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40 出动(二更)
    “爹!”一声惊恐的见尖叫声从林晗嫣的嘴里喊出,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跑过来用自己的袖子急切的给皇甫皓擦拭小脸。

    原本兵士们就害怕,她这一声尖叫和这一连串的动作更是吓到了他们,四人不约而同打的退后了几步,另外三人惊恐的看着被喷到的兵士,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被喷到的兵士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了,瞅了瞅自己的胳膊,再看看林晗嫣的动作,醒悟过来,慌不迭的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扔在了地上。

    这下,所有的兵士都被吓住了,没有一人再敢上前。

    带头的兵士也士骇得不轻,急忙挥手,命令众人:“走走走,赶快走!”

    十多名兵士争相恐后的朝外跑去,那速度快的好像晚一步就会被传染似的。

    医馆里霎时清净下来,林晗嫣的埋怨声清晰的传到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掌柜的和伙计们的耳朵中:“爹,不是告诉您了吗,你即使在想吐,人多的时候也要忍着,您怎么总是记不住呢?”

    说完,对着掌柜的赔出笑脸:“掌柜的,实在对不住了,我爹晚饭吃的有点多了,刚才是因为强忍住不想咳嗽,才做出失礼之举的,您不要介意。”

    原来是这样,掌柜的和伙计们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回去。掌柜的摆手:“无事,老人岁数大了,难免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你也别责怪他了,赶快扶着他回去歇息吧。”

    “多谢掌柜的,遇到您可真是我爹的福分。”林晗嫣讨好的说了一句,扶着孟倩幽往回走。

    掌柜的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屋里的摆摆手,吩咐伙计:“将门闩好,都早点休息吧。”

    回了屋子里,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捂着嘴笑倒在床上,皇甫皓也笑得捂住了肚子,林晗嫣不敢像她们这样明目张胆,低下了头,肩膀抽动的厉害。

    孟倩幽笑眯眯的倒了一杯水递给了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接过,喝了一口,漱了下口,吐出来,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孟倩幽笑的眉眼都弯起来了,就是不告诉他。

    连着过了三日,还是没有找到皇甫逸轩几人,大皇子气得杖毙了几个搜查不力的兵士们。碍于百姓的抗议和百官的压力,在第四日的清晨,终于下令打开了城门,但是下了令,出城的人要严格盘查,一个可疑的也不能放过。

    听了这个消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当机立断,立刻出城。

    几人商议了一番,林晗嫣找到了掌柜的,恳求:“掌柜的,我爹在你这医馆里住了三天了,觉得病情缓解了不少,非要闹着回家,可他那身体,我怕撑不到家。我这女人家的,孤身一人去买马车也不合适,能不能恳求您把医馆里的马车卖给我们一辆,您放心,我多给您一些钱。”

    住了三天了,咳嗽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还有厉害的趋势,掌柜的正头疼的想办法让他们离开呢,听了林晗嫣的话,强自压下心里的激动,不露声色的点头:“小妇人说的哪里话,老者既然有想回家的心思,我们自当帮他完成,马车呢,医馆里有两辆,你去挑一辆,咱们再说价钱。”

    “多谢掌柜的,您心好,大夫的医术也高,等我回到家后,一定大力的帮你们宣扬。”

    林晗嫣这话说的掌柜的心花怒放,命伙计领着她去选了一辆马车后,要了合适的价钱,在林晗嫣的请求下,又给她拿了几副大补的药。

    马车有了,林晗嫣去了后院,不一会儿六人从后院出来,上了马车,然后就为难了,因为他们无一人会赶马车。

    站在马车旁,林晗嫣急得都要哭了。上前,接过伙计手里的缰绳,试图想要驱赶马车,可马儿就是纹丝不动。

    林晗嫣有了哭意,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看着这老的老,小的小一家人,掌柜的于心不忍,上前询问:“小妇人,你们住在哪里,要不我让伙计送你一程吧。”

    “谢谢掌柜的,谢谢掌柜的。”林晗嫣差点喜极而泣,连忙道谢:“您让伙计送我们出了城即可,剩下的路我们慢慢的赶回去。”

    掌柜的喊了一名伙计过来,吩咐他赶着马车送几人出城。

    林晗嫣再次谢过以后,坐去了车辕的另一端,伙计抖动缰绳,吆喝着马儿,伴随着皇甫逸轩的咳嗽朝着城门口走去。

    三天没有开城门,城里城外的百姓们早就等急了,所以今日进出城门的人特别多。

    伙计赶着马车到了城门口,看着长长的等着出城的队伍,转头对林晗嫣道:“看这架势,我们最少要等两刻钟。”

    看着城门口守在的那些兵士,林晗嫣手心里有些冒汗,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道:“无妨,我们等一会儿就是了。”

    孟倩幽偷偷的打开了车帘,也看到了城门口的形势,笑着小声对皇甫逸轩道:“看你的了。”

    皇甫逸轩点头,慢慢的加大了咳嗽声。

    马车前后的人听的心惊胆颤,不由得纷纷避让了一些。

    伙计见有空隙,立刻吆喝着马儿前行了一些。

    再如此,再前行,没有多少的功夫竟然来到了城门口。

    搜查的兵士中有几人是那日晚搜查医馆的兵士,听到这熟悉的咳嗽声,心里颤了颤,不为别的,只因为那晚被喷到的兵士回去后就生病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他们的心里对这咳嗽声实在是产生了恐惧,脚步有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口鼻后,对伙计挥手:“快走,快走,不要传染到别人。”

    “传染”两字入耳,排队的人群慌乱起来,纷纷让路。

    伙计愣怔一下后,想要解释,林晗嫣及时开口:“快走吧,别耽误了后面的人。”

    伙计到嘴的话咽了回去,一斗缰绳,马车出了城门口,大概走出去了一里多地,看不到后面拥挤的人群了,林晗嫣让伙计把马车停下,将最后剩的钱全给了他:“多谢小哥帮忙了,这些钱你拿去买酒喝。”

    瞧着林晗嫣手里的钱,少说也够他两个月的工钱,伙计没敢接,吓得直摆手:“这可使不得,我又没做什么。”

    “拿着吧,以后我们还要来医馆,还请你多照顾一下。”

    伙计咽了下口水,哆嗦着手接过,心跳砰砰的,不敢想象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只是替人赶了一趟马车,竟然会白得了这些钱。

    皇甫皓从马车上下来,接过伙计手中的缰绳。

    纵身一跃,利索的坐在了马车上,林晗嫣也去了车辕的一边坐好,皇甫皓抖了下缰绳,马车缓缓的朝前走去。

    伙计捧着那些钱,站在原地,一直到马车走出很远了,才把钱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怀里,转身往城里走。

    虽然出了皇城,几人也不敢懈怠,一句话不说,朝着边境走去。

    还没到边境,远远的,就看到了黑压压的手拿兵器的兵士立在边境出口的两端,对每一个出边境的人严格的盘查,而在另一边,大皇子脸色阴骘的的坐在马上,鹰目死死的盯着每一个人。

    林晗嫣连忙让皇甫皓将马车停下,小声对马车里禀报:“大皇子守在了边境处,我们想要出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皇甫逸轩打开了车帘,朝前面看去,果然如林晗嫣所说,黑压压的、看不到边的大军守在边境上。还有虎视眈眈的大皇子,要想出去,确实不易。但好不容易出了城,要是再回去,还是等于羊入虎口。

    略一沉吟,当机立断,吩咐:“转头,借道明国回去。”

    明国和武国不是一个出境口,大皇子应该不会派很多人在哪里把守,孟倩幽也觉得可行,点头同意:“好,去明国。”

    皇甫皓调转了马头。

    皇甫逸轩从马车里出来,接过他手里的缰绳,吩咐他和林晗嫣:“你们去马车里休息一下,我来赶。”

    林晗嫣也是为了避嫌,才坐到了马车外,如今皇甫逸轩出来赶马车了,就算他不说,自己也不会坐在外面的。闻言,挑起车帘,钻了进去。

    皇甫逸轩将马车干的飞快,两个时辰后,到了鹰国和明国的边境。

    几人换了位置,皇甫皓出来赶马车,林晗嫣坐在另一边。

    皇甫逸轩依旧坐在马车里不停的咳嗽、

    边境的兵士询问,林晗嫣解释说自己的爹得了怪病,去明国内寻找名医救治。

    兵士严格的盘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放了行。

    进入明国境内,六人才算松了一口气,天色也将晚了,商议之下,找了一间客栈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回武国。

    边关内,一连等了五天,还是没有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带着孩子们回来的消息,反而前方的兵士来报,鹰过的边境集结了黑压压的大军。

    齐王爷闻听,坐不住了,对褚文杰道:“已经过了五天,轩儿他们还没有消息,定然是被困了,我们不能再等了,明日一早,进攻鹰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