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49 诡异
    掌柜的愣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男人皱了皱眉,喝问:“怎么,你不愿意?”

    掌柜的如梦初醒,喜不自胜,连连点头:“愿意,愿意,小的愿意。”这么好的事情不愿意的人是傻子。

    少年点头:“好,你每日都要派人打扫,保持里面干干净净的,要是让我知道你没有照做,你这客栈以后不必开了。”

    掌柜的恨不得举起双手双脚来保证,“一定,一定,绝对的派人打扫,公子请放心。”

    少年点头,大步走了下去,出了客栈,几百名黑骑整整齐齐、恭敬的站在外面,齐声见礼:“主子!”

    少年扫视了他们一眼。

    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他们的前面。

    少年回头,留恋的看了皇甫拾梦的房间一眼,上了马车。

    马车远去。

    男人留下处理善后。

    一刻钟过去,所有的人撤去,客栈前恢复了寂静。

    住店的客人们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悄悄的来到了门边查看,果然,一个人也没有了,松了一口气,欢喜的告诉其他人:“没事了,没事了。”

    人们一阵欢呼,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掌柜的却犹如做梦一般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伸出手,狠狠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很疼,疼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这说明是真的,他没有做梦,真的有人每日里都包了他的四间上房。立时,腿也有劲了,人也不哆嗦了,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噔噔噔”的大步跑回了柜台里,弯腰,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两个大红的喜字,举着吩咐伙计:“快快快,贴到外面,这是天降大财呀。”

    伙计也是刚回过神来,应声,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接过喜字,就往外走。

    “你个蠢蛋,浆糊,浆糊。”掌柜的看他傻愣愣的往外走,急的骂他。

    伙计人彻底的回过神来了,摸着头嘿嘿一笑,一溜烟的跑去了后院去打浆糊。

    掌柜的笑眯眯的看着他,挺直了自己的腰,这才想起那位少年还给许诺给了他金子呢,不知道送房钱的时候给不给一起送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有理会楼下的动静,进屋以后,拖去外衣,径直躺在床上休息,至于那道出边境的手谕,则被皇甫逸轩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明日一定嘱咐他们,回去后谁也不许说起这事。”皇甫逸轩小声嘟囔。

    孟倩幽笑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第二日一早,六人早早的起来,收拾好了自己,让伙计送了早餐上来,吃过,去了楼下结房钱。

    “不用了,昨天那位公子已经替几位付过了。”掌柜的满脸堆笑的说。

    皇甫逸轩拿出银子放在柜台上:“他是他,我们是我们,我们住的房钱自然是有我们来付。”

    掌柜的愣住,看向林晗嫣。

    林晗嫣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

    掌柜的错愕,还没回神,皇甫逸轩已经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几人跟在身后。

    “哎……”掌柜的伸手,想要阻拦。

    皇甫逸轩,六人已然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掌柜的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看着桌上的银子,慢慢的伸出手,拿起银子,没有放在柜台里,而是放去了另外一个小盒子里,小声嘟囔:“我可不能因小失大,等这几位客官再来的时候,我将银子还给他们好了。”

    出了小镇,人烟稀少,几人的速度快了一些,即使这样,来到边境,喊杀声也从远处传来。

    皇甫逸轩心里着急,骑着马直接冲到了守边境的兵士前。

    兵士们骇了一跳,同时举起手里的兵器对准了他们六人:“退后,退后,再不退后,休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皇甫逸轩没有下马,直接将手里的帛绢抛给了其中的一名兵士:“手谕!”

    兵士慌忙伸手接过,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的打开,看请上面的内容和大印时,慌忙就要跪下。

    “不必了,打开城门,我们要立刻出边境。”听着远方的厮杀声,皇甫逸轩语气有些着急。

    兵士应声,挥手命令:“开城门,开城门!”

    厚重的城门刚被打开了一条缝,皇甫逸轩便迫不及待的催马走了出去,三个孩子和林晗嫣在中间,孟倩幽走在最后。

    出了边境,皇甫逸轩的马催的越发的急,几乎是一路狂奔的来到了边关。

    武国的城门也是紧闭,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一行六人急行溅起漫天尘土,守城的兵士早就看在了眼里,站在城门上大声吆喝着他们停下。

    皇甫逸轩直接骑马到了他们的面前,勒住了缰绳,仰头,吩咐:“开门!”

    褚文杰和齐王爷以及孟清和林仲都去了战场,只留下一小部分兵士守城门,现在是特殊时期,兵士自然不肯轻易开城门,喝问:“你是……”

    没等他问完,林晗嫣上前来,仰头,“开门,世子和世子妃回来了。”

    林晗嫣在边关呆了十多年,守城的兵士认得她,听清了她的话,丝毫不敢犹豫,快步跑了下来,迅速的打开了城门。

    皇甫逸轩打马进入,留下一句:“你们回城,我去战场看看。”

    孟倩幽抿唇跟上,同样吩咐几人:“你们回城。”

    夫妻两人一前一后,去了战场。

    林晗嫣愣了一下,催动马儿到了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面前:“小郡主,大公子,我们先回总兵府吧。”

    皇甫拾梦点头。

    皇甫曜月也是乖巧的点头。

    几人朝着总兵府的方向而去。

    皇甫逸轩疾驰间,听到了马蹄声,回头,看到是孟倩幽跟上来了,微微减缓了一下马的速度,等她追上后,才和她并肩骑行,朝着战场极速而去。

    刚走了一般,喊杀声突然没有了,整个战场仿佛突然停止了一般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皇甫逸轩心里发沉,一个不好的念头在脑海里闪过,手中的马鞭扬的更快,马儿催的更急。

    而此刻战场上是静寂一片,不但是褚文杰和齐王爷,孟清目眦尽裂,就是林仲也恨不得抽了大皇子的筋,剥了他的皮。

    因为两军正酣战的时候,远处督战的大皇子命人鸣鼓收兵,鹰国的兵士们如潮水一般退去,而武国的兵士们想要乘胜追击的时候,大皇子运足内力,哈哈大笑,笑声狰狞而得意。

    褚文杰预感不好,命人鸣鼓收兵,武国的兵士撤退回来。

    大皇子在众人的怒目下,挥手,远处城墙的杆子上缓缓的吊起来一个人。

    “褚文杰,你看看这是谁?”大皇子扬高了声音问。

    众人抬头看去。

    吊着的人身穿武国少年服饰,低垂着头,长发披散,身上有斑斑血迹,身形和皇甫曜月相似。

    众人的心头跳了跳,还没有说话,大皇子张狂而又自得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丫头女扮男装混入我大皇子府,被我逮到,严刑逼供之下,竟然是贵国齐王府的小郡主,这真是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呀,竟然将这么好的机会送到了我的面前……”

    齐王爷忍不住了,催马上前,怒喝:“拓跋罕木,你到底想要如何?”

    大皇子幽幽一笑:“我想如何?当然是跟你们谈条件了,我也不贪心,十座城池如何?”

    “你做梦!”褚文杰也催马上前,和齐王爷并肩,断然拒绝。

    主动权在握,大皇子有了底气,笑着问:“是吗?”

    说完,挥手,吊着的人被放下了一些,其中的一个兵士伸手扯开了杆上之人的衣服,吊着人的一半白皙的肌肤裸露在了外面。

    大皇子的问声也随之响起:“这样呢?”

    “我要杀了你!”齐王爷已经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纵马就要上前。

    大皇子身边的兵士齐齐搭起来弓箭对准了他。

    褚文杰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齐王爷:“王爷,先不要冲动,我们并没有看清上面之人的真面目,是不是月儿还不一定。”

    褚文杰不愧是大将军,临战经验丰富,心里觉得这是大皇子的计策,阻拦齐王爷。

    齐王爷已经红了眼,失去了理智,这十多年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就跟他的命根子一样,如果真的是月儿,众目睽睽之下,受到这样的侮辱,那她以后还如何在众人面前抬头,如何在京城立足。

    褚文杰的话稍稍拉回了他一丝理智,抬头,充满了血的目光阴骘的看着大皇子。

    接收到了他的目光,大皇子哈哈一笑,“怎么,考虑清楚了吗?是不是觉得不够刺激,想要我所有的兵士们,全部看到贵国小郡主那曼妙无比的身姿。”

    说着,又举起手。

    “且慢!”

    褚文杰沉着声音阻止他。

    大皇子看向他。

    “条件好说,你们把杆上之人抬起头来,也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小郡主。”

    “不愧是让我连吃了几天败仗的武国大将军,想的就是周到,可惜了,这次注定让你失望了,杆上之人就是你们的小郡主无疑,因为贵国的齐王世子和世子妃前几日曾不顾身份闯进了我的府里妄想救出这个丫头,只可惜……”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