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4 (二更)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也反应过来,立刻扔掉了手里的小玩意,身形后退,堪堪躲开了来人的攻击。

    一击没成,被林晗嫣坏了好事,拓跋罕木心里恼怒,一个凌厉的掌风朝着林晗嫣打来。

    林晗嫣承受不住,身子急剧后退,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大小姐!”

    守在总兵府的兵士看到了眼前的情况,惊恐的喊了一声,纷纷抽出腰间的大刀冲了上来。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也攻了上去。

    拓跋罕木一声冷笑,目标明确的朝着皇甫曜月伸出手。

    尽管他作了伪装,可是他的一双鹰目却是无法遮掩,皇甫曜月认出了他,惊呼一声:“你是拓跋罕木!”

    她的话落,林晗嫣大吃一惊,挥剑又迎了上去,边出招应付拓跋罕木边吩咐:“去喊世子妃回来!”

    拓跋罕木武功高强,凭他们几人和兵士们根本奈何不了他。

    一个兵士应声,拔腿朝着城墙的方向跑去。

    孟倩幽虽然没有内力,但是武功路数奇怪,难缠的很,拓跋罕木领教过,听了林晗嫣的话,对着两个随从下令:“带走一个即可。”

    听闻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有三个孩子,眼前的三个必是无疑了,无论抓到了哪一个,用他来胁迫皇甫逸轩足够了。

    两名随从应声,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皇甫拾梦三人武功再好,毕竟也是孩子,力气上首先不敌,没过多少招,便有些吃力了。

    总兵府门前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林从文听了下人的禀报,当即起身,拿起了自己多年不用的大刀,吩咐林夫人:“你呆在府内,不要乱动,我出去看看。”

    自己不会武功,出去了也是添麻烦,林夫人点头,在身后焦急的嘱咐:“你小心一些。”

    林从文已然拿着大刀走了出去。

    到了府门前,看清眼前的形势,毫不犹豫的提着大刀攻了过来。

    “爹,他是拓跋罕木,您去调派人手,千万不要让他跑了。”林晗嫣边气喘吁吁的应付着其中一名随从的攻击,边对林从文大喊。

    “嫣儿,你去,爹来对付他。”林从文看到林晗嫣嘴角的血迹,心疼的说。手里的大刀也毫不犹豫的朝着其中的一人攻了过去。

    他没有去过鹰国,不认得拓跋罕木,但是能除掉一个是一个。

    又加入了一人,拓跋罕木心里着急,再这样纠缠下去,等孟倩幽回来了,他们别说抓走其中的一个孩子了,就是逃离这边关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送信的兵是气喘吁吁的跑去了城墙上找孟倩幽。却被告知孟倩幽去了大军驻扎的地方,急忙给守城的兵士简单说明了城内的情形,让他派出一小部分人去帮忙,并牵出了一匹快马,骑着出了边关,去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报信。

    听闻拓跋罕木进了城,守城兵士的小头目大惊的同时,急忙召集了十多名兵士,亲自带着去城内,并嘱咐人关了城门,防止拓跋罕木从城门逃出去。

    孟倩幽到了大军驻扎的地方,听闻大军今日没有继续前进,等着拓跋罕木派使者前来送达谈和的条件。

    孟倩幽找到了皇甫逸轩,帮他弹了弹衣服上的尘土,笑着道:“拓跋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了,你和父王不如今日随我回城,好好的梳洗一番,养足了精神对付他。”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不是军中之人,随时可以自由离去,闻言,皇甫逸轩点头,找到了齐王爷,让他一起跟着回城。

    一连在军中呆了好几日,齐王爷也确实感觉有些受不了了,当下点头。

    皇甫逸轩又去给褚文杰和孟清说过之后,三人骑着马离开了大军,回武国的边境。

    刚走出不远,看到远方一骑,带着尘土,飞驰而来。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细细打量,看清是守总兵府的兵士时,催马迎了上去,喝问:“发生了何事?”

    兵士看清是皇甫逸轩,勒住马,从马上滚落,单膝跪在地上,禀报:“世子,拓跋罕木进了边城,欲对两位小郡主和大公子不利!”

    “你再说一遍!”齐王爷也催马跟了上来,听了兵士的禀报,不相信的问。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却对看了一眼,没有半丝犹豫的催马朝着边城疾驰而去。

    齐王爷一看,赶紧催马跟上。

    等兵士起身,翻身上马以后,三人三马后面已经是尘土一片了。

    城内。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还没有抓到人的拓跋罕木心里着急,出手更加的重了。要是搁到往日,别说林从文和林晗嫣这两人,就是他们这样的十个八个,他也是不放在眼里的。无奈前几日被皇甫逸轩打了一掌,受了重伤,如今内力完全发挥不出来,攻势也打了折扣,才让这些不入眼的小人物在他面前蹦跶了这么久,越想心里的戾气越重,大喝了一声,用尽了全部的内力,将林从文震飞了出去。

    “爹!”看林从文被打飞出去,跌落在地上,林晗嫣惊呼了一声,一个分神,也被随从一个掌风打飞了出去。

    只剩下了气喘吁吁的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皇甫皓三人。

    机会到了,拓跋罕木鹰目露出势在必得的光,大手朝着皇甫曜月伸来。

    皇甫拾梦挡在了她面前,手中的软剑带着一丝风声到了他的面前,眼见就要削断他的大手。

    拓跋罕木被迫收回手,阴沉一笑,再次攻了过来。

    两名随从也同时攻向两人。

    皇甫拾梦两人慌忙抵挡,毫无还手之力。

    皇甫皓过来解围,被一名随从挡在了一边。

    林从文和林晗嫣咬牙,站了起来,手持兵器又攻了过来。无奈两人都受了伤,行动迟缓,心有余而力不足。由于打斗的圈子太小,位置转换快,一旁的兵士们根本就没法上来帮忙。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已经累得大汗淋漓,呼吸喘喘了。

    拓跋罕木知道机会来了,大喜,瞅准了一个空隙,凌空飞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皇甫曜月。

    “小妹!”

    “二姐!”

    两声惊呼。

    皇甫拾梦和皇甫皓两人欲上前解救,可是被两名随从死死缠住,分不开身。

    人已得手,拓跋罕木发出号令:“撤!”

    两名随从应声,收回了招式。

    皇甫拾梦得了空隙,毫不犹豫的朝着拓跋罕木扑去:“你放开我小妹!”

    这一扑,用足了力气,身形也极快,拓跋罕木一时不察,竟然被她扯住了双腿,动弹不得。

    “砍断她的双手!”拓跋罕木拎着皇甫曜月,阴冷的下命令。

    两名随从上前,眼看着手中的利剑对着皇甫拾梦就要削下去。

    “大姐,你松手!”皇甫曜月惊恐的尖叫。

    “大姐!”皇甫皓也是惊恐的喊了一声,手中的利剑朝着一名随从掷出,身体一跃,趴在了皇甫拾梦的背上。

    “大公子!”林晗嫣的尖利的嗓音更加的惊恐,想也没想,纵身一跃,压在了皇甫皓的身上。

    “噗!”利剑刺入皮肉,发出沉闷的响声。

    随从手中的剑刺入了林晗嫣的身体里。

    “嫣儿!”目睹了这一切的林从文疼的肝胆俱裂,手里的大刀朝着随从毫无章法的挥来。

    随从慌忙抽出林晗嫣身上的剑硬生生的接下了他这一招,带起的鲜血刺红了在场兵士的眼睛,也刺激令林从文的神经。使他陷入了癫狂之中,口中大叫着:“你还我女儿的命来。”手中的大刀不要命的招招直逼随从的要害。

    随从一时奈何不了他。

    周围的一直插不上手的兵士分成两拨,分别朝着拓跋罕木和另一名随从攻了过去。

    拓跋罕木动弹不得,只好一只手拎着皇甫曜月,一只手抵挡兵士们的进攻。

    皇甫皓没想到林晗嫣会帮自己挡下了这一剑,愣住。

    “皓弟,我抱住他,你想法把月儿救下来。”到了此刻,皇甫拾梦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决不能让拓跋罕木再次把月儿抓走。

    皇甫皓回神,应声,抖开林晗嫣的身体,拿起她手里的剑,毫不犹豫的朝着拓跋罕木刺去。

    拓跋罕木无法躲闪,情急之下把皇甫曜月拎到了自己面前,挡住了皇甫皓的进攻。同时脚上聚集了内力,想要震开皇甫拾梦。

    皇甫拾梦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抓的更紧了。

    皇甫逸轩三人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两个女儿,一个被钳制住,一个趴在地上,死死的抱住拓跋罕木的大腿,而林晗嫣紧闭双眼躺在一边的地上。

    两人从马上双双跃起,居高临下朝着拓跋罕木攻来。

    齐王爷也是目眦俱裂,纵身一跃,来到了拓跋罕木面前,大掌带着凌厉的风声打向了拓跋罕木。

    三面受敌,拓跋罕木反应极快,把皇甫曜月举在了头顶的同时,一脚踢飞了皇甫拾梦。

    齐王爷慌忙撤了招式,伸手接住了皇甫拾梦。

    唯恐伤到皇甫曜月,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也收回了凌厉的招式。

    拓跋罕木死死的抓住皇甫曜月,朝着两人得意的大笑:“皇甫世子,世子妃,你们没想到吧,我竟然敢潜入边城抓了你们的女儿,这下我们是否该好好的谈谈条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