请大皇子高抬贵手,让我们把女儿带走。”皇甫逸轩接着说道。

    大皇子伸手,改为掐住皇甫曜月的脖子,沉怒道:“既然是上门要人了,总要露出了个真面目,让我瞧瞧。”

    皇甫逸轩和面前说的是武国的语言,此刻却是鹰国人的打扮,自然是瞒不过大皇子的。

    “可以。”皇甫逸轩应声,扫视了屋内一眼,看到有个水盆,走了过去,几把洗掉了自己脸上的妆容,掏出丝帕擦干,露出本来的面目,返回大皇子面前。

    大皇子见他容貌绝伦,气质清冷,是人间少有的绝色,动了心思,露出垂涎的目光,“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立刻放人,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命人直接送你们出了边境,回到武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