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45 传信(一更)
    关于交战两国的传言一波接一波的传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坐不住了。

    孟倩幽提笔写下了一些药材的名字,交给了伙计,让他去帮着抓来。

    少年受了伤,一直都是伙计在照顾,他以为这次又是给少年抓的药,二话不说,拿着单子很快的把药抓来。只不过这些药按照孟倩幽的吩咐,全部让药堂里的伙计给磨成了粉。

    孟倩幽接过,回了自己屋子里,打开药包,仔细的闻过,然后按照不同的成分配制成了迷药,用纸张包好,发给了几人,面色严肃的对三个孩子和林晗嫣道:“褚大将军之所以跟大皇子有这样一战,估计是因为迟迟得不到我们的讯息,着急了,想要赶快攻破鹰国,找到我们。所以,我们不能再等了,明日一早,我们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越过明国的边境,回武国去。这药包里是迷药,你们放好,等明日万一不敌,洒出即可。但切记,我们的目的是回武国,不要杀人。”

    四人点头应下,接过药包,放好,各自回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明日一早出发。

    还没有收拾完,楼下传来了询问声:“掌柜的,你们这客栈里有没有受伤的人住呀?”

    掌柜的眼神闪了闪,从柜台里出来,笑着弯腰鞠躬:“军爷,瞧您说的,咱这是客栈,又不是医馆,怎么会有受伤的人过来住店。”

    兵士一把推开了他,语气恶劣起来:“少给我废话,我都打听过了,你这客栈里每日都有浓浓的药味传出来,难到不是有人受伤了?”

    掌柜的心里咯噔了一声,急忙陪着笑脸说:“军爷,我这客栈里跑出药味是不假,因为有个伙计生病了,可不是您说的什么受伤的人在住店。”

    “有没有,让我们搜一下不就完了,你在这废什么话?”兵士不耐烦的又一把推开了他,抬腿就往楼上走去。

    “哎,军爷,军爷。”掌柜的慌忙挡在了他面前:“楼上都是上房,里面住了好多女客,您要是想搜查,让我先去打声招呼行不行,免得惊扰了客人,以后我这客栈可就没人敢住了。”

    兵士哪里听他这一套,伸手推开他,在掌柜的又想上前时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天是奉命办差,如果你再敢阻拦,我立刻命人抓你下大牢,你信不信?”

    掌柜的不敢再乱动,额头上的汗珠子大颗大颗的掉落了下来。抬头,焦急的看了楼上皇甫逸轩他们紧挨的四间房门一眼,心里无比的后悔昨日那个受伤的小子被人背过来的时候,贪图了那几个房钱,留他住下。

    兵士说完后,直接大步上了楼,没有注意到掌柜的那不安的神色。

    所有的兵士来到二楼,开始挨个房间敲门,吆喝。

    皇甫逸轩六人走了出来。

    兵士上前,细细的打量了他们几人,在看到小小年纪的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那两张一模一样、倾国倾城的脸时,脸上露出了惊艳之色。

    皇甫逸轩面露不虞,背在身后的手却攥紧了,孟倩幽眼神里也有杀意闪现。

    好在兵士也只是惊艳,没有过多的动作,高声喝问:“你们是武国人?”

    林晗嫣笑着道:“是的,军爷,我们一家人来明国游玩,谁知恰巧被困在这里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回去。”

    武国自从新皇上任后,做了一连串的举措,促生产,养精兵,减赋税,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国富民强,兵强马壮,是周围的几个国家不可比的,所以周围各国对武国也生出了一些敬畏和防备之心。再加上现在和鹰国开战,据说昨日,差点攻破了鹰国的边境,在这个关键时刻,兵士还真的不敢对几人严词厉色,缓和了语气,问:“只有你们六人吗?”

    “是的,这是我二哥,二嫂和两个侄女,这是我儿子。”林晗嫣一一介绍。

    兵士又看了几人一遍,收回目光:“把门打开,我要亲自进屋检查一番。”

    听完这话,掌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仅额头上的汗珠冒的更快了,腿也开始不住的打哆嗦,一个声音在心里哀嚎:“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林晗嫣应了一声,转身,把四间上房的房门都打开,让兵士查看。

    带头的兵士挥手,身后的兵士去了另外几人的房间,带头的兵士恰好走进了少年养病的房间。

    皇甫逸轩等人面不改色。

    掌柜的哆嗦着腿跟了过去,看到房间里无人时,立刻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左看右看,最后目光停留在床下,死死的盯着,不移开。

    带头的兵士将房间内的摆设扫视了一遍,一目了然,没有可藏人的地方。

    大步走到一个床前,弯腰,欲要掀起床单看看,手刚要碰到床单。

    “军爷!”掌柜的猛然一声大喊。

    带头的兵士吓了一跳,回头,怒瞪着他。

    掌柜的以为人藏在了床底下,看到兵士要掀开检查,心里恐慌,下意识的叫了出来。看到兵士回头怒瞪着他,这才回过神来,吓得心里直突突,紧张的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那个,军爷,这床下就不用翻了吧,我那伙计病了好几天了,也没空打扫,脏的很。”

    看他面色有异,兵士嘴角微撇,还没等掌柜的反应过来,猛然回头,掀起了床单。

    仿佛看到了自己被抓进了大牢的情景,掌柜的腿脚一软,“咚”的一声跌坐在地上。

    床单掀起,床下干干净净的,别说人了,连个蜘蛛网都没有。

    兵士落下床单,站起身,回头蹙眉的看着掌柜的,又去了另一张床边。

    没有竟然没有,自己不用坐牢了,掌柜的瞬间有了力气,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另一个床底下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兵士站起身,疑惑,他进门是,明明闻到了一股药味,虽然很轻微,但确实是有的,可门外的那六人,他刚刚仔细看过了,没有人受伤。

    回头,瞥了一眼掌柜的,心里的疑惑更重了,这掌柜的明明是一副心虚的样子,肯定是有人吃药的,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人呢。

    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还是没有,躲过一劫,掌柜的差点喜极而泣了,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笑眯眯的说:“军爷,您看,我就说没有吧,您还不相信。”

    看到他和刚才判若两人的态度,兵士的眼睛眯了眯,张嘴,想要再询问,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到嘴的话咽了回去,用力的拍了拍掌柜的肩膀,大步走了出去。

    掌柜的乐颠颠的跟在身后出了门。

    搜查其余三个房间的兵士也出来了,都说没有。

    “其余的房间也搜一搜。”

    兵士们应“是”,四散开去。

    这个房间里没有,其余的房间里更没有了,掌柜的心也不虚了,腿也不抖了,气定神闲的看着兵士们把住人的,没住人的屋子里查看了一个遍,一无所获的全部回来禀报。

    “掌柜的,我们要找的人可是朝廷要犯,如果有知情不报的,或者窝藏的,被我们查着,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带头的兵士似提醒,似威胁的加重了语气说。

    掌柜的脸上欢喜的神情僵住。

    带头的兵士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头,带着人下了楼,出了客栈,去往别处搜索。

    看着兵士们在门前消失,掌柜的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抬起袖子,擦了擦因为兵士的那一番话而又再次吓出来的一头冷汗,试探的问:“几位,你们看?”

    “掌柜的放心,不会连累你的,明日一早我们全家就走了,连同我们带回来的人一起。”林晗嫣面露笑意的说。

    她的话落,掌柜的心放回了原处,虽然他们走了,自己赚不到房钱了,但也不会因此惹祸上身,给自己的客栈带来麻烦,点头:“那好,只是今晚这药”

    “不用熬了,别给掌柜的带来什么麻烦。”

    掌柜的笑着拱手:“多谢小妇人体谅,我这也是没办法,毕竟我们一家老小还要指着这客栈糊口呢。”

    “我们知道,绝不会给掌柜的添麻烦的。”

    “那就好,那就好,还请听几位别往心里去,以后再来明国的时候,还住我的客栈。”

    “那是自然,掌柜的,放心吧。”

    掌柜的点头,走下了楼梯。

    回到房间内的皇甫逸轩快步走到了窗边,打开半掩的窗户,把用布条捆着,吊在外面的少年拉了上来。

    天气很冷,这一会儿的功夫少年已经冻的脸色苍白,嘴唇发紫。

    皇甫逸轩把他拉上来以后,放在床上,伸手拿了棉被给他盖在身上。

    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少年的身体有些发抖。

    皇甫拾梦去桌边倒了一杯水递给了皇甫皓,示意他端给那少年。

    少年哆嗦着手接过,慢慢的喝了几口,身上暖和了一些,脸上也有些一些红润,嘴唇也不哆嗦了,轻轻开口:“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