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5
    皇甫逸轩淡淡一笑,语气极其的不屑和轻视:“凭你?手下败将,也想跟我们夫妻两人谈条件?”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回答,拓跋罕木微愣。

    “放下我女儿,给你个全尸!”新仇旧恨一起,皇甫逸轩连放过他的话也没有,直接告诉了他下场。

    拓跋罕木回神,狂妄一笑,“凭你?这话说大了一些”说到这,举着皇甫曜月要挟:“我若想离开这边城,不会费吹灰之力。”

    皇甫逸轩没有再跟他废话,无视他手里的皇甫曜月,直接攻了上去。

    孟倩幽也没有犹豫,随后出招。

    齐王爷接住皇甫拾梦,放好以后,看她嘴角流出的鲜血,抬起袖子,心疼的帮她擦干净,轻声问:“梦儿?感觉怎么样?”

    皇甫拾梦强忍疼痛,露出一个微笑:“爷爷,我没事,救妹妹要紧。”

    齐王爷抬眼,看向眼前的打斗,声音低沉充满杀意:“轩儿,不必手下留情,我齐王府的人从来不受胁迫,哪怕丢了月儿的命也在所不惜。”

    清清楚楚的听了他的话,拓跋罕木心里微凉,怀疑自己先前打探出来的消息是假的,不是说齐王爷视孙女如命,半丝委屈也不会让她们受吗?今日为何竟要舍了皇甫曜月的性命。

    他迷惑不解,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却心里明白,手里的招式更加的凌厉。

    拓跋罕木有些狼狈的左挡右闪,不见了刚才的沉着。

    林晗嫣躺在地上,生死不明,林从文已经疼的失去了理智,手里的大刀毫无章法,乱砍一气,那癫狂的样子似想要跟随从同归于尽。

    随从反而乱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应付,连连后退。

    皇甫皓也是抿紧了小嘴,绷紧了面容,拼了命一般将手里的利剑一招接着一招的刺了下去。

    见此,齐王爷纵身跃过去帮忙。

    皇甫拾梦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抬起了林晗嫣的上半身,将手探在了她的鼻息下,感受到她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后,心中一喜,吩咐兵士:“喊丫鬟出来,帮我把林小姐抬进去。”

    兵士慌慌张张的跑进去喊人。

    不一会儿,林夫人跌跌撞撞的从府里跑了出来,看到林晗嫣的惨样,惊叫一声:“嫣儿!”扑了过来。想要伸手抱住林晗嫣,却对着她满身是血的身子不敢下手,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恐慌和害怕:“嫣儿,你这是怎么了?”

    “林夫人,您冷静一下,林小姐还有呼吸,我们先把她抬近府里去医治。”皇甫拾梦也是红了眼眶,但却是冷静的劝说。

    “好好好,”林夫人慌忙应声,让开身体,命令跟来的丫鬟:“快快快,你们几个把小姐抬进去。”

    几名丫鬟七手八脚的抬着林晗嫣往府里走,鲜血滴滴答答的落了一路。

    皇甫拾梦提起裙摆,快速的跑进府里,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从包袱里拿出了止血药,快速的跑去了林晗嫣的屋子里。

    林晗嫣已经被安置在床上趴着,就这一会儿多的功夫,床单已经被鲜血浸湿了一片,林夫人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嫣儿,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娘。”

    林晗嫣毫无反应,脸色越来越苍白。

    皇甫拾梦撕开林晗嫣后背的衣服,把止血药快速的洒在了她的背上,血立刻止住了,林晗嫣还是一动不动。

    抿唇,抓过林晗嫣的手,把手搭在她的脉搏上,仔细的把了脉后,吩咐人拿来了纸笔,写下了一个方子,命人速速去抓药回来。

    总兵府外。

    几个回合后,拓跋罕木真切的感受到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毫不顾忌的杀意,心头真真切切的起了凉意,原本用皇甫曜月威胁他们放自己离开的心思荡然无存了,招式也慌乱起来。

    孟倩幽瞅准了机会,身体下滑,从拓跋罕木的脚边滑了过去,手里的匕首,带着寒光削向了他的脚踝。

    拓跋罕木感受到了危险,想要躲避,可是皇甫逸轩已然用泰山压顶的方式攻了过来。情急之下,把皇甫曜月对着皇甫逸轩扔了过去,趁着他接人的功夫,身体向一旁跃起,堪堪躲过了孟倩幽的这一匕首。

    脚尖落地,刚要松口气,孟倩幽已然尾随而来,手中的匕首也毫不犹豫的跟到,目标很明显,就是要削掉他的一只脚。

    拓跋罕木暗骂了一声,高高跃起,同时对着两名随从暴喝:“撤!”

    他的动作不慢,皇甫逸轩的动作更快,接过皇甫曜月迅速放下,同时飞身而起,朝着拓跋罕木攻去。

    拓跋罕木身形被迫落回了原地,还没等回神,孟倩幽的匕首已经到了他的脚边,一道寒光闪过,一道血色喷涌出来。

    拓跋罕木愣住,低头,不相信的看着自己被削掉了一半的脚踝。

    孟倩幽身子原地一个反转,另一只手里的匕首同时挥出。

    又是一道血雾,伴随着一道震破天际的喊声:“啊”,随即拓跋罕木高大的身躯直挺挺的朝后倒去,砸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道沉闷的响声,溅起了漫天的尘土。

    他的两名随从被这喊声惊得分了神,一个被齐王爷凌厉的掌风打了出去,一个被林从文的大刀砍到,立时没了命。

    拓跋罕木躺在地上,挣扎着要起身。

    皇甫逸轩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幽幽,杀意明显。

    “你、你、你要想清楚,你要是杀了我,我父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定然会率兵与你们武国拼个鱼死网破。”两脚受伤,没有了招架之力,拓跋罕木也有了惧意,颤抖的声音没有任何力度的威胁。

    “皓儿!”皇甫逸轩喊了一声。

    皇甫皓抿唇上前,把手里的剑递给了他。

    皇甫逸轩慢慢举起。

    拓跋罕木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你敢!”

    皇甫逸轩手里的剑落下,血色喷涌,拓跋罕木的人头和尸身分了家。

    “主子!”随从大喊,挣扎着爬到了拓跋罕木的尸首前。

    “人头留下,尸身你带回去,告诉你们的皇上,要么乖乖投降,成为武国的附属国,要么我带人半个月之内攻破你们的皇城,鹰国自此以后不复存在。”皇甫逸轩开口,声音清晰,没有温度。

    随从没敢求情,哆哆嗦嗦抱起拓跋罕木没有头颅的尸身,踉踉跄跄的走到三人放马匹的地方,把拓跋罕木的尸身放在上面,然后费力的翻了几次,才上了马,打马摇摇晃晃的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来人。把人头给褚将军送去,将我刚才的话告之于他。”皇甫逸轩吩咐。

    孟倩幽则收起了匕首,大步走进了府中,来到林晗嫣的屋子里,入目的血色,让她的心里发沉。

    看她进来,皇甫拾梦开口说,“娘,我已经把过脉了,让人去抓药了。”

    孟倩幽点头,走到床边,抓过林晗嫣的手,仔细的把了一下脉,抬头,刚要询问皇甫拾梦开的什么方子,林夫人“噗通”一下跪在了她的面前,抓住她的衣摆,急切的恳求:“世子妃,求求你,救救嫣儿。”

    孟倩幽慌忙放开林晗嫣的手,急忙弯腰去扶她:“林夫人,您先请起,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救林小姐的。”

    “不不不,世子妃,请您答应我,您一定会救活嫣儿。”林夫人没动,依旧跪在地上祈求孟倩幽。

    “林夫人,林小姐受伤较重,我也没有十分的把握,您先起来。”

    林夫人听了这话,全身冰冷,如坠冰窖,看了眼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更加急切的祈求:“世子妃,您医术高超,求求您一定要救活嫣儿,一定要救活嫣儿。”说完,挣开孟倩幽的手,就要给她磕头。

    林晗嫣慌忙阻止住,搀扶起了她:“林夫人,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您别这样,要是让林小姐听到了,她会心疼的。”

    林夫人站起身,扑倒了床边,轻声的呼唤:“嫣儿,嫣儿,你醒醒,你醒醒”

    随后走进来的林从文听到林夫人的声音,以为林晗嫣已经死去了,心中悲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摇摇晃晃,眼看就要跌倒在地。

    皇甫皓上上前扶住了他,搀扶着他进了屋子里。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站在屋子外。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林仲夫人冲进来院子里,看到皇甫逸轩和齐王爷时愣住,回过神来,匆匆行礼:“见过王爷,见过世子。”

    说罢,也不等两人应声,便急匆匆的跑进屋里,看清林晗嫣的状况后,眼前阵阵发黑,颤抖着声音喊:“小妹!”今日,她早早的去了集市上置办东西,直到刚才才回府,刚下马车,就听到了这个噩耗。

    孟倩幽返身去了自己的屋子里,拿出了当年自己生产时剩下的半株血莲制成的药丸,匆匆回来,小心翼翼的撬开林晗嫣的嘴,放了进去。

    可林晗嫣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下咽,药丸起不到疗效,情急之下,孟倩幽扶起林晗嫣,在她后背没有受伤的地方重重拍了一下。林晗嫣的喉咙动了下,嘴里的药丸咽了下去。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林晗嫣放在了床上。

    林从文见此,知道林晗嫣还没有死,放下心来,一屁股坐在屋内的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林夫人转头,看到他嘴角的血迹,大吃一惊,急忙走到他面前,焦急的问:“老爷,您受伤了?”

    林从文摆手:“我无事,你放心。”

    林夫人将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看他确实没有受伤的痕迹,稍稍舒了一口气,想起林晗嫣的情况,不禁眼中又蓄满了泪水,声音里也重新带上了哭意:“老爷,嫣儿她”

    “夫人莫急,有世子妃在,嫣儿不会有事的。”林从文安慰她。

    没想到林夫人的眼泪流得更凶,哽咽说道:“世子妃也无法保证能救活嫣儿。”

    林从文愣住,嘴巴张张合合,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丫鬟把药抓来,快速的熬好,端了进来。

    林夫人接过,含着眼泪小心翼翼的给林晗嫣一勺一勺喂了下去。

    孟倩幽走出屋外,对着齐王爷和皇甫逸轩摇了摇头。

    两人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兵士把拓跋罕木的人头送去了军营,并将城内的情况如实的告诉了褚文杰和孟清,以及林仲。

    三人大惊。

    林仲霍然站起来问:“我妹妹现在如何了?”

    兵士摇头:“小的来时,小郡主已命人把小姐抬进了府里,至于后面如何,小的也不知道。”

    “将军!”林中看向褚文杰,喊了一声,意思不言而喻,想要回去看看林晗嫣。

    褚文杰摆手:“去吧,告诉世子,他的消息我收到了,今日就悬挂拓跋的头颅,如果鹰国没有反应,明日大军就朝着他们皇城开进。”

    ------题外话------

    宝宝们、亲们,对不起啊。烦事缠身,没有时间写全两更。望亲们见谅,等我时间充裕了,我会补上的。

    南乔南陌的文权宠锦绣妻

    林琅:睁开眼就被追要银子,她摸着自己鸡窝状的头发,闻着头上传来的鸡屎味,看着面前硕大的屁股,特么的想一头撞回现代去。

    一不小心扑倒位小哥哥,林琅表示不负责!坐着将军府的豪华马车,摇身变成黑富美了!

    还没有享受富贵人生就被刺杀下毒了几次,次次死里逃生,林琅大怒,管你什么皇后皇子的,统统打下去。

    可是,近来林琅很忧愁,要是你发现你不是你爹的孩子,你娘给你爹带了好大一顶绿帽你会怎么做?林琅很忧伤!结果很残暴!

    慕容玄:只有一个任务,把林琅娶回家,至于会被怎么凶残对待,某男表示甘之若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