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 一48 救兵到(二更)
    话落,震天动地的应声,一场血战眼看就要爆发。

    房间的门被打开,少年从屋子里走出来,威严的命令:“住手!”

    所有人的动作顿住,齐齐看向他,在看清他的容貌时,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贵公子挥手,欲要上前的兵士和簇拥他而来的人恭敬的退到了他身后。

    “我的好弟弟,你终于露面了,让哥哥我好找。”贵公子的声音里没有欣喜,反而有着淡淡的嘲讽。

    “劳烦大哥惦记了,不知你如此兴师动众是为何?”少年身形笔直,气势尊贵,不慌不忙,淡淡的问。

    “当然是接你回家呀,父”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知道你受伤了,父亲担心不已,命我来接您回家。”

    “是吗?”少年淡淡一笑,“父亲要是真的知道我受伤了,会派你来接我吗?我的好大哥?”

    这客栈里里外外都被自己的人包围了,少年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就是插翅也逃不出去了,贵公子也不着急了,悠悠笑着道:“我是大哥,自然是我来接你,弟弟难道还期盼别人来吗?”

    “当然期盼,因为大哥平时里总是虐待我,今日要是随你走了,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命活到明日。”少年毫不留情的揭穿他虚伪的面孔。

    贵公子一愣,随即恼羞成怒,“小弟,大哥的一番好意竟然被你如此糟蹋了,实在是痛心的很,不过,谁让你是弟弟呢,看在你年少无知的份上,我便不与你计较了,废话少说,快随我走吧。”

    “我若是不走呢?”少年又淡淡的问了一句。

    贵公子眼露杀意,语气狠厉:“那就让这客栈里的人全部给你陪葬吧!”

    这是要杀人灭口了,掌柜的和客栈里的人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齐齐打了个冷颤。脸色开始发白。眼神不停的往外瞄,估量自己能不能逃出去。

    “这才是大哥的真面目吧?一直以来都对我除之而后快。”

    “废话少说,识相的跟我走,我便饶过这客栈里的人。”

    “大哥这是哄骗三岁小孩呢,我若是跟你走了,他们恐怕死的更快。”少年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贵公子虚伪的面孔再也维持不住,“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陪你在黄泉路上做个伴吧。”

    话落,他身后窜出几条人影,手中利剑凌厉的朝着少年刺去。

    少年没动,从屋子里跃出了几条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两方对招,兵器相撞的声音,震的在场的人耳膜嗡嗡直响。

    看着黑衣蒙面的人,贵公子的眼睛眯了眯,少年出门时,带着人全被自己派去的人斩杀干净,只有他一人逃脱了,如今眼前的这几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不成他已经传信了出去?那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了,想法闪过,当即厉喝:“全部斩杀!”

    他的话落,身后的人全部跃了过来,围攻几名黑衣人。

    带头的兵士也抽出了腰间的大刀,想要加入混战,想要在贵公子面前展现一番,无奈二楼狭窄,没有他展现的地方,只得拿着一把大刀,在边上虎视眈眈的盯着,想要找个时机加入进去。

    孟倩幽嘱咐过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三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让他们都躲在房间里不要出来,是以三人的房间一直是紧紧的关着的。

    贵公子带来的人被打飞了出去,正好撞到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住的房门上。

    “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那人跌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那人便被从里面扔了出来,直接扔去了一楼大堂,沉闷的一声响后,落在了地上,瞬时有血迹从他的口鼻中流出。

    带头的兵士看到这种情况,顿觉自己的机会来了,持着大刀就迎了上去:“大胆的奸细,出来受死!”

    刚走两步,斜处伸出一只脚来。

    带头的兵士两眼冒着立功的光,只顾着往前走了,没有注意到,被绊中,大刀飞了出去,人跌到在了地上。刚要叫骂,飞出去的大刀似长了眼睛一般又飞了回来,直直的落在了他面前一寸的地方。

    兵士要骂人的话吓得噎了回去,两眼一翻,竟然昏死了过去。

    贵公子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掌柜的早就躲去了角落,胆战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无比的后悔,自己为了几个房钱,留他们住下,如今别说保住客栈了,就是性命也难保呀。

    连番掉落下来几个人,一楼大堂里仰头观望的客人也是吓傻了,脸色苍白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瑟瑟发抖的祈祷自己今日不会命丧于此。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混战,神色淡然。

    少年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怕被发现,随即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远方有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传过来,感觉就快到了客栈前。

    贵公子脸色微变,不再犹豫,抽出兵器,带着凌厉的杀意朝着少年攻去。

    少年后退了一步。

    贵公子紧逼,眼看利剑就要刺破少年的胸膛时,“咣”的一声,一把匕首格挡住了他的利剑,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贵公子抬眼,孟倩幽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说:“我们好不容易才救了他的命,可不能让你这样轻易的给杀了。”

    贵公子眼眸紧缩,看着孟倩幽的笑颜,听着越来越近的如催命一般的马蹄声,撤回利剑,从牙缝里挤出命令:“撤!”

    他带来的人几个大力的进攻,逼退了黑衣人后,撤回到了他身边,簇拥着他从二楼飞身跃了下去,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最后一个人离开的时候,恰巧从昏死过去的带头的兵士的身边走过,寒光一闪,兵士的脖子立刻有了一道血痕,随即手脚一哆嗦,人完全没有了气息。

    落了地,丝毫没有耽搁,朝着客栈外飞身而去,扫视了外面的举着火把的黑压压的兵士们一眼,很快的消失在了黑夜里。

    已经吓得手脚发软,跌坐在地上的掌柜的劫后余生的松了一口气,摸摸自己还在脖颈上的脑袋,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这颗不算灵光的脑袋算是保住了。可在听到已到了客栈门口的马蹄声时,立刻又白了脸色,趴着去了另一边更远的角落里,想着这次事情过后,自己如果还有命的话,余生再也不开客栈了。

    到了客栈门口,马蹄声停下,从马背上跃下数十人,领头的正是昨天孟倩幽他们见到的掌事的,齐齐走进客栈内,抬头,看到少年立在栏杆边,大喜,开口:“太”

    “舅舅,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再晚一些,我就没命了。”话没说完,少年便急切的打断了他。

    掌事的一听,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快速来到楼上,两个大步来到他身边,将他前后左右,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没看到有外伤的痕迹,松了口气,问:“跟着你的人呢,怎么一个都没有?”

    少年的神色有些黯然:“他们都死了,我是亏了这几位好心人相救,才得以捡回了一条命。”

    “怎么会这?”男人急切的问,话说到一半,想起有皇甫逸轩几人在场,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既然你的家人来接了,我们就放心了,就此别过,后会无期。”皇甫逸轩开口,声音淡淡,似乎带着一丝不悦。

    少年惊愕,抬头看向他。

    皇甫逸轩满脸不悦的看着他。

    少年更加的不明白了,张张嘴,想要询问。

    皇甫逸轩已经拉着孟倩幽的手,吩咐林晗嫣;“回房休息了,明日一早还要启程。”

    林晗嫣应声,转身欲要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等等”少年喊住他们。

    林晗嫣停住脚步,轻声喊住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

    皇甫逸轩回头,皱眉。

    少年朝着男人伸出手:“舅舅,拿来了吗?”

    男人把后背上的包袱接下来,掏出一个卷着的帛娟交给少年。

    少年接过,直接递到了皇甫逸轩面前:“这是手谕,拿着它,明日你们就可以畅通无阻的出边境了。”

    看他一眼,皇甫逸轩伸手,接过,并未展开查看:“谢了。”随后,又加重的语气说:“我们的恩情两清了,从此以后,不再相见。”

    说完,拉着孟倩幽回了房间。

    林晗嫣随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少年抿唇,看着皇甫逸轩的房间的门许久,又看了看皇甫拾梦的房间,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转身指着地上带头兵士的尸体吩咐:“将他拖去外面,割下头颅,悬挂城门上三日示众。”

    男人应声

    “还有,这客栈的掌柜的救我有功,赏金百两。”少年接着吩咐。

    男人看了眼所在角落里已经傻掉的掌柜的,眉头微皱了下,但还是应了下来。

    “掌柜的!”少年冲着掌柜的方向温和的开口。

    “来、来了”掌柜的回神,连滚带爬的来到少年面前。

    回头,指着皇甫逸轩六人和自己在住过的这四间上房,说:“这四间以后留着,莫要再让其他的人住,至于房钱,我会每月让人给你送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