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0 慌张的齐王爷
    “你把她们怎么样了?”齐王爷听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发黑,怒问。

    “自然是被他们逃跑了,我如果抓到了他们,还会在这里跟你们废话吗?直接开口要五十个城池了。”大皇子半真半假的说。

    关心则乱,齐王爷立刻就相信了他的话。

    褚文杰却是有很多疑问,抬眼,眯起眼,重新审视被吊起的女子。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武功不弱,而且孟倩幽还会制作各种迷药,要是真的探知了皇甫曜月在大皇子府,绝对会千方百计的救出月儿的,绝不会让她落入现在这个境地。

    孟清也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像被火烤着一样焦灼的心终于冷静下来一些。

    齐王爷沉不住气了,开口,大声嚷道:“好,我们答应你的条件,你先把人放下来再说。”

    大皇子没动,也没应,只是嘲弄一笑:“先放人?你们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来糊弄吗?”

    “那你要如何?”看了吊杆上的人一眼,齐王爷急切的问。

    “大军后退两百里,十个城池奉上,我立刻放人!”

    “你休想!”齐王爷刚要张嘴应下,褚文杰先一步拒绝。

    “褚大将军,你……”齐王爷侧头,怒瞪着他。

    褚文杰看着前方,却小声说这话:“王爷,这件事有诈,你仔细想想,如果真的是月儿,拓跋罕木肯应会立刻让我们看的。他一再推辞,正好说明,月儿被救出来了,已经不再他手里了,所以他才如此心虚。”

    齐王爷愣住,要发的火也立刻消失了,抬头,眯眼,仔细的打量着吊杆上的人。

    大皇子只看到褚文杰的嘴唇在动,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齐王爷听完之后,抬头打量着吊杆上的女人,明白过来,褚文杰这是起了疑心了,低咒了一声,提高了声音问:“怎么样,你们答不答应?”

    “条件我可以答应,你把人放下来,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月儿。”褚文杰应声。

    大皇子哪里敢答应,吊杆上等人本来就是假的,是他这几天没有讨到好处,且有败相的情况下,差点愁白了头发才想出来的这个计策。是他命手下从附近村子里找来的和皇甫曜月身材有几分相像的女子扮成的,人若是到了他们面前,自然全部暴露了。压下心里的不安和恐慌,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不屑地冷哼一声,使用了激将法:“我听闻贵国的齐王爷对这孙女疼宠得很,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看来这传言就是传言,当不了真的。”

    “你一再不让我们看人,莫不是你这城墙上的人是假的吧,月儿已然被轩儿和幽儿救走了吧?”褚文杰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大皇子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大的大嚷:“这怎么可能?我这……”

    话没说完,远处有马蹄声传来,在这寂静的战场上显得格外响亮。

    众人望去。

    两匹马并肩疾驰而来,一男一女,男的是皇甫逸轩,女的是孟倩幽。

    大皇子看清了马上之人,变了脸色,立刻吩咐:“撤,快撤,撤回城内。”

    齐王爷和褚文杰也看清了马上之人,狂喜,一直悬在心头的惦念放了下来。

    众兵士让开了一条道路,两人直接到了齐王爷和褚文杰面前。

    “轩儿,月儿呢?”齐王爷开口急切的问。

    “她们回总兵府了。”

    这一句话,犹如天籁之音,沁入到齐王爷的心脾里,冲散了他心里的所有担忧和不安。高喝了一句:“拿箭来!”

    弓箭手上前,恭敬地把自己手中的箭交给了他。

    齐王爷接过,搭弓拉弦,箭头直接对准了城墙上的吊旗,手松劲,箭飞出,带着苍劲的力道,在鹰国的兵士们还没想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箭将鹰国的吊旗射下,高声宣战:“拓跋罕木,你等着,三日之内,我定然带人攻破你鹰国的边城,让你跪在我的面前。”

    大皇子刚逃回了城中,听了齐王爷的宣战,坐在马上的身子不禁歪了歪,这十多年他也是苦练精兵,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报自己当年战败之仇,可是他高估自己了,武国的兵士比鹰国的还要兵强马壮,以现在的形势,如果他们真的发了狠,说不定三天之内真的能攻下自己的边城。

    想到此处,厉喝:“来人!”

    属下应声。

    “你速回皇城,启禀父皇,就说现在战况危机,让他增派十万精兵过来。”

    “是!”

    城外,齐王爷这一箭射出,武国的兵士们齐声呐喊高呼,声势震天,震的鹰国的兵士们心里直发颤。

    褚文杰下令,大军有序的掉头,回城。

    一进城门,齐王爷抛下几人直接打马回了总兵府。

    总兵府外,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站在府门口,看到齐王爷骑着马飞奔而来,皇甫曜月喊着:“爷爷!”飞快的冲了上去。

    齐王爷勒住马,直接从马上跃到皇甫曜月面前,拉过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受伤的痕迹,松了一口气,随即放开了她,黑沉着脸往府里走。

    皇甫曜月愣住,不解的看向皇甫拾梦。

    “爷爷生气了。”皇甫拾梦小声的告诉她。

    皇甫曜月明白过来,立刻跟了进去:“爷爷,我错了,我知道让您担心了,我以后……”

    “跪下!”齐王爷停住脚步,回头厉声呵斥她。

    皇甫曜月再次愣住,漂亮的大眼睛不相信的看着齐王爷。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

    皇甫曜月回神,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委屈的喊了声:“爷爷。”从小到大,别说下跪了,就是连大声呵斥,齐王爷和齐王妃也没有过。

    “跪下!”齐王爷加重了语气。

    皇甫曜月跪在了地上。

    皇甫拾梦抿唇没有说话。

    皇甫皓想要上前求情,被皇甫拾梦拉住,冲着他摇了摇头,小妹这次贪玩的太过了,要不是自己的爹娘冒险找到了他,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是尸首一具了。

    皇甫皓停住了脚步。

    皇甫逸轩、孟倩幽、褚文杰,孟清还有林仲随后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形,谁也没有说话,去了大堂里坐下。

    皇甫曜月眼巴巴的瞅着他们,希望有人帮自己说话,可几人谁也没有理会她。

    齐王爷开口,声音里有着自责:“我平日里宠着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们做事情有分寸,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敢不经过同意,私自出府,随着大军来到边境。害的你爹娘,大姐,小弟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

    “爷爷,我也没想到会出事,我只是想着来边境看看,等舅祖父打完仗以后就随着他回京的。”皇甫曜月小声的辩解。

    “那你可曾想过,在京城,人人巴结你,讨好你,是因为你是郡主,离开了京城,你就是一文不值的一个路人,所有不确定的危险都会发生。”

    皇甫曜月张嘴还要辩解,皇甫拾梦轻轻咳嗽了一声。

    皇甫曜月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老实认错:“爷爷,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真的知道错了吗?”齐王爷沉着声音问。

    皇甫曜月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那好,现在回房,把你认识到的错误写下来,写不好,就不要吃饭了。”

    皇甫曜月错愕,抬头,看向齐王爷。在看到他不容置疑的脸色时,这才意识到,齐王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自己是真的犯下了大错了。低下头,老老实实的应声。

    “小妹,走吧,我带你去房间里。”皇甫拾梦走上前来,轻声说。

    皇甫曜月站起来,随着她去了房间内。

    “姐夫,你也太严厉了,月儿还小,只是一时好奇之下跟着来了边关,说几句就行了。”看这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走的看不到人影了,褚文杰才心疼的开口。

    孟清也是心疼,不过他不敢说,听闻了褚文杰的话,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十多年了,第一次严厉的训责皇甫曜月,齐王爷比他们还心疼,闻言,看了他们一眼,坐去了坐位上,闷闷的,不再说话。

    孟倩幽看气氛有些沉闷,轻轻开口:“逸轩,把这几日的经历给父王和舅舅说一下吧,让他们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她这话一落地,齐王爷猛地抬头,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心理准备,你们答应了别人什么?”

    “父王,我们没有答应别人条件,只不过梦儿无意之下救了一个少年,而那个少年的身份,我和幽儿猜测应该是明国的太子……”

    皇甫逸轩的话还没有说完,齐王爷噌就站立起来,声音拔高了许多:“你说什么,明国太子?梦儿救回来的?”

    “是啊,我们还看出……”

    “不用说了。”齐王爷慌忙开口,阻止他,“战事完了,我们立刻回京,一天也不要多呆。”

    说完,指着林仲:“还有你,如果明国的人有什么动静,不要放他们进边关,就说我说了,我们武国不欢迎他们。齐王府更不欢迎他们。”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