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44 (二更)
    这少年竟然中了十分厉害的毒,而且经过这一番拼命逃跑,毒气发作的更加厉害,几乎快要到达心脏了,如果不赶快救治,很快他就是死人一个了。

    林晗嫣察觉了她的不寻常,压低了声音问:“小姐,很棘手吗?”

    皇甫拾梦点了点头,如实回道:“中了毒,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有性命之忧。”

    林晗嫣倒抽了一口气“小姐,这”

    皇甫曜月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她就说嘛,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这少年怎么会倒在了地上,原来是中毒了,可是从表面看,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呀。

    略一沉吟,皇甫拾梦开口:“带他回客栈,看看我娘有没有办法?”

    “小姐,这会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林晗嫣委婉的提醒。

    她们六人的身份特殊,即使在明国境内,也不能轻易的暴露出身份,否则在这敏感的时期会惹来大麻烦,而且看这少年的身份也不一般,她们这时候带回去,不见得会什么有好处。

    皇甫拾梦也深知这利害关系,可是她刚才冲动之下,把人救下了,若是这个时候撒手不管了,心里会过意不去的。抿唇,道:“我回去给爹娘解释,咱们还是想办法先回客栈吧。”

    皇甫皓弯下腰:“大姐,我来背他。”

    皇甫皓年纪还小,即使学了武功也是孩子,皇甫拾梦有些心疼,不忍心让他背,扫视了好奇的看过来的人一圈,指着一个彪形汉子,示意林晗嫣去询问他是否能把人给送到客栈去,他们给半两银子。

    热闹的街道距客栈并不远,也就是隔着两条街道,彪形汉子一听林晗嫣的话当即高兴的走了过来,二话不说,背起了少年就往前走。

    “皓儿,你去前面看看,追他的人是否远去了?”皇甫拾梦吩咐。

    皇甫皓拔腿就朝着前面跑去。

    林晗嫣下意识的抬脚想要跟过去,可想到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俩人不懂明国的语言,生生压下了脚步,紧跟在两人的身后,不时的抬头焦急的朝着前方张望,唯恐皇甫皓消失在几人的视线里。

    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客栈。

    掌柜的看到她们跟着多回来了两个人,心里犯了下嘀咕,抬头多打量了彪形汉子和他背上的少年几眼。彪形汉子倒是看的清清楚楚,就是明国本地的人,可他背上的少年就被皇甫拾梦用撕扯开的衣服遮住了脸,看不清模样,只隐隐看到他裸露在外的衣服,是明国的贵族才穿的起的。

    指挥着大汉来到了二楼的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住的房间外,轻轻敲了下门。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刚回来,听到敲门声,奇怪的对看了一眼,皇甫逸轩上前,打开了门,看到门前的情形时,愣了一下。

    “爹,娘,先让我们进去,有什么话一会儿我在给您们详细说。”门口被大汉堵住,皇甫拾梦只能站在他的身后说话。

    听出是她的声音,皇甫逸轩让开了身体,大汉把少年背进屋子里,稳稳的放在了床上,撩起衣袖,擦了下额头上冒出来的汗,回身,看想皇甫拾梦。

    皇甫拾梦掏出了半两银子交给他。

    大汉欣喜的接过,揣在了怀里,大步就要往外走。

    林晗嫣喊住了他,嘱咐:“今日之事,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免得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汉子点头,瓮声瓮气回道:“我知道了,小妇人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的”

    林晗嫣点头:“多谢了。”

    汉子摆手,走了出去。

    孟倩幽看向皇甫拾梦。

    皇甫拾梦没有解释,而是先说:“娘,这位公子中毒了,您看看,能不能把毒给他解了?”

    孟倩幽伸出手,搭在了少年的脉搏上,眉头也像皇甫拾梦先前一样,深深的皱起:“他中的毒很烈,需要马上解毒,要不然会危机性命。”

    说完,起身,拿过自己的包袱,打开,把里面的银针套拿出来,示意皇甫拾梦搬过来一张凳子,摊放在上面,抬头,对皇甫逸轩道:“我说你写,开一个去毒的方子,让伙计去帮着抓药来。”

    林晗嫣转身去要了笔墨上来。

    孟倩幽已经开始给少年行针了,银针下去,隐隐的有黑气冒了上来,连银针也很快变成了黑色。

    皇甫拾梦抿唇,皇甫曜月和皇甫皓惊得睁大了眼,林晗嫣心里确实惊涛骇浪一片,她知道孟倩幽会医术,可没想到她的医术竟然这样高超,连毒都会解。

    银针扎完,少年的胸前隐隐的聚集了许多的黑气,仿佛所有的毒气都被逼到了这一块。

    孟倩幽说了一个药方,皇甫逸轩快速的写下,交给了林晗嫣。

    林晗嫣拿着去楼下找伙计。

    孟倩幽开口询问:“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拾梦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忐忑的看着孟倩幽:“娘,我是不是做错了?”

    皇甫拾梦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冲动的事,看看床上紧闭双眼,昏迷不醒的少年,再看看自己的大女儿,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微笑着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做的很好。”

    得了夸奖,皇甫拾梦也没有露出笑容。

    被毁了衣服的皇甫曜月却有些不高兴:“我的新衣服就这样被他毁了,等他醒过来以后定要让他赔我。要不然,他休想离开客栈。”

    听着女儿这幼稚的言语,孟倩幽无奈的摇了摇头,明明都是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前后也差不了多长时间,性格、心思怎么就差这么多了。一个让人省心的要命,一个让人头疼的要命。

    过了两刻钟,少年胸前的黑气渐渐散去,孟倩幽把银针全部拔了下来,全部放回了针套里,谨慎的放在了包袱里,出门的时候特意带上了这套银针,怕的是皇甫曜月被人下了毒,好及时给她解毒,没想到却用在了这个少年的身上。

    少年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屋子里有这许多人时,明显的愣住,随即眼光四下看了一眼,看到这其中有皇甫拾梦时,竟然松了一口气,对她露出一个微弱的笑容。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看在了眼里,心里顿时不舒服了,同时哼了一声。

    少年脸上的笑容一僵,抬眼看过来。

    “你中毒了,还被人追杀,我女儿好心将你救了回来。她只是一时好意,你不要有别的想法。”皇甫逸轩犹如没有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出声警告。

    少年的神情一顿,随即一抹嫣红浮现在苍白的脸上。

    孟倩幽也不高兴了,语气不怎么好的说:“看你身份,非富即贵,我们救了你,也不求你报答。我相公说得对,你不要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少年脸上的嫣红退去,吃惊的看着夫妻两人,大概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直白的话吧。

    看着他那双纯洁的眼睛,仿佛自带勾人的本领,皇甫逸轩忍不住又哼了一声,语气不好的命令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你们两个,回自己的屋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过来。”

    他和孟倩幽的话,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听得清清楚楚,皇甫曜月性格大大咧咧的,没往心里去,单纯的以为皇甫逸轩两人就是警告少年,这样的事情在京城的时候也没少发生过。皇甫拾梦却是红了脸,轻轻应了一声后,转身走了出去。

    皇甫曜月急忙跟在了后面。

    少年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在两人的身后。

    皇甫逸轩更加的不舒服了,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拉着孟倩幽的手也走了出去,顺便也拉走了皇甫皓,边走边吩咐林晗嫣:“去喊伙计上来帮忙照顾他,我们另加银子。”

    少年再次错愕,等回神时,屋子里已经没人了,只剩下了他自己。

    今日帮着买马,得了不少的好处,伙计殷勤的去帮了买药回来,亲自熬好了端了上来,扶着少年起来,给他喝下。

    林晗嫣把皇甫逸轩的意思告诉了他,并表明每日会给他几十文钱。

    伙计没敢答应,下去请示了掌柜的。

    原本客栈里有了客人生病了,也是伙计帮忙跑前跑后的,现在只不过是让伙计腾出时间多照顾一些,还有银子可以赚,掌柜的乐呵呵的答应了,并顺势询问她们是不是还要再开一间上房。

    七个人,三间房肯定是住不下的,林晗嫣点头。

    掌柜的更加的高兴,连带着态度也更加的热情了。

    安排好这一切,林晗嫣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一天过去,相安无事。

    第二日,依旧有两国开战额消息传过来,相比于昨天的战斗,今日的更加惨烈,据说那喊杀声响了整整多半天,双方的兵士的尸体堆成了小山高。

    明国守边境的兵士传言,从他们的城门上望去,那边的半边天都被染红了。

    这一场战斗,不仅大皇子红了眼,褚文杰和齐王爷还有孟清也是杀红了眼。

    又一次不相上下,鸣锣收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