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3 胁迫(一更)
    “打算如何对付他?”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孟倩幽开口询问。

    “不死不休。”皇甫逸轩知道她问的是大皇子,轻轻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孟倩幽没有说话。

    拓跋罕木将皇甫曜月带入自己的府中,这个可以说是无心之过,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在自己一行人去救人的时候,对皇甫逸轩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这纯粹是属于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拓跋罕木已受伤,今日丢了边城,士气也会低落,如果舅舅明天乘胜追击,朝前推进五十里不成问题,到时鹰国的皇族应该恐慌了,他面临的境地会很难,我们要防止他狗急跳墙,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皇甫逸轩点头“知道了,我一会儿便找舅舅去商议一下,如今天色快晚了,你留在军营里不方便。你先回去,明日等我们的消息。”

    抬头看了眼天色,孟倩幽嘱咐了皇甫逸轩几句,骑马出了城,回了武国的边关。

    第二日,果真如皇甫逸轩所说,褚文杰带领兵士们,毫不费力的朝前推进了五十里。

    大军的士气越发高涨。

    鹰国的皇族却恐慌成了一锅粥,照这样的速度,不出几天,褚文杰带人就能攻到皇城了。

    老皇帝也有些坐不住了,连发了两道圣旨让拓跋罕木求和。

    辛辛苦苦筹谋了这么多年,结果没有几天便被打的溃不成军,割城求和,拓跋罕木心里的愤怒和不甘可想而知。接到圣旨后,原本黑沉的脸色此刻比天上的乌云还要沉,遥望着边城的方向眯起鹰眼,心里思量着什么。

    感受到了他的怒意和杀意,传旨的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大皇子战败,心情正不好,自己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嘴的好,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良久,拓跋罕木收回了视线,伸手接过了圣旨,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的说:“回去禀报父皇,明日我会派人过去求和。”

    传旨的人低着头,战战兢兢道:“皇上的意思是让大皇子您亲自去求和。”

    他的话落,一道凌厉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视线里带的戾气压得他连气都不敢喘了。

    躬着身,冒着汗,腿脚也吓得开始打哆嗦了。

    好半晌,拓跋罕木才收回了凌厉的视线,声音的越发的低沉:“回去禀报父皇,就说我知道了。”

    传旨的宫人应声,哆哆嗦嗦的应声,哆哆嗦嗦的转身,步伐不稳的走到马边,用了好几次力,才翻身上了马,骑着马远去。

    第三日,没等褚文杰带兵继续推进,拓跋罕木便派了人过来求和,条件是割让五座城池给武国。

    褚文杰没应。如果武国战败了,要割让十座城池,现在鹰国战败了,却只割让五座城池,他们想的美。挥手,示意手下把他撵出去:“回去告诉拓跋罕木,十多年前一战,我心存仁慈,饶过了他的性命,签订了协议,两国从此以后,互不相犯,如今他出尔反尔,多次扰我边境,这次不能这样轻易的放过他,要么,拿二十座城池来换,要么用他的性命来换。”

    他的话落,谈和的人心里叫苦不迭,鹰国原本就幅员狭小,城池不多,而且皇城和边境相隔用也就几十个城池,如果给了武国二十个,那等于把皇城直接送到了武国的眼皮子地下,他们什么时候想打,什么时候都可以打。

    揣着这个想法,回去给拓跋罕木回禀。

    拓跋罕木气得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怒道:“简直是欺人太甚。”

    一众人等吓得不敢说话。

    看着一个个低垂着头,毫无斗志的属下,拓跋罕木心里早就蓄谋已久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咬着牙吩咐:“大军后退三十里,安营扎寨,不可妄动。”

    众人抬头惊诧的看着他,不知在这求和的紧要关头,他为何下了这样的命令。

    拓跋罕木抬头,望着武国边城的方向冷笑。

    第四日,鹰国没有派使者过来。

    褚文杰等人也没有多想,二十座城池不是小数目,给他们一两天的考虑时间也是可以的。

    而他们不知的是,拓跋罕木已经离开了营帐,装扮成了一名普通的鹰国的百姓,带了两个武功高强的随从,从一条他以往去清风楼时经常走的隐蔽道路,出了鹰国的边境,来到了武国境内。

    他有特殊癖好,不敢在鹰国内放肆,所以多方打听到了武国境内的这个清风楼,但如果他每个月都要出入边境到武国境内,时间长了不免引起人怀疑,对于他那些想要争夺皇位的兄弟们来说也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所以,他命人秘密开辟了这条道路,好方便自己进出武国境内,没想到此刻却派上了用场。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拓跋罕木心中冷笑,褚文杰绝对想不到,自己这个时候,敢潜入武国境内。而且无论是孟倩幽还是她的那双女儿,只要活捉了一个,就能扭转这场败局。

    来到清风楼所在的小镇,领着随从直接去了清风楼,却看到大门紧锁,清风楼前荒凉一片。

    派随从拦住一个过路的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清风楼早在许多日前就已经被封了,至于原因,不知道,只知道清风楼里的老鸨被和所有的打手被带走了。

    听了下日子,拓跋罕木眯起了眼睛,这应该是自己带皇甫曜月离开清风楼没几日。

    看来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领人把清风楼给灭了。心中又冷笑了两声,这清风楼背后的主子是谁,他早就派人打听过了,要不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过来这边,而不怕被人发现。

    遥望着边城的方向,拓跋罕木露出了冷笑,弃了马车,换了马匹,一路带着随从快马加鞭来到了边城。

    打了胜仗,大军往前推进,边城的百姓们沉浸在一片兴奋之中,谁也不会注意拓跋罕木乔装打扮混进边城。

    孟倩幽和以往一样,吃过早饭,嘱咐过几个孩子以后,去了城墙上布置。

    城墙的守卫的兵士有些松懈,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高兴的谈论着大军打了胜仗的事。看到孟倩幽上来,才心虚的一溜烟跑回来自己的位置。

    孟倩幽看在眼里,也没有训斥他们,大军在前,这里自然是安全的,兵士们紧绷了几天的心松懈一些也是可以的。

    总兵府内,孟倩幽走后,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收拾好了自己,出门,来到了前厅,林晗嫣已经在前厅等着了,看到三人过来,笑着道:“走吧,我领你们去看看边关的集市。”

    自从大军出征,三人一直呆在总兵府里没有出过门,早就憋坏了,昨天听林晗嫣说今日到了边关集市的日子,便齐齐央求孟倩幽想要去看看。

    想着也无事,孟倩幽应允了,嘱咐几人要跟着林晗嫣一起去,早去早回。

    三人高兴的不行,满口答应。

    集市不远,走路也是是一刻多钟的事,四人也没有坐马车,闲逛着,边走路边看风景,慢慢悠悠的朝着集市进发。

    拓跋罕木到了边城的时候,天色将近中午,大街上人来往的人比较少了,三人隐匿在暗处,观察着总兵府内的情况。

    孟倩幽在城墙上巡查了一圈之后,下了城墙,翻身上马,朝着前方大军的驻扎地而去。

    林晗嫣领着三人逛完了集市,看她们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后,就一路有说有笑的往回来了。

    拓跋罕木听到了皇甫曜月欢快的声音,眼里的幽光闪过,挥手,示意自己的两名随从做好准备,自己也蓄积了力量,准备一击成功。

    四人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在接近,继续说笑着朝着总兵府越走越近,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还时不时的拿着自己手里的小玩意互相逗弄对方一下,孩子的心性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离总兵府还有不到一百步,林晗嫣感受了危险的气息,皱眉,不露痕迹的查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可是她感受到了被人盯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拓跋罕木看清了她的动作,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那日在自己府内,他已经感觉到了,林晗嫣的气息不是很浅,那说明她的武功也不是很高强,以自己的身手对付她这样的十个八个都不成问题。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却又看不到人在哪里,林晗嫣心里着急,面上也没有显出来,而是笑着催促三人:“小郡主,大公子,天色晌午了,我们走快一些,早些回去吃饭。”

    逛了一上午,三人也确实累了,点头,加快了脚步。

    林晗嫣紧紧的跟在三人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三步,两步,一步到了自己下手的最佳位置,拓跋罕木跃起,径直朝着皇甫曜月袭来,两名随从紧跟其后,目标很明显,皇甫拾梦和皇甫皓。

    察觉到不对劲,林晗嫣的手已经早就握住了腰间软剑,看到有人跃出,喊了一声:“小郡主,大公子,小心!”挥剑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