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39 智斗(一更)
    医馆内有医舍,是专门给一些病重和情况危及的病人准备的。当着众人的面,掌柜的不能否认,但是扫视了几人一眼,道:“医舍是有的,但你们的人太多了,恐怕容不”

    他的话没说完,被林晗嫣急声打断:“没关系,没关系,只要能安顿好我爹,我们其余的人可以到附近的客栈里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往外赶人便会引起人注意了,掌柜的道:“既然如此,我先安排人带你们去后院,等大夫开过药方,熬好了药给你们端过去。”

    “谢谢,谢谢。”林晗嫣几乎要喜极而泣了,一连声的道谢。

    喊来了伙计,让他领着几人去了后院,掌柜的给大夫使了一个眼色,转身也走去了后院。

    大夫随后站起身跟了过去。

    来到后院,掌柜的停住脚步,回头,低声询问大夫:“怎么回事?”

    大夫依然皱着眉头,疑惑不解:“那位老者的脉象奇怪的很,他若是不咳嗽,脉象和寻常人一样,没什么异常,但他一咳嗽,那脉象几乎是没有了,看了这么多年的病,我还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棘手的很。”

    听完他的话,掌柜的心里微微发沉,也皱起了眉头问,“连你也诊断不出是什么病症吗?”

    大夫摇头,叹息了一声。

    掌柜的心沉到了谷底,暗暗一跺脚,后悔刚才自己不该被那妇人说的话冲昏了头脑,要是真的治不好这老者的病,岂不是要砸了自己医馆的招牌。

    咬牙,吩咐:“先给他开几副大补的药,等他们拿不出看病的钱了,自然就会走了,到时宣扬出去也不会坏了我们医馆的名声的。”

    眼下只能如此了,大补的药虽然不能治愈老者的病,但起码不会加重他的病情,大夫应下,转回了前堂,提笔写了药方,交给伙计:“迅速熬好,给刚才的病人送过去。”

    伙计机灵的应了一声,麻利的抓药,去了后院熬药。

    皇甫逸轩被安顿在医舍以后,伙计退了下去。

    想起大夫那有些发白的脸色,孟倩幽几乎忍不住要笑了出来。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睁着漂亮的大眼睛,凑到皇甫逸轩面前,好奇的问:“爹,你是怎么骗过大夫的?”

    皇甫皓也好奇的看过来。

    林晗嫣虽然不像孩子们表现的那么好奇,但也竖起了耳朵。

    皇甫逸轩低声笑应:“这个得问你们的娘了,这么好的主意都是她出的。”

    几人看向她。

    孟倩幽笑而不语。

    几人露出失望之色。

    皇甫曜月抬脚刚要走到孟倩幽身边,想要央求她说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响起了伙计的声音。

    几人立刻收敛了神色,不再说话。

    伙计来到医舍前,敲了敲门。

    林晗嫣开口问:“何事?”

    “药开好了,掌柜的让您现在过去先把药钱结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伙计的脚步声远去。

    林晗嫣也随着走了出去,去了前堂结了药钱。

    掌柜的见她眼都不眨一下的把药钱结了,心里暗暗叫苦,思忖:“可别是碰上了大户人家,那可真的难办了。”

    伙计把药熬好,送了过来,皇甫逸轩端起,慢慢的全部喝下。

    伙计端着空碗出去,皇甫逸轩适时的咳嗽了两声。

    孟倩幽眨了眨眼,笑问:“如何?”

    “全是补药。”

    孟倩幽猜测也是如此,笑着摇头:“他们这是想要用药费将咱们逼走呀。”

    林晗嫣笑着接话:“可不是,这几副药价钱贵的吓人。”

    “他们要多少给多少,医馆里比客栈里安全的多,只要躲过了这几天,城门一开,我们就想办法混出城去。”

    另一边,大皇子果然下了命令,让兵士们挨家挨户的检查,就算是一个犄角旮旯也不放过,除非他们会上天入地,否则的话很快就会被他的人找到的。

    大皇子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是一天过去,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也没有接到手下的人禀报找到人的消息,大皇子的脸色黑沉的厉害,周身散发出怒气。

    跟随在他身侧的人承受不住他的怒气,悄悄的退开了一些。

    “传令下去,今日晚不能停歇,让他们接着查,知道找到人为止。”大皇子下令。

    有人应声,下去传令,得到命令的兵士们叫苦不迭,却也没人敢违抗。

    医馆内。

    天色黑了下来,病人全部回家了,医馆内清净了下来,几名大夫也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回了家。

    林晗嫣从后院过来,找到了正在算账的掌柜的,恳求:“掌柜的,我看您另外的医舍也闲着,能否让我们住下,我爹如果晚上有什么不适,我们好及时伺候。”

    大夫的那番话在掌柜的脑中一直停留,掌柜的琢磨了一天,越想越后悔留下了他们,要是真的出了事,这医馆可就毁在自己手里了,听了林晗嫣话,心里更加突突了几下,当即点头应下:“好好好,如今没有病人,你们愿意住下就住下吧。”

    林晗嫣从袖袋里掏出鹰国的货币放在了柜台上:“多谢掌柜的,我们不白住。”

    掌柜的也不推辞,收进了柜台里,吩咐伙计给他们加几床棉被。

    夜晚,吃过了和医馆的伙计们一样的饭菜,六人还是分了三间屋子休息。

    忙活了一天,医馆里的掌柜的和伙计们也累了,收拾完了以后,早早的睡下了。正当众人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时候,一阵猛烈的砸门声响起,还伴随着兵士们大声的吆喝声。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猛然睁开了眼睛,知道这是鹰国的兵士上门搜查了。

    起身,六人汇聚到了一个房间里,皇甫逸轩仿佛受到了惊吓一样,咳嗽声更重了。

    掌柜的也是被惊醒,吓得起身披衣下床,赶紧招呼伙计去开门,自己也跟着去了前面的大堂。

    门被打开,呼啦啦,十多个兵士涌了进来。

    掌柜的急忙上前,恭敬询问:“军爷,不知发生了何事,你们要来搜查我们的医馆?”

    带头的兵士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不耐烦的摆手,回道:“城里混进了奸细,我们奉命挨家挨户的搜查,让你们的人全部出来,免得还要我们动手。”

    掌柜的吓了一跳,急忙应声,吩咐前来开门的伙计去把人全部叫过来。

    很快人到齐了,兵士挨个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厉声问:“只有这些人吗?还有没有了?”

    掌柜的不敢隐瞒,“我们医馆的人全在这里了,至于后院还有一名病人和他的家人在。”

    带头的兵士出声恐吓,“去喊来,我们要好好的检查一番,要真是奸细,你们这些人全部都得死!”

    掌柜的吓得额头上都冒出汗珠了,伙计一看,不等吩咐,飞身跑去了后院,喊皇甫逸轩几人过来。

    把身上的东西放在了医舍内的床底下,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常搀着皇甫逸轩在前,林晗嫣和皇甫皓搀着孟倩幽在后,慢慢的走了过来。

    皇甫逸轩边走边咳嗽,那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咳嗽出来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响,吓得前来搜查的兵士心里颤颤悠悠的,不由自主的同时用衣袖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他这是得了什么病?”带头的兵士控制不住的退后了一步后,瓮声瓮气的问掌柜的。

    掌柜的急忙低声答道:“不瞒军爷说,这位老者的病症特别奇怪,连我们的大夫都”

    他的话没说完,六人来到了大堂,穿过前面的三人,带头的兵士看到了咳嗽不止的皇甫逸轩。就着明亮的火把望去,他不仅脸色苍白,嘴角还隐隐的有白色的东西随着他的咳嗽声不断的流出来。

    “你,站住!”带头的兵士又后退了一步,伸手指着皇甫逸轩,命令他。

    林晗嫣停住了脚步,其余几人也停下。

    似乎被吓到了,老者的咳嗽声暂时停止了,但是嘴角流出的白色的东西却是越来越多了。

    别说兵士们,就是常年接待各种病人的掌柜的和伙计们也觉得恶心无比。

    皇甫逸轩却似无所觉,微微张开了嘴,看那样子是想说些什么。

    “你闭嘴!”带头的兵士惊慌的大喊,那样子就像是皇甫逸轩得了什么瘟疫会传染给他一般。

    皇甫逸轩的嘴合上。

    “你,你,你,还有你,”带头的兵士随意的指着四个人,命令他们:“你们四人过去看看。”

    四人不敢抗命,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后,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一手捂着口鼻,来到几人面前。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那几名奸细会易容之术,对于可疑的人一定要严格仔细的盘查,最主要的就是在脸上摩挲一下,看看他们是不是易了容。

    其中的一名兵士伸手,眼看就要落到皇甫皓的小脸上,皇甫逸轩似乎时候真的忍不住了,猛烈的咳嗽了起来,那白色的东西从嘴里喷薄而出,不仅喷到了皇甫皓的身上,而且喷到了那名兵士的胳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