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2 攻陷(二更)
    昨日齐王爷放了豪言壮语,激发了兵士们的斗志,今日所有的人都是热血沸腾,士气高涨,一路来到了鹰国的边境。

    拓跋罕木今日没有开门迎战,而是阴沉着脸站在城墙上。昨日他命人回去请父王调派十万精兵过来,可直到现在连半个精兵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到了鹰国边境,看到城门没开,趁着士气高涨,褚文杰命人去城前叫阵。

    拓跋罕木没有应阵,只是站在城墙上阴骘的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边的武国的兵士,不知在想写什么。

    叫阵不出,褚文杰下令,进攻。

    武国的兵士们搬来了梯子,撞木,攀爬的攀爬,撞城门的撞城门。

    一场混战和厮杀爆发。震天的喊杀声传出去老远,武国边关内的老百姓听的清清楚楚,留守在城里,站在城墙上的孟倩幽等人听得更加真切。

    一个时辰后,城门眼看就要攻破,鹰国境内传来无数计的轰隆隆的脚步声,褚文杰听在耳朵里,脸色大变。

    大皇子却是狂喜,十万精兵总算是到了,褚文杰的人已经死伤了无数,决计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了。

    走下城楼,骑上战马,大皇子下令:“打开城门,今日我要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已经摇摇欲坠的城门被打开,大皇子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孟清提刀迎了上来。

    两人在城门前一番厮杀,孟清力壮,武功上略胜一些,很快占了上风。

    有了十万精兵做后盾,大皇子有了底气,也不畏惧,始终沉着冷静的与他对战。

    孟清一时也无法拿下他。

    齐王爷见状,催马就要上前,皇甫逸轩拦住他:“父王莫动,我去!”

    催马来到他面前,喊道:“清儿,退下!”

    孟清虚晃一招,退回了他身边。

    看清是他,大皇子精神越发的亢奋,二话不说,直接挥着兵器攻了上来。

    皇甫逸轩端坐马上,等他到了面前,才纵身跃起,身体凌空,朝着他凌厉的攻过去,直取他要害。

    大皇子武功也是不弱,险险的躲过他这一招。

    两人你来我往,很快过了十数招。

    两国的兵士厮杀也正酣。

    褚文杰和齐王爷站在远处观战。

    孟清领着兵士们想要攻破城门。

    皇甫逸轩和大皇子的武功不分上下,两人你来我往过了不下百招,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而武国的兵士们已经略处于了下风。

    “鸣金收兵!”褚文杰当机立断,下了命令。

    齐王爷也知道战事对自己这边有些不利,没有阻止。

    武国的兵士如潮水一般往后退。

    没有大皇子的命令,鹰国的兵士们也没有追杀。

    皇甫逸轩也听到了鸣金声,想要抽身而退,大皇子却哈哈大笑,紧紧缠住他不放:“想走,没那么容易。留下来陪我逍遥一番。”

    孟清见状,欲要再次上前帮忙。

    齐王爷阻止了他。

    从昨日他就感觉轩儿一提起大皇子就有一股欲杀之而后快的戾气,今日正好是个机会。

    一时间,战场上只剩下了两人的厮杀。

    所有的人全部看着他们。

    大皇子的话落,皇甫逸轩身上的戾气斗然增加,手下的招式更加的凌厉。

    大皇子不敢在轻敌,专心应对。

    又是十数招过去,两人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整个战场上也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看着两人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心里不由得暗暗为自己各自的人加油。

    皇甫逸轩始终沉着,冷静,久攻不下,大皇子却有了焦急之色,今日是大好的时机,如果捉住了皇甫逸轩,那么武国的城池唾手可得,心念起,气浮躁,手下的攻势露出了破绽,皇甫逸轩抓住了这一时机,毫不犹豫的出手,大皇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大皇子!”鹰国的兵士惊慌高叫,挪动身体,想要接住他。

    皇甫逸轩哪里会让他们如愿,紧跟着跃了过去,想要趁势结果了大皇子的性命。

    鹰国的兵士慌忙举起来兵器挡在了他的面前。

    “轩儿,回来,剩下的交给我们了。”褚文杰大喊,同时下令:“重整旗鼓,攻城!”

    大皇子被打飞了出去,极大的鼓舞了武国兵士的气势,一反刚才的疲惫,摇旗呐喊着又冲了上去。

    皇甫逸轩这一下,足足要了大皇子的半条命,即使高空落下,被兵士们接住,还是吐出了几大口鲜血,眼前阵阵发黑,强撑着即刻吩咐兵士们:“撤!撤回到城内!”

    鹰国的兵士全部退了回去,企图关上城门。

    孟清领人已经杀到了城门口,岂容他们轻易的关上。

    又是一场酣战,到处都是喊杀声,厮打声。

    城门一破,大皇子气得又吐出了几口鲜血,挣扎着摇摇晃晃的坐在了马背上,闭了闭眼,不甘的下令:“放弃城池,后退二十里!”

    大皇子带兵撤退,褚文杰并没有派人追击,命人打扫了战场,安排了伤残的兵士,送信回了边关,告诉孟倩幽等人鹰国的边城已经攻下,稍加整顿以后,明日再继续向着鹰国的皇城进发。

    接到报信,留守的兵士们一阵欢呼,孟倩幽则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详细的询问了战场上的情况,得知大皇子被皇甫逸轩打伤,领兵后退了五十里,笑着点头:“这场战争快结束了。”

    这场战争士大皇子发起了,如今他受了伤,没有了打下去的精力,鹰国很快就会派人来谈和了。

    这也是褚文杰命令兵士不乘胜追击的原因,两国打仗,苦的是兵士,这几天的恶战,他带来的人已经损伤了四五万,再战下去,死伤的人会更多,这不是他希望的。

    孟倩幽嘱咐同样被留在城里的褚尧,看好城门,自己匆匆的下了城楼,骑上快马来到了鹰国的边城,先打听了安置伤残兵士的地方,直接来到这里,迅速的开始给兵士们止血,包扎。

    孟倩幽的大名武国的兵士都知道,看到她过来,即使缺胳膊断腿的兵士们也强忍着不喊疼了,满头大汗的看着她,眼里露出希翼的光。

    孟倩幽知道他们目光中表达的意思,可是这么多的人她也安排不下,但还是笑着安慰众人:“大家好好养伤,当今皇上定会妥善的安置你们的。”

    不是她,而是当今皇上,伤残的兵士们听出了差别,眼里希冀的光散去,地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的断臂残腿,情绪霎时低落不少。

    孟倩幽于心不忍,可是她也安排不下这么多的人,又不想做空头承诺,抿唇,心情沉重的查看兵士们的伤势。

    皇甫逸轩听说她过来了,也赶了过来帮忙。

    伤残的兵士们受宠若惊,能的世子和世子妃亲自来看望,顿时觉得自己受的伤值了,连刚才低落的情绪也恢复了不少。

    大皇子领兵退出去了二十里,发现褚文杰并没有带兵追过来,勒住马,命令丢盔卸甲了的兵士们原地休息,自己则抬头阴狠的看着被占领的边城上,高高挂起的武国的大旗,心里明白,边城已失,战局已定,自己已无力回天,十多年的筹再今日毁于一旦。昔日向武国索要十座城池的想法也随着这一战消失,而且想要休战,自己的父皇还要答应武国各种卑鄙无耻的条件。

    不甘心的收回视线,看着因为一口气跑出了二十里,而累的东倒西歪在地上的兵士们,眼里的阴郁越发的浓重。

    鹰国皇城也很快得到了大皇子战败的消息,朝堂上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惶恐的,求和的,埋怨的,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老皇帝强撑着精神眯着眼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大臣乱做了一团,却连斥责的话也没有。他老了,身体不行了,早该退位了,可是他相中的接班人,拓跋这个长子却迟迟没有子嗣,这原本不是个大问题,等他当了新皇,多纳写妃嫔就行了,可是就在他写好了诏书,想要把皇位交给他做的时候,却意外得知了一个消息,拓跋竟然喜欢男人,他不信,派人暗中去调查,得到的结果是真真切切的,他当时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归西去了。无奈之下,强撑着身子管理着朝政,为的就是让拓跋有机会领兵去攻打武国,哪怕是得了一座城池也好,这样把皇位传给他也不至于让天下人诟病,可现在,他战败了,那皇位一时半会更不能传给他了。

    褚文杰和孟清做好了安排后,也来到了临时搭建的安排伤残兵士的地方,看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都忙得满头大汗,心里感动,吩咐两人:“你们去歇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给军医来做。”

    伤重的孟倩幽都看过了,剩下的也只是受伤不严重的兵士了,两人点头,嘱咐了所有的军医几句,走了出去。随意的冲洗掉手上的血迹。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

    也许是知道城池换了主人,各家各户的门窗紧闭,没有一个人出现在大街上。

    褚文杰也严令了兵士不许骚扰百姓,还是在城外埋锅造饭,所以大街上静悄悄的,除了偶尔有那么一队巡逻的兵士走过,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题外话------

    家里有事,晚更了,向亲们道歉,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