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47 相助(一更)
    皇甫逸轩上前,摸着她还带着丝丝凉意的秀发:“这是我希望你过得。”

    这些年,孟倩幽断断续续的把自己的前世的经历一点点的告诉了他,皇甫逸轩心疼之余,对她也愈发的好,好到有时候孟倩幽自己都受不了。

    笑嗔了他一眼,孟倩幽道:“再这样下去,我真成了废物了。”

    皇甫逸轩弯下身,低下头,平视着她的眼睛,“我希望你变成废物,那样我就可以养你了。”

    孟倩幽红了脸,不再理会他,假装口渴的低头喝水。

    皇甫逸轩了然一笑,站起身,去了外面,比划着让伙计把饭菜送到了房间里来。

    吃过晚饭,稍事休息了一会,嘱咐其余几人也早早的睡下,孟倩幽脱衣上床,靠在皇甫逸轩的怀里,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着了。

    皇甫逸轩睁眼,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隐约听到了压低的说话声,放下心来,收回心思,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大一会儿,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开门,开门,例行检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被惊醒,同时睁开了眼睛,这声音怎么听怎么熟悉,就是白天来过的带头兵士,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起床,穿衣,来到房间外。

    客栈里的客人全部被惊醒。

    听到动静的掌柜的,披着衣服从后院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吩咐伙计卸了门闩。

    门立刻被从外面打开,上午的那群兵士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往二楼上冲。

    明白了他们的意图,掌柜的惨白了脸色。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移动身体,挡在了少年的门前。

    所有上来的兵士用兵器对准了他们,带头的兵士更是直接怒喝:“让开,不然我连你们一块捉拿。”

    两人没动。

    孟倩幽无奈的做了一个听不懂的手势。

    带头的兵士想起来他们听不懂自己的话,气急,伸出手,就要拉扯孟倩幽。

    皇甫逸轩的手轻轻一拂,带头的兵士身体不稳,往后踉跄了两步。

    “头儿,”后面的兵士惊喊,眼捷手快的拉出了已经半个身体倾斜在楼梯外的他。

    带头的兵士惊魂未定的站稳身体,怒喝声更重:“不识好歹的东西,竟然敢对我动手,我看你们是活腻了。”说罢,挥手,命令后面的兵士:“给我上,拿下他们,回去领赏。”

    话落,所有的兵士一涌而上,就要对两人出手。

    “住手!”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客栈外响起,随即一个身穿暗红色衣袍,腰系同色腰带的年轻男子在几名手持火把的人簇拥下走了进来。抬头,看清眼前的情况,和少年有一、二分相像的脸上露出愠怒之色:“不是告诉你们,不要伤及无辜的人吗?”

    带头的兵士急忙拱手应声:“是,大”想起了什么,赶快改了口:“是,公子。”

    说完,挥手,所有的兵士收起了兵器。

    来人缓缓的上了楼,走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面前站定,露出和煦的笑脸,态度真切,语气真诚:“惊扰了两位,对不住了。”

    两人一脸听不懂的表情,没有说话。

    贵公子的脸色微微挂不住了。

    带头的兵士急忙解释:“公子,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话。”

    贵公子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重新露出微微的笑容,温声问带头的兵士:“可有谁会武国的语言。”

    带头的兵士张嘴刚要回答,林晗嫣穿戴好从自己住的房间里走出来,走到众人面前,道:“我会说。”

    贵公子快速的打量了她一眼,态度温和的笑声道:“惊扰了我几位,我们是来找我弟弟的。前几天,他调皮,离家出走,不幸被歹人伤害,听说被你们所救,我特意过来接他回去。”

    贵公子说话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担忧,一副担心弟弟的模样。掌柜的和伙计们,还有为数不多的住店的客人都相信了他所说的话,齐齐看向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这几天他们也看明白了,这六人当中,这夫妻俩主事,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未动,依旧稳稳的站在门前,皇甫逸轩不缓不慢、不卑不亢的开口询问:“这位公子,你如何证明我们所救之人是你的弟弟?”

    对方半夜有备而来,又是这样大的阵势,他若再说没有这人,肯定糊弄不过去,皇甫逸轩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救了人了,但是只凭对方你的一两句话就说那是你弟弟,他们不相信,言下之意是要他拿出实力的证明了。

    没想到他会这样问,贵公子的眉头微皱了下,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耐烦,这细微的变化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看在了眼里,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知道如果今日让这贵公子把那少年带走,恐怕出不了客栈,那少年就会没命了。

    贵公子的眉头很快舒展开,面露笑意,指着自己的脸说:“我弟弟和我长得很像。”

    “这世间相像的人很多,莫非他们都是亲兄弟?”孟倩幽反问。

    听林晗嫣翻译完,贵公子脸上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全部散去,露出了愠怒之色,语气也尖利起来:“如此说来,二位是不愿让我见到我弟弟了。”

    不露声色的朝着客栈外瞥了一眼,那高举的火把和影影绰绰的人们,无不显示着贵公子带来了很多的人,如果自己和幽儿执意要是不让见人,动起手来,自己的身份恐怕是会曝了光,明日一早便走不成了。如今之计,只能是想办法拖延时间,等少年的舅舅派人过来。心思飞转间,淡淡一笑,道:“这位公子说错了,看你的身份,想必不是一般的人,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客气了,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心力救下令弟,不能白白照顾这么多天吧?”

    原来是要报酬,贵公子心里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不过很快消失了下去,换成了温和的笑意,爽快应道:“这是自然,两位想要多少,尽管开口,哪怕倾尽了我们家的财力,我也一定没有二话。”

    话说的铿锵有力,将自己和少年之间的兄弟情深演绎的淋漓尽致,要是搁在别人面前,也许就骗过去了,可活该他倒霉,碰到的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这些都是两人多少年前玩的伎俩,想要骗过他们,门都没有。

    皇甫逸轩开口,嘴角有淡淡笑意:“不知公子能给多少?”

    不说数目,直接把难题抛给了他,贵公子微微一愣,不由得重新打量他。

    皇甫逸轩不躲不避,嘴角含笑,面色期待的任由他打量。

    看清了他的神色,贵公子收回了视线,心里思量了几番,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一万两黄金如何?”

    他的话落,整个客栈里都是抽气声,一万两黄金,一个匪夷所思的数目。

    皇甫逸轩适时的露出讶异的表情,“公子好大方,这可是我们夫妻几辈子也挣不来的财富。”

    这是有门了,贵公子面色一喜,笑着问:“那我可否让我见见我弟弟?”

    皇甫逸轩摇头。

    贵公子的脸色一僵。

    皇甫逸轩不紧不慢的解释:“公子也知道我们是武国人,只要边境一开,我们便要回去了,我们若是拿了这一万两黄金,恐怕连这小镇也走不出去,就会引来无数贪婪的人追杀,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咱们谈个条件吧?”

    “你说?”

    “黄金呢,我们不要了,只等明天天明以后,公子派人送我们出边境如何?”

    “这”贵公子沉吟,关闭边境,是父皇下的命令,没有他的手谕,任何人别想让边境的城门打开。可若是不答应,看两人的意思不会让他看到自己的“好弟弟”,那他便失去了一个下手的好时机。

    思及此,面露笑意,点头:“好,我答应你,明日一早命人送你们出边境。”

    “既然如此,那就明日一早送我们出了边境以后,你再见令弟吧。”孟倩幽道。

    贵公子愣了一下,抬眼,看向孟倩幽,等看清她眼里的嘲讽时,不知为何,突然明白了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在故意哄骗他们的。

    想法落地,心里恼怒,言辞尖利起来,厉声问:“如此,二位今日这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孟倩幽摇头:“公子说错了,我们夫妻两人是从来不吃酒。”

    她的话落,不仅是贵公子,就是进来的兵士和客栈里的人也都愣住了,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贵公子勃然大怒:“如此,便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落,挥手,簇拥在她背后的人猛然朝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出手。

    人影闪动,几声哀嚎,几声从高处落地的重响,几个从二楼摔下去,落在一楼大堂,嘴角口鼻流血,半死不活的人。

    客栈内仰脖看戏的人吓了一跳,纷纷后退。

    掌柜的吓的心里发突,腿脚发软。

    贵公子心里惊骇,他离得近,看的清楚,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一招就将自己的人打落了下去。压下心里的惊骇,抬头,冷冷一笑:“原来是武国的奸细,给我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